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之溯行者·晓美焰

【果海】 夏天

天狼°迷失在永远亭:






    打起——
    抬弓,目视前方,视线中只容得下那一个标靶,嘈杂的蝉鸣声落入耳中也恍若未闻。
    引分——
    身姿中正,脊背笔直。长弓微曲,弓弦紧绷。
    会——
    箭在弦上,蓄势待发。沉肩曲肘,稳如磐石。
    离——
    箭如流星,破空而去。直中靶心,尾羽微颤。
    残心。
    弓弦外翻,余势尚在。
    只要拿起弓,海未就能忘记一切。虽然她本人不是很愿意承认,过去一年的偶像活动确实让她成长了不少——至少不会在练习弓道时分神想到舞台上的自己了。虽然会让自己分神的原因也是偶像活动。
    “小海!我肚子饿了!”
    突如其来的大嗓门让海未仍举起的胳膊几不可见地微微抖了抖。啊啊,忘记一切——忘了某只游手好闲的幼驯染就趴在脚边的地板上乘凉。和弓还在手中小幅转动,突然被从忘我状态中打断让她有种十分微妙的难受感。
    穗乃果可没有什么负罪感,她看着海未微蹙的眉,无辜地眨巴眨巴眼睛。
    “中午吃什么?”
    “……穗乃果。”海未总算摆脱了那股奇怪的不适,松了松紧绷的肌肉,低头无奈地看着她:“下次可不可以等我练习结束再叫我?”
    “没结束吗?”穗乃果瘪瘪嘴,很没形象地翻了个身,躺在地板上抻成大字形,偏着头看海未。“一组十五支嘛,我有数过了,小海明明就射完了。”
    “那不是——”海未张开嘴,刚刚想要解释弓道的步骤,转念间就放弃了。轻叹似的舒了口气,她收起弓,伸手松开了束发的白色缎带。“算了,我先去冲个澡。你想吃什么?”
    “唔——”
    这时候穗乃果却发起了呆,眼睛盯着一只慢悠悠飞过的蝴蝶,不知在想什么。偌大的道场中一时间只剩下海未擦汗时衣物的窸窣,和正午时分越发聒噪的蝉鸣。
    “……穗乃果?”海未没有得到回应,疑惑地转头去看她。
    “冰沙。”
    穗乃果用神游天外的呆滞表情忽然吐出一个词,海未的眉梢跟着跳了跳。
    “说正经的。冰沙不能当饭吃。”
    “流水素面。”
    “家里就我们两个,不要任性。”
    “诶——我要嘛——”
    穗乃果举起两条胳膊,娴熟地侧着滚动到了海未的脚下,一把抱住了她的腿。海未忍无可忍,俯下身捏着对方软绵绵的脸颊用力向两边拉扯。
    “给我差不多一点!”
    “痛!好痛!好过分呦小海!”
    穗乃果噌地坐起来,含糊不清地叫着拍打海未露在道服外的半截小臂。待她终于松了手,揉着自己的脸颊不满地歪着脑袋瞪她。
    虽然这样的瞪视在对方眼里更像是一只委屈巴巴的大狗狗的表情。
    “……你啊。”
    真是败给她了。
    微垂的眼角令海未本就带着些许无奈的眼神更加温柔。她松下肩膀,伸指轻弹了一下穗乃果的额头。
    “都已经高中三年级了,还是没有成长一点吗。你打算什么时候长大。”
    “嘿诶——长大什么的。”
    穗乃果眯起眼睛摸了摸海未刚刚弹过的地方。再度睁眼时,圆滚滚的湛蓝眸子并没有完全张开,眼睑略微掩着,收敛了过度的热情之后她看起来成熟多了,平静的眼眸和她嘴角的弧度一样令人安心。那只手放下去撑着地板,穗乃果仰起头,刘海朝下掀过去露出了光洁的额头。
    “在小海的身边,穗乃果可以不长大吗?”
    ……耍赖的家伙。
    海未早有预料一般无声抿了抿嘴唇,看不出她的表情。但是穗乃果知道,单纯坦率的幼驯染只是不明白该作何表情,除了“那一次”,她从没有对自己真正生气过。海未闭起眼睛直起了身,低头时散开的柔软发丝顺着她的肩窝滑下,几乎蹭过了穗乃果的脸。
    “这么久,早就习惯了。”
    穗乃果报以没心没肺的大大笑脸,傻乎乎地嘿嘿了几声。
    父母出差,弟子放假,园田道场就剩下看家的海未和跑过来找她玩的幼驯染。一个人吃饭随便做点就可以了,添一双筷子就算是再熟悉的人也难免认真几分。蛋卷,天妇罗,冰箱里还剩下的一些小菜,最终海未还是没有理穗乃果的要求。
    其实海未有想过要不要直接去买面包塞住穗乃果的嘴算了,可是想了想她觉得自己不应该这么放纵穗乃果,就算不必再登上舞台也应该控制饮食。
    “挑食的人长不高哦。”
    海未说着把穗乃果挑到自己碗里的芹菜和青椒夹了回去。穗乃果为难地皱起眉,可怜巴巴地看着海未。
    “可是,就算不吃芹菜,也有别的蔬菜能代替它们嘛,为什么一定要吃这些呢?”
    好好学习,以知识角度发出疑问是个好习惯。但是这不包括作为逃避的借口。
    “这意味着武士的精神,面对什么样的困难都可以克服的勇气。”
    海未早已学会了无视穗乃果的狡辩。她看都没看穗乃果一眼,穗乃果闻言知道幼驯染又不会听自己说话了,蔫了下来。
    “……嘁,明明穗乃果比小海要高的。”
    “穗乃果!”
    海未差点被汤呛到,很没面子地吼了一句。这算是她的一个痛处,不知道是不是因为习武的缘故还是穗乃果晚发育,明明之前自己要高些,现在却被她后来者居上,每次说教穗乃果时被她拿这点开涮总是很没威严,所以海未还是有点在意的。穗乃果打着哈哈埋下头去,用力往嘴里扒饭。
    “好吃……好次哦uni!……里一定费曾为好新凉的!”
    穗乃果腮帮子塞得像仓鼠,即便如此她还是十分认真地扭头对海未说着,嘴里的米粒几乎喷出来。海未嫌弃地微微皱眉,伸手抹了抹穗乃果差点溢出的嘴角。
    “吃饭时不要说话,会呛到的。还有,你再怎样夸我也不会有饭后甜点提供的。”
    “哼——”
    穗乃果被一眼看破,嘴巴噘得老高。
    “吃完了去洗碗。”
    海未假装没看见穗乃果的表情。
    “真过分,穗乃果明明是客人。”
    穗乃果小声嘟哝着,但还是乖乖自己收拾了碗筷。
    “如果你能表现得更像个客人的话。”海未端起自己那份碗筷,含着笑意用余光瞥着穗乃果。“我可能还会奉上花果茶和仙贝。”
    “咳咳,忘记带伴手礼还请见谅,下次一定补上。”穗乃果马上板起了脸,微微皱着眉跪坐下来,把碗筷放到了一边的地上,双手扶着膝盖。“吾对园田殿下的花果茶早有耳闻,如若今日得赐,实乃三生之幸。”
    “……别玩了,起来。”海未无奈地笑着转身,轻轻踢了穗乃果的屁股一脚。
    “说好的仙贝和花果茶呢!小海是骗子!”
    穗乃果碰瓷一样顺着海未的轻踢像只软体动物似的趴了下来,鼓着嘴巴,眯着眼睛。海未视若无睹,转回身,长发在空中划了一个漂亮的弧度。
    “好好洗碗有冰镇西瓜吃。”
    “万岁!最喜欢小海了!”
    穗乃果马上原地满血复活,端起碗筷就是一个百米冲刺杀进了厨房。
    园田家有口古老的水井,作为上一个时代的遗产,它默默见证了园田家悠久的传承。它冬天不会冻结,夏天不会升温,四季阴凉,即使是现在海未也觉得任何冰箱都比不上家里这口水井。
    在穗乃果边唱边扭刷碗时,海未去水井旁拉起了早晨扔下去冰镇的西瓜。西瓜是很大一个,海未抱着它感觉像抱着一大块冰,而且她忘记西瓜是刚刚从水里提出来这个问题,冰凉的井水浸透了她的前襟。
    糟糕,又要换一身衣服……
    海未一边为自己的疏忽而略微困扰,一边打算把西瓜抱进厨房切开。但是走到一半,怀里的西瓜就被穗乃果打劫了过去。
    “辛苦小海了!接下来就交给穗乃果吧!”
    穗乃果嘻嘻哈哈抱着西瓜直奔向道场卸下厢壁朝向靶场的廊下。海未张着湿淋淋的双手哭笑不得,只好先去换衣服。
    等她出来时穗乃果早就切了半个西瓜,正踩在椅子上试图往头顶的横梁上系风铃。
    等等、风铃?
    “这个是哪里来的?”海未指着风铃问道。
    穗乃果刚好系上。她拍了拍手,漫不经心地答道:“嗯?这个啊,玄关那里放着的啊,刚刚穗乃果还在想小海竟然有这么可爱的风铃,结果小海竟然不知道?是阿姨忘在那里的吗。”
    “竟然什么的……”海未放下手,表情有点无语。“我在你心里究竟是什么形象啊?”
    “开玩笑的开玩笑的!”穗乃果笑嘻嘻地跳下椅子,抱起椅背小跑着把它搬回原来的位置,活泼的侧边小马尾随着步伐晃荡。“小海很可爱的,穗乃果知道的啦。”
    “所以说——”海未语塞,白皙的脸颊连带小巧的耳朵尖都红了起来。被夸奖可爱什么的,就算是出自打出生开始就一直在一起的幼驯染的口也让这个天性害羞的女孩承受不住。
    “你看你看——”穗乃果背起手弯下腰,用向上的视角看着海未。“就说小海超可爱的。”
    “一年的lovelive只让你学会了花言巧语吗?”海未微恼着推开了穗乃果的脸。“吃瓜去啦!”
    “哪有,穗乃果学会了好多好多,小海就只看到花言巧语。”
    穗乃果顺势一屁股坐到了刚刚放好的蒲团上,嘟起嘴自己捡了块冰凉的西瓜,啊呜就是一大口。
    “不否认花言巧语啊。”
    这么吐槽着,海未在西瓜另一侧的蒲团上跪坐下来,也挑了块西瓜吃。
    没话说就不说话。在两个女孩子还不算漫长、但是一直都与对方共同走过的人生中,即使其中一方是如此活力的存在,沉默也是常态之一。但是谁都不会感到尴尬,早就习惯了对方的存在,早已形成的默契。
    夏天毒辣的太阳开始渐渐呈现下沉的趋势,不过现在的气温依旧是一天中最高的那个时段。没有了说话声,园田家宽阔的庭院里某几棵大树上的蝉鸣更加清晰。但是偶尔穿堂的微风掠过,小小的风铃碰撞出清脆的声响,似乎真的带来了一丝暗示性的清凉感。甜甜的冰镇西瓜咬下去,口感是脆的,吃得再小心,丰沛的果汁也会顺着瓜皮和手指淌下去。
    如果刚刚把风扇搬过来就好了。穗乃果想着,却懒得动弹。连她都觉得,在园田道场这么清幽的地方开空调像是对这古老的木制建筑的一种亵渎。
    “呐,穗乃果。”
    海未忽然开口。刚打算就地躺下去的穗乃果闻言转头看向自己的幼驯染,就看到对方微微抬着头,这阵子稍微有点长长还没来得及剪的刘海搭在鼻梁上,温柔的暗金色眼眸注视着遥远的蓝天,不知在看什么。
    “嗯?”
    吃得太饱,困意上涌,穗乃果懒洋洋地用鼻子哼出一个单音权当回应。
    “志愿书……高中毕业之后,你打算做什么?”
    突然问了一个蛮严肃的问题呢。穗乃果睁大了眼,困意顿时消散了不少。
    “果然还是不想直接进入社会呢……穗乃果想继续读书。现在的话,姑且在以洗足音乐学园为目标。”
    “音乐大学啊……”海未歪了歪头,柔软的长发随着她的动作微微摆动。“真好。穗乃果都有了自己的目标。”
    “什么意思嘛。”穗乃果不满地噘起了嘴巴。“那小海呢,小海想做什么?”
    “我也想继续读大学。只是,不知道该读什么。”海未困扰地皱着眉。“像我这样的人,适合什么样的专业呢?”
    “想太多,随你喜欢不就好。而且以小海的天赋,什么专业都难不倒你的啦。”穗乃果不知为何一脸的自信满满,还向海未竖了个大拇指。
    “……不过无论我读什么专业,最后多半还是会继承道场吧。”
    海未悠悠叹了口气。
    “小海不喜欢?”穗乃果不解地眨了眨眼睛。“那不是还有姐姐嘛,如果小海不想继承就不要勉强啊。”
    “倒也不是那样抗拒……可如果姐姐也不想继承,我不该束缚姐姐的自由。”
    海未的眉宇间有淡淡的忧愁。
    “那小海的自由呢?”
    穗乃果抱起了膝盖,双脚交叉了起来。她把下巴压在膝盖上,歪着头,柔和地看着海未。
    “以前为lovelive忙着的时候爸爸曾经很生气,还对我说将来不会把穗村交给我的——当然这是气话啦。那个时候穗乃果想,这正好,本来穗乃果也不想一辈子困在穗村里。但是啊,万一雪穗有自己的想法,不想继承穗村的话,穗乃果还是会代替她的。”
    “不过,这不是束缚,小海知道我的意思吗?”
    “没有绝对的自由,我知道。”
    海未的眉头稍微舒展了一点,她回过头,正对上穗乃果的视线。
    “我们拥有的自由就仅仅是‘选择’呀。”
    “对!不愧是小海。”
    穗乃果用力点了点头,嘿嘿笑了。
    “偶尔也会说些有道理的话啊,穗乃果。”海未故意板起脸,挺直了脊背,字正腔圆地说道。
    “才没有!穗乃果明明就已经成长了很多不是嘛!”穗乃果马上原形毕露,气鼓鼓地挥起了手。“小海才是,和谁学得这么坏心眼!是不是希?”
    海未无言以对,感叹于自己竟又被穗乃果在语言上赶超了。
    “哈啊——”
    关于志愿的话题告一段落,穗乃果放开双手,按照刚刚的想法向后躺了下去。倒到一半,她以惊人的腰力停在半空想了一下,转了个方向,拨开放西瓜的盘子直接把脑袋放在了海未的腿上,懒洋洋地眯起了眼睛。
    “但要是小海选择继承道场的话,穗乃果也多半会留下来吧。”
    “为什么?”
    海未理所当然地放松了双腿伸平,奇怪地挑了挑眉。
    “要说为什么……”穗乃果一时语塞,开始认真思考。“……就,穗乃果无法想象没有小海的生活啊……”
    这话说得真奇怪。但是海未能理解穗乃果所说的,她也是同样的感觉。
    “今后也会一直在一起吧……”
    穗乃果放弃继续思考,困意再次涌了上来。
    “小海如果结婚,穗乃果一定会当伴娘……啊啊,小海又漂亮又有才华,还会料理,哪个臭小子那么有福气会娶到小海啊……”
    “你想得太远啦。”
    海未少见的没有害羞过头,只是有一搭没一搭地轻轻梳理着穗乃果的碎发。
    “对了。”
    穗乃果突然翻了个身正面朝上,认真地睁大了眼睛。
    “干脆小海嫁给穗乃果好了。”
    “说什么呢你。”
    海未毫不犹豫地弹了穗乃果的额头。
    “呜诶——穗村和园田道场合并不是挺好的嘛!妈妈和园田阿姨都会开心的!”
    穗乃果耍赖似的在海未的大腿上滚来滚去。
    “是——是。”
    海未十分敷衍地应声道,伸手固定住了穗乃果的脑袋。穗乃果安静了下来,湛蓝的眸子竟少有的有些不安。
    “小海……穗乃果是认真的哦,不要被别人抢走了。”
    海未愣了愣。
    虽然看上去那么吵闹,那么热情。
    她的嘴角浮起了一丝笑意。
    到底还是个怕寂寞的别扭小孩嘛。
    她的穗乃果。
    海未闭上眼睛,俯下身,额头轻轻抵上了穗乃果的。她的长发垂下来,搔着穗乃果的脸颊和脖颈,痒痒的。不过穗乃果没有在意,而是安心地闭上眼,坦然享受幼驯染少有的亲昵。
    “嗯,我知道了。”
    海未的低语清清楚楚地传到了耳朵里。不知道为什么,心中真的有一块地方一下子就轻松了。海未抬起了头,穗乃果的视线却随着放松越来越模糊。
    “小海……要……呦……”
    最后含糊不清地说了几个断断续续的词,穗乃果终于扛不住排山倒海而来的困意,酣然入睡。
    海未修长的手指穿过膝上穗乃果的发丝。穗乃果的身体随着绵长的呼吸而慢慢起伏,安逸悠然。
    好啦,我都知道。
    在未来到来之前,睡一会儿也没关系哦。



晓美焰马婚戏(。)

离落:

#婚戏
*ooc预警


-
回想起来总是,由你 来握着我的手呢,这是因为我很胆小吧。总是看着你在我面前战斗,心里充满了憧憬与向往,认识你之后,我心里也悄悄冒出了这个念头,我也想成为魔法少女。


魔女之夜,还不是魔法少女的我,只能看着你眼睁睁在我面前这么死去。我有一个任性要求,在这最后一刻抱紧着你。对不起 对不起 我很懦弱,但即便如此我仍是喜欢着你啊!


“来吧,说出你的愿望吧。”
“我要拯救小圆。”


-
“大家好,我是晓美焰。”我向小圆挥了挥手,亮出了自己的戒指,她略带震惊地看着我。从今以后,我也是魔法少女了,因为你在我身边,我变得坚强起来了,是的,是这样啊!对我的存在而言,你必不可少。
经过了一次又一次的战斗,我已经差不多熟悉了自己的能力。但是,魔女之夜那天小圆还是死了,她把最后的悲叹之种给了我。我能为你做的是什么?
“小焰有控制时间的能力吧……请不要让我成为魔法少女,不要让那个傻傻的我给骗了。”我哭着点头,举起了枪。
生而灿烂 却转瞬即逝,为了你我可付出一切。
“小圆,我一定会拯救你的,一定!”


-
这次轮回,她牺牲自己成了所谓的神,世间恢复平静,只是没有人再记得她。我,不再轮回。可是这个世界没有你 我宁可死去。


“我,究竟是在什么时候,成为了魔女……”一切都是……孵化者的阴谋!我彻底陷入了绝望,可是,为什么会变成这样呢?原只想紧紧地 紧紧地 握住你的手,我们在此 一同欢笑 一同哭泣,就算不是永远 也便知足。
但是啊,小圆仍然没有放弃我。我醒来了,大家都在身边,小圆想把我接回天界,可我不想呢。我紧紧的抓住了她的手。
“抓住你了哦,小圆。”
“再也不会松手了哦。”


“我对她的感情,比绝望更深邃,是爱啊。”

光辉×独角兽

邶风:

光辉X独角兽
“独角兽…会成为像光辉姐姐那样成熟的大人吗?”
眼前的小小人儿不安的抱着怀中的独角兽布偶糯糯问道。
光辉微微一笑,蹲下身子,视线与独角兽持平。
伸出手摸了摸她的头,温柔地笑着说道:
“你会的!”

所以说all1000也是玄学吗……

里拉啦啦啦啦啦:

【cos】魔法少女小圆叛逆的物语百江渚变身装
cn:里拉
摄影:星蓝
后期:张懒惰

[南小鸟X高坂穗乃果]《Filler》:

渚砂莉香:

这世上有太多不必要的东西了。可能这是一个比较难定义的结论,那么请允许我举几个接近生活的经典例子。对我来说,任何使穗乃果感到沮丧的东西都是不需要的或者说它们的存在本身就是错误的。所有对穗乃果的未来造成威胁的事物都必须被毫不留情地消除掉,这是我,南小鸟的使命和职责。好吧,穗乃果从来没有强求过我让我为她做任何事情,但我仍觉得我该为她付出我的一切。穗乃果时常认为我偏执到了近乎可怕的程度,但我一般会无视她的恐惧和疑惑,因为只有这样做我才不会被愧疚逼迫得喘不过气来。然而有些东西却终究无法无视。当穗乃果露出带满了谴责却又十分温柔的目光的时候,我感到一种心理上的窒息。我思考着要改变目前的行动方式,并以另一种更好的方法来除掉挡在穗乃果前进道路上的障碍,但出于种种原因改革并未能实施。
让我做出这一切看上去荒唐而又可笑的举动的理由十分简单,简单得就像小学一年级的数学问题——穗乃果是我的全部。毋庸置疑,我当然非常喜欢她,不然我肯定连看都不会看她一眼。我向来不会去关注那些我不喜欢的人。
我在刚满五岁的时候遇见了她。一言不发的脸色阴沉的穗乃果在那群叽叽喳喳的孩子堆里面显得格外刺眼。我至今都不知道为何在年幼时期如此孤僻的穗乃果会变成现在这种活泼的样子,但背后的理由也许没那么重要,能看到穗乃果露出满足的笑容我便心满意足了。不管怎么说,我在当时确实是和穗乃果最亲近的人,同时也是她在幼儿园里交到的第一个朋友,并且也是唯一一个朋友。这一度让我觉得我对穗乃果来说是个无比特殊的存在,孤零零的穗乃果曾经非常依赖我,甚至让我产生了她离开我便无法存活的错觉。后来我才发现自己错得简直离谱,离开对方就无法再活下去的分明是我才对。年少无知的我像个愚蠢至极的神父一般以神的高尚名义做了所有肮脏至极的事情。曾经有那么一段时间我感到自己的污秽不堪使我失去了呆在穗乃果身边的资格,我也曾因为无法抑制的惭愧而短暂地避开了她,但毫不知情的穗乃果固执地找到了藏在幼儿园后面的仓库里独自一人偷偷哭泣的我,然后我就又回到了她的身边。那段独处的孤独时光使我愈发依赖穗乃果的陪伴,而她却因此与我拉开了距离。是的,她开始疏远我。我们之间的隔阂越来越大,我们的意识隔得越来越远。从见到穗乃果的那一刻起就深爱着她的我当然不会允许这种可恨的事情的发生(虽然它就是发生了)。自诩为这世上最了解穗乃果的人的我当然很清楚局面变成这样的原因:那个刚搬到这附近的与穗乃果和我同龄的女孩——园田海未。
她是穗乃果在童年时期的第二个朋友,同时也让我不再是穗乃果唯一的朋友。对此我一直感到有些不满,但我不能在表面上表现出对穗乃果其它朋友的排斥(那样会让我与穗乃果的关系变得更差),所以拜穗乃果所赐,我成了园田海未的朋友。从小学到初中我们三人都相处得很和谐,虽然只是表面上的平静而已。园田海未并不像穗乃果那般迟钝和天真,她轻易地发现了我的真面目,但并没有将这件事情告诉包括穗乃果在内的任何人。不得不说园田是个聪明的人。她看得出我不喜欢她,并且她也很不喜欢我。为此我必须不情愿地向园田海未表达我的谢意(虽然我想想都知道她不会接受)。她为了保持和穗乃果之间的友谊而选择了将内心深处对我的那份厌恶强压下去,真是伟大的举动,令我想要咬牙切齿地发泄自己的不满。这段虚假的三个人之间的友谊也多亏了园田一而再再而三的忍让才能持续这么久。于是,再次向她表达我的至深谢意——不管她听到后会不会冷笑一声作为回答。
到了高中后,这种宛如玻璃或纸张一般脆弱的关系居然仍然没有破裂,真是个令人难以相信的奇迹。园田在升入音木乃坂高中后加入了弓道部和剑道部并开始了日复一日的练习,她与穗乃果相处的时间变得越来越少,我因次感到一阵窃喜——我与穗乃果独处的时间变得多了起来。无论是新播出的电视剧还是某个畅销作家最近新写的一本小说,穗乃果都会用尽全力向我描绘它们的有趣之处。穗乃果一定很喜欢这些用来打发时间的东西吧,所以她才会不厌其烦地充满热情地说起它们。我猜园田海未肯定不会愿意听这些的,她看上去就像是那种对娱乐毫无兴趣的人,而事实也正是如此。其实我对这些东西倒也没什么特别的兴趣......不过我愿意听任何穗乃果想要说给我听的东西,特别是那些她不打算告诉园田的事物。我讨厌倾听,但却又喜欢倾听。
某个周一的下午五点半,我和穗乃果一起在回家的路上晃悠着。黑暗从地平线开始逐渐将整片深蓝色的天空吞噬,路边的树木的影子被不断地拉长,血红色的夕阳将穗乃果的身躯整个包裹起来,这让她看上去像个高高在上的女神,令我想起了《希腊神话》中的维纳斯和海伦,但穗乃果远没有那么遥不可及,她就在我身旁,我只要伸出手也能握住她的手,只要稍微凑近一点就可以闻到她身上的刚出炉的面包的香味和柠檬味洗发水的味道。我想要去轻轻地嗅她那有些杂乱的短发,却因害怕被误解而没有那么做。那场面太古怪了。
“呐,小鸟....我想要成为校园偶像。”我看到她那双宛如海洋一般深邃而又绮丽的深蓝色瞳孔逐渐放大,她轻微的喘息声折磨着我的神经。
========================
现在是晚上十点,窗外一片漆黑,甚至连月亮和繁星和夜空也无法看到。没有任何东西在此刻是明朗的。
我翻开新买的笔记本,在崭新的第一页上写下了“Idol Project”。
偶像也好,梦想也好,爱情也好,生活中那些琐碎的不幸也好,这一切都只是没有意义的不被需要的填充物罢了。对我来说是这样的。它们是为了填补那些我没能和穗乃果在一起的时光而存在的,而现在我不需要它们了。人在不感到空虚的时候是不需要精神慰籍的。碍事的全部东西都是如此的可恨,它们是废物、垃圾,是理应被所有人唾弃的肮脏生命。都是一样的、没有任何本质上的区别。
那抹宛如太阳一般温暖的橙色火焰永远都只能属于我一个人。它点燃我冰封已久的麻木不仁的心脏,使我在死亡之前无法将这份热情冷却下来。
“这就是所谓的人生吗?”我一边轻声地感叹着,一边喝了一口早已冷掉的咖啡。
我无奈地微笑了一下,然后用圆珠笔在“Idol Project”上打了一个大大的叉。

鸳鸯锅就鸳鸯锅:

🙃️我果然是冷CP发掘者与专业户,这一对百合意外的带感怎么办!!

指挥官x欧根亲王相性100问(后50问)

爱の里世界:

百合向注意!有一丢丢性描写注意!


xxx
51:请问你是攻方还是受方? 
指挥官:进攻的一方。
欧根:防守的一方。


52:为什么如此决定? 
指挥官:自然而然吧…?
欧根:懒得动。


53:对现在的状况满意吗? 
指挥官:嗯嗯,很满意,不能再满意了。
欧根:看指挥官因为我卖力的样子,感觉非常好。


54:初次H的地点是? 
指挥官:我…我的办公室。
欧根:(点头)


55:当时的感想是? 
指挥官:刺…刺激!虽然表面很冷静但是心里还是爆炸了!
欧根:啊……门没锁。
指挥官:啥?门没锁吗?
欧根:没锁。
指挥官:(冷汗)


56:当时对方的样子如何呢? 
指挥官:平常没有什么波动的脸居然也能露出这么美味的表情,太过可爱了对心脏不好啊……
欧根:比平常指挥战斗居然还要认真,心动。


57:初夜的早上,你的第一句话是? 
指挥官:早上好。
欧根:多谢款待。


58:每星期H的次数是? 
指挥官:看每周的事务多不多啦,我们也不是沉迷于这个的人。
欧根:每周能有一次就算很多了。


59:你觉得理想的情况下,每星期几次最好? 
指挥官:比起做这样那样的事,还是抱着睡觉更好啦。
欧根:这样就可以~


60:那是怎么样的H? 
指挥官:女孩子之间的亲密。
欧根:人类有那么多手段可以用来【】还有【】,很神奇。
指挥官:喂,这么直白会被消音的!
欧根:人类的规矩真麻烦。


61:自己最敏感的部位是? 
指挥官:锁骨。
欧根:很多,她一摸我就没办法。


62:对方最敏感的部位是? 
指挥官:确实很多啊,不过最敏感的果然还是那个痣……………啊!(被打)
欧根:今天的指挥官有欠管教。


63:如果用一句话形容H时的对方是? 
指挥官:可爱,想抱着不放开。
欧根:大概明白了为什么姐妹们都对指挥官很执着。


64:坦白的说,你喜欢H吗? 
指挥官:喜欢,很舒服又能表达心意。
欧根:喜欢,赞美人类的身体。


65:一般情况下H的场所是? 
指挥官:我的房间。
欧根:她的房间,不过现在基本是我们俩的房间了。


66:你想尝试的场所是?
指挥官:……铁血部屋。
欧根:嚯嚯,真是大胆。


67:冲澡是在H之前还是H之后? 
指挥官:之前,之后基本就直接睡过去了。
欧根:是只有你一个人睡过去了,想去洗澡但总是被指挥官压住。
指挥官:抱歉w


68:H时两人有什么约定吗? 
指挥官:好像也没有什么特别的。
欧根:感觉到了就做。


69:你与恋人以外的人发生过性行为吗? 
欧根:没有。(即答)
指挥官:……有。
欧根:过去怎么样无所谓,现在是我的,以后也都是。


70:对于如果得不到心,至少也要得到肉体这种想法,你是持赞同还是反对呢? 
指挥官:反对,没有爱的性是无法享受的。
欧根:肉体和心都拿到才是最完美的。


71:如果对方被暴徒强奸了你会怎么做? 
指挥官:动用一切手段让那个人生不如死。
欧根:强奸是什么?
指挥官:就是有人强迫我做h的事。
欧根:(举起主炮)杀掉。


72:你会在H前觉得不好意思或是之后? 
指挥官:都不会啊。
欧根:和喜欢的人做为什么会不好意思?


73:如果好朋友对你说我很寂寞,所以只有今天晚上,请……并要求H,你会?
指挥官:我没有这样的朋友啊!真的没有!
欧根:寂寞? 提尔比茨吗?她不会提出这种要求的。


74:你觉得自己擅长H吗? 
指挥官:非常。
欧根:总之能让她享受到,哼哼。


75:那么对方呢?
指挥官:麻吉天才……我都有点担心会被反推。
欧根:擅长,能让我陷进去的事情不多呢。


77:你比较喜欢H时对方的哪种表情? 
指挥官:有点喘不上气的时候,有点迷糊的往我这边蹭。
欧根:对视的时候闭上眼吻下来的表情。


78:和恋人以外的人H也可以吗? 
指挥官:不可以,这不就是出轨吗?
欧根:不可以。


79:你对SM有兴趣吗? 
指挥官:有……(小声)
欧根:指挥官有兴趣的话,尝试也无妨。


80:如果对方突然不再索求身体了,你会? 
指挥官:大概在闹别扭吧ww
欧根:太累了,让她好好休息下。


31:你对强奸怎么看? 
指挥官:垃圾,人渣,去死。
欧根:(举起主炮)


82:H中比较痛苦的是? 
指挥官:放出去的委托完成了……然后就会有别的舰娘来敲门报告。
欧根:请计算好委托完成的时间。


83:在迄今为止H中,最令你觉得兴奋,焦虑的场所是? 
指挥官:我的办公室……
欧根:嗯哼。


84:曾有受方主动诱惑的事情吗? 
指挥官:当然有…!好多次都是!
欧根:太想尝尝指挥官的味道了。


86:攻方有过强暴行为吗? 
指挥官:这个真没有,我打不过她啊。
欧根:其实粗暴一点也没关系哦。
指挥官:那个和强暴不是一个概念……不过算了,以后也可以试试粗暴一点的play。


87;当时受方的反应是?
指挥官:如果是在普通的关系里,大概我已经化成灰烬了吧。
欧根:现在的话,什么play都可以试一试哦。



88:对您来说作为H的对象是理想的对象是? 
指挥官:精神上和身体上都很合拍的。
欧根:指挥官。


89:现在的对方符合你的理想吗? 
指挥官:符合,非常符合,必须符合。
欧根:我从一开始就只有指挥官的。


90:在H中有使用过小道具吗? 
欧根:有的,不少。
指挥官:我的床头柜里……


91:你的第一次发生在几岁的时候? 
指挥官:成年之后,具体就不说了,总觉得是黑历史。
欧根:嗯……我的年龄不好算呢……


92:对象是现在的恋人吗? 
指挥官:不是……
欧根:是的。
指挥官:但是以后只有你哦。
欧根:当然。


93:喜欢被对方亲吻哪里? 
欧根:……痣。
指挥官:只要是欧根亲哪里我都很开心。
欧根:(凑过去亲了脸颊)
指挥官:(捏住下巴回吻)


95:H中最能取悦对方的方法是?
指挥官:认真的看着她吧。
欧根: 亲吻她的手指。


96:H时你会想什么? 
欧根:好饿,想吃点宵夜。
指挥官:!!!
欧根:开玩笑的,还是指挥官最能填饱内心的空虚了。


97:一晚H的次数是? 
指挥官:一两次吧。
欧根:差不多。


98:H的时候衣服是你自己脱还是对方帮忙呢?
指挥官:我们都是各脱各的。
欧根:不过帮她脱她会很开心。
指挥官:这样有种帮男朋友带安全套的感觉啊。


99:对于你而言H是? 
指挥官:喜欢到一定程度的水到渠成。
欧根:表达爱意的方式。


100:最后,请对恋人说一句话吧!
指挥官:爱你哦!
欧根:Ich liebe dich.


xxxx
没想到这个自我满足的产物还有人会喜欢,感谢红心。
今天也对欧根充满爱意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