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之溯行者·晓美焰

[南小鸟X高坂穗乃果]《致失忆的自己的一封信》:

渚砂莉香:

※在你还没有做好心理准备之前,请不要打开这封信。
※这封信写于2010年12月21日,请务必小心翼翼地将它带在身边。
我当然知道此刻的你脸上是什么表情。那双金黄色的瞳孔中必定闪烁着毫无理由的恐惧和惊慌。我太了解你了。我是这世上最了解你的人:还没有失去所有记忆的你。我知道你对此十分怀疑,因为我一直认为记忆的丧失不会改变你多疑的性格。如果你在看到这时皱了皱眉头,那么代表我的猜测准确无误。
是的,这是你自己写给自己的一封信。请别说这么做毫无意义,你看看,现在的你对你的过去一无所知,不是吗?这封看似可笑的信存在的意义就是为了让你回想起你所犯下的所有罪孽。为了防止产生任何可能会发生的误会,我想我必须在信的开头就告诉你我写这封信的目的。让你取回过去的记忆显然并不重要,因为它们大部分都会令你感到痛苦。你曾在无数次因为那些琐碎的不幸而几乎无法呼吸,我想你一定不愿意体验那种心理上的窒息。尽管我也一点都不想体验,我最终却还是靠着意志熬了过去。当然,我从来都没拥有过强大的意志力。在过去,一种近乎狂热的信仰支撑着我继续存活下去,但现在那温暖的光芒早已消失。你或许已经开始好奇你为何能活到现在。有一点是肯定的,失忆之前的你曾想过要了结自己的性命,但你最终并没有成功。造成这种局面的原因并不是你拒绝踏入黄泉之国,无论是失忆前的你还是失忆后的你都不惧怕死亡。此刻的你感到很困惑,是吧?我最喜欢那种对真相充满渴望的表情了。那么,我们让话题回到最开始。我在信的开头就告诉你你是为了赎罪而存在的。请别说让忘记一切的你承受罪行很不公平,你应该清楚如果过去的你什么也没做,就不会呆在这个冰冷的监狱内直至腐烂、每天吞咽着粗糙的没有味道的食物、任由从铁栏杆的细缝间穿到牢房内的刺眼阳光一点一点地削减着你的意识。你必须得为你不记得的全部罪孽付出巨大的代价,那群冷酷无情的家伙从来不管你记不记得。当然,造成所有惨不忍睹独的悲剧的罪魁祸首就是我——失去记忆前的你。我丝毫不感到愧疚,不为想到你将在痛苦中度过余生而悲伤。我对任何人都很无情,包括我自己。忘记了一切的你没有逃避过去和现在的资格,你就是我的延续、我的继承人,你必须与我一同前往地狱,而那个人也只能是你。
我知道你不需要任何人的怜悯,那种东西碍手碍脚而又多余。那么,让我们来回忆你所犯下的所有错误。
关于你——南小鸟,与你所深爱的少女高坂穗乃果的往事。
以下是注意事项,为了方便起见,我选择了采用列表的方式。
1.你叫南小鸟。这个名字没有任何意义。高坂穗乃果曾说过你的名字很好听,但很显然你并不那么觉得。
2.你的母亲是音木乃坂高中的理事长。不必说太多关于她的事情,你没有做过任何让她失望的事情(可能曾经有过,但你完全没有必要感到惭愧)。别担心,她根本不会为你悲伤(也许这样也好)。她的权力不足以让你避免牢狱之灾,这也许会让曾经不可一世的认为可以靠金钱解决一切问题的你得到一点教训。
3.你所深爱的人、你唯一重视的人、你的挚友和唯一的朋友——高坂穗乃果。她是你的青梅竹马,你们在上幼儿园的时候就认识对方了。关于你们的相遇,我认为没有过多描述的必要。我记不大清了,对此我感到十分抱歉。
4.高坂穗乃果有个名为高坂雪穗的妹妹。你曾经致力于讨好她,因为你坚持认为这样做可以让高坂穗乃果更加喜欢你。现在你没有那么做的必要了。可怜而又可恨的高坂雪穗再也不会像只苍蝇一样在高坂穗乃果身边吵吵闹闹了。你的第一宗罪:高坂雪穗死在你的手上。
5.你最大的敌人——园田海未。她是高坂穗乃果的另一位青梅竹马,在高坂穗乃果读小学的时候搬到了高坂家附近。她并不是你的朋友,你与她关系很不好。她非常讨厌你,而你也很讨厌她。你清楚地知道她想将高坂穗乃果从你身边抢走,而你绝对不会让她那么做。在高坂穗乃果升上高中之前你们的关系一直都很稳定,但园田海未因为你暂时性的忍让而得寸进尺,直到你终于无法忍受.......你的第二宗罪:园田海未在高三开学的那天被你从那条长长的台阶上推了下去。
6.高二的时候,高坂穗乃果为了拯救音木乃坂高中而开始了校园偶像活动。你觉得这所高中怎么样都好,可你还是装出了一副支持她的样子。你曾暗自发誓会无条件支持她想做的所有事情。废校危机对你来说是就是个无关痛痒的笑话,可你还是却为了所谓的回忆而选择了与高坂穗乃果一同走上校园偶像的道路。你的第三宗罪:你欺骗了你的挚爱。
7.无论你再怎么渴望独占高坂穗乃果,碍事的家伙总会出现,就像永无止境的无法摆脱的噩梦。先是高坂雪穗和园田海未,后来是东条希、西木野真姬、绚濑绘里、小泉花阳等人。你恨她们,就像你憎恨着你那毫无意义的名字、扭曲的人格、无法被他人接受的怪异性格、不幸而又漫长的童年生活以及自己那张宛如人偶一般毫无血色的精致脸庞。你的第四宗罪:你永远都不会感到满足。
8.绮罗翼曾是高坂穗乃果的竞争对手,而你觉得你有义务替高坂穗乃果除掉所有挡在她前进道路上的人。毫无疑问,你是个不择手段的卑鄙小人。你借着家族的力量四处散播有关绮罗翼的肮脏绯闻,还在网上发了许多她的惊艳照片。三个月后,绮罗翼前往美国纽约深造(据说她现在在美国混得很不错)。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你没有必要为此忏悔,并且那时的你丝毫不觉得这么做是错误的。绮罗翼的梦想与高坂穗乃果的梦想是矛盾的,所以绮罗翼必须要失去她所渴望的东西。这世上不能有任何东西让高坂穗乃果感到沮丧。如果非得追究绮罗翼的罪行,那么唯一的原因就是她威胁到了高坂穗乃果的梦想。你的第五宗罪:你害得绮罗翼从此在校园偶像的世界里销声匿迹。
9.你学会了挑拨离间。你开始制造各种各样的矛盾,使得高坂穗乃果显得与这个社会格格不入。那时的你仿佛就是唯一能够理解她和包容她的圣人,你像是拯救她于黑暗之中的救世主。只有你一个人知道这场闹剧背后的真相。高坂穗乃果曾不计一切后果地帮助你摆脱困境,可不知感恩的你却使得她孑然一身。这是你目前的人生中犯下的最大错误,因此你开始动摇。你的第六宗罪:你让唯一一个在乎你和关心你的人变得孤独寂寞。
10.你坚信高坂穗乃果只需要你一个人,于是你在不经过她的允许的情况下用各种各样的方式杀死了她所有的朋友。每一个与她有那么一点关系的人都被你这个罪该万死的恶魔亲手送下了地狱。请别误会,我当然不是在谴责你。我至今都不觉得自己到底做错了些什么,就算我剩下的人生都要在这所监狱里度过。你的第七宗罪:你罪恶滔天却永不打算悔改。
11.现在你想起了你做过的一切,对吗?这些就是你全部的恶行,我的延续。你没有必要忏悔或向神明祈祷,那样做没有任何意义也不会让你觉得好过些。赎罪不是指让你用自己的死亡弥补这一切,你明知那无法改变任何已经发生的事情。你在迷茫你该怎么做吗?别胡思乱想了,你不需要做任何事情。你唯一的义务就是不断重温着自己的黑暗过去直至崩溃。这是现实赐予你的最高尚的惩罚。
12.关于高坂穗乃果:你喜欢亲吻她杂乱的橘黄色短发,你总能闻到她身上的牛奶与面包的香气,你喜欢紧紧地拉住她的手在无人的寂静公园里慵懒地散步,你喜欢看着她那光滑而又白皙的脸颊上逐渐浮现出一抹淡淡的红晕,你喜欢突然从背后环住她纤细的腰部。此刻的你是不是认为我的废话有点多呢?但我想你一定能明白我想表达些什么——某些无法用文字来描述的复杂感情。我爱她,仅此而已。
13.你本可以温柔地亲吻她洁白的额头,但你却选择了在她熟睡之时勒紧她的咽喉。
※最后的最后,你终于想起来了吧?为了防止你再一次失去记忆,请务必随时将这封看似无关紧要的信带在身边。当然,如果你在看完这封信之后又经历了些什么你觉得需要铭记的事情,你完全可以自己再写一封信。我相信你一定会的。

评论

热度(10)

  1. 時之溯行者·晓美焰渚砂莉香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