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之溯行者·晓美焰

短篇《石牢》病娇鸟x黑道海

发霉中的翎兮:

就这东西,码了我快一个月,懒癌晚期。
我就是个没人气的废丑新(笑)
还有绘希视角,如果有人想看的话,就在评论回复我吧。我会码的。
其实我就是想让这文有点生机,顺便知道还有人会看我的文而已。比起点赞什么的,其实我更希望你们可以给我在评论去留下意见,哪怕就是批评也好。只是还有人理我_(:_」∠)_


放文。
﹉﹉﹉﹉﹉﹉﹉﹉﹉﹉﹉﹉﹉﹉﹉﹉﹉﹉﹉﹉﹉﹉﹉﹉


幽闭狭小而又黑暗的环境,总是容易让人感到无尽的恐惧。就像是个无助的孩子,掉入了深井中一般。


而此时,如果身体还被绳索束缚住的话,这种恐惧感怕是要被放大数被。


虽然园田海未是园田家的人,但这种困境也足已让她惶恐不以。那种对恐惧的未知让她几乎要昏厥过去。


海未不清楚自己是怎么过来的,只记得前一刻自己还在与俄罗斯的黑手党老大洵濑绘里谈着交易,下一刻便已经到了这里。


被人下药了!


这是唯一的解释。海未暗叹自己的大意,同时努力的平复着自己恐惧的内心,顺便也给洵濑绘里在心中重重的划上了一笔。


虽然不明白自己与洵濑绘里到底有什么矛盾,但现在,想办法逃出去才是最重要的。要先把手上的绳子和眼睛上的布弄掉才是。


被绑在身后的手顺着地板慢慢地摸索着,一点点摸上身后的石墙。石墙上微微凸起的一些尖利的石头,让她有些庆辛。


磨绳子是一项枯燥的工作,时不时错位的手,此刻也被碎石子划伤,不过海未对此并不是非常的在意。


已经不知道自己到底磨了多久,手腕上的绳终于被磨断,海末忍住内心的喜悦,抬手想要摘下眼罩。


“啪。咔擦。”


随着一声迅速的肉体与地面的撞击声后,没等海末反应过来,冰冷的手铐已经将海末的手牢牢拷在身后。


而把海未拷住的家伙,责轻轻跨坐在了海未的背上。


一瞬间,海末的心凉了下来。


“海末酱还真是不乖呢~这么好看的手都破了,小鸟我好心疼的。”


甜美到让人发腻的声音传入海末,对方纤细的手指也缓缓抚上海未的脸,缓缓的抚摸着海未的光滑的脸庞。几乎没有犹豫的,海末一口吼出了压在自己身上的人都名字。


“南小鸟!你想干什么!”


是的,南小鸟,那个一直以来千方百计想要抓住海未的那个警部。不过那是曾经,现在这个身为警部的南小鸟却是个对她追查了几年的犯罪分子感兴趣的变态。


“诶?我想干什么你还不知道吗?”身上的人并没有否认,而是接着话继续说了下去。小鸟收回了海未脸上的手,然后双手放在了海未的后颈上,向下开始移动,“海未酱,小鸟可是很喜欢你的啊。”


微有些凉的手抚摸上自己的后颈,海未在一瞬间差点没有出声。身后那双不安分的手,一点点的向着衣领里滑去。


不过倒是因为海未穿的是衬衫,小鸟的手并不能太过深入的探索。


只听到小鸟在自己身后不满的“啧”了一声,左手继续抚摸着自己的每一寸肌肤,右手责伸到衣服前面,慢慢解开了上面三个纽扣。


虽然解开的扣子不多,但这已经足够小鸟将海未的全身全部都抚摸一遍了。


“南小鸟!你住手!”


几乎是吼出了这句话,肌肤与空气直接接触的感觉,让海未不由的颤抖起来。


出乎海未意料,在自己身上肆意妄为的手,真的停了下来。


“海未酱,你就不想知道你是怎么来的吗?”


甜美的天使之音,此刻在海未的耳里却和恶魔的低语一样。


海未没有说话,她知道小鸟会自己说出来的。


“呐,海未酱居然不好奇吗?都不问我一下的。小鸟会伤心的~”


小鸟微笑着开口,她的表情完全看不出有丝毫的伤心。


“嘛,不过如果是海未的话,自己也能猜出来的吧。那小鸟我也没必要要说了吧。”


身上的人没有动作,海未知道那是对方让自己发问的意思。海未也知道,如果此刻她想知道原因只能问小鸟了。


“告诉我。”海未咬牙道。


小鸟笑了,“虽然很想让海未酱你加上‘请’不过我也等的不耐烦了,就直接告诉你吧。”


“是绘里哦。我和她说好了的,她把海未酱给我,我把希碳给她的哟~啊,海未酱应该知道的吧,希碳就是我的那个助手哦。”


“你们是把人当物品交换的意思吗?!”海未怒吼。


小鸟并不生气,只是微微一笑,“园田家,难道没有做过贩卖儿童的生意吗?”


海未被小鸟说的一愣,园田家是黑道,黑道必然会做黑道的事。虽然园田家的主要生意来源不是这个,但为了能和一些有特殊癖好的黑帮做交易,他们还是会……


“所以海未酱也没资格说我哦。”小鸟愉快地说着,她那双手也开始变得不安分起来。


不过这次,小鸟只是结开来海未眼睛上的布。


刺眼的白光让海未迟钝了片刻才反应过来。自己的四周都是坚硬的石壁。


“海未酱,这是我拜托绘里亲帮我打造的哦。这可是我专门为海未酱你准备的呢!以后海未酱就都住在这里吧!”


小鸟轻快地说。她伸出手,讲一条带项圈铁链拴在了海未脖子上,掏出口袋里的钥匙给海未解开了手铐。


“海未酱要乖乖的哦,要听话,这样才能找机会报复我。”


海未伸手摸了摸自己脖子上的项圈,大概清楚自己要想逃出去,怕是只能等小鸟把自己玩腻了吧。










不过海未倒是没有想到,要是她直接接受小鸟的爱的话,不就也可以直接出去了么?到时候就算把小鸟也这样拴起来玩也可以的(笑)。


不过到时候怕是会舍不得吧。


END

评论

热度(29)

  1. 時之溯行者·晓美焰发霉中的翎兮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