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之溯行者·晓美焰

【舰B】梦里相见

摘掉眉毛:

舰B同人百合向预警,cp:威尔士亲王×胡德


预警:人类设定


OOC慎入


摸鱼小短文




中元节啊,写些寂寞点的东西好了




正文:










  威尔士醒来时,天还未亮。透过落地窗往外看,隐约能望见漂浮在天边的薄云,一丝一缕、灰白而浅淡。


  “丘吉尔”蜷卧在脚边,随着呼吸而一起一伏的身体时不时地通过棉被,挤压她的脚踝,猫咪特有的呼噜声在寂静的夜里尤为明显。


  威尔士平躺在床上,直直看着上方的黑暗。她正努力回忆梦境的内容——


  一望无际的大海,微小的波浪轻轻撞击着堤岸。咸湿的海风托着海鸥的翅膀,畅游在碧蓝色的天际。


  她和胡德驻足在堤岸边,胡德的披肩依风拂荡,像极了海上的碧波——梦里的她们并不是人类,而是拥有独立思考能力的船。


  她记得梦里的自己凝视着胡德的侧脸,视线沿着侧脸的线条,仔仔细细地描绘,仿佛连同此刻的时光都要印刻在心底。最后她按耐不住地环抱住胡德,低头吻了吻淑女柔软的嘴角。


  “下次去南半球的小岛上看看吧。”胡德倚在她的怀里,“你觉得如何呢,我的亲王?”


  她一边回味着胡德唇边的红茶香,一边盯着那张张合合的嘴唇,略微失神地回答:“当然乐意,这是我们约定的,胡德。”


  梦境停留在她又一次低头亲吻胡德的画面。


  ——为什么她会梦见自己和胡德成了船?威尔士觉得很是荒谬,嘲讽似地扯了扯嘴角。也许是因为她们和历史上的战舰同名,所以才会做这样的梦。


  以她对战舰们微薄的了解,她知道梦里的她们最终没有实现这个约定——或许是直觉告诉她的也说不一定。


  现实里的她们和梦里一样,也有许多没有完成的约定。


  威尔士转头看向床的另一边,她已经习惯了双人床的另一半空荡寂寞的样子。接着她又望着沉甸甸的天空,似雾的薄云还没散开。


  


  天亮了。“丘吉尔”打了个哈欠,伸展四肢,然后走到枕头边,亲昵地蹭了蹭威尔士的脸颊。


  威尔士慢腾腾地掀开被子,从床上坐起。“丘吉尔”率先跳到地上,在她的脚边蹭来蹭去,尾巴缠绕着她的小腿,喉间“咕噜噜”地叫着。


  威尔士被“丘吉尔”催得来不及穿好衣服,披了一件外套便起来为这只馋嘴的小猫准备早餐,期间还差点踩到“丘吉尔”的尾巴。


  “虽然你是一只猫,但也该遵守点礼仪,不应这么急躁。”威尔士点了点“丘吉尔”的脑袋,它正吭哧吭哧地吃着猫粮。威尔士转而抚摸它的脑袋,沉默地思索。


  她又一次把礼仪挂在嘴边,让她想起这一切应该由胡德说才对。


  威尔士穿好衣服时,开水正好煮沸,急促滚烫的水泡从底部上涌。


  随着热茶灌入茶壶,红茶的香味跟随腾起的水雾,扩散到空气中。“丘吉尔”吃完了早餐,跃到她的腿上,找了个舒服的姿势,打起盹。


  威尔士饮了一口红茶,热气烘着她的眉眼。


  也许昨晚的梦是个暗示,提醒她该去看望胡德了。她想着。是的,她该去看望胡德了。


  临出门前,威尔士回房间添了一件单衣。虽然这个时节的温度只能称之为两双,但她还是会感受到一丝寒意。大抵是这几年她的身体越来越虚弱的缘故。


  威尔士在途中拐去花店,买了一朵鲜红的玫瑰,花瓣上还带着清晨的露水。


  她慢腾腾地穿过早晨的街头,厚重的衣饰在休闲单薄的装扮中显得格格不入。


  她终于达到胡德的“住所”。


  这是一片墓地。离这里隔着几栋房子的街角已经喧闹起来,这里却仍像沉睡于夜里的老人,迟迟不醒。


  威尔士站在墓碑前,擦去相片上的露水。墓碑上的寒意渗入她的指尖,那一瞬间,指尖几乎冻得失去知觉。


  她沉默地站立了许久,看着墓碑上的相片。相片中的胡德笑得十分优雅,就像她梦见的那样。


  接着她弯下腰,将玫瑰放在墓碑前。但她忽然发现鲜红的花瓣上粘着一根银白色的东西。


  威尔士捻起来一看——噢,那是她的头发。


  胡德已经离开她几十年了,她也早已白发苍苍。


  当年那些未完成的约定尽数湮没在岁月里——包括相伴到白首的幻想——只剩下斑驳又寂寞的回忆。


  “我该回去了,胡德,愿我们梦里相见。”


  威尔士俯身亲吻了一下照片。


  


  威尔士回去时顺便买了黄瓜三明治当作午餐。


  “丘吉尔”蹲在家门口,迎接她回来。它蹭着威尔士,发出撒娇的“喵喵”声,该给这只馋嘴的小猫准备午餐了。


  数个小时后,夜幕降临。当晚,威尔士再次梦见胡德。


  胡德躺在双人床的另一半边,微笑地搂着她,与她耳鬓厮磨。


  “好久不见,我的亲王。”


  


  FIN




其实我觉得结局有点甜!

评论

热度(46)

  1. 時之溯行者·晓美焰摘掉眉毛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