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之溯行者·晓美焰

【果鸟】いかないで

内田ルビ:

【说着的没事都是假的】
【不要走】
【不要走】












*有点乱,我也不知道在写啥了……
毒药注意,其余阅读愉快hh







随着最后一发烟火打上天空,夏日祭典随即告终。
“小鸟酱,玩的真开心啊!~”
身边的少女转过头来,不顾周围人的目光往我身上扑,搂住我的脖子,脸上还带着汗滴。
“穗乃果……浑身都湿透了啊。”
“是啊,因为跑的太快了,差点栽到河里,嘿嘿。”
她放开手,不好意思地摸摸脑袋,露出害羞的表情。“所以说,要赶紧回家洗个澡才对。”
“嗯……”
我替她整理好跑乱的浴衣领口,她仍然两眼发光地看着河对岸未散的人群,像是想要钻进那群人当中再参加一次祭典。
“穗乃果,女孩子应该要注意自己的仪表啊。这么热气腾腾就应该回家泡个澡了。”
“小鸟酱真好啊,如果愿意甚至可以把上衣脱下来。”
“说,说什么呢穗乃果……”









我是谁呢?我是南小鸟吧?
成为男生,大概是一直以来的梦想吧?
可以穿男生的服装,唱很低音的歌。
还可以名正言顺的……成为穗乃果的新郎。
之所以知道是梦,是因为这都是不可能发生的事。
我不可能和穗乃果……


但是身上男款的深灰色浴衣的质感却又那么清晰,好像就穿在我身上似的。
这是在大商场里买来就一直放在衣橱里,没有勇气穿的一套衣服,只在某些Cosplay活动中才敢拿出来。
没有长发覆盖的后背比以前更笔挺更高了。
可以很轻易地就亲到她的额头。
而今夜的她也比平时更加妩媚。


她拉着我兴冲冲的走在往电车站方向的小路上,橙色的剑纹在眼前跃动。
手心是温热的。
即使知道走到电车站,这样美好的梦就会化为泡影消失,却还是由着她的性子来,只要穗乃果她开心就好了。
这是一直以来不变的愿望。
只要穗乃果开心就好了。


所以,即使你和海未酱在一起,小鸟我也会笑着看你的噢。
我并不伤心。
至少在这短暂的梦里我能一直陪伴着你,就足够了。
不管是以什么身份,男孩子的南小鸟也好女孩子的南小鸟也好,我只想陪着你看着你笑。
所以再把你的温暖多分给我一点。
任性地伸出十指相扣。


但是啊。
就算有了这样的觉悟,真正分别的时候还是会伤心的。
大家也都是这样的。
从很远的拐角处驶来了末班的电车,电车前的车灯亮着昏黄。
穗乃果,马上要回家的你应该是很开心的吧。
虽然想再多看看你的眼睛,但就快要哭出来了啊。
不……不能哭。


在这种时候,可以亲一次你吗?
只是一次?


电车到了,门缓缓打开。
你的长袖从手心滑出,转眼只剩下一个遥不可及的幻影。
隔着眼泪在向我招手吗?
电车离开了,消失在山道上。


明知道这是梦啊南小鸟。
为什么还要伤心呢?
从这个梦里出来,你就能重新回到现实中去了。
也是所谓的“另一个梦”吧。
不要再哭了,新的浴衣已经被打湿了,显出了水痕。
大概是永远都无法和你在一起的梦。


不要走啊穗乃果。
电车站上一个人也没有了,漆黑一片。
这种时候哭也是可以的吧。
不……
虽然很不甘心,还是很想试试喊出那句话。


“不要走啊……”








“做了这样的梦吗……”
眼前的穗乃果握住我的手,显得十分兴奋。
“真棒啊,穗乃果也想试试在梦里穿男生的衣服呢!梦里的小鸟酱应该很帅气吧!”
“穗乃果……”
我为难地笑着,顺便摸摸她松软的橙色头发:“穗乃果酱什么时候回家啊?”
“哇啊!还约好和海未酱一起补习功课的!”
“先……先走一步!明天见啦小鸟酱!”
突然就变得惊慌失措的她抓起书包一溜烟地跑走了,只留下我一个人。
对着空无一人的漆黑巷道。
“明天见,穗乃果酱……”








所以醒与不醒是一样的。
不管是在哪里都没有办法说出来。
不管是带着哭腔死死恳求小心翼翼想要挽留还是怎么样都不可能说的出口。
因为那是你的幸福,穗乃果。
你会笑起来的对吗?
你不会露出为难的表情的对吗?
只要我不说出那句话。


那句你不要走。






「终」

评论

热度(10)

  1. 時之溯行者·晓美焰内田ルビ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