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之溯行者·晓美焰

转载文章一律不会删除
毕竟已带作者带出处带原始链接且未改动未转出此网站范围
应用功能规划不全面不应由用户背锅
转载也是lofter的一部分,不爽不要玩

魔圆同人/红蓝/因为你是我的救世主啊。

阿尔比修斯:

魔法少女小圆同人。
OOC归我,红蓝归世界。
文笔很差很差。
请多指教(?)





君がいなくなったら/如果你不在了的话
きっと世界も终わる/那肯定就是世界终结之日吧
だって世界は 君の中でしか廻れないから/因为这个世界啊 是以你为中心旋转的啊


    “呐,沙耶加。”
  身旁的红发少女如此启唇叫着沙耶加的名字,蓝发少女站在她的身后,双手从背后抱住她,“怎么了?杏子?”她静静地回答道。被微风所吹拂的蓝发仿佛是在无声地衬托着什么。
  “你觉得…”杏子同样以自己的手心盖住她的右手手背,感受着身后恋人的温暖,语气里像是有担心的情绪,她稍微躬了一下身。“我们为什么会在一起呢?”然后,音落的末尾,负面情绪就跟随着空气传递到了沙耶加那里。
  沙耶加稍微愣了一下,或许是有些惊讶面前的红发恋人为什么会说出这样的话,但随后便对她给予一个微笑,回答这个问题。“还不明白吗?杏子你这个大笨蛋,那当然是因为我喜欢你啊。”她这么说道。
  “好了啦,这根本不算回答啊。”她似乎被她的回答所逗笑了,握住她的手将自己的身体翻转过来,随后双手将她的身体放在自己的腿上仰视着她碧蓝色的瞳眸。“你都说我是笨蛋了,那,你为什么会喜欢上我这个笨蛋啊。”她像是玩笑一样问道,但是在那个语气里却有一种不可撼动的,名为温柔的牢笼。
  她骄阳一般的眼瞳里只映照出了一个人的身影,那是因为她血染的背影很让人心疼,洁白色的披风上却沾着本不该属于这个世界的血污和本不该属于这个年纪的坚强和正义。那双蓝色的眼睛里,那只属于红发少女的星辰大海,已经被染上了一层迷雾。所以这并不见得是件坏事,至少她可以将自己想守护的东西守护在自己的身后。
  或许这并不是件坏事,那星辰大海只能是她的归宿。
  “那…那当然是因为…”沙耶加顿了顿,想要转过身去逃避恋人的视线却被她抚摸上自己脸庞的左手所阻挡。四目对视之时,她的眼眸里是一个红着脸的蓝发少女。索性只能将自己的头埋在她的肩窝里红着脸轻语。“还不是因为你很可靠什么的…”
  她说的没错,从前的记忆以那句话为线索,迅速从她的脑海里顺势冒出。最显著的一幕,就是她为了自己的生命而挡在自己身前的情景。
  杏子笑了,小虎牙露在她的瞳眸里,她单指划过少女下巴的轮廓,而拇指抵在她的唇边,略粗糙的指腹感受着她柔软的唇。
  “笨蛋沙耶加终于承认我很可靠了是吗?”她像是有一些温柔,却包裹着一层戏谑的外皮,这仅仅只是恋人之间最常见的话语罢了。“想知道是为什么吗?我那么为你拼命的原因?”她轻抚着抱在怀中颤抖的恋人,像是在安慰一个惊恐的小兽一样。“因为什么?”沙耶加小声问道。
  “因为你啊,是我的全世界啊。如果你不在了的话,我只会更恨这个不公平的世界的。”杏子笑着回答道,这样阳光而又温暖的她,掩埋了最后一句话。
  没有你,这个世界,还有什么意义。


君が楽しいんなら/如果你笑了的话
きっと世界も笑う/那么世界一定也笑了吧
だって世界は 君の中にしか映れないから/因为这个世界啊,是只映照在你心中的啊


  “啊哈哈,杏子,你这又算什么回答啊。”怀中人似乎被自己的这番话逗笑了,但是她的脸上却依然携带着那一片红晕,两者交织在一起的时候就像一个还没长大的孩子一样。但是杏子并没有辩驳什么,因为她只要自己知道在自己心里,面前这个蓝发少女就是自己的全世界,这样就行了。
  沙耶加微笑起来的时候,她的视线只倾注在杏子一个人身上,碧蓝色的海眸像是盛满了只为她一个人的温柔。而那顺势弯起的嘴角,就是在牵引着杏子坠落近那名为爱的、永无止尽的海洋。
  不巧的是,杏子已经沉溺在中无法自拔了。太阳的光芒洒在月亮的身上,随后落入她碧蓝的眼底。
  “那,你觉得是什么就是什么吧。”她这么说道。随后单手环上她的脖颈,手掌按下她的头降低了她与自己之间的距离。随后轻轻地吻上她的唇,仅仅只是感受着那人的温度与她真实的触感而已。
  但是,还没反应过来的沙耶加,被吻的愣神。起初只是带着疑惑的眼神盯着面前人的脸庞,粗糙的鼻息打在脸上却只是显得诱惑而已。随后便被她的温柔所捕获,沉迷在这个吻之中。
  唇与唇分离的时候,杏子顺势轻轻舔了一下她稚嫩的脸庞。“这样够不够证明我喜欢你啊?笨蛋?”她笑着问道,两个小虎牙露在空气中,这个笑容像是太阳般照在沙耶加的心中。“…够。”沙耶加小声回答,或许这个声音小到自己都听不见。但,这份心意已经传达到了杏子的心里。
  她们互相吸引,互相在对方中得到以前从未有过的温暖,彼此关怀着,彼此爱护着。
  因为杏子舍得,舍得牺牲自己的一切去保护她,去拯救她。跟沙耶加在一起的时候,时间就像静止了一般。她有些任性地喜欢上了她,而她又以一种平和的心态接受了她。于是骑士有了自己的挚爱,便会对所爱至死不渝,这或许就是杏子那么拼命护她周全的原因。
  这个世界啊,是只映照在对方心中的光芒啊。
  ――她笑起来的时候,似乎有什么东西落进了那炽热骄阳的中心,随后成为她唯一的依靠。
  ――她笑起来的时候,似乎有什么东西照耀了那星辰大海的黑暗,随后成为她唯一的烛光。


君がいなくなったら/如果你不在了的话
きっと僕も消える/那么我也一定会消失吧
だって僕は 君の中にしか生きれないから/因为我啊,是只能在你心中活着的啊


  佐仓杏子嘴里叼着她心爱的零食,两齿用力咬断发出清脆的响声。沙耶加稍微有一些喜欢上这个声音了,倒不如说正是因为这个声音,她才能知道杏子在自己身旁。让她不禁傻笑起来。
  但是杏子唯一的坏习惯就是她并不愿意去学校上课,对她来说,她更喜欢提升自己的实力变得更强从而用这份力量去得到沙耶加的认可,去保护沙耶加。但是沙耶加知道,她只是不喜欢受到束缚罢了。
  今天的学校稍微有一点冷清,沙耶加因为刚才和杏子在天台眺望远方而没有补昨晚的作业,所以她现在正对着十几张卷子发愁,笔尖毫无规律地点着纸张。同学都在上体育课,而她苦着脸却无法下笔――这就是她的现状。
  反正在这里闲着,还不如去三年级那边看看,正好去找麻美学姐说一些事情。
  白色的隔板将班与班之间分开仅仅只剩钢化的骨架来维持着这一片白布上的颜色。转过头就可以知道别的班在干什么,这就是见泷原私立中学的特点,不论是二年级也好还是三年级也好,虽然并没有什么隐私权可言,但是沙耶加不讨厌这样。
  三年级那边有人,在走廊的最深处,一眼望去,正对着白色玻璃的那一边有很显眼的一抹黄色从靠背的那一面点在透明的画布上。
  沙耶加不紧不慢地走了过去,她尽可能地脚步放轻去缩短和那个人之间的距离。等到距离只有十米的时候终于能大概看清那向阳处少女的样貌,其中最为显著的则是两旁太妃卷的黄发。
  然而少女已经察觉到了教室里的动静,不慌不慢地睁开金色的眸子,然而她的眼瞳中只能显现出沙耶加的身体轮廓,随即打了个哈欠。
  “美树同学,有什么事情吗?……”
  她似乎还没睡醒,连声音都稍微变得有些模糊不清。说话的语气里也透露出学姐的威严。
  “啊…麻美姐,你醒了呀?”沙耶加像是要掩饰什么,稍微挥了挥手。“对不起,我只是一个人在教室有点无聊…”
  “没事的啦,倒是我还没有点前辈的样子,居然就这么睡着了,哈哈。”巴麻美笑着说道,但是她说的似乎不无道理,在这样一片充满暖阳气息的空间里,谁都会感受到些许倦意的吧。
  沙耶加走近,坐在她的身边,仅仅只有两人存在的房间里异常寂静,寂静到让人有点像窒息。
  “那个,麻美姐…”
  “什么?”
  “你…你不恨我吗?”
  沙耶加低下了头,幽幽地说出这句话,她大概自己也不知道自己会说出这种话。就连巴麻美也为此感到震惊。“啊哈哈,美树同学你真是的,我该恨你什么啊?”她有些不解地笑道。
  “……从你身边抢走杏子这件事,你就不觉得生气吗?就不恨我吗?”她的声音愈发小声,直到在末尾完全沦为微风拂过的样子。
  巴麻美愣住了,她沉默了半晌。眼瞳里不仅带着一丝疑惑,而且还有一些难以理解的感情。
  又是一顿无声的寂静。
  “……不会啊。”
  “啊?”
  对于面前人的回答,沙耶加感到很奇怪,但是事实就是如此,因为前辈的脸上并没有显现出一点点不情愿,甚至连嘴角下撇都没有做,眉梢之间依旧挂着那熟悉的温柔。她想再次确定的时候,话语已经被强行咽下肚子。
  “我说,我,不,会,啊。”她这么回答道。沙耶加很想问为什么,伸出手去想要一个确定的回答,但是却又像是沮丧一般悬在半空中弯下四指。“因为,我一直在坚持的道路,本身就和佐仓同学不是一条道路啊,仅凭这点就已经很疏远我们两个之间的关系了。在学校也仅仅只是我打招呼而已,她会不会回复…也是看她心情。其实交集也并没有你想的那么深啦,哈哈。”也不知道麻美是不是看穿了沙耶加的心思,她稍微看了一眼沙耶加别在胸前的一个勋章――一个苹果样子的勋章,那是杏子打游戏赢回来的。露出一个与年龄相符的长辈式微笑。“再说了,美树同学你不是喜欢佐仓同学吗?”
  “这…这倒也是…”沙耶加稍微有些不好意思地转过头去掩饰一下自己有点脸红的面庞。“看见自己的后辈过的好了,我高兴还来不及呢。”巴麻美笑着说道,手不知何时已经攀上了沙耶加的脑袋,以长辈的身份抚摸着她柔软的蓝发。
  沙耶加的眼,被什么东西沾湿了。心跳的频率似乎比之前快了一些。
  这是,得到了前辈的认可呐,笨蛋杏子。
  连麻美学姐都知道我对你的心意了,你应该也明白了吧?


君と出会ったあの朝に/当那个早晨和你相遇
僕は世界に呼ばれ/我就被世界所召唤了
そっと 君を守るようにと/大概是,为了让我保护你
送られたんだよ/才被送到你身边的吧


  美树沙耶加下意识地闻了闻周围的空气,空气中并没有刚刚下过雨的那种洗涤大地的味道,取代而知的是一股烧焦的气息,稍微有点刺鼻。她犯了一个错误,那就是自己单独一人背着杏子偷偷去狩猎魔女。
  面前的黑色怪物像是披着一身黑色的斗篷一般没有实体,像是一个悬浮在空中的不规则物体。整个身体被黑暗吞噬,周围还包围着些许火苗。
  “可恶,你这家伙…”沙耶加陷入苦战,而面前的怪物却并没有显现出任何的疲倦,火苗所燃烧过的地方弧起一个角度,像是在嘲笑沙耶加一样。而她,脚步都已经乱套了,仅仅只能用军刀支撑自己的身体站立起来,也仅仅只能用魔法来维持自己的伤痕。
  “不要小看人了!”她腿部肌肉紧绷,踏地向着那个东西冲去,水膜一般的蓝色被拉出一道蓝色的光芒。但是在那之后却被什么东西缠住了双腿被迫停下,脸着地摔在地上而军刀离手。
  低下头一看的时候,束缚着双腿的东西只是一跟细小的线,但是只要想移动双腿如同被刀割一般的疼痛难忍。沙耶加想反抗,手却无法到达军刀的位置。
  我该怎么办?
  ……算了,就这样吧。
  “你这个笨蛋!!!”
  从天而降的声音抵挡住了黑色怪物顺势而来的攻击,金属的交织声让沙耶加不得不睁开眼睛,银白色的枪尖与黑线的战斗擦出一些火花。接下来一个红色的身影跳到自己的面前,带着一阵风声,映照在那红色眼瞳中的是一股森冷的杀意。
  “杏…子?你怎么会在这里?”
  “还问我为什么会来?你这个笨蛋都有危险了我能不来吗!!!”她向蓝发少女吼道,那过高的分贝让人只能认为她处于异常愤怒的状态,神色顿时严肃起来。“……算了,这都无所谓,你就在那休息一下吧,我来保护你就好。”她这么说道,刚才的严肃神色已经悄然消失。顺手向着她的脚下一挥枪尖破坏了束缚,沙耶加猛地站了起来。
  “你可别看不起我啊杏子,我刚才只是一时大意而已!”沙耶加重新捡起军刀,重新充满了干劲,她站在杏子背后,军刀平在胸口。“嘿…你这个家伙。”她将长枪抗在肩上,反身一个微笑。“可别给我丢脸啊!”
  魔女的攻击毫无逻辑性可言。
  它仅仅只是会对来者的攻击造成非常被动的反应而已。当杏子挥动着长枪正面攻击的时候沙耶加反身向心脏位置猛刺一刀。接下来只听见的是一阵并不持久的刺耳尖叫,随后气化成了黑色的物质消散在天空中,只留下一个魔女曾经存在过的证明――悲叹之种。
  “多谢了…杏子。多谢你来救我,这个应该是你的。”
  沙耶加捡起悲叹之种随手丢给杏子,然而杏子单手接过后只是瞥了一眼,并没有使用。她将悲叹之种握在手心,一步一步走近美树沙耶加的身边。
  “你这家伙…真不让人省心。”她这么说道,将悲叹之种放在她的腹部,被混浊所染黑的月状灵魂宝石被洗涤,重新变得澄清起来。“你…为什么?”沙耶加对于这个举动,她稍微有些震惊,但是她很快就冷静了下来,扑在杏子怀里轻轻呜咽。
  “你觉得我为什么要给你?因为我比你强啊。”杏子轻抚她的后背,语气中带着一些难得一见的温柔。“所以我才要保护你啊,我就是因为这样,才要守护你这个菜鸟一辈子啊。”
  “杏子你这个笨蛋唔啊啊啊啊啊!!!”
  “喂你这个笨蛋别哭啊!!”
  大概是被面前人如此温柔的话语所感动沙耶加哭的更加猛烈了。


僕を救ってくれないか/如果那个时候,我没有被你拯救的话
君がいないと ここにいないと/如今就不会在这里,陪伴在你身边了
何もないんだよ/那样,我就什么也没有了。


  冬天的见泷原,与夏天不同,气温很低很低。虽然已经穿了很厚的外套,但是空气依旧还是让人感觉冰凉刺骨。见泷原的路面上结着一些冰霜。
  每天早上起来的时候,一离开被子就会有冷空气钻入其中,冷风像是电流一般经过沙耶加的全身让她不禁颤抖起来。
  “好冷…”沙耶加将手放在自己的大腿上试图不让自己身体的温度流逝。不寻常的天气让她防不胜防,因为直到昨天为止还是二十多度而且还只能穿着短袖。所以她几乎没怎么穿睡衣。
  而躺在自己身边的红发少女却像是完全没有感受到冷风侵袭一般依旧保持着一副放松的睡脸,平日的她只会在外人面前露出凶恶的表情,而在沙耶加这里就只是一个十四岁的少女而已。她露出了与年龄相符的睡颜,让人很想上去摸一下。
  沙耶加歪着头,对着那个少女露出了一个微笑,那是只属于恋人的微笑。
  就…让杏子再多睡一会儿吧。
  沙耶加将手抚上杏子的脸庞,温热的感觉从手背传来,她的脸像是太阳一般炽热而不受外界的影响,她就这么睡着,因为某些原因而露出的肩膀无不在勾引着沙耶加。
  “你这家伙…。”
  可是,确实,现在她是如实在自己身边的。并不是那个虚无的身影,也不是那个对自己有威胁的家伙,她仅仅就是在自己身边,仅此而已。
  …可以说,沙耶加的命就是杏子救回来的,就像上次在影之魔女的结界中一样。现在的一切是真实的,并非虚幻。
  而且…她身上…好暖…。
  沙耶加的内心衍生出一个奇怪的念头。她将自己的整个身体靠在杏子的身上尔后头埋在她的肩窝处肆意地汲取着面前恋人身体上的温度,她的周围,是太阳的味道。她却像是并没有感受到这一切一样依旧熟睡着。
  再过了一阵,象征着太阳的少女醒了过来。
  “呃唔…”她的衣服滑下肩膀,睁开了那焰色的眼瞳想看清这个世界。想翻身却无法做到,只觉得有什么东西压在自己的身上,顺手一摸的时候,手已经摸到了那个人的大腿。
  “唔啊啊啊啊啊杏子你干嘛啊啊啊啊!!!”
  因为这一刺激使得沙耶加猛地惊醒再无睡意,她下意识地从床上坐起来挥手拍了一下杏子的肩膀。
  “沙耶加你到底干啥啦…..是不是又因为的事情你没有睡好啊…?”
  “才不是因为昨晚!”她反驳道。却有那么两层红晕爬上她稚嫩的脸庞,鼓起腮帮作出像是要敲打沙杏子胸口的样子。看来是被杏子说中了。“笨蛋杏子!谁会在意那种事情啊!只是…”她稍微顿了顿,随后又启唇向她说话,这次还特意压低了些许音量。
  “只是…只是…能感觉到你还在我身边…我就感觉很幸福了…”她如此说着,不知何时她已经将头抵在杏子的胸前,此时的沙耶加,只想感受着她的存在。
  “……什么啊。”杏子不解地挠了挠头,对于沙耶加的突然举动她感到有些意外,但是欣然接受了恋人的举动。“沙耶加你是不是做噩梦啦?”她问道,将她放在自己的腿上而与之四目对视。随后伸出左手用食指轻戳沙耶加的脸颊,她柔嫩的脸颊上依然存在着淡淡的红晕。
  “谢谢你…杏子…谢谢你还在我身边…”
  “你今天真的很奇怪诶…”杏子甚至凑过头去,额对额去试探一下面前人的温度。“没发烧啊…”
  “杏子你这个大笨蛋!!!”沙耶加似乎被激怒了,她拿起自己身边的一切东西就向着绯红少女砸去,脸上未消的红晕很是显眼。
  “唔啊啊啊啊我又做错了什么啊?!”
  杏子一边防御一边放下沙耶加扔过来的所有东西,女孩子生气起来真的很可怕,上次她将军刀和长枪一起丢过来的时候甚至伤到了杏子的脸。虽然并没有造成太大伤害,但是杏子她并不想让恋人生气。
  “好了好了,沙耶加,停下。”她稍微提高了一些音量证明自己稍微有一些不耐烦,尔后沙耶加是真的停下了。正坐在她面前,泪眼汪汪地看着,像个楚楚可怜的娇小少女。
  “那,那个…总之…我就在这里啦,我哪里也不会去的…”她说出这句话的时候,两指勾画出少女下巴的轮廓,随后亲吻上去。“我会一直陪在你身边的。”
  “杏子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我喜欢你啊!”
  “喂喂喂别拿我的衣服擦眼泪啊你这个笨蛋!!”
  桀骜不羁的赤骑士不得不承认,她找到了那片平和的大海,温柔的让人忍不住深陷其中。
  嘴角带着名为正义的微笑挥下手中蓝色的刀刃。她像是一片一望无际的大海般包容着天地间所有的恶,时而泛起波澜,时而神秘恬静。
  那海蓝色的眼瞳里,关着两片让人沉溺的深海。而那微笑像是迷惑着人们将身心全部投入在其中的恶魔。
  赤骑士有着一个要守护的目标,而美树沙耶加就在那里。

评论

热度(14)

  1. 時之溯行者·晓美焰阿尔比修斯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