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之溯行者·晓美焰

温柔的羽翼(约克城&哈曼)

团子狸:

“不,不要!哈曼……哈曼绝不让你们伤害妈妈!”


“妈妈小心!”


“妈……妈,哈曼,哈曼好像……不能陪着妈妈了……对不……起……”


……


……


“哈曼!哈曼醒醒!”


“啊!”


一声惊叫,约克城看着眼前这个身材娇小的女孩脸色苍白的喘着粗气,伸手将她额前被汗打湿而散乱的发丝抚顺,心疼的搂进怀里。


“哈曼别怕,妈妈在这里,是不是哈曼又做噩梦了?”约克城将自己的脸贴在哈曼煞白的小脸上,轻轻拍着哈曼发抖的后背,见那碧青的眼眸里恐惧已消退了几分,才温柔的低声问道。


“嗯……妈妈,哈曼……哈曼做了一个很可怕很可怕的梦……但是,但是哈曼想不起来梦到什么……妈妈,哈曼好怕……妈妈不要离开哈曼……”哈曼呜咽着将小脸向约克城怀中拱了拱,紧紧抓住约克城的手臂。


约克城用手巾将哈曼额头上的汗拭去,点了点哈曼的耳朵,轻声道:“不会的,妈妈就在哈曼身边哦~天还早,哈曼快点睡吧。”约克城将被子重新为哈曼盖好,俯身在哈曼鼻尖上一吻,说来也怪,或许是“妈妈”在身边,很快哈曼便在均匀的呼吸中沉沉的睡去。


约克城生怕哈曼再被惊醒,便半躺在哈曼身边。窗外月光为房间里染上一抹柔和的洁白,约克城静静看着熟睡的哈曼,和自己一样纯白的长发丝丝如雪,小巧的五官点缀在如玉无暇的小脸上,好像洋娃娃一般无论谁看了都心生怜爱。“这孩子……和我真的有几分相似呢……”约克城不禁陷入回忆。


约克城记得,哈曼来到舰队的那天,也是一个盛夏。那天指挥官在庆功会上,领来一个有着一头雪色长发的女孩。“大家,这是今天起加入我们舰队的新成员,西姆斯级哈曼号驱逐舰,大家要多多关照哦!”指挥官声音洪亮的说道。


“哇!”“好可爱!”众舰娘潮水一般围住哈曼,“(。・∀・)ノ゙嗨!我是格里德利,能给你照张相吗!”“呀吼!我是圣地亚哥!哈曼我们一起去玩吧!”在众人一片热情的招呼声中,哈曼却只是冷哼一声便躲在一旁的姐姐西姆斯身边,西姆斯不好意思的一边拉住哈曼一边对众人解释:“抱歉呢,我妹妹她就是这样,其实很开心但只是不好意思表达出来。”“就是傲娇嘛!”不知谁冒出的一句话让大家哄堂大笑,谁都没注意到涨红脸的哈曼悄悄独自躲到角落,除了约克城……


那天的哈曼,如同刺猬一般蜷缩着与他人隔绝,只有约克城在欢声笑语中注意到这个孤僻的孩子。“怎么一个人躲在这里呢?”约克城来到哈曼身边,俯下身温柔的问。听见声音的哈曼立刻充满戒备的抬起头,约克城印象很深,那时的哈曼碧青的眼中带着敌意,精致的小脸上是不相匹配的冷漠。然而,在哈曼看见自己的一瞬间,哈曼愣住了,眼中的敌意随之消失,脸上仿佛泛起晚霞,在那一头洁白长发映衬下美到了极致。许久,哈曼突然抱住自己,没来由的,樱唇轻启,吐露出令自己永远难忘的两个字——“妈妈”


自打那天之后,舰娘们也发现这个冷漠傲娇总是用“变态”称呼指挥官的小萝莉异常的黏约克城,无论是吃饭、洗澡、散步还是演习、出征,哈曼一定都要跟在约克城身边,而约克城也不知为何十分喜爱这个孩子。原本就因温柔贤淑在舰队里有“太太”称号的约克城,自从遇见哈曼就越发表现的像一个母亲,于是渐渐地,整个舰队都已习惯了用“母女”来称呼这两人,再加上约克城不仅让哈曼作为自己的护卫舰一同行动,还向指挥官申请让哈曼搬进自己和妹妹们宿舍中空着的房间,为此,老三大黄蜂没少向西姆斯抱怨,而西姆斯对这个妹妹的行为也是一头雾水。


太阳从地平线升起又从海平面落下,这对“母女”感情也愈发深厚,约克城决定要好好保护这个小天使一般的孩子。与此同时,约克城发现哈曼有时晚上会哭喊着从梦中惊醒,喊着“妈妈”、“不要”这样的词汇,但每次约克城询问时,哈曼只是呜咽着表现的很害怕,对于梦里的事毫无印象,并且哈曼在最近一年里噩梦越来越频繁,尽管企业和大黄蜂也帮约克城想尽办法,但仍一筹莫展……


“咔哒”,一声轻响,房门被缓缓推开,“姐姐,哈曼又做噩梦了?”约克城从记忆中被拉回现实,回头看去,见来人和自己同样一袭雪色长发,一颦一笑中都透露着英气,这正是自己的妹妹——约克城级二号舰——“企业”,约克城微微一点头,问:“大黄蜂她也被吵醒了吗?”“放心吧姐姐,那丫头和克利夫兰、圣地亚哥她们疯了一天,睡得比谁都沉。”企业笑着轻轻来到大姐身边,看看嘴角边带着微笑熟睡的哈曼,企业低声道:“姐姐,这孩子……挺令人心疼的……”。约克城摸了摸哈曼的小脸,“是啊,这孩子自从来到舰队里,几乎隔几天就会在晚上被噩梦惊醒,问她梦见什么,她也总说想不起来……”约克城面带忧虑,“我总觉得……哈曼的噩梦可能……不仅仅是噩梦……”


“嗯?”“不……没什么……”约克城摇了摇头,“企业,你去休息吧,明天还有演习呢,我在这里陪着哈曼。”“好的,那明天见,姐姐。”企业没再说什么,反手把门带上,回到自己房间。


柔和的月光伴着细微的几声虫鸣,夏夜的海风带着大海的气息驱散了炎热,之后的几小时里,在约克城陪伴下的哈曼睡得十分安稳,如同在母亲羽翼中的雏鸟一般……


“唔……”清晨的阳光透过窗户照在哈曼脸上,哈曼揉了揉有些些浮肿的双眼,感到大脑昏昏沉沉的。哈曼一转头,看见身边熟睡的约克城仍然用手臂将自己圈在怀里,“妈妈昨晚肯定很晚才睡吧……”哈曼鼻子一酸,急忙将脸埋进枕头,小小的身子贴向约克城散发清香的温暖的身躯,“妈妈的怀里,大概就是哈曼的‘避风港’吧。”哈曼想着,一阵倦意又涌了上来。


“咣!”的一声让迷迷糊糊的哈曼瞬间清醒,哈曼偷眼观瞧,只见一个身穿黑色风衣头戴牛仔帽的女孩风风火火的闯了进来,“姐姐大人又在哈曼这儿啊!快起来和大黄蜂一起去演习啦!”


“大黄蜂,姐姐昨天很晚才睡,你别吵她……”随后赶来的企业小声责备道。“诶!可是今天要演习啊!大黄蜂我啊都迫不及待了!”。被大黄蜂这一通闹腾吵醒的约克城揉揉脖子,笑着坐起身看向这个元气的小妹,“大黄蜂,你这样会把哈曼吵醒的。”一旁“的哈曼抱了抱约克城的腰,“妈妈早安,没事的妈妈,哈曼已经睡醒了。”“早安,哈曼”,约克城转过身,亲了亲哈曼红润的脸颊,将哈曼搂住。


“啊啊啊!真是的,大黄蜂也要姐姐大人抱嘛!”一旁的大黄蜂甩起金色的马尾向约克城扑了过去。约克城抽出一只手搂住大黄蜂的肩膀,“好啦好啦,多大的人了还和小孩一样~”


“好了大黄蜂,让姐姐起来吧”企业将大黄蜂一把拉起,约克城拍拍大黄蜂的脑袋,转过头看向一旁的企业,“早上好,企业”“姐姐早安!姐姐去吃饭吧,待会儿指挥官要举行演习呢。”企业弹了一下大黄蜂额头,对约克城说。


“好的,我这就起来。”约克城为哈曼扎好头发,一身黑白相间的裙子让此时的哈曼更加楚楚动人。


“企业小姨,大黄蜂小姨早安!”“哦!我可爱的哈曼!”大黄蜂将哈曼背起来,“走喽!去吃早饭!”大黄蜂一阵风似的跑了出去,企业赶忙紧随其后。“大黄蜂!企业!慢点跑!”约克城笑着摇摇头,梳洗起来。


早饭用罢,秘书舰Z23向众舰娘传达了指挥官的命令。


“两个小时后开始进行演习,按照预定的六人编队展开敌我双方抵抗演习,这次的演习是为了一周之后对占据“Z岛”海域的“塞壬”势力进行总攻行动,这次行动关乎到防线海域的补给稳定,因此大家一定要认真对待,不让指挥官失望!”“是!”众人应和道。


尽管是一次重要战役前的大规模对抗演习,不过对于久经沙场的舰娘们来说,也不过是一如往常的按部就班并在分出输赢后相视一笑回归日常的活动,因此大家都抱着轻松的心情等待时间到来而已。


演习指令发出,哈曼依旧紧随约克城左右,只是这一次,哈曼总有一种非常不舒服的感觉……


“单纵前进,注意对空反应!”


“接近演习区域,提高警惕!”


“发现敌机!转换轮行阵!释放舰载机抵抗,注意防空!”


“切换复纵阵,第一轮鱼雷发射!开始进攻,注意阻拦对方鱼雷!”


切换阵型、闪避和进攻……熟悉的不能再熟悉的流程一步步进行着,直到黄昏时刻演习结束,哈曼与约克城的编队果不其然在小组中取得优胜。“做得很好,哈曼。”“谢谢妈妈,哈曼会更努力的!”哈曼扑到约克城怀中,绯色的烟云映在少女的面颊,海风温柔的撩起雪白的发丝,哈曼那少女特有的娇羞的笑颜将内心的不安尽力隐藏……


接下来的几天里,舰娘们一如往日的过着平淡也欢乐的舰队生活,约克城三姐妹在这几天晚上总会轮番或一起陪在哈曼身边,因此哈曼也难得的连续睡了几天好觉。时间在舰娘们的日常中一点点流逝,很快便到了对盘踞在“Z岛”海域的“塞壬”发动总攻前的傍晚。


这天指挥官没有再安排演习而是召集舰娘们举行战前放松的宴会,宴会上欢乐的众人不必赘叙。晚宴后,哈曼来到海滩上,夕阳的余晖将海天相接处染上金色,哈曼坐在松软的沙上,痴痴地望着无垠的大海。


“哈曼,发什么呆呢?”约克城来到近前坐下,“妈妈!”哈曼斜靠在约克城身边,“妈妈……哈曼总觉得有些不安……”哈曼看着约克城被余晖变为金色的秀发说到。


约克城拨了拨哈曼散乱的刘海,柔声道:“虽然妈妈不知道哈曼在不安什么,但无论发生什么妈妈都会在哈曼身边不是吗?”“嗯!哈曼最喜欢妈妈了!”哈曼撒娇的躺在约克城腿上,约克城宠溺的低头亲亲哈曼。晚风轻拂,海浪似乎奏起摇篮曲,在与约克城欢笑嬉闹中哈曼渐渐进入了梦乡。“姐姐大人!”大黄蜂大大咧咧的和企业跑来,“嘘,让哈曼好好睡一觉,好吗?”约克城将食指放在嘴边提醒。看见熟睡中的哈曼,大黄蜂也敛声屏气和企业轻轻坐在大姐身边,晚霞将这四人仿佛绘成了一副安宁而美好的风景画。


“嘟——嘟——”


尖锐铃声急促的响起,睡梦中的哈曼瞬间惊醒,“哈曼醒啦?要准备集合了哦~”身边的约克城穿戴整齐,哈曼连忙起身,在约克城帮忙下很快梳洗已毕。“姐姐、哈曼,早安!”“早安姐姐大人!早安哈曼!”刚一出房门,同样周身紧趁利落的企业和大黄蜂迎上前打招呼。“早,企业、大黄蜂。快点去会议室集合吧”约克城牵着哈曼的手,和妹妹们一起动身。


舰队庞大的作战会议室里,舰娘们一个个活力十足,指挥官在Z23、兰利等秘书舰陪同下走上讲台。“大家!终于到了向‘Z岛’进攻的时候,我们一定要让塞壬那群混蛋知道我们的厉害,打通防线补给通道,大家加油!”“是!”众人齐声应和。“好了,现在大家前去用餐,一小时后按作战计划到船坞准备出击,你们都是最棒的舰娘,去吧,在晓的水平线上刻下胜利!”


很快结束用餐,一身舰装的哈曼与约克城姐妹来到船坞,出击港内,各就位的舰娘们摩拳擦掌,随着指令一组组离开海港,踏着浪花疾驰而去。


“主力攻击第一编队准备!”


听见指令的哈曼急忙进入出击槽内,碧青的双眼燃起斗志。


“正航-约克城级约克城号、企业号、大黄蜂号舰装规整完毕!”


“轻巡-克利夫兰级克利夫兰号、布鲁克林级海伦娜号舰装规整完毕!”


“驱逐-西姆斯级哈曼号舰装规整完毕!”


“白鹰主力攻击第一编队,旗舰约克城号,编队出击!”


舱门开启,编队以单纵阵向坐标点进发。一道道白色的水痕出现在舰娘们的身后,海鸥盘旋着好似为舰娘们奏起战歌,湛蓝的苍穹衔接蔚蓝的大海,而这究竟是否是暴风雨前的平静,此时的哈曼早已无心细思。


“滋——这里是重樱一航战旗舰赤城,侦察机暂未发现敌舰,白鹰的各位请留心!”


收到赤城电讯的约克城立即将释放出侦察机,由爱鹰带领着消失在云端。不多时,只见约克城的爱鹰领着侦察机疾行而来,“前方发现敌舰编队,四只驱逐型、三只轻巡型、一只重巡型和两只航母型!全体戒备,企业,向赤城请求支援!”约克城额角冒出汗,她十分清楚,遇见这样的编队必将是一场硬仗。与此同时,海伦娜SG型雷达也探测到对空反应,“小心!敌舰释放舰载机,切换轮形阵!注意防空!”警报发出,哈曼立刻开启防空模式,海伦娜和克利夫兰也做好对空准备。不多时,就见五架轰炸机和五架战斗机呼啸而来,约克城三姐妹立刻释放舰载机拦截,“唔呃!”哈曼等人挡住被炸弹轰起的水花,稳住重心后对空火力展开攻击,随着火光四溅,这一轮空袭成功被拦截,而在躲过对方连续两次鱼雷进攻后塞壬们可怖的身影也出现在眼前。


“切换复纵阵!对敌驱逐进行雷击清除!”“区区塞壬而已,哈曼可不怕你们!”哈曼一个闪身躲开敌舰攻击,在以主炮使对方被迫进行防御同时,四联装533mm鱼雷呈扇形直逼而来,“轰!”火光四起,对方两艘驱逐爆炸,一艘轻巡起火。“干得漂亮!”克利夫兰与海伦娜将哈曼让到身后,趁对方调整阵形时主炮展开轰击。炮弹如雨,顷刻间将威胁最大的重巡连带一只驱逐解决掉,损失了四只驱逐和一只重巡的塞壬们气急败坏再次发动空袭,同时轻巡也展开炮击。“休想得逞!”大黄蜂率先释放舰载机,约克城与企业随即接上,此时赤城率领一航战也赶到,六个梯队的舰载机呼啸而过,配合着哈曼等人的炮击,瞬间将面前塞壬全部歼灭,而此时,周边各进攻点的编队也陆续传来胜利的消息,大松一口气的约克城带着编队跟随赤城等人前往Z岛集合。


眼看接近Z岛,其他编队也大都陆续上岸,谁也没料到,残存的潜艇型塞壬突然向约克城等航母释放鱼雷,一向机警的哈曼虽立即发现异常并发出警告,但由于事发突然且潜艇距离过近,周围的驱逐与轻重巡机枪扫射下还是不慎将一枚鱼雷漏过,眼看鱼雷将击中约克城,突然哈曼一个猛冲挡在约克城前,紧接着一声巨响,哈曼只觉得双耳震得生疼,眼前一片模糊,隐约看见几个影子向自己冲来,“妈……妈……”哈曼无力的吐出两个字,在约克城撕心裂肺的一声“哈曼!”中身子一软,便不省人事……


“唔……好疼……”不知多久,哈曼缓缓睁开双眼,只见自己半浮在一片似曾相识又十分陌生的海域上空,“这是……梦么……”哈曼发现自己无法活动,正在疑惑之时耳边传来炮击声,哈曼条件反射的抬头,却看见约克城身负重伤,而约克城身前的竟是自己。哈曼一时惊愕不已,突然看见那个“自己”的前面泛着浪花,“鱼雷!”哈曼瞬间反应过来,想开口叫却怎么也发不出声音。眼看鱼雷群已然接近,心如火焚的哈曼耳中传来一个声音,“不,不要!哈曼……哈曼绝不让你们伤害妈妈!”眼前一切让哈曼明白过来,这正是哈曼那想不起来的噩梦!“妈妈!”哈曼大叫一声,眼前再度漆黑一片。


“哈曼!哈曼!哈曼你睁开眼,妈妈在这儿!”


“呃……”哈曼缓缓睁开眼,见自己好像在病房里,周围围着很多人,而约克城,自己最爱的“妈妈”正双眼红肿泪痕满面的唤着自己,一旁的企业与大黄蜂也眼中含泪。“妈……妈……”哈曼虚弱的叫到。


“姐姐!哈曼醒了!”企业见状急忙对约克城说道,“啊!哈曼!傻孩子你吓死妈妈了知道么!”约克城一改往日的端庄,顾不得梳理凌乱的长发一把将哈曼搂住“唔……妈妈,疼……”约克城赶紧松开哈曼,仔细查看哈曼的伤势。一旁的维修舰女灶神说;“这孩子也是幸运,鱼雷在她脚边爆炸,没有造成太大伤害,只是被弹片击中又因为惊吓造成昏迷。恢复一段时间就好了。”


闻听此言,约克城呜咽着趴在哈曼身上,“太好了……太好了啊……”,大黄蜂和企业也背过身去拭泪,列克星敦和光辉见状领着二人退出病房,同时也示意大家将空间留给着对“母女”。


这天晚上,约克城陪在哈曼身边,看着满天星斗,哈曼在约克城怀里缩了缩身子,呢喃的把自己昏迷时的幻象告诉了约克城,约克城静静听完,强忍着泪水,把脸贴在哈曼冰凉的小脸上.


“或许呢,哈曼的梦并不仅仅只是梦,就像哈曼一见到妈妈就叫出‘妈妈’一样,哈曼替妈妈当下的鱼雷也好,哈曼幸运的没有受重伤也罢,可能这都是命运呢,不过哈曼,下一次哈曼绝不允许这样了好吗?妈妈真的快担心死了,当然妈妈也会格外小心,妈妈和哈曼约定,妈妈要永远当哈曼温暖的羽翼,好吗?”


“嗯!那妈妈和哈曼拉勾!”哈曼乖巧的点点头,伸出小指,约克城笑着也用小指勾住,“妈妈和哈曼永远在一起哦~”两人额头相抵,哈曼在约克城的臂弯里甜甜的睡去。


月光明亮,将二人雪色长发照的更加迷人,夏天的晚风轻轻拂过,带来清凉怡人。远处海浪拍打着沙滩,和着草虫嘤咛演唱优美的小夜曲,窗外夜静谧,而窗内的哈曼躺在约克城臂弯中,约克城长发飘飘随风轻摆,仿佛羽翼一般,是的,这是哈曼最温暖最温柔的,名为“爱”的羽翼……

评论

热度(17)

  1. 時之溯行者·晓美焰团子狸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