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之溯行者·晓美焰

【德莉莎×塞西莉亚】缅怀

张佳乐为什么这么二:

【阅读需知】
重度ooc 重度ooc 重度ooc
重度ooc 重度ooc 重度ooc
重度ooc 重度ooc 重度ooc
特别重要的事情需要说九遍
包含作者的各种私设、ooc、以及意义不明的意淫
不喜欢的话也不要骂我
文中德莉莎偏黑 原因是漫画中有明确表示德莉莎实际上是爱着塞西莉亚的,所以我觉得对于齐格飞和塞西莉亚的婚姻以及琪亚娜,她不可能没有任何不满
【2】中“所有人都说他们天生一对,我也觉得般配极了”这句话参照剑网3的歌曲《我的一个道姑朋友》的文案,以及文中部分用词来源于崩坏系列的百度百科
大概就是这样


【正文】


【0】


        我出生于1972年的3月28日。


        不,不不不,不能说是出生。


        是『制成』。


【1】


        1984年,我和塞西莉亚·沙尼亚特相遇在一个春光烂漫的时节。


        她不在意我的实验体的身份,我好高兴。


        她陪我玩,给我好多好多好吃的、好玩的。


        每次训练结束,她就会来找我。


        春天,我们会并肩前往实验室南边的那块草地。那里总是盛开着一簇簇的野花,在初春的阳光下五色缤纷。不远处的池塘波光粼粼,池水清澈见底,有时候我们走累了,就在那里捉鱼玩水。


        夏天,太阳火辣辣的,不宜外出。于是她就陪我整日整日地待在博物馆或是电影院,去学那些在天命的数据库中学不到的东西。或是陪我去看花卉展,用她纤长的手指指着每一种花,轻声细语的告诉我它们的名字。


        秋天,当漫山遍野都染上金黄时,我们就漫步在实验室北边的树林中。稀碎的秋日阳光从树荫中星星点点的洒下,照入她那比天空还干净的湛蓝色眼眸中,澈净明通。她总是紧紧地牵着我的手,好像怕我会走丢似的。


        冬天,大雪纷飞。我们就待在炉火边,共同裹着一条羊毛毯子。她笑着闭上双眼,给我讲她在训练中所发生的种种故事。有一次,故事讲到一半,她突然睁开眼睛,问我,『你有没有喜欢的人?』我老老实实地点点头,说,『有,我最喜欢的人就是你啊。』然后她开始笑,说我傻。我不明所以,但也跟着笑。


        ……


        如果可以,我真希望那样的日子可以成为永恒。


【2】


        可是,一切的一切,终于1997年冬天的一场政治联姻。


        她是代表『圣女』的沙尼亚特家族中最出色的战士,所以,理所应当的,对方是代表『骑士』的卡斯兰娜家族中最出色的战士——齐格飞·卡斯兰娜。


        圣女和骑士。真好啊。所有人都说他们天生一对,我也觉得般配极了。可是我……我真的……好不甘心啊。


        他们的婚礼订在来年的初春。


        婚礼当天早晨,我很早就醒了。趁着所有人不注意,我偷偷地潜入了她的卧室。她看到我,惊了惊。然后取而代之的是那依旧暖若春风的笑容。她问我,『你怎么了?有什么事情吗?』。


        我点点头,然后又摇摇头。『也……也不是什么重要的事情……我只想问问你,你真的喜欢他吗?』


        她没想到我会问这样的问题。『应该是喜欢的吧,』她回答说,『虽然这场婚姻是家族安排,但是我和他之间的确互相倾慕,这是在几年前到现在为止一直都有的事情。我不是跟你经常提起他吗?』


        我感觉自己的脑袋“嗡”了一声,然后之后我说了什么、她说了什么、又发生了什么,我都不记得了。


        我只是记得,那天的天气很好,春光烂漫,就连空气中都飘荡着甜蜜的味道。


        就像我多年前遇到她的时候那样。


【3】


        同年的12月,她的孩子出生了。她躺在床上,因虚弱而苍白的脸上有着一种幸福的笑容。那样的笑容,是我不曾见过的。


        她轻声细语地邀请我做她孩子的教母,为她的孩子取名。


        我不想接受也得接受。


        那天晚上皓月当空,蟾光如雪。于是我给她的孩子取名为『琪亚娜』,寓意月光女神。


【4】


        此后,我时时刻刻都在提醒自己,我是实验体,她是人类。我们不会有未来的。绝对不会有。


        从那以后,我活跃于抗击崩坏的第一战场。凭着足够显赫的战功,天命上层已经有了将我评定为〖S级〗女武神的打算。


        至于她……我们始终是最好的朋友。


        真好。两不相欠,天各一方。


【5】


        2000年2月7日。许多人一生的噩梦。


        彼时西伯利亚白雪皑皑,她作为本次计划的主力,身在与第二律者『西琳』正面对抗的第一战场。但是西琳所制造的『虚数空间』几乎轻而易举地使天命总部派去支援的女武神部队全部牺牲。


        最后,只剩下她一人还在艰苦地支撑着。


        她和第二律者的实力在伯仲之间,难分胜负,但由于她体力不支,处于劣势。


        『很抱歉,德莉莎。你不能去。』这是将我制造出来的人,我的爷爷——奥托·阿波卡利斯的命令。


        我震惊、愤怒、悲伤,却也无可奈何。


        我其实很清楚他这样做的原因。毕竟在某种意义上来说,我们是同一类人。


        只是因为我是卡莲·卡斯兰娜的复制人,他在我身上找到了500年前的卡莲的影子。


        卡莲于他,塞西莉亚于我,都是同样的存在。


        那是一生的白月光。


        我只能默默地在后方为她祈祷,希望她能顺利地结束作战,向以前很多很多次那样,沐浴着圣光,凯旋而归。


        但是这一次,她没有。


        伴随着12颗导弹的发射升空,在天空中略过一道道白烟,我知道一切都完了。


        彻底的完了。


【6】


        说不上悲伤,说不上愤怒。


        我能理解奥托的做法,确始终无法原谅他。


        我拒绝了天命授予我的『S级』女武神的称号,并向奥托请缨,去到天命最远的极东支部,创立了一所专门培养女武神的学园——圣芙蕾雅学园。


        我要培养出重视自己的生命、不会沦为棋子的女武神。


【7】


        或许,这就是命吧。


        2014年,我遇到了她的女儿——琪亚娜·卡斯兰娜。


        小姑娘长得可真像她,也确实很有天赋,就是有点恃才傲物。


        罢了,良缘也好孽缘也罢,我一定会照顾好她的孩子。


        就当是对我们一去不复返的青春年少时光,最好的缅怀吧。


【8】


        我的名字是德莉莎·阿波卡利斯。


【9】


        我喜欢了整整30年的人的名字很好听。


【10】


        叫做塞西莉亚·沙尼亚特。

评论

热度(13)

  1. 時之溯行者·晓美焰张佳乐为什么这么二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