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之溯行者·晓美焰

【南小鸟】How to spend winter:如何度過冬天

内田ルビ:

*微毒注意,其余阅读愉快hh。
*用隐晦的手法写了果鸟hh。









“啊啦,冬天了。”




南小鸟打个哈欠伸个懒腰,从铺了软毯子的扶手椅里伸出手拨开未完工的橙色编织物,拿起三个小时前冲泡好的咖啡用力灌了一口,冻到几乎结冰渣的寒冷让她狠狠打了个喷嚏。
“唔啊!……果然咖啡还是要冲完就喝啊……真可惜……”
她拿起那杯咖啡端详了一下,头顶淡橙色小灯的光线在杯中随着颤抖的手摇曳。
“……不过,还是喝掉吧。”
她一仰脖,那片橙色的光晕和着寒冷汇入喉咙。




日本的冬天总是来的比较早,对吗?
小鸟推开阳台的门又迅速关上,今天是个好天气,没有夹杂着雪粒的风扑面而来。她把编制物放在阳台的吊椅上,黑夜中楼对面巨大荧屏板的光线刺到她的眼睛。
她窝进吊椅,狭小的空间把热度全部包裹起来。
——躺在这里,恰好能看到没有星星只有雪花的漆黑的夜空,以及几百米外大超市的广告牌,和居民楼里若隐若现的欢跳的影子。
突兀的电话铃声划破悠长的寂静。
是穗乃果的もひとりじゃないよ。
她听了一会,在穗乃果开口前按下接听键。




“妈妈!在群马工作顺利吗?”
“……我一个人很好噢,寒假作业也都写完了。”
“……要下个星期才能回来吗……”
“……我会照顾好自己的,嗯。”
“妈妈再见。”


哈啾。
忍不住打了一个喷嚏,也不知道是冷的还是妈妈在想自己。
透过阳台玻璃门,自己的小客厅安安静静的。
她闭上眼睛。
然后睁开眼睛,拿起编制物。
远处,有人在放穗乃果的歌。






“不好意思,我来打扰啦~”
穗村的大门被打开,南小鸟拍干净头上肩上的积雪走进来,鞋底融化的水在木地板上踩出几个圈。
“小鸟前辈!欢迎欢迎!喝杯茶吧!”
雪穗满头大汗地从厨房里钻出来,托盘里盛着橙色的冒着热气的馒头,还有两杯麦茶。
“那……就笑纳了,嘿嘿~”


“正月里好像人不怎么多啊。”
小鸟站在柜台旁看雪穗慢悠悠地为老奶奶包装点心,顺便呷了一口茶。
“嗯,因为都回老家过年了吧,留下来的大多是本地人,自己有自己的老品牌噢。”
雪穗笑着送走顾客,转头对小鸟解释道,“就连亚里沙也和绘里前辈回俄罗斯了呢。”
“咦!肯定比日本冷的多吧!”
“啊……真羡慕她们可以到处乱跑,哈哈。”
雪穗像个老太婆一样发出感慨,用沾了墨水渍的手把头发拢到耳朵后边,“姐姐也起了个大早,把我扔在店里自己去找海未前辈了……”


诶。


“穗乃果这么勤奋吗?明明是可以好好休息的冬天,却起的那么早。”
“是啊是啊,一提到海未前辈姐姐就特别热情……”
意识到说错了什么的雪穗愣愣地看着小鸟。
“啊……那个……不是那样的意思噢。”
她慌乱地摆手,眼睛使劲往旁边瞟。
正在这时,双手被小鸟握住,还带着麦茶的热气,让雪穗感到很舒服。
“……”
那双浅橙色的双瞳微笑着看着自己,没有一点悲伤。


“那我先走了。”
走出店门两步的小鸟突然刹住车折回店,从书包里拿出那个橙色的编织物交给雪穗。
“这个,拜托给穗乃果吧。”
雪穗愣愣地看着手心。
是橙色的毛帽,最顶端的白色雪球团上还绣着ほ字。
帽子和穗乃果本人一样温暖,她突然鼻子有些发酸。
“为什么……”
“啊,大概……”




店门被悄悄关上。
“是冬天了。”






咖啡杯上的雪花被热气托举到空中,小鸟拿过来喝了一口。
“嗯……好像奶油放多了,更适合穗乃果酱喝吧,对我来说太甜了呢。”
几片雪花飘进阳台,落到小鸟膝盖上厚厚的相册页里她自己的脸上,融化掉。看起来就像照片里的自己在哭。
“啊……不妙不妙,要赶紧擦掉才好,这张是和穗乃果酱一起拍的呢。”
用没戴手套的手抹掉了。
份量很足的相册,满满当当都是那片橙色的影子,偶尔有杂色混在其中,那都不重要。




——漆黑的夜色中,连灯光也没有了,只有白色的雪在飘。




“喂,穗乃果酱……?”
“嗯,是我自己织的噢。”
“……去秋叶原玩吗?只有我们两个人不太好吧,要叫上海未酱吗?”
“没事的啦,人多些才玩得开心,不用担心我。”
“把大家也一起叫上吧,我待会就去联络她们。”
“嗯……明天见啦,晚安穗乃果酱!”


挂掉电话的同时顺手扯过毛毯裹紧身体,哈一口气都是白色的。
静悄悄地度过冬天吧……
虽然冬天也许会很漫长。






「终」

评论

热度(8)

  1. 時之溯行者·晓美焰内田ルビ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