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之溯行者·晓美焰

转载文章一律不会删除
毕竟已带作者带出处带原始链接且未改动未转出此网站范围
应用功能规划不全面不应由用户背锅
转载也是lofter的一部分,不爽不要玩

魔圆同人/红蓝/得到你就像得到了全世界

阿尔比修斯:

魔圆同人。


红蓝cp,没有其他cp。


万字不容易。


有ooc,错字预告。


没屁放了,以上ok就开始吧。


  “背は高い方がいいけど/其实我还是喜欢个子高一点的”


  “そんなタイプじゃなかったの/但是她却不是那种类型”



  “今天有一件很重要的事情,要告诉大家!请大家认真听好!”早乙女老师像平常一样地用一股严肃而不可侵犯的眼神扫边班上所有人,手握住教鞭,尔后前脚蹬地发出巨大声响像是在诉说着什么。在那之后她启齿向全班同学询问。


  “煎鸡蛋,是要全熟,还是半熟?”左手持教鞭触碰右手掌,随之教鞭一转在天空中划出一条弧线之后,转对向距离自己最近的中泽。“请回答!中泽君!”


  "诶?应该是…两种都可以吧?"


  面前的少年支支吾吾地回答着老师,因为突然被点起来而感到脸上稍微有点羞红。


  "没错!正确答案是两种都可以!男孩子们一定不要成为那种纠结鸡蛋全熟的那种男人喔!"


  美树沙耶加左手撑着脸颊,右手食指弯成鹰钩状有规律地敲击着桌面发出声响,轻轻打了一个哈欠,早乙女老师已经不止一次来班上跟同学们说她失败的恋爱经历了。起初她还稍微有一些感兴趣,但在那之后却被时间磨灭了。


  "又失败了啊…"沙耶加对着鹿目圆轻语,调侃着什么。


  "又失败了呢…"鹿目圆苦笑。


  "那么今天要来介绍一位新同学!"


  "居然现在才想起来吗?!"


  突然笔锋一转,早已女老师手执教鞭指向门扉前。在那之后,门被大力踹开,随之进来的是一个红发的少女。看起来和沙耶加差不多的身高,她嘴中叼着一根巧克力棒,手背在后面握着书包,脸上没有任何表情也没有正视全班,像是目空一切。


  "那么佐仓同学,请介绍一下自己。"早乙女老师对那位转学生说道。


  她却像没听见一样直接略过,只在白板笔上用一笔龙飞凤舞地写出自己的名字,随后一个转身对着全班说道。


  "我叫佐仓杏子,请多指教。"


気難しい感じ…どっちかって/她看起来脾气怪怪的


ゆうと苦手にがてだったかな/这种女孩子我是不感冒的


  老实说这个名叫佐仓杏子的女孩子给沙耶加的感觉并不好,先是踹了班上的门,随后又是无视老师的话用一副傲视群雄的样子对着全班同学吼。


  偏偏这家伙还是自己的同桌,沙耶加不打算跟这个家伙好起来,毕竟沙耶加是真的不喜欢这个家伙如此傲慢的性格。


  而她定下位置之后也只是随手将书包丢在桌角旁就将双手叠起,头埋在手臂间,甚至没有跟沙耶加说一个字就在课上睡觉了。


  无视班级纪律,无视同学。


  沙耶加不禁嗤笑一声。


  "真是的…"沙耶加小声轻语,随后转换为无奈的神情开始上课,却发现英语书被她压在了手下。试着拉扯书页然而英语书纹丝不动。看来只能荒废这节课了…沙耶加想。


  她的赤发毫无规律地散落,长的有些要着地,背对着她的时候能看到一个蝴蝶结别在马尾上,仔细端详的时候能闻到一丝淡淡的,太阳的味道。她闭上眼睛的时候,以前的霸气全然不见,仅剩下的就是普通女孩子该有的娇气。


  其实,这个姿势看…她还挺好看的…


  但是…脾气这么大的女孩子,绝对没有人会喜欢她的…


  这是沙耶加在这节课上最后的想法。


話すと全然ってて/可和她聊起来却截然不同


笑うと目が子供みたいで/她笑起来像个孩子 


クシャクシャになっちゃう目元/就连眯成了一条缝的眼睛


なんかにすごいドキってしたりして/也让我的心怦怦直跳


  "哎,我说小圆啊,你对那个新来的转学生有什么看法吗?"


  沙耶加背着椅子坐在上面,手中百无聊赖地转着钥匙扣,双眼盯着面前的樱发少女等着她的答案。"我感觉她太放肆了。"随后又补充一句道。


  "杏子酱吗…"小圆的目光若有若无地看向沙耶加身旁的位置,大概是因为现在是下课的原因吧,杏子不见了踪影,仅留下的只是她的书包和一盒被打开的pocky。"我觉得她还挺好的啊,人很帅气,又特别有个性什么的…"


  "那家伙明明就是个目中无人的家伙。"沙耶加随后补充一句,牙齿合并皱眉,表现出一副嫌弃的样子。


  但是她说的也没错,杏子她确实是一上课就睡觉,一下课人影就不知道去哪里了。上课的时候依旧是踹门而入,早已女老师对此也是默不作声。


  "沙耶加酱很讨厌杏子酱吗?"小圆显示出一个附和的笑容。尽管心思在沙耶加身上,手中的笔也没有停止。"我觉得你应该挺讨厌她的…"


  "是啊,很讨厌啊,讨厌到不行!"


  沙耶加猛的拍了下桌面,声响通过空气传送到全班同学耳中,引起全班同学的注视。


  "诶…小圆,我先回去了,有事我等会再叫你哈。"


  沙耶加收手,离开了小圆所在的位置回到自己的作为上埋头苦干着什么。像是刚才什么都没发生一般对于身旁的人熟视无睹。


  "希望沙耶加酱和杏子酱能好好相处呢…"小圆对着沙耶加的后背轻语道,眉间出现了一丝丝担心的神情随后消失。


  “啊…好烦啊…不知道要干些什么…”沙耶加百无聊赖地趴在桌子上轻叹着人生。拿起水性笔,拿起一张纸,手指支撑起笔在纸上留下一道道清晰地痕迹,它们组成了一位扎着高马尾的少女。


  一笔笔非常不自然的笔画,沿着画中少女边缘轮廓加深了痕迹,只要是水性笔所在的地方,尽是显眼的黑色。很快地,沙耶加脑中那位少女的身影已经成型。不知道为什么,沙耶加还在少女的头上写下了她的名字。


  ——佐仓杏子。


  "你在画我?" 因为画出那个赤发少女而专心致志地在脑海中搜寻着她的身影的沙耶加被吓得一个激灵,汗毛差点竖了起来。“啊!我的画!”貌似因为这么一吓,沙耶加手中的笔落在了刚刚成型的画上,留下了一个永不消除的小洞。少女的胸前笔画随之消失不见。


  "你这家伙…"


  沙耶加拿起了画笔与纸,双手用力地从两端按向纸的两角,力道似乎能将纸张一分为二。但是她忍住了颤抖着的手,她还不想攻击一个刚转来的转学生。


  "哈?这幅画对你很重要吗?"赤发少女这么说着,从她的手中夺下了画纸,仔细端详一番之后发现面前的蓝发少女眼角被水滴湿润。"那对不起,这个给你好了。"


  她从卫衣的口袋中摸出一盒还未开过的pocky,两只捻住盒子的一端递给沙耶加。嘴角边献出一个无害的微笑,眼睛眯成一条弧线,因为嘴角上扬而漏出的小虎牙让她看起来像一个还未长大的小孩子一般。


  这个微笑,像是触动了沙耶加的心,给了她一种莫名的负罪感。


  "诶?恩…其实也没什么,下次注意一下就好了…"


  沙耶加双手接过那盒零食,她焰色的眼瞳里倒映出的是自己的身影,掩映着属于她的色彩,在那之后便是寂静。


  "那,我走了哦,记得明天的数学作业借我抄啦~"说出这句话的时候,她已经转身,留给沙耶加的只是一句信任的话语还有一个善意的笑容。


  其实…她也不像看上去的那么不好相处。


  还有…她笑起来真好看。


でも…なんでホントのこと言(い)っちゃうバカなの/但是…她怎么笨到一来就说实话呢?


最初は「彼女いないよ」って/刚认识的时候谎称没有女朋友


ウソつくのが礼儀でしょ普通/那不是基本的礼貌吗


 就算是她的笑容, 也只是稍微撼动了一下沙耶加的首印而已。这只能说明她的脾气没有看起来的那么古怪而已。


  但是那个微笑,真的深深地映在了沙耶加的脑海里迟迟无法消失…。


  杏子今天没有睡觉,就这样趴在桌子上目空一切可以看出来她在发呆。没有到上课时间,她也没有去哪里。沙耶加就这么盯着她的眼瞳,看了十分钟。


  "你看着我干什么?"杏子看着沙耶加的书本侧面,对她说道。


  "…没,没什么。"沙耶加回答。她想对这个赤发少女改观,毕竟才相处了四天不到就认为人家是小混混什么的确实不太好。至少她在的时候对她没有恶意。


  "对了,杏子"


  "什么?"


  "你有女朋友吗?"


  几乎是脱口问出,随后在下一秒沙耶加的脸色变得羞红,大概是她自己也没想到会问这样的问题。"啊…等等,我不是那个意思!"慌张地用双手掩饰着什么,像是不想让面前人看见自己一般遮住了她的身影。


  "女朋友…"赤发少女却对这个问题引起了重视,她在脑海里思考着什么,随后便笑着回答道"初三有个人叫巴麻美,那家伙是我的女朋友。"


  "啊…其实她应该算是我师傅吧,不能算女朋友…"她幽幽地说着后续。


  但是这个后续沙耶加没有听见,而前者像是埋藏在心里的炸弹一般炸掉了沙耶加的一个幻想。刚才在脸上的那一抹羞红伴随着笑容顺势消失不见。


  声音,笑容,还有刚刚萌芽的某个幻想,在这一刻全部都烟消云散。  沙耶加轻轻地"哦"了一声之后便将头埋在书本里,不再理会杏子。并未注意到的是,沙耶加的眼眶中被泪水沾湿,紧握的右手像是不甘心一般猛掐嫩肉。


  "杏子你这个笨蛋…"沙耶加喊着怨气轻吼道,然而这句话杏子没有听见,百无聊赖的她趴在桌子上睡着了。


  沙耶加转身,看着她的赤发,不禁留下了一滴泪水,若有所思…。


そうよ…なんでこんなフラれた気分なの/为什么我有种被甩了的感觉呢?


夢見る前から叶わない/是不是在开始做梦前


恋って気付いちゃったじゃない/我就察觉到这是一场不可能的恋爱


  …为什么会这样呢?


  荒无人烟的小巷里,沙耶加静止在这个地方没有走动,除了黑暗,就是寂静。寂静得可以听见自己的心跳,像是谁在心脏里向外敲击想要冲破这一层束缚,每次撞击的力度比平常大了许多,甚至连速度也加快了。喘不上气一样难受。只要想起那个名字,心脏就会被触动,要流泪一般眼眶沉重。


  …明明只是认识了几天不是吗?


  …为什么心脏会像被重击一般疼痛呢?


  …我为什么会如此在意她呢?


  路灯的光争先恐后地爬进沙耶加的视线之中,将她的影子拉的修长。


  "沙耶加酱?"


  小圆将手放在沙耶加面前轻晃着,樱色眼瞳和她的深冰色眼瞳相对视,从她的瞳孔里倒映出来的是一个不一样的沙耶加。眼神呆滞,漫无目的得望着前方。像是被伤害过一般。


  这已经是沙耶加今天第六次走神了。


  "诶?啊…怎么了?"突然回神的沙耶加猛的晃了两下脑袋,失去光泽的眼眸立刻重新获得活力,左手放在后脑勺处像是要隐藏刚才的信息一样。


  "最近沙耶加酱…不太对劲呢。"


  樱发少女这么说道,双手背在背后,稍微弯下腰仰望着沙耶加。"是出了什么事情吗?"


    "啊哈哈,我能出什么事情啊?小圆你是不是多虑了啦?天才少女沙耶加酱是能解决一切问题的人哦~"


  她稍微皱了皱眉,展露笑容。尽管是这么说着,她的右手依旧背在身后不让人看见,紧握着拳刻意隐藏一样。


  小圆试图绕到沙耶加身后,却在踏足的那一个瞬间被沙耶加便躲闪开。她的脸上依旧保持着那个想要掩饰一切的笑容,双手似乎不受控制地颤抖着。


  "我看沙耶加酱的样子像个失恋的少女哦…"


  "什么?!我?!别乱说了好吗?!谁会喜欢那个新来的转学生啊?!"


  她向樱发少女吼道,手终于从背后拿出以握拳式垂下。没有经过脑子的思考,沙耶加就这么对着小圆的话接出下盘。重点就是"转学生"这三个被喊的最响的字。一秒钟之后却反应过来,刚才的气势全无。沙耶加红着脸退了一步,张大嘴却没有启动声带,就那样红着脸一直僵持在那个地方。


  "啊…"


  "啊…"


  只觉得脸上的温度逐渐升高,按捺不住的沙耶加转过身去,右手置于心脏处狠抓软肉,想要强行想要将加速跳动的心脏变得缓慢下来。蓝色的短发像是小动物的绒毛一般软糯下来。


  ——心还是跳的好快。


  ——因为提到了那个人。


  风刮过小巷的时候带来了一些声响并灌入沙耶加的耳中,沙耶加只觉得那是噪音。心情有点酸酸的,但是又感觉有一切期待和害怕。


  但是人家有女朋友了啊,这样缠上去,人家大概只会觉得自己很烦吧…。何况自己对她来说才是不过一周的一个同桌而已…。就算那个笑容稍微有点触动心灵,但是那个就真的是名为"喜欢"的感情吗…?


  每次想到这里,沙耶加就低下头去,含泪握拳。她本以为可以跟杏子度过仅剩两年的时光。但是,梦还没醒,似乎就破灭了。因为人家已经有喜欢的人了,不可能再跟她说,自己喜欢她这几个字了。


  有一种幻灭的感觉…这是不是一场不可能的恋爱呢…?


  ——要变得强大起来,让她开始注意到自己吗?


  ——Y E S


  ——没有其他选择。搞不好人家还没有表白呢。


  ——等着瞧吧,杏子。尽管我大概知道这是一场不可能的恋爱,但是我会加油让你注意到我的。


『甘いモノが好き!』って盛り上がって/先聊到甜食烘托一下气氛


『食べに行こうよ?』なんてなって/然后自然而然提议出去吃饭


「ランチならまあいっか…」って/于是她考虑考虑便答应了…


なんか…ありがちな感じよね/这种桥段其实也挺常见的


  今天她也在校园之间漫无目的地徘徊着,手中提着一袋零食,而她时不时地用两指伸入裤带里捻住一根巧克力棒放入嘴中,看着水天一色的景象。


  沙耶加坐在座位上看着走廊上她的背影,左手托住脸颊,而右手握住的笔因为没有被操控而抖动着在纸上留下无法磨灭的混乱痕迹。风将她的赤发吹起,混合着一股零食香气的空气传递到沙耶加那里。


  要不要请她去吃甜点呢?


  她应该真的很喜欢甜食吧?因为每次看到她的时候手中都叼着一根pocky啊,手中的袋子里也有些许苹果躺在其中。果然就算性格再怎么不解人意,她始终还是个女孩子呢。她的背影有些孤单,稚嫩的肩上像是承载了千斤重的担子般有些僵硬。


  果然还是不能以首印看人,至少在她这里行不通。她也仅仅只是个稍微调皮一点点的孩子罢了。


  沙耶加望着她的背影笑道,放下了手中的笔踱步离开教室向着她所在的地方走去。右手搭上那人的肩窝,待到那人反应过来转身时很自然地对她说"杏子,在吃什么呢?"


  "pocky,要吃吗?"她反问道,施与她一个微笑。


  "啊哈哈,谢啦。"


  沙耶加拿起一根送入嘴里,舌尖在凝固的巧克力上滚了一圈,仅仅是这样就能让甜腻的感觉充满整个口腔,随后传入的是饼干的香气。


  不过不知道为什么,沙耶加觉得这一根与其他的都不一样,似乎格外甜一些。两齿相压造成清脆的响声,嚼碎了含在嘴里的半截饼干而将剩下的拿在手里。


  "杏子给的东西真好吃~"


  "是吗?你喜欢就好。"


  她说出这句话的时候仅仅带着一丝附和的情绪,随后便再次看向那天际线不再理会沙耶加。


  加油,沙耶加,你可是不可思议的沙耶加酱,什么事情做不到?你可以的,把那句话说出来吧。


  沙耶加在心里给自己打气,双手握拳放在胸前一分米处微笑。她向前挪动身体,侧视这她的脸庞,看起来稍微有一些诱人。"呐呐杏子,一起去吃饭吗?"她说道,随后露出一个微笑将双眼眯起。


  "吃饭啊…"杏子稍微思考了一下,将指腹放在上嘴唇旁,斟酌片刻之后肯定了沙耶加的要求。"可以啊,反正最近也很闲,如果你不介意我吃的稍微有点多的话,那就约个时间吧。"


  总感觉杏子意外的好骗?


  "那,那放学后行不行?我知道见泷原有一家自助餐厅很好吃的,到时候我约你?"


  "好的。"杏子答应了,这回她答应得不假思索。


  沙耶加打算把这个计划叫做初恋作战计划。


ビュッフェの列に並んでたの/在自助餐厅排队取菜的时候


普通に話してるんだけど/两人只不过随便聊着天而已


  "杏子怎么那么慢啊…到底还来不来了,那家伙…"


  沙耶加先一步到了约定的地点,只点了一杯果汁就开始望着人来人往的窗外。灰白相间的建筑物混杂着树叶的青绿色矗立在这片大地上。路过的车因为速度太快而变成了五彩的线条,仅剩下的就只是漫步在城市中央如同僵尸一般按照生活的轨迹行走的人们。


  等待的过程中,沙耶加手握银勺在淡黄的液体中来回搅动着,杯底已经被搅碎的苹果果肉因为这样的旋转而游到杯子中央。因为用力过猛而差点溢出来的果汁泛起不小的波澜,但是沙耶加毫不在意。


  回头瞥了一眼时钟,指针和分针刚好组成了一个九十度的角,是在约定时间的十五分钟之后。沙耶加稍微等的有些不耐烦。


  ——说好的六点钟来的,这是要把我一个人甩在这里了吗?


  事实并不如沙耶加的愿,她心中的那个声音一落,一抹鲜红的颜色便映入她的眼帘,伴随着清脆的风铃流水声,自己面前的座位被顺势拉开。而坐在自己面前的就是那个少女,只是她和平常没有变化,要说唯一有变化的就是她的嘴角因为微笑而露出的小虎牙。


  "对不起,我来晚了。"她启齿对沙耶加说道,随后施与一个歉意的微笑。


  "呃…不,其实我刚到。"沙耶加回答的时候,回敬一个笑容,她可不想把刚才的愤怒情绪传递到那人的眼瞳中。


  杏子拉开凳子的时候甚至没有一点声音,稳坐下来之后顺手拿起旁边的芥末酱倒入小碗之中,稍微滴下几滴酱油作为调味随之搅动起来,整个过程行云流水而没有一点声音。


  她认真的时候的神情还真是让人容易想入非非…。


  沙耶加再次看到入迷。


  "喂?沙耶加?怎么了?看到自己喜欢的人了吗?"


  杏子的声音将她拉回现实,而回过神来时她赤红色的眼睛里显现出来的是一个对着面前人微笑的自己。


  "啊,不…没什么,抱歉出丑了。"


  对啊,大概是在看自己喜欢的人吧,因为她就坐在自己的对面啊。



顔近すぎだって!またなんか/可她偶尔靠得有些近的脸


意味なくドキってしたりして/再次让我的心毫无意义地怦怦直跳


  "没事就好,我刚才还在想你怎么了呢。"随后便再次把将心思放在想要点的东西上,下一个瞬间又想是意识到了什么一样猛的抬起头来看着沙耶加的脸庞。她轻轻地放下了菜单双手按在桌上当做支撑点,而后支撑着自己的半个身体爬到桌上,拉近了两人脸庞的距离。


  "那个…沙耶加,你脸上有些东西。"


  "什么?"


  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沙耶加,只是感受到了自己的左脸庞被什么柔软的东西所触碰,留下了一些温暖的触感后像个逃兵般离开了现场,仅剩下的就是她的痕迹。


  爬在桌上的杏子收回了刚才的姿势,舌尖在嘴唇外环绕了一圈之后对沙耶加笑着说道。"苹果很甜,谢谢款待。"


  "……"


  在那之后是寂静,毫无征兆的寂静。


  沙耶加完全没反应过来刚才发生了什么,但是事实就是这样,杏子在自己的脸上留下了只属于她的味道。


  "噗通,噗通。"


  心,再次加快速度,在这只有两人的房间里清晰可闻。接下来便是熟悉地脸上温度上升,察觉到的时候沙耶加的脸上已经止不住地泛起红晕了。


  "啊啊啊啊啊杏子你干了什么啊!"


  她向她大吼着,语气里却没有责怪的意思,更多的是未解的…羞涩。


  "我怎么啦?"面前人像是什么都不知道一样问道。


  "你…你…你这家伙…"


  沙耶加能确确实实感受到自己的心意,她对于自己所做的一切,她的名字,她的背影,都能让自己喘不过气来。


  这种心情…大概被世人们叫做喜欢。


「ピアス…これいいねぇ…」って/她夸我的发夹漂亮…


褒められて舞い上がった/真的让我心情飞扬


  "啊,还有,沙耶加啊。"


  杏子离开座位走到沙耶加的身旁,伸出右手想要触碰些什么,却被沙耶加一个躲闪而闪开。传递到那人心里的,大概就只有脸上的红晕能切切实实地说明一切。


  "你你你你你你这家伙干什么啊…!"沙耶加转过头去不让那人触摸自己的脸庞,比起抗拒,她更多的还是不敢面对这样诱人的杏子。


  "你这家伙干嘛那么抗拒啊,我只是想摸摸你的发夹而已啊,很好看,很称你的。"她这么说道。


  被夸奖了?这是沙耶加的第一反应。


  "诶?真的吗?"沙耶加转回去面对那人开心地笑着,眉梢间流露出的情绪大概只能用兴奋和激动来形容。


けど…「彼女にも見せてあげよう」って/可她却说要让女朋友也看看


写メ撮られる…ってこれどうなの/掏出手机拍了张照片…这算什么意思?


そうよ…なんでこんなミジメな気分なの


?/为什么这一刻我感觉这么凄凉?


戦うことすら出来ないバリヤー/难道她时刻都打开着防御盾


張られちゃってんの?/让我连争都没得争?


  "你带上的样子很好看,我要让麻美也看一下。"


  随后杏子从裤子里掏出一个手机,对着沙耶加黄色的发夹和相称的蓝色短发,取景的时候却只拍了沙耶加的一个眼睛,甚至连全脸都没有被照进相机中。


  这一句话让刚才沙耶加的气势瞬间萧条,没有了刚才的兴奋和羞涩,写在脸上的表情尽是失落。


  双手没有了力量的支撑,并不自然地放在两腿之上。半低着头不让人看见自己的表情,回想着刚才的那一句话,嘴角不禁下垂,眼角含泪。  这算是什么意思嘛?


  明明是跟我出来的不是吗…


  为什么还要提起那个人的名字啊?


  难道我所做的一切都是徒劳吗…?


  我知道我不算是一个很好的人…但是,你这样是让我连竞争的余地都没有了吗?你这样让我怎么甘心…。


  加速的心不再加速,炽热的脸不再炽热。双手紧握成拳,指甲狠狠地想向下嵌入身体里,无法制止的双手就这么颤抖着,就连刚才点的苹果汁也觉得索然无味。


  有些想要放弃了…杏子你真是个笨蛋…。


  "你又怎么了?"面前人发现这异象,忍不住再次问道,真不过了一次稍微有一些不耐烦。


  "……没什么。"


  她回答得完全没有底气,仅仅只是靠着本能回复。仔细听的话,会发现沙耶加的语气里带着哭腔,然而赤发的人儿似乎并没有听见,只是轻提刀刃往下一坠,用叉子叉起一小块蛋糕往嘴里送。"恩,这家店的东西确实不错。不过沙耶加你不吃吗?"她这么说着,对于咀嚼在口中的食物发出赞叹,目光看向沙耶加,像是关心似地问道。然而蓝发的少女并没有做回复,单单只是一个人在呜咽着。


  "不吃,我不饿…。"


  少女的话语极其微弱,悲伤的感觉像是冲破了束缚一样满溢出来。这回,她的感情传递到那人的耳中了,同样伴随着的还有因为这一份感情而伤心的她。


  杏子将两指放在沙耶加的下巴处,轻轻上力将她的头抬到能和自己四目相对的高度。溢出溢出眼眶的泪水最为夺目,然而沙耶加依旧不愿意和她对视。"是因为麻美而伤心了吗?"杏子问道。她直视着沙耶加的脸,那人先是嘴唇微张了将近一秒,随后又变回原来的表情,尽管细微,但还是被她的眼睛所捕捉到了。"你啊,想的太多了啦,笨蛋。"随后再次展露出一个笑容,就和当初的她一样,深入人心。


  "到底谁是笨蛋…"沙耶加轻语道。


  尽管是这样,沙耶加还不打算那么快就放弃。


大好きになった…どうしよう/可喜欢上她了怎么办


まだ出会ったばかりなんだけど/明明刚认识不久


切ない気持ちが溢れてきて/按捺不住难过的心情


胸がキュンってなってるよ/胸口纠结得好紧


  不得不说,杏子已经把沙耶加的心完全捕获了,仅仅只是一个微笑,还有一个细小的动作,整个过程都在牵引着沙耶加的心。


  她的身影一直在沙耶加的脑海里面挥之不去,甚至是做梦也想着那个人。就算只是认识了一小段时间也足以让沙耶加完全败在她的石榴裙下。


  她的身边就像一个牢笼一般,而沙耶加就是那个即将要上钩的猎物,她就是那个猎人。只是这个猎人貌似还不知道自己的微笑能引出这么大的一个猎物。


  这似乎并不是坏事。


  "可恶,杏子那个笨蛋…"


  沙耶加躺在床上,脸埋在枕头之间。回过神来的时候,自己的心里,自己的脑海里,就已经全是她了。


  那张饭局因为沙耶加的哭泣而以失败告终,但这并不全是坏事,至少让沙耶加知道了一件事情。


  ——巴麻美并不是杏子的女朋友,而是女性朋友,只是这个笨蛋这样错意了而已。


  ——也就是说自己还有机会,还不能放弃。


  沙耶加慢慢抬起头来,睁开看任何东西都只能勉强看清轮廓的双眼,努力地适应着早晨冲进见泷原的第一道阳光,这道阳光似乎无声的诉说着什么。


  ——这份感情,貌似已经上升为"喜欢"了。


そうよ…大好きなんだ…なんだか/是啊真的喜欢上她了


かんだか止まんなくなっちゃったかも/似乎停都停不下来


いけない妄想で/满脑子都是妄想


体中ふわふわってなってるよ/全身都变得轻飘飘的


  想要停止下来却没办法停止,只要是闭上眼睛就会浮现出她的身影…。


  想要跟她告白。


  想要跟她在一起。


  想要跟全世界宣布她是自己的。


  沙耶加拿起身旁的杂志,仔细看着封面上两个牵着手互相微笑的少女,叹了一口气,她也想像杂志上那样,只不过自己牵手的对象就是那个如同太阳一般的红发少女。  沙耶加无比开心,仿佛这个世界上没有你这个更开心的事情了。她向天花板伸出手去,随即握手,像是要抓住她的身影一样,嘴角上扬。


  不知道为什么,现在,只要是想到杏子,唇齿之间就会不由自主地流露出微笑。


手をつないで離さないで/只愿她牵起我的手别放


見つめ合って抱きしめ合って/和我紧紧相拥


キスし合って髪を触って/抚着我的头发深深吻我


いつまでもずっとこうしてて/永远不要离开我


  "杏子!"沙耶加叫住前面的少女,快步走到她的面前。说出这句话的下半段"我喜欢你!从你转学过来之后就一直喜欢着你!睡觉的时候一心也都想着你!跟我在一起好吗!"


  沙耶加终于鼓起勇气,说出了这句话,她已经做好了被拒绝的准备,红着脸低下头去,双手紧张地揉搓着自己的校服。额头所冒出的汗水渐渐沾湿了衣服。肯定也好否认也好,她在等着那个人的声音。轻轻抬起头来想要一睹她的表情,随后又像是犯错一般低下头去,十指无意识地相扣。


  "你…你喜欢我?"


  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杏子,带着疑问的语气问道,而回答她的就是面前人很小声的一句肯定。


  "我说嘛那天在餐厅怎么那么奇怪,原来你这家伙是吃醋了?"杏子的声音伴随着脚步声越来越近,而沙耶加却不敢抬起头来面对她,只是又一句小声地肯定。


  "果然是笨蛋的作风。"她露出一个爽快的笑容,双手扶起沙耶加让她直视着自己的双瞳。"那,我就答应你好了,你这个笨蛋。"


  什么?


  她答应了?


  沙耶加看着她,这回她的眼瞳里闪烁着一种名叫关怀的名词。


  "我叫佐仓杏子,笨蛋,请多指教啊。"她将一盒pocky塞进沙耶加的手里,她笑的时候,露出了一个小小的虎牙。随后牵起她的手,从指尖传来的温暖触感无不在提醒沙耶加这就是事实。"想让我放手吗?不可能,笨蛋。"


  啊…。


  沙耶加觉得脸颊被什么东西所沾湿,顺着自己的身体轮廓所流下,滴在她的手上也不管不顾,也不再抑制住眼泪。


  "杏子你这个大笨蛋!!"沙耶加扑在那人的怀里,深埋脸庞,泪水沾湿了她的衣服。双手紧紧的环住她的腰不愿放开。


  "那,你想要我怎么赔你?"


  她的语气里尽是宠溺,只手抚摸着她的头发,像是在安慰一个没有安全感的小猫一样。


  随后,她把沙耶加的头抬起,施与一个微笑后,让自己的头也顺势靠近,将自己软糯的唇瓣与她的唇瓣轻轻贴合。仅仅只是这样就足以让温暖的感觉传递到那人的心里。


   "这样,够不够?"


  "啊…"


  甜甜的感觉在口腔中传递,再次泛起红晕的脸庞让沙耶加在她面前显得不知所措,但是这次她没有选择逃跑。而是就这样僵持在她的面前,等到反应过来的时候就已经被那人的手抱住了。


  "这可是我的初吻…你这家伙,你要负责的…"


  沙耶加在她的怀里小声轻语,而回答她的,则是那人喜欢的肯定。她又笑了,这是对恋人的微笑。


  "那么,让我用一生来负责好不好?"

评论

热度(17)

  1. 時之溯行者·晓美焰阿尔比修斯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