時之溯行者·晓美焰

【繪姬】時をまきもどして?

渝毛:

「繪里...對不起...我要離開這裡了。」



「什麼?等等!不要走!」



就在繪里想伸手捉住她的手的瞬間,她已經消失在眼前,只留下無止盡的黑暗。



「!」



繪里從睡夢中驚醒,從窗簾縫隙穿透進來的陽光提醒著她時間不早了,於是她下意識舉起她的左手,朝著手腕望去...



空空如也



不自覺撫摸著左手腕,愣愣地看著因長期戴著手錶而留下的色差。明明一直很珍惜愛護著妳所贈與的禮物,不知為何在妳離開的那一天,它也跟著不動了,我就從此將它塵封在抽屜深處,也沒有想拿它去修理的想法。但是習慣一時之間要改變也不容易啊!無論是看手錶的習慣,還是不久前妳還待在這裡的習慣。



難得的假日,還是出門走走吧!



簡單梳洗完畢,白色襯衫外搭水藍色的背心,黑色牛仔褲配著黑色帆布鞋,在鏡前稍微調整一下頭上的毛帽,稍微順著今天難得沒有綁起的頭髮,戴上無度數的黑框眼鏡後,拿起手機錢包鑰匙便踏出了家門。



漫無目的地在河堤散步,現在剛好是櫻花盛開的季節,眼前不時飄散著櫻花瓣,只可惜的是,身旁少了妳的陪伴。隨性地走到一棵櫻花樹旁,靠著樹坐在草地上發呆,附近有不少人也在草地上野餐賞櫻,但是此時繪里完全沒有心思去看他們開心嬉鬧的模樣,只是靜靜地坐著。



『時をまきもどして?』



突然間腦海浮現了妳的歌聲,要是我那時候在妳的身旁,結果是否就會有所改變?真是...任性的想法呢!要是被妳聽到了這些,妳大概又會賜予我一記手刀,說著妳的口頭禪—真是意味不明。不過這一切都只是我的妄想...不是嗎?



稍稍將頭上仰,不讓眼眶中的熱流因重力而流下,輕閉上眼睛,任由回憶一一浮現。



『真姬...我好想妳。』



「繪里。」



啊啊!現在連幻聽都出現了。



「繪里!妳有聽到我在叫你嗎?」



!?不是錯覺?



繪里瞪大雙眼朝身旁看去,眼前的這個人正是真姬,只是她原本應該是昏迷不醒的狀態啊?



真姬在6個月前發生意外事故,從此陷入昏迷狀態,醫生表示很有可能從此成為植物人,清醒的機會並不大。聽到消息的繪里震驚到多麼希望這只是一場惡夢,而真姬的父母也謝絕其他人的來訪,從此與她隔絕了音訊。



「繪里,我回來了!恢復到能出門後,心裡的第一個想法就是去見妳,原本打算去妳家找妳,結果路上經過這裡就看你孤獨的坐在這...哇!?」



繪里想也不想的用力將真姬緊緊抱住



「繪里!很難受啊!」真姬輕拍著繪里



「不行!我現在非常需要補充真姬power!」



「那是什麼?!意味不明!」



「真姬!歡迎回來!這4年我都要想死妳了。原本以為我再也無法見到妳了,現在妳的出現對我而言簡直就是奇蹟。」說到這裡眼淚不自覺地滑下。



「繪里,我回來了!等我清醒的這6個月,真是辛苦妳了,而我爸媽也不讓其他人來見我,所以...」真姬感到非常內疚。



「不!沒關係!我現在能看到妳平安無事,我就覺得這6個月的時間根本不算什麼。」繪里輕輕搖頭。



只要妳回到我身邊,無論要犧牲什麼我都願意。



「走吧!不是要去我家嗎?為了慶祝妳康復,這下不好好招待妳可不行啊!」繪里牽起真姬的手向前跑去,心裡感到非常溫暖。



「等!等一下啦!繪里!我們走慢點!」



雖然過去的時間我們無從改變,但是現在有全新的未來等著我們一起創造。



End




【南北组短篇】欲望(一篇完)

花喵家的言遥:

低速车预警,不喜勿入




——————————————————




有点渴了。


 


乐正绫下意识做出吞咽的动作。


 


然而旁边这人还丝毫没有意识到,自顾自地吃着刨冰,还看着电视。


 


唇瓣微张,轻轻咬住送上来的勺子,然后是喉头的微动。


 


好想尝一下。


 


不是说刨冰。


 


好歹还是忍住了凑过去的欲望,乐正绫起身去厨房倒了杯水。


 


呼,大白天的,冷静冷静。


 


————————


 


夜色正好。


 


“阿……阿绫……”


 


耳畔响起那人羞赧的声音,乐正绫抬起头看着那碧色双眸。


 


“天依……”


 


“我很想你。”


 


她听见自己这样说。


 


“能不能,关了灯?”小声的请求。


 


“我想看看你,天依很好看。”


 


诚然,她的全部都深深吸引着乐正绫。


 


那人脸上红色更甚,像一只熟透的苹果。


 


好想咬一下,尝一尝。


 


然后乐正绫就这样做了。


 


在不会弄疼了她的前提下,乐正绫轻轻地咬了咬她肉嘟嘟的脸颊。


 


之后是想念了一天的亲吻。


 


刨冰的味道早就没有了,但是有更好的,她的味道。


 


乐正绫忍不住加深了这个吻。


 


自己早已病入膏肓,这一点乐正绫很清楚。


 


每当看着她的时候,就忍不住想要靠近。


 


靠近了,就想要触碰。


 


牵手,拥抱,接吻。


 


过火了的话,就想要索取更多。


 


每当不能如愿,想念就会疯狂滋长,然后将她吞噬。


 


这是什么?


 


是单纯的欲望?


 


不。


 


是爱。


 


于是她将这些爱意说给那人听。


 


轻声的呢喃。


 


她想要得到回应。


 


因着她想,她便得到了。


 


那人始终都纵容着她的欲望。


 


包容着,她的爱。

【妮姬】生日

annllly:

矢泽妮可2017.7.22生日贺文
#妮姬
#ooc
#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在写啥


矢泽妮可蹲坐在沙发上,手中手机的推特界面一再刷新,她看了一眼时间。


23:30


她叹了口气,目光又放在了茶几上堆积起来乱七八糟的礼物盒子上。
7月22日的今天是她的生日。
距离她从音乃木坂毕业也已经过了好几年,曾经是同一团队的大家虽然都还能相互联系,但却因为工作上的忙碌很难再聚起来了,原本的生日派对也改为了大家陆陆续续敲门送上生日礼物和祝福。
南小鸟是今天早上就敲门的,笑容还是那副记忆中的样子没什么变化,送了自己做的起司蛋糕给她。
紧接着就是园田海未,这个人好像更加成熟了,但赠送的礼物让人无法理解。呃……为什么是一副扑克牌……?
再来就是星空凛与小泉花阳一起到访,合赠了一副挂坠,但她想应该是花阳的主意。可恶,她们俩的关系好到让她羡慕嫉妒恨啊。
意料之中的是,高坂穗乃果好像搞错了从纽约飞回东京的航班,导致直到太阳落山才姗姗来迟,手里提着的是纽约的特产。真是的,这些东西等她变成顶级偶像还不是手到擒来!不过原谅她了。
夜色降临的时候才赶过来的绚濑绘里和东条希充分解释了什么叫做损友,给了她一套卡通的洗漱用品……当她是小孩吗!?


23:45


还有一个人没有来过。
虽然……虽然知道她很忙啦,甚至比她这个从事偶像工作的人还要忙碌,但还是忍不住去在意。难道那个家伙连她的生日都不记得的吗?就算赶不过来,发个短信意思意思也好嘛——这样算什么?
明明前几年每次都过来的,开始工作了就理都不想理了——
妮可知道自己的任性。
独自一个人在沙发上生闷气,自己已经很久没有这样任性过了,不禁开始反思起过于自以为是的自己。
短信的界面开了又关,收件人填写的是那位大小姐的名字,望着空白的短信记录,妮可把怀里的抱枕抱的更紧些,开着空调的房间让她不会因此而觉得闷热。
其实是不稀罕的,对方的礼物啊祝福啊什么的,但是这种被遗忘的感觉让她很难受。
毕业前对方的喃喃细语还回响在耳边,现实的空荡让她感觉到了欺骗。


“我喜欢妮可ちゃん。”


23:55


时间的流逝让她愈发觉得烦躁,干脆就暗灭了手机屏幕,扔到一边,自己才不要死皮赖脸的和她去要求些什么呢。这个点自己本来应该睡觉了的,否则就又要长黑眼圈了,她在傻傻的做什么呢。


“♪~♪♪~♪……”


外面隐约传来钢琴的声音。
说是钢琴却也不太像,比起印象中的音色要差些许,也没有钢琴给人感觉来的柔软,更要硬邦邦一些。


“♪♪♪~♪~♪♪~♪……”


越走近玄关,音乐的调子越变得清晰,那是一首简单的生日歌。妮可不得不承认,她第一时间想到了那家伙。
她打开了门。


对方仍然是穿着白色的医袍,头发也有些乱糟糟没时间去打理,胸腔的起伏频率有些快,一副才赶过来的样子。手里捧着的是一架木制的迷你钢琴,刚才单调的音节便是由它弹奏。


西木野真姬。


“……生日快乐,妮可。”


00:00


说不开心是假的,实际上在见到真姬的那一刻之前乱七八糟的想法,心底里的火气全都一散而空了,但她还是摆出一副生气了的样子,在心里调皮地悄悄说“原谅我的任性”。
“你迟到了。”


“……诶……那个。”真姬眨了眨眼,有点慌乱的样子在她看来有些可爱,“对不起……我也有努力做完工作赶过来……”
如果还是学生时代,傲娇的真姬想必会心口不一的说出“你不接受就算啦”,然后同样青涩的自己就会冒起无名的怒火,最终导致了吵架的结果。
“看在真姬你进步了的份上就原谅你了。”
“意味不明……”
总之还是先把真姬拉进了门,然后转过身直接开口道:“帮我整理一下茶几上的礼物。”
“诶……”真姬有些呆呆的,大概是没想到妮可的态度是不冷不热的,小心翼翼的走向茶几,紫罗兰色的眼眸还不时的撇过来。妮可想真姬应该是在揣测自己到底有没有生气吧,噗,忍住不能笑。
“这是什么……一副牌??”
“……卡通洗漱用品???”
“纽约特产……枫树糖,蔓越莓干……哈?”
真姬小声嘀咕着。
“看吧,真是一群不让人省心的家伙。”妮可撇撇嘴,在这堆礼物中意外的只有年龄最小的花阳和凛送的还比较靠谱。
“……”真姬似乎想说什么,张了张嘴又缩了回去,放下了手中的塑料袋,眼神飘忽不定,“妮可……”
“嗯?”她知道真姬想问什么,却装作没意识到的样子。
“……妮可不问一下吗?”真姬说到后来声音又变小了,“我的礼物。”
“诶~但是今·天已经不是我的生日了~好苦恼呢~”
“呜诶诶?!”


“噗……”终究还是忍不住笑了出来,看着真姬紧张到生理泪水都要憋出来的样子,索性笑的更大声了,妮可捂着笑痛的肚子弯下腰,“哈哈哈……开玩笑的啦!”
“……妮可!!”
啊糟糕,大概玩脱了,真姬好像真的生气了。
不过出乎意料的是,真姬的身影怎么在视野里变得越来越大……?


“唔……”


kiss了。


嘴对嘴。


而一切都在自己微微张嘴时不慎让对方的舌闯进后断片了。


“迟到的生日礼物,强制收下。”
带有点鼻音的特殊音色在耳边落下,随之的是自己脸蛋烧起来的错觉。


----------


宇宙第一偶像生日快乐!


赶出来的贺文,没啥质量可言……又都是老梗。
_(:з」∠)_对不起了。

【妮姬】妮可酱的生日!!!妮可的反攻(别看了,不存在的)

lovewill:

小剧场之——小前辈的生日






   (真——姬——家——)


  「niconiconi~今天可是妮可的生日呢!小真姬为妮可准备礼物了嘛妮可~」


  『////呀~不要趴在我的身上啦!』


  「妮可就要!小真姬最可爱啦!」


  『////妮可酱快起来啦……嗯…嗯……』


  「哈哈……好啦,小真姬还真是好欺负呢妮可~」


  『////那……那只是……那只是我不想反抗罢啦!』


  「小真姬不~想~反~抗~嘛~」


  『////呀!又离得太近啦!』


  「小~真~姬~只能被妮可欺负哦」


  『嗯……好啦!我答应妮可酱啦』


  「太棒啦小真姬!就知道小真姬一定会听妮可的话」


  『那个……妮可酱?』


  「嗯?」


  『来我的床上吧,我有礼物要给你』


  「唔……小真姬~!阿里嘎多!」


  『////呀!』
 


  「小真姬为妮可准备了什么礼物啊,妮可好期待哦」


 
  『嘿嘿……』


  「哈哈,小真姬笑什么啦」


  『就是这个!』


  「唔……」


  『终于把你骗上来了啊……


 
  「小真姬骗人!妮可的礼物呢!」



  『今天是妮可的生日,所以要送给妮可一个爽啦……』


  「啊♡……真是的……今天明明是妮可的生日,就让妮可反攻一下子嘛……嗯♡……」


  『好吧』


  「诶?真的么,小真姬?」


  『来吧……』


  「小真姬一定是对妮可的魅力忍耐的太久了呢……小真姬,妮可今天一定要给你个爽!!!诶?!诶?!!!!!小真姬?!!!!妮可要攻啦!!!!」


  『你看,我什么也没有动身体自己就开始反攻,看来我攻是大自然的,不可改变呢……』


 
  「嗯♡……什……么啊……明…嗯♡……明就是在……嗯♡……骗妮可……小真姬好坏啊……」


  『相信我,这真的是大自然的规律的呢』


  「要……去♀了♡……啊♡♡♡♡……」


  『妮可酱超级可爱呢……』


  「让……妮可…来做小真姬吧……」


  『妮可酱难道不想再来一次么』


  「鬼想啦……诶?!不要再进♀去啦!」


  『妮可酱……』


  「嗯♡……嗯♡……嗯啊♡……」


  『妮可酱喜欢这个礼物么?』


  「喜……欢……个鬼啦……嗯啊♡……」


  『我还有一个礼物要送给妮可酱哦』


  「啊♡……小真姬不要在耍妮可了……太舒服了啊♡……」



  『我给你买一套房子吧……户口就写——“西木野妮可”』







据说在老(划掉)小前辈生日的当晚,月黑风高,野豹发飙,仿佛夜袭寡妇村,屋内穿出阵阵女乔口耑,乱衣遍地……谁也不知道,在第二天,某穷光蛋(划掉)节俭的银河第一偶像竟然破天荒地住起了豪宅……嗯,这背后一定有什么肮脏的PY交易!



  可怜我们的小前辈在自己生日的时候也无法改变这个物理定律。诶?!!!!牛顿?!伽利略?!!托里拆利?!!!不说了,我这里有好多棺材在动了,我去封一下。小真姬,不,妮可酱,加油!

#COS预告##lovelive!##矢泽妮可##矢泽妮可0722生日快乐#

STAFF表:
NICO:无语
妆面:吉幺
摄影:匠新
后勤:NONO  梗梗

盘点 碧蓝航线鲜为人知的十大知识点

11729:

1.你在打爆了的船上走是不会触发空袭或者伏击的。
2.选择目标之后系统移动方式是先上下,再左右,所以会出现指向boss但是拐去旁边多打一战的情况。
3.捞船油耗问题。很多人说1+1捞船省油,也有人说白皮队捞船省油。其实都是可取的,1+1捞船省油的同时可以练主力船。而白皮队速度快,省油也更明显。
4.三幻神(克利夫兰、海伦娜、威奇塔)是可以为所欲为的。推图、捞船、输出,行云流水,一气呵成。是紫皮中的王者。
5.有些图进图就可以吃到问号,比如5-1。本人就这样用10油的入场券换箱子吃。
6.这游戏钱最好的利用方式还是买箱子开装备。越到后面会发现装备越重要。
7.前排最下面的位置是队伍的开头,最上面的位置是队伍的末尾,前排队伍开头末尾都会被打,你前进开头会被打,后退末尾会被打,所以一般是俩巡洋夹着一个驱逐(开头重巡末尾轻巡)。
8.接战前看队伍的那个界面可以交换队员位置,一般用来换走残血旗舰避免翻车,或者把损血严重的前排队员换到中间保护。只有该排人数大于等于2时才能交换,并不能在1+1阵容下交换前后排。
9.每天会有一次免费战斗中维修的机会,当舰娘头像上冒出扳手图标的时候就可以使用了。但是第二次开始就需要消耗钻石。免费维修会在每天0点刷新,大家自行把握使用时机不要浪费。
10.接战状态下的我方舰队无法做交战以外的任何事,只能选择打死对面或者被对面打死——特别地,如果刷出来的敌兵和我方某一舰队位置重合,该舰队会强制接战。安全的停靠点包含以下位置:出生点,问号点,补给点,以及废船上。

【你x夕立】今天的poi依旧要吃肉(1)

真夏:

你与夕立,一个玄幻不可能的故事,开心就好


文笔不咋地,不喜出门左转不送


——————————————————————————————


你像往常一样溜完狗回家。




哦,这只柴犬叫大天狗。




你一打开家门,就听见卧室里有声音。




艾玛卧槽进贼了啊?老娘的手办周边c服漫展门票本子巧克力鸡腿饼干薯条都在卧室里呢!!f**k哦!!!不可饶恕!!狗子!咬他!!哦不!扇他!!




柴犬:大天狗式乖巧.jpg




假狗子假狗子。




你抄起刚到货的青行灯的40米大灯,带着狗子破门而入。




辣鸡。什么也没有。




你走到床前,看到角落里的衣柜柜门是开着的,柜门把视线挡住了,看不到里面。




居然是个hentai。




你又举起大灯冲到柜前……




哎呦这兽耳是怎么回事?妈什么时候又给我买二哈了?啊不对二哈怎么这么聪明还会开柜子……




你正一脸懵逼,突然,一个脑袋从一堆衣服中抬起来。




然后转过身来。




哇说好建国之后不准成精的呢。




还叼着半截鸭脖。




她怎么知道我的鸭脖藏在这里的。




不对啊关注点不对……嗯……靠靠靠这是嘛玩意儿!人还长着兽耳狗尾巴见了鬼了一定是我最近修仙太多看花了眼……诶诶诶你你你别过来你就在那儿我先去抽个卡冷静一下……




那个奇怪的生物淡定地把剩下的鸭脖啃完,一抹嘴,跳出柜子,摇着尾巴说:




“白露级四号舰,夕立的说。我沉了之后再醒来就在你这了,嗯,外面没有肉,这里有,所以我就……“




你愣住了,手中的灯都掉了,狗子坐在你旁边,一脸滑稽。




啊什么鬼白露级是什么,夕立又是什么……啊不对夕立……好熟啊没见过……………………啊……………………




我靠!!!poipoipoipoipoipoipoi!!!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原来我这种连三岗四都没毕业的非洲人还有见到poi的一天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来来来poi让你的非提抱抱让我感受一下欧洲大佬的日常啊哈哈哈……诶诶诶poi你你你过来啊那只假狗子有什么好的诶诶诶……




夕立并没有理会笑容渐渐猥琐的你,而是和你的狗达成了共识。




poi你这样我好伤心啊QAQQQQQ原来我还不如一只柴犬吗……




”请让一下,我要走了。“夕立抱起你的柴犬。




”可是你吃了我的肉!那是我今天生日的礼物!“




”哦……生日啊…………那你要我给你还什么?'




"你留下来好不好!“




”不好!“夕立抱着狗冲了出去,出了门。




我感觉我做了个梦梦做完了poi没了连狗子也没了。




你正准备去把大门关上,夕立又抱着狗回来了。




”嗯……外面太热了,就回来了。“




你突然心怀不轨罒w罒。




”那你就留下来吧,这里有空调不热的而且天天有肉。“




夕立突然抬头看着你的眼睛,这个加上耳朵都还没你高的少女想了一下,点了一下头:”就一天,明天我就走。“




诱拐成功!




然后啊,夕立就留了下来,虽然她不理你只和你的狗玩,但你还是很高兴。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老娘以后也是欧洲人了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不行去刷会儿三岗四冷静一下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说不定就出吃喝了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夕立:不存在的


——————————————————————


感谢你能看到这里,文笔不好多多包涵


ooc病句错字什么的欢迎指出来


大概会写很久很久

【恶谜】全员向的cp15题!(一半)

墨兮:

恶谜这个坑好冷啊来点温暖。
ooc注意,幼儿园文笔注意,cp不固定注意。
不仅仅是一个cp组哦如题,一个也太孤单了!


1.好像开始喜欢上了你【牵手组】


“需要帮忙吗?”车站的嘈杂声中,耳朵听见了这句话。柩抬眸看见的是一个看样子(发育)特别成熟的女人。


“啊、是的,我想要去明星学院。”“正好我也去那,一起走吧。”


柩承认,从牵手的一刻开始,自己的想法就滑向了错误的深渊。


喜欢,千足。


2.无法抑制的思念【目鳰组】


“走鳰,又有黑组的任务了。”目一坐在椅子上平静的说。


“了解su!那么我这几天就去搞定啦。”鳰笑脸迎对着。


“小心点。” “当然的su!”


随后,理事厅就只有目一一个人观看着,十年黑组。


3.痛苦的单恋【漫画,千足、乙哉、剑持】


【说起来…千足同学很帅气呢,对人又温和…真是王子一样的存在啊。】剑持经常对着宿舍里那张空荡荡的床这么想着。


【这样…似乎没有违反下校集团的规定,千足也从不欺负弱小的…】


虽然…她身边总是柩;虽然…我们根本不可能的。


4.忍不住想要去告白【真昼,真夜,纯恋子】


傍晚的来临,番场趴在桌子上。十二名同学都回到宿舍去了,只有自己看着还很晃眼的夕阳。


【真夜你不要乱用我的身体啊!】


【可是真昼很喜欢英同学的吧?】


【那样也不可以!】


【再这样下去真昼的心可是会生病的,还是让我来帮下真昼吧?】


“……不可以的!”真昼突然站了起来,恍惚的看着周围,“大家…都走了呢。……我们也先回去吧。”


【真夜,这件事我自己可以的。还是先,不要去管了。


啊…想要圣遗物……】


5.想了想还是算了【主角组】


【唔…感觉兔角好帅气呢,可靠到让人喜欢……】自从神长香子暗杀失败后,晴经常这么想着。


现在兔角在浴室,晴一个人摊在床上摆出个【大】字,盯着天花板,恬逸的模样。


直到脑中滑出一个念头。大胆的想法。


【不行不行不行绝对不可以这个绝对不行!好不容易交到的朋友不可以这样!】努力压住这个想法和脸上的红晕。


6.时常关注着对方的动作【御姐组】


“说起来,布景的寒河江同学力气还真是大呢。”纯恋子在试衣间看着舞台,向同样怠工的伊介意思意思搭话。


“对啊,力大如牛呢,连柱子都搬得动,”伊介倒是毫不在意纯恋子的发话,抬手看着自己引以为傲的漂亮的啫喱指甲油涂在指甲上,同样的,顺着目光看见了抬着木架的春纪。


“哟,伊介大人,有好好工作吗?”


“没——有,伊介才不会干这种事♡快滚啦在伊介眼前消失♡”赌气似的转过身,拿起番场的衣服意思意思开始工作。


“伊介大人这么不欢迎我我还是走吧。”春纪像金毛被主人责备后带着委屈的声音,还真走了。


“说起来,犬饲同学还真喜欢盯着寒河江同学啊。” 后来,纯恋子又在试衣间看着舞台,向又同样怠工的伊介意思意思搭话。


“才没有!再说伊介就生气了哦♡?”


7.告白【牵手组】


“话说话说!桐谷怎么和生田目到——”走鳰看了看两个人的手,“到这副关系的呢?”


“因为千足说过,‘在命运之书里,我们同在一行字之间’。”


柩抬头,和千足对视一笑。


(这句话出自莎士比亚之作《罗密欧与朱丽叶》的台词。)


8.人生的大起大落【动画,主角组】


“我…没有了祠堂的诅咒束缚…然后我……杀了晴。”


明明克服了心里的抑制,明明证明了自己可以与所谓女王蜂的力量相对抗,


但是…好痛苦、失去了什么重要的东西一样…还是女王蜂的力量、吗?


 


“兔角同学的愿望是什么呐?”走鳰一边试图吊着蜜瓜包清楚地说话,一边在随身携带的小本子上准备记下面前人的愿望。


“我的愿望…已经实现不了了……”


黯淡无神的蓝眸,一切绝望都在眼睛中漫涌出来。


 


“所以晴没有被你杀到死啦su,她今天毕业哦?”


“那就好。”


TBC


(umm…不要脸的多打几个tag)

【海姬】La Mort

雾光:

昏黄的路灯下,几只蚊虫正绕着橘黄色的灯光乱飞。女人抬手挥了挥,好像是准备驱赶那些喧嚣的蚊蚋,但腹部的伤口似乎随着她的动作又深了几分。她蓦地停下动作,捂住了腹部。汩汩流出的血液已然润湿了贴身的白色衬衫,就连垂在脑后的深蓝色长发也沾上了斑驳的血点。她的身上不止这一处伤,但这是最严重的一处。


打个电话给她吧——她这样想着,思绪随着血液的缓慢流出液愈渐模糊。血液的铁锈味让她想起了她,她是一名外科医生,在她偶尔去医院见她的时候,她的身上也有一丝若有若无的血液的铁锈味。


脑海里飘过这些杂乱无章的念头的时候,她看见了街角有一处电话亭。红色建筑物的轮廓映在她眼底已经有些发黑了,牌子上的「telephone」字样已然有点涣散。借着昏黄的灯光,她眯起眼才勉强看清。她停顿了一下,拖着踉跄的步伐缓缓朝那里走去。


——可以打电话了。


她移开了捂在伤口的右手,准备拉开电话亭的门。可指尖在触到门把手的前一瞬,又触电般缩了回来。她看了看自己的右手上的血痕,低低地笑了一声,然后用尚还干净的左手拉开了门。


——如果明天有人用电话亭的时候,看到门把手上的血迹大概会吓一跳吧。


她自嘲地想着,带上了门闩。她在裤兜里翻了好久,才翻到了早上在便利店里店员找给她的几枚可怜的硬币,然后费力地抬手把它们塞进了投币口。她把右手胡乱地在裤子上擦蹭了几下,拿起了话筒,颤抖地按下一串烂熟于心的数字。


 


等待电话接通的时间让她的神志愈发地恍惚,若不是冰冷的电子音间或在耳边鸣起,她怕是早就睡过去了。她狠狠地眨了眨眼,开始调整自己的呼吸,试图让自己的呼吸声能平稳到能瞒过电话对面那个敏感的女人。


电话接通了。


“您好,请问您是哪位?”


四通八达的线路把那个熟悉的声音又传到了她的耳边,她紧绷的神经仿佛一瞬间放松下来。如果不是背靠着电话亭,她觉得自己可能会腿一软直接栽到地上。可那样她一定会察觉到异样的,要解释清楚自己现在的处境大概会很麻烦。她振了振精神,好尽力让自己像往常一样。


“我,”她说,嘴角牵着一丝若有若无的笑意,“真姬,是我。”


“海未?”对方有些无奈的声音传来,“怎么这么晚不回家?”背景仿佛传来了合上笔盖的声音,对了她今天值班的。


“我才办完事。”她笑了笑,她还是那么细心。


“弄完了怎么不用手机呢?”


“啊呀刚才在电车上被人偷了,”她无所谓地说着,“我打了个盹,就被偷了。”


实际是被人打坏了。


她似乎从话筒里听到对面的女人一声轻笑,“园田海未被人把手机偷了?真是稀罕。”


“是啊,”她晃晃头好减轻失血带来的眩晕,“是挺稀罕的。”


“你在做什么?”


“写报告,然后准备去查房,快十一点了。”


快十一点了?她蹙起眉头,低头看看手表。


还有三分钟到十一点。


“没事我就先挂了。”


“等等,我还有几句话,”她赶紧出声阻止,“很短的。”


“嗯,我在,你说。”


“我身上就十日元,全部用来打电话了。”


“嗯。”


“现在很晚了,你也不在家,我就想回自己家算了。”


“行,早点休息。”


“还有……”


出声的过程突然被涌上喉咙的血沫给打断了。温热的铁锈味液体让她想吐,她紧紧抿起唇想咽下去,可还是抑制不住,从嘴角滴落下来。


“怎么了海未?”对方关切的话语在她现在听来有些渺远,“你不会受伤了吧?”


“没……就是电话亭里漏风,有点冷。”她努力控制自己的声音好让她听不出异样。


“真是的从来没对你放心过。”女人的声音染上了几分无奈,“明天早上我来看你。”


“不用了,通话时间也快到了,我就自己回去。你晚上在医院也自己注意。”


“喂!海未,你是不是有事瞒着——”


 


没去回答那人最后的诘问,她重新把话筒挂回原位,然后按住伤口,走出电话亭。


她想要挺直脊梁,可突然的冷风和伤口的痛楚让她不由得重新瑟缩地蜷起脊背。


她慢慢曳着步伐,走回到刚刚的路灯下倚靠着,将全身的重量都托付给了这盏在寒风中单薄挺立的灯。蚊蚋还在那里嗡鸣着,可她连挥手的力气都没有了。


然后她缓缓放松下来,沿着灯柱缓缓滑下,最后整个人跌坐在地上。


失血带来的眩晕从来没停过,意识仿佛也被人浸在水底变得恍惚不清。她力尽了,垂下了头颅。


——忘了告诉她了。


眼帘早就沉重得再也无法抬起,呼吸都感觉难以为继。可那女人紫色鸢尾花般的瞳孔突兀地在她脑海里浮现,眼神平静,毫无波澜。


——好像忘记告诉她了,我今晚可能回不去了。


 


圆珠笔「嚓啦——」划破病历的纸面,她一时竟然没有反应过来。


我分神了?


“怎么了,西木野医生?”耳畔传来妇人紧张兮兮的声音,“内子的情况很糟糕?”


“不,并没有,他恢复的很好,过几天就可以离开医院了。”


继续记录面前病人的身体数据,她突然想起——是了,是因为海未的电话?


她应该不会出事的,她很会照顾自己。


————


标题源自夏尔·波德莱尔的《恶之花》的最后一部分的标题。


就是死亡的意思。


没死,真的。


 


感谢观看。

誓言戒指【题文不知道有没有关】

南月无双:

波特兰和印第明明敲——萌的~但是为什么没人写,真的没人萌吗(。í _ ì。)
波特兰Ⅹ印第=波……波印?
注意:文中的指挥官我喜欢印第哟(●'◡'●)ノ❤
——————————————————————
“印第酱~”



痴汉真可怕


指挥官第100次这么想


不理会骚扰自己秘书舰的舰娘
专心写下了明天的日程


“呼……”


扭头看了看波特兰和印第
今天的指挥室又被占了……
自己大概又要去企业或胡德那投宿了


没办法呐
轻叹口气


在波特兰威胁的眼神下整理好桌上的文件之后就出去了


如果再晚一分钟自己大概会被打成渣


“哎,印第……你怎么看起来腰疼啊……”
被同队的拉菲发现了啊


指挥官笑着
这大概只有自己知道了啊


把从上级发下来的誓言戒指交给波特兰
“哎……?”
波特兰有些不知所措
“给你的啦,把它给印第吧。”
配上指挥官的笑
波特兰信服了


“那么……好好的……对印第啊……”
回到指挥室的指挥官锁了门
随后趴在桌子上泣不成声


也想过直接把誓言戒指给印第啦


不过


跟波特兰在一起



一定会


更加
更加


开心吧


【不要在意我这样分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