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之溯行者·晓美焰

小甜饼

用户5967972008:

一.
                    
三月的时节,飘着细雨,刚刚开春,风中还带着些许寒意,曹雪阳练完兵,站在天策府门口张望,那人回信说,今日会到,也不知是什么时辰来,自己倒先按捺不住了,一个时辰往门口望了十几回。因着平日里没什么架子,部下们也不惧她,身旁有新兵打趣她,“曹将军今日是怎么了,在等谁啊?”曹雪阳也不恼,在这新兵脑袋上轻轻一拍,“有这闲工夫管我,还不如去操练,今日会有友军来访,可别丢我们天策府的脸。”小新兵吐了吐舌头,挠着头躲开了。曹雪阳在门口站了约莫半柱香的时间,连个人影也看不见,叹了口气就回去了。
她这副样子落在部下们眼里,便是有些失魂落魄了,再加上今日苍云军会来的消息,新兵老兵们开始暗暗猜测,到底是苍云的哪个王八蛋,竟然有胆子勾搭他们的宣威将军,若是知道这混小子是谁,弟兄们定是要拿被子蒙了他的头,狠狠揍他一顿的。更有甚者,开盘压注,赌那混小子是谁,宋森雪?申屠笑?......还是风夜北?这个苍云的军师风流的很,莫不是他骗走了宣威将军?......反正不可能是王不空,自家将军眼光不至于是那样的。
怀着一颗八卦的心,天策府众将士等来了友军,领头的是风夜北,众将士心里一惊,难道真是风夜北?这小子已经有个大家闺秀妻子了,还有俩红颜知己,如果是这个家伙,弟兄们怕是揍他三顿也不解气的。


二.


李大牛是个天策的新兵,今儿一天他看着自家宣威将军一个时辰往门口张望了不知多少回,府中弟兄们咬牙切齿地猜测是哪个苍云混蛋打算拐走自家将军,结果等来了风夜北一行人,弟兄们一下子白了脸,一副痛心疾首的样子,像是自家辛辛苦苦捧在手心的宝贝牡丹花被野猪给拱了。但李大牛觉得,自家宣威将军看到风夜北的时候明明是一脸失落啊,那个苍云的混蛋应该不是风夜北吧。
到了酉时,天还亮着,李大牛在门口站岗时,看到有个姑娘走到门口,这姑娘身形高挑,一身青色的襦裙,银白的长发随意地系着,头上也没什么钗环,落下来的发挡住了左眼。眉眼之间自有一股英气,这一身的装扮又平添了几分妩媚。李大牛上前,问道:“这位姑娘,这是天策府,你来此,有何事?”那姑娘拿出了进出天策府的令牌,说:“来寻我夫君。”
  “欸”原来是哪位大哥家的嫂嫂,也不知是谁那么有福气,这嫂嫂也是够漂亮的。
  “不知嫂嫂是,那位大哥家的?”
  “夫君姓曹。”
   咦,府中姓曹的人不少,可没听说过谁家有个这么漂亮的夫人。也不知这夫人家中是否有未嫁的姊妹。呀,一不小心又想远了。
  “我现下也无什么大事,嫂嫂可要我帮忙带路?”
  “好啊,多谢,劳烦带我去寻宣威将军。”这夫人一张冰块脸,话也没几句,怪吓人的。
  “嫂嫂家的大哥莫不是在宣威将军麾下任职,那还真是让人羡慕,府中多少兄弟都想追随曹将军。”李大牛一脸神往,没看见身旁的夫人脸色冷了冷。
   没多久,到了宣威将军的处所,未等到那人的宣威将军,一脸郁闷在院中练枪,招式之中含着怨气,像个得不到糖的孩子,看得那人忍不住弯了弯唇。
   习玩最后一式,曹雪阳看到了站在门口的人,眸中陡然迸出欣喜之色“忘情。”
“嗯,让你久等了,夫君可莫恼。”
曹雪阳收起自己的枪,两步走上来,将那人搂在怀里,“今日怎么这副打扮?”
   “不是你想看吗?”
曹雪阳闷闷地笑了,自己在信中的一句玩笑话,那人居然当了真。


三.


李大牛默默捡起自己的下巴,寻到兄弟们,幸好赌局还没关,顶着兄弟们看傻子一样的眼神,他默默把自己所有的马草都压在了长孙忘情身上。


后来,他的马有了够吃两年的马草。

评论

热度(12)

  1. 時之溯行者·晓美焰燕洵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