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之溯行者·晓美焰

煮个米饭吃吧

阿明:

去狱中看望他时,他已然成了一幅人不人鬼不鬼的模样,手脚都被铁链吊起,悬在半空,耷拉着脑袋,找不回一丝神气。
“好久不见。”
乐正绫脱了一身军装,拄着雕刻着骷髅的手杖站在铁牢外,这次,换了她身穿一身燕尾服彬彬有礼。
“恶魔……”
他强撑着脑袋抬起来看她,咬牙切齿,他精致的面庞形似老树皮一般发皱,眼窝深陷进去,曾经光鲜亮丽,如今落得了这幅死人模样。
她摆摆手,站在一旁的士兵便开了牢门,昏黄的灯光照亮他满是疤痕的脸庞,狰狞不堪。
“情报。”
乐正绫手杖点地,发出一声清脆的撞击声,看着他的脑袋缓缓偏向自己,然后用已经撕裂到耳根的嘴扯出一个恐怖的笑。
乐正绫只是注视着他,面无表情。
“司令不杀我,想必是我还有用,那么,”他沙哑的声音顿了顿,嘴角的伤口因说话而撕裂,几粒血珠滴在他已经支离破碎的白衬衫上,或者应该说是红衬衫,他艰难的咽下一口唾沫,继续说道,“在下问您一个问题,您果然还是放不下洛天……”
他的咽喉被闪着寒光的剑尖抵住。
手杖剑。
他眸中闪过一丝惊愕,转眼间便已平复,他对于乐正绫来说还是有价值的,所以她不会轻易……
“从叫出她的名姓开始,你就已经变得毫无价值。”
他闻言猛地瞪大了眼睛,脸上写满惊骇与难以置信,锋利的剑尖毫不犹豫地刺穿了他的喉咙,深深地钉在了墙里,他甚至未来得及说完最后两个字。
“恶……”
那剩下的字眼将永远烂在他的身体里,而他,原本可以靠着贩卖情报,富裕安然地度过一生的他,则拴着象征耻辱的铁链死在了牢狱中。
士兵吞下一口唾液,有些发颤,他壮着胆子提醒道:“司令,我们还没套出……”
“你觉得本司令,还差这点情报吗?”
她猛地拔出刺入墙中的剑,那些鲜血被甩在了地上,然后被她的军靴踏过,低贱的分文不值。
她将剑收回,摘下帽子弯腰冲那具毫无生气的尸体行了个绅士礼。
“谢您夸赞。”

评论

热度(8)

  1. 時之溯行者·晓美焰阿明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