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之溯行者·晓美焰

转载文章一律不会删除
毕竟已带作者带出处带原始链接且未改动未转出此网站范围
应用功能规划不全面不应由用户背锅
万年吃粮极少产粮,从不混任何圈子!!!
请不要关注我,不然又会有别有用心的人说我靠转发吸粉!!!

【短篇/海姬】梦见花

地信号鹿:


据说有一种花,五千年才会开放一次。


如果无人所见,会不会永远没有人知晓这种花?


海未醒来的时候,梦的内容已经被遗忘的所剩无几,只剩下一朵花,在昏暗的林深处映着细碎光斑,流淌着盈盈亮色。


那是村长曾经讲过的故事,他抚摸着下巴垂着的,如同古藤树根般花白的胡须,讲述着村落老者一代代传下的故事。盛开在禁林深处蓝色的花,美丽却丝毫不见妖艳,是村落的守护神,教会人们何为美丽,何为恬淡。不能承受这种美的人甚至会因其占有欲引发争端暴乱,所以那花所在的地方成为了人类无法踏入的禁林。


恢复清明的金色眼眸看到了布满爬山虎的屋顶,挪动陷在柔弱床榻中睡得有些酸麻的手臂,缓缓坐起身。


这里是,哪里?


“你醒了?我看到你昏倒在树林里。”


海未很少听到这样的声音,虽带着点冷漠却仍温柔,不像村落里的大人饱经风霜的嗓子那样沙哑,也不像同龄的孩子年轻元气,音调高过了头。


她一头及肩微卷红发像山涧生长的美味野果,紫眸像只在童话中出现的华美宝石,身着轻纱,却绝非奢华,全是属于森林的淡雅。


她才想起昨日实在好奇村落的传说——没有人能进入禁林,便以身实践了一番。


红发的女子饶有兴味地盯着海未思考时扭成团的眉毛。蓝发女孩嗫嚅了老半天,只是小声地说:“你、你好!我叫海未……你是仙女吗……?”


“我是妖精。”紫色的眸子波光流转,看得海未有些入神,“我会送你回去的,答应我,不要把我的事告诉村里的人,好吗?”


“我,我不想回去!”


海未不知道是什么驱使着她留在这里,大概是妖精带给她朦朦胧胧的熟悉感,可她怎么也回忆不起她们之间有无交集,就好像记忆的种子被埋在贫瘠的土地,无论怎么努力也无法破土而出。


“那海未要留在这里做什么?”


海未低下头,声音闷闷的:“我不想回村落,村落的小孩都说我的眼睛不吉利。”她揉了揉眼,琥珀般的瞳仁盯着自己因紧张蜷缩的脚趾。


“我觉得真姬很熟悉,就像以前见过一样,我想和真姬待在一起。”


她低着头,自然看不见真姬脸上一闪而过的欣喜,迅速又被她冷静地沉淀下去。


“我不会让你住得太久的,有人来接你就马上回去。”


“不会有人来接我的。我只是被村长捡到的孩子,我没有父母。”


你自然没有。森林里的啾啾鸟鸣掀起一阵微风,几片落叶翩飞入小木屋的窗沿,在日光下镀了一层金,连真姬系在后脑的几缕发尾也金红耀眼。




“真姬真姬!这是什么?”海未指着土地中冒出的透明小圆球,只有蜜柑大小,两只眼睛有些好奇地观察着蓝发的外来者,咕噜咕噜转动着。被海未一声惊唤吓得四下逃窜,一些躲到石头里,一些躲到花草中,又露出一双眼睛好奇地观望。


“是森林的小地精。它们很胆小,别吓到它们。”


海未跟在真姬身后,一路好奇的四下观察,森林里有太多她闻所未闻的事物,闪烁着蓝紫色光芒的苔藓,比她还高半头的蒲公英,一人难以合抱的风铃草藤蔓。好奇毕竟是孩子的天性,她抛出仿佛无穷无尽的问题,真姬便不厌其烦地一个个解决她的疑问。


“感觉真姬什么都知道,就像森林的主人一样。”


“森林属于其中的每一个人,每一株花,每一块石头,我不配称为森林之主。”


阳光透过枝叶的缝隙透进来,洒了一地灿金,好像她们曾经也沐浴在此时此地的光晕中,谈论着谁才应该是森林之主。


海未的眼眶突然有些湿润。


“海未,不可以再过去了,”真姬阻挡了海未走在身旁的步子,指着一阵阵传出幽香的森林深处,“那是森林的中心,是我必须守护的地方。在这里等我。”


好奇如此,看到真姬严肃的神情,海未也不敢多问,乖乖爬上附近一块巨石,坐着戳弄着聚在周围的小地精。森林正中会有什么?凶恶的猛兽?童话故事中投入金币便能实现梦想的泉水?还是不愿与任何人分享的绝世美景?


她突然想起了梦中那朵花和村长讲过的传说,巨树间隙黑魆魆的阴影让她的汗毛都竖起来,倘使林间真有那株绝美的梦见花,海未着实想要窥探一角。


“海未,你在做什么?”


“什!什么都没有!”海未一脸慌乱,差点跌落那块大石头。




女孩和妖精就这样平淡度过数日,清晨在树叶铺成的木床上醒来,午间一起烤面包,晚饭则是林中新采的新鲜水果,就像林间的隐士,相处自然。


直到森林外围传来烈火烤炙的树木发出噼里啪啦的哀呼,焦糊的气味让整个森林迅速笼在慌乱与恐惧中。


“是来接你的人。”真姬不紧不慢地看着海未,“去吧。我要照料这个森林。”


愧疚感突然充斥海未的心。


她不像真姬熟悉这个森林,可这声音明显的告知它面临的危机,如果不是自己任性要求留在这里……


海未匆匆向不断传来树木倒下巨响的方向跑去。


“海未!你没事?”奔跑到森林外围,海未第一眼就看见被围成一圈的人群簇拥的村长。村长身后站着村中几乎全数的青壮男性,武装着长刀火把,看到海未的瞬间一脸怒火终于浮现一丝放松,“是那个妖女掳去了我们的孩子!这次我们人类不能坐以待毙了!”


“村长爷爷,我不是被掳走的。”


村长却像没有听到海未的话,衰老的声带颤动着怒吼:“烧了这森林!杀了那妖怪!”


“烧了这森林!杀了那妖怪!”


男人们附和大声呼喊,激起逃窜的飞鸟鼠鼬,听到这一切的真姬只是叹口气,展开双翅向森林深处飞去。


搜寻真姬的人群像黑压压的蝗虫,走过的地方全化为带着细碎火光的焦黑灰尘,一路延伸开歪歪扭扭的黑色路径,慢慢渗透进森林中心。


“找到你了,你这十恶不赦的妖怪!”


“身负罪孽的是你们。”真姬藉由背后透明纱薄的双翼停在半空,低头睥睨着眼前的人群。


她毫不惊慌,就像自信人类不会对她造成任何伤害。


看向跟在村长身后被男人挤得跌跌撞撞的女孩,真姬终于有了一丝动摇,却还是一样看透一切的沉稳语调:
“还真是会给我添麻烦啊,海未。”


她话锋一转,又指着村长紧张摆弄的白胡子:“你们不就是想要那朵花?”


“七年前破坏这座森林,摘取未熟的古花,还想封上知情者的口。”


她又想起那夜骤雨,一帮偷猎者在她面前抱走了花中的女孩,遮住半张脸的白色胡子下淫笑着说:“这个伢真俊,抱回去当孙媳妇呀!”


女孩不哭不闹,一双琥珀般的眸子好奇地看着眼前,伸手玩着男人面下犹如雨淋湿的树藤的灰白。


海未在村长身后冷冷的听着,火把燃烧的声音细微得像是枝芽破图植物生长的沙沙声。


传说中森林中心有绝美的,梦中所见的花。


现在那里只有枯黄的,干瘪的,耷拉的,丝毫不见美感的几片孤零零的叶。


为什么会想哭?是因为这和梦中的花朵相差甚远?海未总觉得还有更多的原因,更多的谜题藏在真姬总是一脸高深莫测的微笑中。


她一步步靠近凋零的花朵,耷拉在地的枯黄花瓣就鲜艳饱满起来,女孩及腰的蓝发和四周的光点融为一体,轻飘飘带着她的身体漂浮起来。


海未在光点看到了那些回忆中只剩朦胧的景象,面前火红头发的女孩拉着她的手回头仰视着她,银铃般的笑声把她的思绪牵动拂净埋藏的五千年灰尘。


“海未!我也能召唤地精了哦!”


“嗯,小真姬真厉害。”


“海未!看我的翅膀!长大后我要带海未飞!”


小小的翅膀在背后扑扇着,花用藤蔓树干编造出一座宫殿,轻轻摸着小精灵的头顶,笑里全是宠溺。


那朵花,五千年一盛放。


花中神,五千年一现世。


“那我就等海未五千年!一万年!我也要在你醒过来的时候在你身旁!”


花开花谢,多寻常的事情,你何须为了我把精灵一世都囚禁在这不见天日的密林中。


海未有些怒了。


从花芯正中散出一道蓝色的光,把森林的伤痕缓缓愈合,闯入森林的外人被昏睡着送出林外,第二日旭日初升时,他们就会忘记今日之事,忘记林中的红发精灵,忘记身边无邪的蓝发少女。


海未站回花的正中,站在已经空无一人的幽静密林正中,看着眼前的精灵,她已经高出她许多,可以带着她飞去森林的每一个角落,可以实现海未一直当做玩笑应允的诺言。


“真姬这么高好不习惯。”


“噗嗤!”精灵终于放松绷紧的弦,摸摸海未的头,她一头如瀑蓝发上还沾着些浅黄粉尘,一碰像她们童年时候放飞的蒲公英,纷落似雪。


“不要摸头啦……破廉耻。”


她又想起五千年前的誓言,笑得像梦中的花朵。


“真姬,我没有恢复记忆的时候你是不是一直在憋笑。”


“我才没有……噗哈哈哈哈!”





评论

热度(61)

  1. 816张纸屑x地信号鹿 转载了此文字
  2. 時之溯行者·晓美焰地信号鹿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