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之溯行者·晓美焰

【果海】春秋冬夏的彼此:春夜絮语

内田ルビ:

*感觉是回归本心的表达方式
*我希望日语的用法没有错
*心目中果海的理想状态,但好像还是有点偏差









心脏。
心脏。
心脏要跳出来了。
她整个人瘫在扶手椅里,闭着眼睛,感受着心脏因剧烈跳动带来的肌肉颤动感。总感觉动一下就会吐,啊……也许吐一下会舒服很多,但这种感觉……
呕。
她干呕一声,后脑是轻微麻痹的灼热感。
但这种感觉不是每次都有的啊……很难得。
这么想着,那种颤动感扩散到全身,每一个细胞都在随着心脏跳动,浑身都在发热。
在逼近的黑夜中,不善喝酒的园田海未就这么慵懒地靠在椅子里,透过台灯微弱的光线,镜子里所映照的脸颊通红的自己,很久没有人看到过了。






“啊啊……找到小海了……”
匆匆跑进来的自家小傻瓜看起来很为难的样子,但是脑袋已经发胀到不想讲话,只好任由她把衣领解开,用湿毛巾替自己擦着身体。
“真是的,小希小凛说什么你都听啊,明明就不会喝酒还要装出一副大人的样子……”
穗乃果抱怨着抱怨着,忍不住笑了。
“原本拿来做酒酿团子的米酒全被小海喝完啦,你说说要怎么赔偿我。”
“酒酿团子而已……”
“这还是小海为了找灵感让穗乃果做的哟,结果自己倒先喝的醉醺醺的,泡澡也没法泡啦。”
穗乃果把海未的头揽过来,替她擦拭后背。
“话说那个酒我自己都没试过味……喝成这样,大概是度数偏高……”
“……又不会醉。”
就算这么说着,海未的脸已经贴到穗乃果胸前。
好凉快……好烫……
她迷迷糊糊地凑向穗乃果的锁骨,穗乃果一愣,任由怀里的人肆意舔舐自己,而且隐隐有下滑之势。
“还说不会醉……”
“……没有。”






傻瓜,因为是你。
酒不醉人人自醉。






“……那就一下,然后就要去洗澡了噢。”
“……嗯。”
她深吸一口气,然后解开两颗纽扣,坐到海未腿上,难为情地别过脸去,闭上眼睛。
昏暗的书房里,翻腾着酒香。






“……穗乃果为什么要跟进来。”
“因为怕小海在浴缸里睡着。”
泡在温热的洗澡水中,海未半梦半醒地眯眼,伴随着断断续续的低吟,眼前的橘黄色灯泡像萤火虫,虚幻飘忽不定,她叹气,侧头躺在穗乃果伸出的手臂上,任由穗乃果把玩自己的头发,时不时对着自己耳边呵气,尽管耳后根被挑逗得发红,但是她实在没力气去训她。
“要不要再来一点?”
压低声音在耳畔呢喃,虽然知道指的是冷水,海味还是下意识地绷紧身子:“不……不需要。”
但是从那样的表情……完全看不出来啊。
穗乃果一笑,也不再去调戏海未,只是把鼻子凑近海未略有濡湿的长发,洗发水和她独有的香味弥漫开来,她盯着海未半瞌睡的侧颜,不知不觉出了神。
眼前是金光翻涌的一片,隐约看得见是很久远的音乃木坂小学,自己和海未还是很小一只的时候。那会儿海未比自己还胆小,要做什么还得先拉上自己。结果现在完全反过来了变成自己乖乖地跟着她,甚至有时候还中了她的小把戏。就算想反抗,却早就拿不出小时候的气势,不论是在哪个方面……
“……穗乃果……要……”
“诶?”
回过神来的穗乃果一惊,看向已经昏昏欲睡的海未。
“要……一起……”
穗乃果苦笑着摇摇头,在她耳朵尖上亲了一下。
“小海真是破廉耻啊。”
虽然好像也没有长大。




但是,这样就好了。




“一起……回家……”




我很喜欢。






把晕得七荤八素还试图说胡话的傻园田哄到睡着时,已经夜里十点半左右了。本来还准备了解酒的点心,不过看海未睡得死沉死沉,穗乃果也就没叫醒她。
她伸个懒腰靠在床头,透过半开的窗子,今夜的星空在小雨后显得格外透亮,自家傻园田久违的像个小孩子一样,乖乖地躺在自己身边,总感觉今夜有点不太一样。
她也轻轻躺下来,海未翻个身,顺势滚进她怀里,嘴里还小声嘟囔着什么,她一笑,蹭蹭海未的长发。
大概……有多久没有这样过了呢?




第一次和小海躺在一个被窝里的记忆,穗乃果早就没有了,毕竟从很小就待在一起,青梅竹马能做的,也几乎都做过了。
那个时候不管是做什么都粘在一起,结果年复一年,到最后两个人在一起,几乎变成了理所应当的事。
真是奇妙啊……
也不知道那算不算告白。
她的脸突然一热。
说起来她好像从来没有跟自己说过“愛してる”,“大好き”倒是说了很多遍,而且都是在很正式的场合,用教科书一样的说辞糊弄过去的。真正算是对自己告白的那次,说的不是愛してる,也不是大好き。
“穗乃果,一直陪着我好不好。”
她说的是这句。
即使是现在想来,穗乃果也忍不住内心的一阵幸福的眩晕感。她抬起手捂住自己的眼睛,却忍不住笑。




“可,可是,穗乃果一直都陪着小海啊……”
“小海,你……”
那一天的海未神情颇为严肃,那是在某个朦胧的黄昏,海未站在音乃木坂前那棵樱花树下对自己说出这句话时,自己有点蠢的回答。
“不管……是什么时候,穗乃果都会陪着小海的啊……”
那个时候已经隐隐察觉到什么,虽然总被小海说是神经大条,但是她不知道,唯独,在面对她的时候,才能察觉到世界的另一面。
说出那句话的同时,也有什么不明的情絮呼之欲出。
因为她指的不是十年二十年的短暂陪伴,她想让穗乃果一辈子,陪着她。
啊啊,那个时候的回答,真的忘记了啊。而且再想下去,就可能有害羞到晕阙过去的可能性了。
还是早点睡觉吧。
这么想着,转过身去的穗乃果,对上了那双琥珀般澄澈的瞳孔。




“!!!小海什么时候醒的啊?”
“就刚刚。”
海未看着惊慌失措的穗乃果,温柔一笑。
“在梦里看到了橙色的凤蝶,不知道为什么就想起穗乃果你。”
这个时候,酒也醒的差不多了。
“我大概知道穗乃果你又在想什么事了,所以这才是我梦里出现凤蝶的原因吧。”
“……骗人。”
“我什么时候骗过你。”
她用一如既往的温柔腔调轻轻说着,穗乃果不禁一愣,习惯性地握住了她的手。
“但是首先要先睡觉,等到明天好给我做你没做完的点心。”
“啧,所以小海还是不知道。”
“都说了我知道。”
说话的声音突然降下去,穗乃果大概是以为自己生气了,马上乖乖躺到自己怀里。
“我知道嘛我知道嘛,我睡觉我睡觉。”
她很听话地闭起眼睛,海未笑了,轻轻拍着穗乃果的后背,小声哼snow halation,这一向是催眠穗乃果的最好办法。
唔,但是还有想和小海确认的东西,现在不问,很可能就会忘掉……
在那样轻柔的曲子里,穗乃果的眼皮越来越沉。
但是就这么睡着……
也不是……




一片混沌中,听到的是两种截然不同的声音,说着同一句话。
【穗乃果,一直陪着我好不好。】
夜染暮色。
想都没想,满腔的情感先于理智涌出。
【嗯。】
她拉起她的手。




春夏的交际点,纷乱的情感混杂在一起,偶尔让人招架不住。
但是啊……
身边有你就够了。
有你一直陪着就够了。




【愛してるよ】






【大好きだよ、穂乃果】




我一直都很喜欢你,小傻瓜。






「终」

评论

热度(21)

  1. 時之溯行者·晓美焰内田ルビ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