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之溯行者·晓美焰

纸片人三生:

  抬起脚踩在湿软的草地上还是有些力不从心。缓慢像前移动着,伊泽塔打了喷嚏。
  昨日突然下起的大雨使本还算温暖的空气变得潮湿又寒冷。措不及防的降温引来了一场感冒。
  “没事吗?”菲涅取了披肩出来,几步追上她之后问。
  “没事的,是我不小心。”乖巧的套上披肩,伊泽塔轻声道。
  “是我粗心了。”菲涅握住她的手,亲了亲她的额头,“萝特休假之前我还答应她,一定会注意天气。”
  “菲涅……”无论过去多久,被亲吻之后都会害羞,伊泽塔小声念着她的名字,“菲涅抽空来陪我,我却生病了。”——明明已经是大人了,却还是败给了小小的感冒。
  这本就是格外忙碌的菲涅大公不可多得的假期,上一个这样的假期还是新婚燕尔时。
  “很快就能每天陪着伊泽塔了。”如此笑道,菲涅注视伊泽塔的目光里又多了几分爱意。
  不久的将来,她将彻底卸任大公。
  “说起来快生日的时候感冒,这不是第一次呢。”她又想起了什么,神情变得欢快。
  “是那次吗?”一被提醒,伊泽塔也想起了尚是孩童时发生的那件趣事。
  
  
  “伊泽塔能抱着我飞起来吗?”羡慕地看着友人翱翔天际,菲涅请求。
  “可以是可以,但我怕一不小心叫菲涅摔下去……”伊泽塔从扫帚上下来,踮起脚尖又很快站直。
  “没关系的!我想和伊泽塔一起骑扫帚啦!”
  面对眼里闪着星星的菲涅,虽说对自己的能力并不自信的伊泽塔很快举手投降。
  “好哦。”她示意菲涅先坐上扫帚,接着自己也坐了上去——扫帚摇摇晃晃升空,朝前滑了一段距离,到了湖边。
  说来不巧,虽然最初的尝试成功了,但年幼的孩子哪有那么大的力气与魔力,一阵风吹来,二人居然直接掉进了湖里。
  因为离地距离不高,二人落入湖中并未受伤,彼此相视开怀大笑后道别离去。
  却是第二日,伊泽塔感冒了。
  虽然相见后伊泽塔笑着摇手,一遍遍说着不是菲涅的错,但倍感愧疚的菲涅还是很担心——况且伊泽塔马上要生日了,若能在生日前病好该有多好。
  隔日她来的时候,从怀中取出了从家里拿到的东方送来的药物。
  “他们说这是很有用的中药,名字是苦瓜。”菲涅介绍道——她询问自家的佣人,有什么管用的药物可以治疗感冒,那佣人便将这给了她。
  “好像很腻害的样只。”鼻子有些不通风,伊泽塔说话闷声闷气的。
  “我也觉得——是要吃的。”菲涅将苦瓜递给她,去给她倒了杯水。
  伊泽塔捧着这个她从未见过的“药物”,试着扭了下。
  “不是这样啦。”菲涅见状又拿过苦瓜,掰成两节递给她。
  伊泽塔便咬了一口苦瓜。
  “唔……”她皱了皱眉,小声道,“好苦……”
  “诶?”意料之外的答案,菲涅有些慌张。
  “苦的话不要吃了——我给你找糖,糖……”
  下一刻,她亲了亲她的唇。
  “这样子稍微甜一点了吗?”从不知哪位仆人处知道的万能秘方,菲涅红着脸问。
  “嗯……嗯……”措不及防,伊泽塔喃喃道。
  是菲涅的味道。
  很甜。
  
  
  “说起来,为了知道伊泽塔的生日,我可是做了不少努力哦。”再次交换了甜蜜的吻,菲涅笑道。
  “明明菲涅问第二次的时候我就说了!”
  “有吗?”闻言捏了捏紧握着的小手,她抬头看了看天——太阳出来了,想来能稍微暖和一点了。
  “有!”伊泽塔朝她身上靠去,小声道。
  “要继续走一走吗?”菲涅提议道。
  “嗯。”伊泽塔点点头,在菲涅的引领下再次向前。
  自那日与佐菲决战已经过去了许多年,当时留下的伤病已逐渐愈合,就连本被评为绝不可能好起来的腿病也在多方会诊下得以慢慢治愈。
  时光荏茬,她们还彼此握着对方的手,走向一个又一个明天。
  
  

评论

热度(33)

  1. 時之溯行者·晓美焰纸片人三生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