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之溯行者·晓美焰

【绘姬】相爱相杀

天堂鸟制药公司®:

是战地医生x敌方上校绘里
是be
是因为代表着不同的方阵而被迫要相杀的一对恋人xxx
觉得绘里对自己的恋人是给予无限温柔的好男友(?)
所以就写了这篇x
——————————————————
    只剩下了她一人。
    她在遍地的尸体之中站起来,手依然执着那面象征着她国家尊严的旗,似乎谁也无法动撼她的一步一步向那微微隆起的山丘走去。
    胜利就在她的眼前,那荣誉与光辉变的触手可及,她现在只需要将国旗插在山丘上,然后宣布她的国家的胜利,高声呐喊着战歌等待支援来就好了,那样她会获得很多很多的东西与地位,名副其实的凯旋而归。
    她身上只有些擦伤,走路还没有太大问题。
    她的红发在残阳的映照下越发耀眼,那双紫罗兰般的双眸中影射出希望。
    她欲将旗插在山丘之上时,却有不属于她的声响发出。
    她微微一惊,回头看向响声传出的地方。
    紫眸因为看清来人的面目所有些失态的骤然缩小。
    那是敌方的上校,也是她原本的未婚夫。
    绚濑绘里。


    那人冰蓝色的眸也因为看见她而微微骤缩。
    在残阳的映照下,她右手中漆黑的手枪在闪着预告死亡的冷光。


    她,绚濑绘里,是百战百胜的英雄。
    她背负着一身英名,没有人能从她的枪底下逃过。
    像真姬这种只会用小手枪意思意思的战地医生怎么可能是她的对手。


    「你为什么到这儿来了」
    「这不应该是我问你吗」
    真姬认命的扔掉旗子,背对着绘里坐在地上等着自家恋人开枪。
    她非常明白战场残酷的道理,既然是敌对,那就必须得是要个你死我活的,她们各自是代表着各自国家的尊严而战,胜者只能是有一方。
    她等了有十分钟,也没能感觉到那人有要开枪的意思。
    她回过头去看,发现那家伙竟然也坐在地上抽起了烟。
    真姬的火气一下就上来了,她紧锁着眉快步走过去,一把抢下绘里嘴中叼着的烟给扔开。
    她扯着绘里的领子,很是不爽的看着这一副玩世不恭样的人。
    「我说过多少次了!不许你抽烟!」
    「可是我禁烟有一个月了嘛!」
    「那也不行!你的肺病还想不想好了!」
    「那,补偿」
    绘里指了指自己的脸颊。
    「现在可是在战场!」
    「你哪见过战地医生抢地方上校的烟的」
    「......」
    真姬的脸迅速变的跟番茄一样红,她只能低下头,忍着自己在嘎嘎叫的羞耻心在绘里脸颊上落下一吻。
    这一吻竟是最后的一吻。
    「这还差不多」
    绘里得意的哼哼几下,将漆黑的手枪递给真姬。
    「绘里....?」
    「开枪」
    绘里帮她将手枪上好了膛,将准心对准了她自己的太阳穴。
    「开枪」
    「不!绘里!明明刚刚还...」
    「有人来了」
    她的蓝眸写满了无奈与无助,她看见了真姬所在那方的支援正在赶来,如果让支援撞见她和真姬卿卿我我的,那真姬一定是会被扣上叛徒的名号,两个人都逃不掉。
    以现在的局势来看,让真姬亲生杀掉自己是最好的选择了。
    那样可以换取真姬的生命,可以换得她的荣耀,换得她的幸福——或许应该说是生活过得去。
    「不行...绘里...」
    「你必须得这么做,真姬,我知道这很难下去手」
    绘里将手伸入大衣,似乎是要将什么拿出来的样子。
    「我这还有一把手枪」
    「如果你不杀了我,我就会杀了你」
    「战场上没有感情可言」
    「你将会很难看的死在那些赶来的同伴面前」
    「你的名声会遗臭万年」
    「你的家庭将因为你而受到牵连」
    「开枪」
    她的手似乎握住了什么东西。
    真姬颤抖着,尽管她明白她无论怎样做都不会获得她想要的结局。
    「3」
    绘里握住了那个藏在她大衣中的东西,眼神冰冷的看着真姬。
    「2」
    绘里马上就要拔枪而出,那时候死掉的就是西木野真姬了,真姬明白这个道理,她如果开枪杀死自己的恋人的话,她能让家人与自己过上极为奢侈的生活,她的双手不停的颤抖着,手指在扳机上却没有勇气按下。
    「1」
    绘里拔出东西的那一瞬间响起了枪响,她出于本能对死亡的恐惧而扣下了扳机。
    泪滑过她的脸庞,顺着凌乱的红色发丝滴落在地上的血泊中。
    绘里被她杀死了。
    她看向了绘里的右手。
    她的右手握着一只钢笔。

评论

热度(28)

  1. 時之溯行者·晓美焰天堂鸟@出ur是不可能的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