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之溯行者·晓美焰

emmm...一个数伤疤的梗,小日常

用户5967972008:

黑戈壁的风,有些猛了。中秋时节,本该邀两三好友,共食胡饼,赏玩明月。黑戈壁的月亮大是大,可风也猛。再者,此地苦寒,别说胡饼了,连好酒都没多少。弟兄们今日喝的,还是从商人手中买来的劣酒,也不知道里面掺了多少水,喝都喝不醉,但好歹有个酒味。
围着篝火,坐了三三两两的军爷和盾爷,都是轮到今日休息的。这帮人喝着喝着,话题转到了长孙将军和曹将军身上,两人都是大唐少有的女将军,年岁相仿,职位相近,被人放在一起比较也不是什么稀罕事。
其中一个军爷道:“我们宣威将军在战场上从来都是以身作则的,我上回见着,将军左肩中了箭,她把箭拔出来,又提枪上马,英武的很,也不知将军身上有多少伤。”
盾爷晃着酒囊,嚷嚷道“我们渠帅也威武啊,她每回从战场上下来,身上不都带着点刀伤,箭伤,枪伤什么的,渠帅身上的伤不见得比宣威将军少。”
于是他们开始关于两位将军身上谁的伤疤多开始了辩论。于是长孙忘情巡查的时候看到了这一幕,围着篝火,一群军爷盾爷吵得面红耳赤。“嚷嚷什么”长孙忘情横了他们一眼,一个苍云老兵看着自家渠帅,也不惧,笑嘻嘻地,“我们在猜您和宣威将军谁身上伤多些。”
“哦,我身上的伤比雪阳多两道。”
军爷不服:“您怎么那么肯定?说不定呢。。。。”
“我仔细数过。”
“这样啊。。。”军爷垂下头,有点丧气,“欸,等等,好像有哪里不对。”
军爷盾爷们面面相觑,不约而同噤了声。
宣威将军也不知是什么时候来的,站在火堆旁,火光映着她的脸异常的红润,她在长孙忘情腰间狠狠拧了一把,“你和他们胡说八道些什么。”
“自是宣威将军在战场上的英姿啊。”


emmmm........ 其实我想写渠帅和曹雪阳酱酱酿酿以后,渠帅抱着将军一道一道数她身上的伤疤,数到后来心疼了,又气又急,又把将军按在床上又来一发。

评论

热度(17)

  1. 時之溯行者·晓美焰燕洵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