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之溯行者·晓美焰

【鳥姬】單行道的岔路

柏檀霜:

親愛的鳥兒生日快樂啊啊啊啊!

然而這篇...不是純甜喔 www


-
【鳥姬】單行道的岔路



人生宛如一條單行道,只許你前進不許後退。


然而西木野醫院的唯一繼承人,她的單行道上還不被允許有岔路,原以為她的人生就只能筆直前進,直到那年她遇見了”她”。


-


在距離東京遙遠的偏鄉地帶,不太大的城鎮、算不上多的人口,既沒有千代田區的繁華便利、也相對少了年紀相仿的青年,縱使如此、兩位家境優渥的女孩還是一同搬到鎮外的房子。酒紅的女孩在鎮上租了間小診所替鎮民掌管健康,她醫術精湛讓人婉惜沒有到大都市發展,亞麻的女孩則開始兼顧家中的大小事、偶爾到鎮上打零工,即便生活不如年少富裕但也足夠了。


足夠兩個人能好好的在一起生活。


回家的歸途上路邊的燈壞了幾盞,住在這兩年路已經深深印在酒紅腦中,就算閉著眼也能安全到家,騎著十五歲那年才學會的自行車慢慢朝著屬於兩人的家前進。


「我回來了。」打開家門撲鼻而來是豐盛佳餚的味道,有人在等自己回家的感覺,其實就這麼簡單。


「歡迎回來。」前來迎接的ことり接過真姬手上的公事包,趁著她一手還在脫鞋吻過她的唇瓣,真姬炸紅了雙頰然而無從反抗,每一天都不曾缺少的、飽含一天思念與愛意的吻,「工作辛苦了。」


亞麻就如同一般稱職的妻子,為在外工作的丈夫燒飯打掃家園,她溫柔可愛、偶爾調皮愛胡鬧,即便酒紅嘴上說拿她沒辦法、但也將她放在手心寵得好好的,應該、她們會是對人人稱羨的戀人,可惜、是”她”們,所以只會是人人稱羨的”好朋友”。


今天佐藤爺爺在亞麻去鎮上打工時給了一把青蔥、山田阿姨去看診時帶了自家種的新鮮番茄給酒紅,兩人的生活如同一般人家悠閒自在,偶爾、她們會在飯後到外頭散散步,季節好時還能見到都市不常見的螢火蟲,空氣清淨的夜晚的星空清晰可見,甚至在家附近找到最佳的觀星位置,真姬還曾興致一來整晚觀星沒回家,當然也讓ことり氣得讓她一個禮拜吃不到番茄。


這偏遠、生活平淡的城鎮,什麼都有、也什麼都沒有。



要說離開東京不寂寞嗎?


是寂寞的,但有對方陪伴。



無人的鄉間小徑、兩人牽著的手大力地晃呀晃,十足像年幼的孩子,隨著九月中旬的夜風吹過,不免有些涼意。


「越晚越冷、今天先回家吧?免得著涼了。」酒紅停下腳步對著亞麻、她可不希望身為醫生的自己連戀人的健康都照顧不好。


「恩,聽妳的、西 木 野 醫 生~」也感受到寒風打在皮膚上的冰冷,原本牽著的手改為勾著酒紅的手臂向她討暖。


「別這麼叫啊…」這個稱呼明明是那麼熟悉且正常,只要一經過戀人的嘴就會莫名的……色情,隨著貼近自己身體的溫熱、更是害臊不已。


發現戀人的體溫在涼爽時分不降反增,靠著微弱的月光察覺真姬臉上的泛紅,在一起久ことり也猜透單純的她在想什麼,湊近耳邊發出軟綿而性感的低語,「醫生、在想什麼…色色的事?」


「……才沒有!」即使被說中也不能投降,愣了數秒才趕緊反駁,但對方笑得可樂的表情真姬也知道反抗無效,無奈地嘆口氣轉向回家的路途。


以前、放學也會一起牽手回家呢。



-


靠著床頭將自己埋進柔軟的枕頭中,伸直雙腿享受地翻閱手上的原文書,儘管離開了學校也不曾間斷喜愛閱讀的習慣,教科書、觀星知識、園藝技術、童話原文書…沒有範圍不斷的攝取書中的養分,知識使人聰慧而理性,也許大多知識在日常用不到半分,她還是熱愛那些、在紙張上構成的文字。


「真姬ちゃん、在看什麼書?」只穿著連身睡裙的亞麻爬上床坐在那雙細長腿上,勾著酒紅的後頸將對方扣在自己手中,甜甜地笑著。


「恩…英國歷史原文。」


「诶?為什麼要看這個……」


「打發時間而已。」看ことり臉上的困惑覺得可愛,不眷戀書本上的故事將它闔上,「雖然早了點、生日禮物想先給妳。」


床邊的時鐘時針還指在十一,再過一點時間就是眼前這亞麻色戀人的生日,自從兩人一同離開東京與家人訣別,雖與μ’s的夥伴有著最低限度的聯繫,卻也沒有人知曉她們搬到了何處,儘管園田家的人脈之廣,要找到她們並不困難,但是、為了給予她們屬於自己的生活,並沒有人打擾她們,理解般地、不多過問,從那之後生日是只屬於兩人的節日,笨拙的酒紅年年都掛在心上。


亞麻色的腦袋開心地點了點,不過可沒打算從酒紅腿上下來,幸好禮物放在床邊的抽屜裡伸直手還拿的到,琥珀色的圓眼期待地跟著真姬的動作走,讓她好不自在。


「呃…ことり先把眼睛閉上啦!」


「诶~」不但不閉上眼還更加貼近、惹得真姬臉又染上緋紅。


「閉上啦、一下子而已。」遮著那雙讓真姬迷戀不已的琥珀色,ことり嘟著嘴不甘願地閉上眼等待戀人給予的驚喜。


勾著頸子的手被拉下來,手腕上的冰涼令ことり猜到禮物的面貌,隨著真姬特別地嗓音而睜開眼,是純銀的精緻手鍊。


驚喜嗎?當然、自從離家後她們倆不曾買過任何過於奢侈的飾品。


「真姬ちゃん、這是?」


「對不起,沒有能給妳過上好日子,所以至少在生日這天讓我為妳準備好一點的禮物。」


啪搭 —


斗大的淚珠就落了下來,毫無徵兆地令真姬慌了手腳,匆忙地替她抹去淚水,不清楚自己做錯什麼讓她哭泣,她只是想讓ことり開心。


「怎麼突然哭了?」


「真姬ちゃん、離開大家是我們兩個人的決定,ことり也不曾覺得自己過得日子不好,不要再跟我道歉了好嗎?」氣鼓鼓的雙頰流過一行又一行的淚水,捧著真姬的臉頰強硬地讓她對著ことり的琥珀,很重要的話、一字一句鄭重的表達出來。


「ことり……」


「真姬ちゃん!真的要說、是ことり害妳捨棄衣食無缺及優秀的工作,所以…」


「不是妳的原因!」打斷鳥兒即將說出的話語,衣食無缺的大小姐生活捨棄也沒關係,眼前的人也同樣為自己捨棄了千金的生活與設計師的夢想,「……我知道了,我收回道歉,所以不要哭了。」



最後、兩人一同哭了。



哭得心疼、哭得用力,這是兩年來的一次這樣潰堤。



如果可以也想要得到家人的祝福,不想要躲藏世人的眼光,私奔並不偉大、也不崇高,這個決定不是最好的,卻是兩人能相守的唯一可能。



-


西木野醫院的繼承人,她的單行道在那年出現了岔路,儘管眼前充滿無限未知與挑戰,她還是選擇了轉彎。


只因為這條路的終點、有南家的千金在。



就如同私校理事長的千金一樣,她的未來也是光鮮亮麗的單行道,卻在那年不顧一切的跑上這條岔路。


因為那岔路上、才有西木野醫院的繼承人相守。



-END-



我不會說我這兩個月的文章、九成都是六月就碼好了

所以我廢了兩個月(●8●) (●8●)


現在沒有庫存覺得害怕 (倒是去碼字啊啊



评论

热度(30)

  1. 時之溯行者·晓美焰柏檀霜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