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之溯行者·晓美焰

【果海】 夏天

天狼°迷失在永远亭:






    打起——
    抬弓,目视前方,视线中只容得下那一个标靶,嘈杂的蝉鸣声落入耳中也恍若未闻。
    引分——
    身姿中正,脊背笔直。长弓微曲,弓弦紧绷。
    会——
    箭在弦上,蓄势待发。沉肩曲肘,稳如磐石。
    离——
    箭如流星,破空而去。直中靶心,尾羽微颤。
    残心。
    弓弦外翻,余势尚在。
    只要拿起弓,海未就能忘记一切。虽然她本人不是很愿意承认,过去一年的偶像活动确实让她成长了不少——至少不会在练习弓道时分神想到舞台上的自己了。虽然会让自己分神的原因也是偶像活动。
    “小海!我肚子饿了!”
    突如其来的大嗓门让海未仍举起的胳膊几不可见地微微抖了抖。啊啊,忘记一切——忘了某只游手好闲的幼驯染就趴在脚边的地板上乘凉。和弓还在手中小幅转动,突然被从忘我状态中打断让她有种十分微妙的难受感。
    穗乃果可没有什么负罪感,她看着海未微蹙的眉,无辜地眨巴眨巴眼睛。
    “中午吃什么?”
    “……穗乃果。”海未总算摆脱了那股奇怪的不适,松了松紧绷的肌肉,低头无奈地看着她:“下次可不可以等我练习结束再叫我?”
    “没结束吗?”穗乃果瘪瘪嘴,很没形象地翻了个身,躺在地板上抻成大字形,偏着头看海未。“一组十五支嘛,我有数过了,小海明明就射完了。”
    “那不是——”海未张开嘴,刚刚想要解释弓道的步骤,转念间就放弃了。轻叹似的舒了口气,她收起弓,伸手松开了束发的白色缎带。“算了,我先去冲个澡。你想吃什么?”
    “唔——”
    这时候穗乃果却发起了呆,眼睛盯着一只慢悠悠飞过的蝴蝶,不知在想什么。偌大的道场中一时间只剩下海未擦汗时衣物的窸窣,和正午时分越发聒噪的蝉鸣。
    “……穗乃果?”海未没有得到回应,疑惑地转头去看她。
    “冰沙。”
    穗乃果用神游天外的呆滞表情忽然吐出一个词,海未的眉梢跟着跳了跳。
    “说正经的。冰沙不能当饭吃。”
    “流水素面。”
    “家里就我们两个,不要任性。”
    “诶——我要嘛——”
    穗乃果举起两条胳膊,娴熟地侧着滚动到了海未的脚下,一把抱住了她的腿。海未忍无可忍,俯下身捏着对方软绵绵的脸颊用力向两边拉扯。
    “给我差不多一点!”
    “痛!好痛!好过分呦小海!”
    穗乃果噌地坐起来,含糊不清地叫着拍打海未露在道服外的半截小臂。待她终于松了手,揉着自己的脸颊不满地歪着脑袋瞪她。
    虽然这样的瞪视在对方眼里更像是一只委屈巴巴的大狗狗的表情。
    “……你啊。”
    真是败给她了。
    微垂的眼角令海未本就带着些许无奈的眼神更加温柔。她松下肩膀,伸指轻弹了一下穗乃果的额头。
    “都已经高中三年级了,还是没有成长一点吗。你打算什么时候长大。”
    “嘿诶——长大什么的。”
    穗乃果眯起眼睛摸了摸海未刚刚弹过的地方。再度睁眼时,圆滚滚的湛蓝眸子并没有完全张开,眼睑略微掩着,收敛了过度的热情之后她看起来成熟多了,平静的眼眸和她嘴角的弧度一样令人安心。那只手放下去撑着地板,穗乃果仰起头,刘海朝下掀过去露出了光洁的额头。
    “在小海的身边,穗乃果可以不长大吗?”
    ……耍赖的家伙。
    海未早有预料一般无声抿了抿嘴唇,看不出她的表情。但是穗乃果知道,单纯坦率的幼驯染只是不明白该作何表情,除了“那一次”,她从没有对自己真正生气过。海未闭起眼睛直起了身,低头时散开的柔软发丝顺着她的肩窝滑下,几乎蹭过了穗乃果的脸。
    “这么久,早就习惯了。”
    穗乃果报以没心没肺的大大笑脸,傻乎乎地嘿嘿了几声。
    父母出差,弟子放假,园田道场就剩下看家的海未和跑过来找她玩的幼驯染。一个人吃饭随便做点就可以了,添一双筷子就算是再熟悉的人也难免认真几分。蛋卷,天妇罗,冰箱里还剩下的一些小菜,最终海未还是没有理穗乃果的要求。
    其实海未有想过要不要直接去买面包塞住穗乃果的嘴算了,可是想了想她觉得自己不应该这么放纵穗乃果,就算不必再登上舞台也应该控制饮食。
    “挑食的人长不高哦。”
    海未说着把穗乃果挑到自己碗里的芹菜和青椒夹了回去。穗乃果为难地皱起眉,可怜巴巴地看着海未。
    “可是,就算不吃芹菜,也有别的蔬菜能代替它们嘛,为什么一定要吃这些呢?”
    好好学习,以知识角度发出疑问是个好习惯。但是这不包括作为逃避的借口。
    “这意味着武士的精神,面对什么样的困难都可以克服的勇气。”
    海未早已学会了无视穗乃果的狡辩。她看都没看穗乃果一眼,穗乃果闻言知道幼驯染又不会听自己说话了,蔫了下来。
    “……嘁,明明穗乃果比小海要高的。”
    “穗乃果!”
    海未差点被汤呛到,很没面子地吼了一句。这算是她的一个痛处,不知道是不是因为习武的缘故还是穗乃果晚发育,明明之前自己要高些,现在却被她后来者居上,每次说教穗乃果时被她拿这点开涮总是很没威严,所以海未还是有点在意的。穗乃果打着哈哈埋下头去,用力往嘴里扒饭。
    “好吃……好次哦uni!……里一定费曾为好新凉的!”
    穗乃果腮帮子塞得像仓鼠,即便如此她还是十分认真地扭头对海未说着,嘴里的米粒几乎喷出来。海未嫌弃地微微皱眉,伸手抹了抹穗乃果差点溢出的嘴角。
    “吃饭时不要说话,会呛到的。还有,你再怎样夸我也不会有饭后甜点提供的。”
    “哼——”
    穗乃果被一眼看破,嘴巴噘得老高。
    “吃完了去洗碗。”
    海未假装没看见穗乃果的表情。
    “真过分,穗乃果明明是客人。”
    穗乃果小声嘟哝着,但还是乖乖自己收拾了碗筷。
    “如果你能表现得更像个客人的话。”海未端起自己那份碗筷,含着笑意用余光瞥着穗乃果。“我可能还会奉上花果茶和仙贝。”
    “咳咳,忘记带伴手礼还请见谅,下次一定补上。”穗乃果马上板起了脸,微微皱着眉跪坐下来,把碗筷放到了一边的地上,双手扶着膝盖。“吾对园田殿下的花果茶早有耳闻,如若今日得赐,实乃三生之幸。”
    “……别玩了,起来。”海未无奈地笑着转身,轻轻踢了穗乃果的屁股一脚。
    “说好的仙贝和花果茶呢!小海是骗子!”
    穗乃果碰瓷一样顺着海未的轻踢像只软体动物似的趴了下来,鼓着嘴巴,眯着眼睛。海未视若无睹,转回身,长发在空中划了一个漂亮的弧度。
    “好好洗碗有冰镇西瓜吃。”
    “万岁!最喜欢小海了!”
    穗乃果马上原地满血复活,端起碗筷就是一个百米冲刺杀进了厨房。
    园田家有口古老的水井,作为上一个时代的遗产,它默默见证了园田家悠久的传承。它冬天不会冻结,夏天不会升温,四季阴凉,即使是现在海未也觉得任何冰箱都比不上家里这口水井。
    在穗乃果边唱边扭刷碗时,海未去水井旁拉起了早晨扔下去冰镇的西瓜。西瓜是很大一个,海未抱着它感觉像抱着一大块冰,而且她忘记西瓜是刚刚从水里提出来这个问题,冰凉的井水浸透了她的前襟。
    糟糕,又要换一身衣服……
    海未一边为自己的疏忽而略微困扰,一边打算把西瓜抱进厨房切开。但是走到一半,怀里的西瓜就被穗乃果打劫了过去。
    “辛苦小海了!接下来就交给穗乃果吧!”
    穗乃果嘻嘻哈哈抱着西瓜直奔向道场卸下厢壁朝向靶场的廊下。海未张着湿淋淋的双手哭笑不得,只好先去换衣服。
    等她出来时穗乃果早就切了半个西瓜,正踩在椅子上试图往头顶的横梁上系风铃。
    等等、风铃?
    “这个是哪里来的?”海未指着风铃问道。
    穗乃果刚好系上。她拍了拍手,漫不经心地答道:“嗯?这个啊,玄关那里放着的啊,刚刚穗乃果还在想小海竟然有这么可爱的风铃,结果小海竟然不知道?是阿姨忘在那里的吗。”
    “竟然什么的……”海未放下手,表情有点无语。“我在你心里究竟是什么形象啊?”
    “开玩笑的开玩笑的!”穗乃果笑嘻嘻地跳下椅子,抱起椅背小跑着把它搬回原来的位置,活泼的侧边小马尾随着步伐晃荡。“小海很可爱的,穗乃果知道的啦。”
    “所以说——”海未语塞,白皙的脸颊连带小巧的耳朵尖都红了起来。被夸奖可爱什么的,就算是出自打出生开始就一直在一起的幼驯染的口也让这个天性害羞的女孩承受不住。
    “你看你看——”穗乃果背起手弯下腰,用向上的视角看着海未。“就说小海超可爱的。”
    “一年的lovelive只让你学会了花言巧语吗?”海未微恼着推开了穗乃果的脸。“吃瓜去啦!”
    “哪有,穗乃果学会了好多好多,小海就只看到花言巧语。”
    穗乃果顺势一屁股坐到了刚刚放好的蒲团上,嘟起嘴自己捡了块冰凉的西瓜,啊呜就是一大口。
    “不否认花言巧语啊。”
    这么吐槽着,海未在西瓜另一侧的蒲团上跪坐下来,也挑了块西瓜吃。
    没话说就不说话。在两个女孩子还不算漫长、但是一直都与对方共同走过的人生中,即使其中一方是如此活力的存在,沉默也是常态之一。但是谁都不会感到尴尬,早就习惯了对方的存在,早已形成的默契。
    夏天毒辣的太阳开始渐渐呈现下沉的趋势,不过现在的气温依旧是一天中最高的那个时段。没有了说话声,园田家宽阔的庭院里某几棵大树上的蝉鸣更加清晰。但是偶尔穿堂的微风掠过,小小的风铃碰撞出清脆的声响,似乎真的带来了一丝暗示性的清凉感。甜甜的冰镇西瓜咬下去,口感是脆的,吃得再小心,丰沛的果汁也会顺着瓜皮和手指淌下去。
    如果刚刚把风扇搬过来就好了。穗乃果想着,却懒得动弹。连她都觉得,在园田道场这么清幽的地方开空调像是对这古老的木制建筑的一种亵渎。
    “呐,穗乃果。”
    海未忽然开口。刚打算就地躺下去的穗乃果闻言转头看向自己的幼驯染,就看到对方微微抬着头,这阵子稍微有点长长还没来得及剪的刘海搭在鼻梁上,温柔的暗金色眼眸注视着遥远的蓝天,不知在看什么。
    “嗯?”
    吃得太饱,困意上涌,穗乃果懒洋洋地用鼻子哼出一个单音权当回应。
    “志愿书……高中毕业之后,你打算做什么?”
    突然问了一个蛮严肃的问题呢。穗乃果睁大了眼,困意顿时消散了不少。
    “果然还是不想直接进入社会呢……穗乃果想继续读书。现在的话,姑且在以洗足音乐学园为目标。”
    “音乐大学啊……”海未歪了歪头,柔软的长发随着她的动作微微摆动。“真好。穗乃果都有了自己的目标。”
    “什么意思嘛。”穗乃果不满地噘起了嘴巴。“那小海呢,小海想做什么?”
    “我也想继续读大学。只是,不知道该读什么。”海未困扰地皱着眉。“像我这样的人,适合什么样的专业呢?”
    “想太多,随你喜欢不就好。而且以小海的天赋,什么专业都难不倒你的啦。”穗乃果不知为何一脸的自信满满,还向海未竖了个大拇指。
    “……不过无论我读什么专业,最后多半还是会继承道场吧。”
    海未悠悠叹了口气。
    “小海不喜欢?”穗乃果不解地眨了眨眼睛。“那不是还有姐姐嘛,如果小海不想继承就不要勉强啊。”
    “倒也不是那样抗拒……可如果姐姐也不想继承,我不该束缚姐姐的自由。”
    海未的眉宇间有淡淡的忧愁。
    “那小海的自由呢?”
    穗乃果抱起了膝盖,双脚交叉了起来。她把下巴压在膝盖上,歪着头,柔和地看着海未。
    “以前为lovelive忙着的时候爸爸曾经很生气,还对我说将来不会把穗村交给我的——当然这是气话啦。那个时候穗乃果想,这正好,本来穗乃果也不想一辈子困在穗村里。但是啊,万一雪穗有自己的想法,不想继承穗村的话,穗乃果还是会代替她的。”
    “不过,这不是束缚,小海知道我的意思吗?”
    “没有绝对的自由,我知道。”
    海未的眉头稍微舒展了一点,她回过头,正对上穗乃果的视线。
    “我们拥有的自由就仅仅是‘选择’呀。”
    “对!不愧是小海。”
    穗乃果用力点了点头,嘿嘿笑了。
    “偶尔也会说些有道理的话啊,穗乃果。”海未故意板起脸,挺直了脊背,字正腔圆地说道。
    “才没有!穗乃果明明就已经成长了很多不是嘛!”穗乃果马上原形毕露,气鼓鼓地挥起了手。“小海才是,和谁学得这么坏心眼!是不是希?”
    海未无言以对,感叹于自己竟又被穗乃果在语言上赶超了。
    “哈啊——”
    关于志愿的话题告一段落,穗乃果放开双手,按照刚刚的想法向后躺了下去。倒到一半,她以惊人的腰力停在半空想了一下,转了个方向,拨开放西瓜的盘子直接把脑袋放在了海未的腿上,懒洋洋地眯起了眼睛。
    “但要是小海选择继承道场的话,穗乃果也多半会留下来吧。”
    “为什么?”
    海未理所当然地放松了双腿伸平,奇怪地挑了挑眉。
    “要说为什么……”穗乃果一时语塞,开始认真思考。“……就,穗乃果无法想象没有小海的生活啊……”
    这话说得真奇怪。但是海未能理解穗乃果所说的,她也是同样的感觉。
    “今后也会一直在一起吧……”
    穗乃果放弃继续思考,困意再次涌了上来。
    “小海如果结婚,穗乃果一定会当伴娘……啊啊,小海又漂亮又有才华,还会料理,哪个臭小子那么有福气会娶到小海啊……”
    “你想得太远啦。”
    海未少见的没有害羞过头,只是有一搭没一搭地轻轻梳理着穗乃果的碎发。
    “对了。”
    穗乃果突然翻了个身正面朝上,认真地睁大了眼睛。
    “干脆小海嫁给穗乃果好了。”
    “说什么呢你。”
    海未毫不犹豫地弹了穗乃果的额头。
    “呜诶——穗村和园田道场合并不是挺好的嘛!妈妈和园田阿姨都会开心的!”
    穗乃果耍赖似的在海未的大腿上滚来滚去。
    “是——是。”
    海未十分敷衍地应声道,伸手固定住了穗乃果的脑袋。穗乃果安静了下来,湛蓝的眸子竟少有的有些不安。
    “小海……穗乃果是认真的哦,不要被别人抢走了。”
    海未愣了愣。
    虽然看上去那么吵闹,那么热情。
    她的嘴角浮起了一丝笑意。
    到底还是个怕寂寞的别扭小孩嘛。
    她的穗乃果。
    海未闭上眼睛,俯下身,额头轻轻抵上了穗乃果的。她的长发垂下来,搔着穗乃果的脸颊和脖颈,痒痒的。不过穗乃果没有在意,而是安心地闭上眼,坦然享受幼驯染少有的亲昵。
    “嗯,我知道了。”
    海未的低语清清楚楚地传到了耳朵里。不知道为什么,心中真的有一块地方一下子就轻松了。海未抬起了头,穗乃果的视线却随着放松越来越模糊。
    “小海……要……呦……”
    最后含糊不清地说了几个断断续续的词,穗乃果终于扛不住排山倒海而来的困意,酣然入睡。
    海未修长的手指穿过膝上穗乃果的发丝。穗乃果的身体随着绵长的呼吸而慢慢起伏,安逸悠然。
    好啦,我都知道。
    在未来到来之前,睡一会儿也没关系哦。



评论

热度(40)

  1. 時之溯行者·晓美焰天狼°迷失在永远亭 转载了此文字
  2. 一般会社員kodomo天狼°迷失在永远亭 转载了此文字
    (๑ˉ◡ˉ๑)感谢球球 ≡( _•ω•)_抱紧(使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