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之溯行者·晓美焰

【花妮】千丈深渊

内田ルビ:

*一年以前和朋友玩写文游戏最后她耍赖了hh,这是我的答卷。
*一年前的东西了……有不对劲的请不要喷hh
*毒药,然后阅读愉快hh










“花花……”
“花花……”
越来越近的呼唤声,我听着这熟悉却又陌生的呼唤,不忍地探出头去,却又缩回来。
一幕一幕略过眼前,心一阵绞痛。
“凛酱……凛酱早就不需要我了……”
“为什么还要来找我……”
我屈起膝盖,抱着头呜呜地哭起来。
“妮可酱……你在哪里啊……”




后来,我像是哭着哭着就睡着了。
我之所以知道是梦,是因为这副场景我早已看过,并且深深地刻在了脑海里。
我记得,天是灰的,还下着雨,打得雨伞和不远处的秋千噼啪作响。
我握着凛酱送我的碎花雨伞站在磅礴大雨中。
我想刻意回避,但视线却不自觉的吸引到巷中两人的身上。
凛酱在和真姬接吻。
我没有出声,我出神的望着她们。
我或许把真姬臆想成了自己吧,我甚至闻到了凛酱身上的香气。
我像是个活在记忆中的大雨里的傻子。
不知是泪水还是雨水蒙了双眼。
心如坠炼狱。
似千丈深渊。


意识到的时候,凛酱和真姬都看着我。
“花花……”
“花阳……不是这样的……”
她们两人都跑过来焦急地说着些什么,不过我什么也听不见。
突然间,凛酱的手搭到了我的肩上。
“花花……你听我解释……”
“……不要碰我!”
我突然间的暴怒吼声把我们三个都吓了一跳。突然有一瞬间,我恨凛酱,我恨她为什么要抛下我,明明我们才是一辈子的朋友……
不过现在也无济于事了吧,趁着凛酱的手滑下去,我丢下伞,疯了一样的撞开她们,向远处跑去。
“花花!花花!”
我把呼唤抛在了身后。
我甚至把它当成了小时候,凛酱和我玩抓鬼游戏时凛酱的声音。


“要抓到你了哦,花阳亲。”


我奔跑着,大雨淹没了我的哭喊声。




“花阳亲……?”
耳边是亲切的声音,是谁……?
“花阳亲,醒醒,在这里睡着是要感冒的。”
我睁开眼睛。
是……妮可酱?
“花阳快跑起来啊,这样会着凉的。”
没有人。
这分明就是妮可酱的声音啊,她为什么要让我跑起来……
“花阳亲?”
近在咫尺的声音,是凛酱。
我深吸一口气,掏出凛酱送我的手帕擦干净泪水。
然后扔掉。




已经走了很远了,这里是郊区的峡谷了。
我再也没有力气了……不过总算是甩掉了凛酱。
崖壁上的青苔像眼睛一样盯着我,仿佛在嘲笑我的丑态。
“诶……花阳?”
是希。


“你也是来祭拜妮可酱的吗?”希摆下一盘可丽饼,头也不回地说。
“啊……是的。”这话说的我都不好意思,哪有人来祭拜不带祭品的。
“那……我先走了哦。”
“嗯。”
希走了,峡谷里静静的,只留下虫声。


我靠在妮可酱的墓碑上。


“……要不要试着和我交往?”
一个月前,妮可酱红着脸,在黑暗的巷道对我说着,一丈远的地方是凛酱和真姬在听音乐。
“诶……可是,你有真姬酱了啊……我也有凛酱……”我红着脸,摆了摆手。
那时的我很是自信,对吧?
“……啊,是啊。”
妮可酱突然沉默着。
“……那么,就不要再想起这件事了哦。”
带着哭腔的结语。
沉默了很久,她走了出去,直到三人走出去很远的地方,我都还能听到她们在笑着。


“是我太笨了吧……”
我自嘲似的摇摇头。
“如果我能看见现在……我说什么都会听你的……”
“可你……”
我哽咽一声,再也说不下去,趴在墓碑上哇哇大哭了起来。
“妮可酱……”




“花阳?”
「是你吗?妮可酱?」
“花阳不要哭了哦。”
「妮可!如果是你的话就出来让我看看你啊!」
我猛地睁开眼睛。
……是梦吗?
扑闪而过的飞鸟落到我面前,它真可爱啊,有着像妮可酱的红色小眼睛。
不嫌弃的话,一起生活吧。
于这人世之隙,千丈深渊。






「终」

评论

热度(8)

  1. 時之溯行者·晓美焰内田ルビ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