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之溯行者·晓美焰

【崩坏3】好梦

粉丝渺:

很短,很秒射。100fo挑的符琪,友情向。瞎几把写。




月轮真他妈好用啊,我永远吹嘘班长。




====================================


按理说女武神们都没什么青春可言。


毕竟十几岁的时候,就要学习战斗技术,然后投身崩坏兽大潮。从前被当做机器,如今无非是会珍爱生命的机器。珍爱生命的好处也不言而喻,或许对奥托来说还会少一些培养的成本。能活下来,总有再利用的一天。


符华对奥托的看法就是如此的黑暗。


 


她改换姓名,进入圣芙蕾雅学园的第一天,秋天尚有不闭嘴的蝉,喧闹不停。她一本正经地自我介绍,扶了一下眼镜,走向座位,一切动作都井然有序。唯一不同的是,无论是讲台上的老师,还是隔壁桌睡着的同学,都比她小了好多。习惯孤独的符华,偶然有些不适应。


隔壁桌那位白发的少女,好像总有睡不完的觉。符华瞥了一眼就知道,八成是未来的一个问题学生。直到老师点到她,少女才猛然从梦中惊醒,自我介绍的时候还带上没睡醒的笑,仿佛在不好意思。


“我叫琪亚娜·卡斯兰娜,以前在长空市的千羽学园……”


 


符华抬起了头。


卡斯兰娜这个姓氏她很耳熟,总觉得五百年前是否有过某个邂逅。回忆了老半天,她盯着琪亚娜的脸,才偶然想起,当初有个极强的女武神,还是奥托的心上人,也是这么个姓氏。毕竟老听奥托念叨卡莲卡莲,总会忽略那女人真正的姓。


某种意义上,兴许琪亚娜算故人的后辈。


 


他乡遇故知——的后辈,总还是让她欣慰不少。


 


同行的少女还有一个东边的,一个北边的,三人行热热闹闹。她恰好和这三人行分到一个宿舍,琪亚娜还念叨不是二人间,没法和芽衣做一些奇奇怪怪的事。


芽衣很适时的用勺子柄敲了一下琪亚娜的头。


“笨蛋琪亚娜。”布洛妮娅补充。


 


琪亚娜果然问题满满。尽管符华早就知道琪亚娜其实是个关系户——算是被学园长硬塞进来的,可是也没想到过琪亚娜的基础能这么差。她仿佛前十几年丝毫没有上过学,千羽学园的履历不过是编造,或者只是混进去管了食宿。在武力和打斗的科目,琪亚娜倒是表现得挺好,除了有时候被打痛了会喊符华手下留情以外。不过只要是和文化相关,无论是多么弱智的知识,她一概不知。


“咦咦咦……又要交作业了?班长你能不能再……再给我几天时间?”


她总是会重复这一句话,重复几个讪讪又卖萌的表情,拉着符华的衣角,语气柔软地像棉花糖做的云。白发的少女会眨眨眼,睫毛弯弯,嘴角都有不怀好意却真诚的笑。不怀好意来自于并不打算认真写作业,真诚来自于确实打算交作业。符华总拿她没法,一个屋檐下,总会有那么点徇私枉法。


 


后来符华就学会了,提前几天告诉琪亚娜,死线到了。


差不多芽衣和布洛妮娅帮琪亚娜补习好、抄好作业的那天,才是真正要交作业的死线。


芽衣和布洛妮娅看破不说破,还会偷偷给符华一个大拇指。符华起初装作看不懂,推着眼镜告诫自己不能融入这三人组,她很老很孤独,不是个学生。


渐渐的,冬去春来,第二个学期……那日子悠闲地让她忘记了使命,甚至开始和她们一起加入帮助琪亚娜不挂科的行列。


没法,其实是芽衣私下拿着便当让她帮忙。芽衣的便当实在好吃,没人能推辞。


符华是这么给自己找理由的。


 


琪亚娜会佯装急哭的样子拉着符华说:“呜呜呜班长你给我讲讲期末重点嘛……”实际上符华早就看到了少女的眼角才没眼泪。


琪亚娜会泡了一碗泡面给符华说:“班长班长,辛苦啦,吃碗泡面吧?我打工的店里给的哟。”实际上符华一搅就知道肉包被琪亚娜自己偷吃了。


琪亚娜还会在好不容易考及格了以后抱着符华,少女日渐丰满的胸脯贴着她,柔软而让人浮想联翩。符华耳边是琪亚娜兴奋的声音:“谢谢班长!我真的及格了呜呜呜……”


可符华满心想的都是,少年真好。


 


这是她未曾经历过,或者是早已忘记掉的青春岁月。可还有机会,再历一遍。


她忽然开始感谢奥托,给了自己这么个机会,认识了一群朋友,在几个比自己小太多的老师手上学了些东西。诚然符华自己活了太久,这群人仍旧教会了她不少。


譬如说,她们真的是想珍惜生命的。


她们活得鲜活而灵动,真实得触手可得。琪亚娜喜欢赖床,芽衣会做好早餐喊她,布洛妮娅早起看看新闻操作一下股票,然后结伴去上课。符华会默不作声跟在后面,吃着芽衣做好的三明治,想想今天琪亚娜的作业是不是真的做完了——那一瞬间,她的确忘记了自己曾是神州的守护者。


 


责任太重,负累太重,但这一晃神的轻松,她竟然感到无与伦比的喜悦。


 


琪亚娜会是最早发现她走神的,转过身,在上学的小道上挥挥手,喊着她说:“班长!别想心事,都快走丢啦。”


符华在想,怎么这人从来都没心事的。真好。


 


大概宛如草履虫一样的单细胞动物,就是这么好吧。


 


那个春天就像琪亚娜的笑容一样,带着微微的粉,和轻巧的风。符华正好就在某一个阳光初开的早晨,拿着芽衣的早餐,与琪亚娜三人组相隔十米的距离,忘记从前与未来。


竟然只想做一个圣芙蕾雅学园的学生,一直如此。


正好路旁的樱花拂下花瓣,画面美好得不切实际。这也许是老天对于少女独有的恩赐,让她们在最好的花期,与最好的伙伴一起,经历难以复制的青春。而符华自己又何其幸运,时隔多年,还能再经历一次。无人能懂,又人人能懂的,所谓的青春。


 


她一阵小跑跟上了琪亚娜,推了推眼镜说:“抱歉。”


琪亚娜说:“我说吧,芽衣的早餐很好吃的,班长也是这样觉得吧?所以才走神了吧?”


她语气里满满的炫耀,和炫耀自己妻子的美貌差不多。这番话说出来放别人身上就是肥宅,放她身上则是少女的轻盈感。是的,人类就是这样的双标。


符华点头:“……嗯。谢谢芽衣。”


布洛妮娅仍旧面无表情,伸出手仿佛想触摸虚无。又放下。


少女与少女们,一个普通的早晨,却让符华记了许久。


 


符华记得一句词,不知道是谁的,说,好梦易散琉璃脆。几次文明更迭,名字总是难以记住。她能记住这句话,大约是的确深有感触。


她记得很久的以前,卡莲被打败,在地上不甘的模样。修女的宿命最终似飞蛾扑火,无人能救,故人长诀。


她也记得琪亚娜的命运,注定是一场奥托主导的悲剧。那是一开始便结下的契约,而契约的另一方不亚于恶魔。克制自己的在意其实没什么大用,无非是在结局来临前,多心痛或少心痛一点。


但神州的守护者,一直都是以冷静自持而著称的。她并不会,也不习惯,对某个人花费太多的在意。


 


符华在进入天命数据库时,给了四分三十五秒的时间,来这样暗示自己。


 


奥托轻笑着说:“要怎么对付K423,你知道的吧。”


符华面无表情:“不劳烦你说,奥托主教。”


奥托对她很放心,以至于自负如他,从未想过自己的掌心还会发生什么变故。他总觉得天下就该这样,如果他没有卡莲,便没有弱点;于是无人能违逆他,一切皆如蝼蚁。


符华不喜欢,可必须合作。她曾经暗地嘲笑说,奥托这模样与网络上三流小说的最终BOSS设定没什么区别。唯一不同的是,奥托的的确确,是在掌控许多。


包括没有办法的她本人。


 


幻境中的琪亚娜,再也不像从前那样开朗。或者说,她多了一种依恋的表情。少女沉迷于一个梦境,不管真假,里面是她终生不可得的温暖,与再不可复制的美梦。


符华就看着这一切,握紧了拳,不知该不该将这美梦打碎。


她早知道人人都会醒,人人都要醒。她失去的记忆太多,但总记得自己曾经有过几次撕心裂肺的离去和梦醒。青春必须过去,人必须成长,必须。


 


所以对笑容未退的琪亚娜说:“琪亚娜,你的母亲并不在这里。”


幽蓝的眼瞳里毫无波澜。


琪亚娜回过头:“这个声音是……班长?”


班长这个称呼真好。符华想。对人类来说是同门之谊,对自己来说是一场好梦。


符华机械一般解释了这个空间和第二律者的阴谋,她觉得自己的语音应该足够好,无论是奥托还是自己,都会满意。那与逆熵的机器人没什么区别。唯独是琪亚娜扑过来的时候,头埋在了她的胸口,不可置信。


 


符华想,是不是可以抱一下?应该能安慰。但并不能。


琪亚娜滑跪在了地上,双手捂面。符华从记忆力捞出某一次相似的场景,可是太古早,除却一些印象,没有其他。


她说出:“这一次,世界不会随着你的想法改变了。”却又想,如果改变了,会是什么样?


 


只是责任心告诉她,最好不要尝试“改变”的结果。这责任并不源于记忆,仍旧是印象,让符华笃信的印象。


天命的影骑士·月轮装甲,就此出动。


戴上面具的时候,符华对坐在地上的人说:“琪亚娜,梦,该醒了。”


仍旧是冷静的语气,与不容置疑的口吻。


 


世界线再一次变动,符华笃信自己的选择是正确的。琪亚娜被打败,任务完成,幽兰黛尔带走了她,德丽莎叛出天命。其实这些都不关她的事,按照约定,世界不会被折腾死差不多就行。


符华的任务交得很漂亮。奥托拍着她的肩说:“你果然是靠谱的伙伴。”


那语气也不像夸赞。


 


符华无所谓,背对着他说:“主教大人,还有事吗,没事我就回去了。”


她离开的步伐也是冷漠疏离的,奥托却总觉得她也在逃离什么。天命的主教回头看了一眼玻璃仓内的K423,又望向匆匆离去的守护者,嘴角勾起了不明意味的笑。


 


而符华说回去,却忽然不知道该回哪里。


德丽莎走了,姬子也走了。芽衣走了,布洛妮娅走了。琪亚娜被锁在玻璃仓里,而自己无处可去。


她一恍惚,走到了一条不知名的小路上。那与某个春日的小路有些相似,只是没那么长,没那么曲折。并没有纷纷落落的花,也没有轻轻柔柔的风。只有毫无云翳的日光,直直照下。


在告诉她说,你的梦也该醒了。


 


 


Fin.


 


 


 

评论

热度(1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