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之溯行者·晓美焰

【练笔】戒指by梦回秋深

梦回秋深:

灰原哀今天在网站的首页推荐上发现了一个不错的东西。


是一对戒指。


一对朴素无华的闭口拉丝对戒。


背对着厨房,灰原哀下了单。她买了黑色的,含着大气的温柔,更称兰多些。


过了几分钟之后,


“哀酱,早饭好啦。”贤惠的毛利兰将热气腾腾的早饭端了过来,摆在方桌上,望着面无表情的白大褂灰原哀,她笑着说:“虽然你已经恢复了原来的身体,不过我还是更习惯喊你哀酱呢。”


说着,毛利兰凑过去轻吻灰原哀的右眼角。有些瘙痒的感觉,让灰原哀微微闭上了眼。


“我开动了。”灰原哀脸色微红,仍是稳住了语气,说道。


“嗯?哀酱你的手机响了一下,怎么啦,是谁的短信吗?”


“啊,没事……应该只是无聊的广告短信吧。”灰原哀面色不改,将手机拿到了地上。


“嗯……总感觉哀酱和我交往了之后,变得更瞒不住东西了呢。”毛利兰拉长语调,调笑说道。       


此后几天,灰原哀的种种反应更让她确切了这个想法。 每天早上起床之后的第一件事,就是看一看手机。不止如此,在工作的时候,也会眼巴巴地想在等什么东西似的扫一眼手机。


在一个阴雨天里,灰原哀似乎终于等到了。外面淅淅沥沥地下着雨,她却连伞都没有拿,就跑下楼。


“是你的快递吗?买的什么呀,让你期待了这么久?”毛利兰微笑问道。


“嗯……事到如今告诉你也无妨。我买了一对戒指。”灰原哀躲避着毛利兰的眼神,答道。


“让我看一下吧,哀酱。”


“啊,好。我,我拆开。”


“哇,真是不错的对戒呢!我们这算不算是婚戒呀,哀酱?”


这……这个女的是不是知道了什么。灰原哀颇具慌乱地答:“啊,是,但是……”


“如果就这样带上还真是有些不够正经,我们明天去旅游吧,哀酱!豪斯登堡怎么样?”


“豪斯登堡吗?可以,去那里作什么?”


“嗯……秘密。”


“诶……真是少见呢,你竟然会说秘密这种词。”


“哈哈,为了惩罚哀酱,请把戒指上交。”


“……好,那我们去收拾行李吧。”


虽然不知道自己做错了什么,不过可以感受到毛利兰微妙复杂的情感,姑且还是先顺着她来吧——灰原哀如此想道。


次日的豪斯登堡之旅也顺利地进行了,毛利兰没有进行任何举动,让灰原哀更感觉大难临头。


晚上两个人在酒店住下。如瀑的月光温柔地洒进来,像是镀了一层银。房间里静悄悄的,听不见声音。如此静谧而又恬静的氛围,毛利兰望着另一张床上心爱的人,多久了却仍然会小鹿乱撞。


她轻轻地走下床,爬进了灰原哀的被窝里。


“唔,有点冷了。”


“已经入秋了啊。”


毛利兰从背后抱住灰原哀,满足地说着。哀酱的身子软软的,香香的,好想就这样一直抱着她呀……


“我喜欢你,”毛利兰支起身子,凑到灰原哀的面前,温柔地啄了一口,“宫野志保……”


“我也喜欢你,毛利兰。”灰原哀仰脸,回吻答道。


“嗯……兰,你在摸哪里……”


“唔……灰原哀是个傻瓜。那你以后还会不会下雨天不打伞就出门了?”


“嗯……我不会了。”


毛利兰转了个身,摸索着将手探到床头柜上,拿来戒指。


温香软玉在怀,毛利兰将手扣在灰原哀的手上。


月色很美,撩人。灰原哀听见毛利兰在她耳边说:


“哀酱,嗯……给你,戒指……”


毛利兰将戒指套在她的无名指上。


“那我也给你带上。”


灰原哀转过身子,感受到兰的呼吸,小鹿乱撞地将毛利兰手中的戒指接过来。


“真的要给你带上吗,现实可是很无情的。”


“没关系的,哀酱。”


雾散,见月明。似水一样,从角落渗透进来。这一眉清澈的月光,便是永恒了。灰原哀将毛利兰的手从温暖的巢穴里牵出来,温柔地笑了。戒指在月光下闪闪发光,像是遗落人间的碎玉。两个人笑得明媚,碰着彼此的戒指,幸福的味道弥漫在这沉默的房间里。


-


“你其实也是个傻丫头吧,当时为什么不提醒我买错了尺寸?”


“诶?我怕哀酱你会有一种挫败感。”


“这一周都别吃肉了,亲爱的毛利兰小姐。”


“诶,我倒是没关系啦,哀酱你……”


“毛利兰你个笨蛋!”


作者的话:


字数控制在1500。嗯……一个练笔的小甜文吧!

评论

热度(11)

  1. 時之溯行者·晓美焰江秋深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