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之溯行者·晓美焰

转载文章一律不会删除
毕竟已带作者带出处带原始链接且未改动未转出此网站范围
应用功能规划不全面不应由用户背锅
转载也是lofter的一部分,不爽不要玩

カラフル

夜庸:

高中圆焰设定,没有魔法少女的平行世界。杏子焰同校,沙耶香圆同校私设。
全部是听着永恒物语op的产物,不去细究歌词完全当糖磕(x


1.
"晓美同学,有人拜托我把这个转交给你。"
送信的女孩子看起来有些紧张,递过来浅米色的信封上字迹娟秀,写着"晓美焰 收"。


蓝天白云干净如洗,简单的色彩涂抹出套在校服里染着皂香味,属于学生时代特有的美好。晓美焰看着面前的信使,略略思考后没有多问就接过了那封薄薄的信。


令人难以置信的消息很快传遍了整个班级,一直独来独往的冰山美人晓美焰在拒绝了不下二十人的告白成为整个年级公认最难攻略的对象后居然接受了学长的告白信,甚至都没有多问一句就收下了信。极富个性的做法让同班同学都不由得感叹枯木也要逢春,自然规律不可避云云,最后还要顺便八卦一下学长姓何名谁,相貌怎样,一个个津津乐道的样子好像对这件事比焰本人都要上心。


几天后,和焰同校的发小杏子从不知道谁那里得知此事后爬了几层跑到焰所在的班级,约她晚上到车站旁新开的拉面馆聚餐,果不其然惨遭拒绝。杏子苦苦劝说也没能拉住转身回班的焰,甚至拿出焰小时候的黑历史相逼也于事无补。


"你今晚有什么要紧的事吗?"
"没有。"
回答简单直白,很有焰本人一贯的风格。但焰没有给出不想参加的缘由,这让杏子凭她和焰多年的交情明白了自己接下来该怎么办。


杏子二话不说,伸出手狠狠拍了拍焰的肩膀,丢下一句"放学校门见,别让我等太久"就跑走了。焰有些吃痛地摸着肩膀看着跑远的杏子,默默想着杏子的力气真是越来越大。




2.
放学后杏子和焰成功在校门口碰头,杏子边走边和焰聊着她管理的社团。有新人刚来闹出的乱子,也有成功举办活动的成就感,多姿多彩的高中生活鲜活亮丽,好像永远都没办法说完。


初春回暖的天气让风都变得没有那么凛冽,只是轻柔吹起那条水蓝色手织围巾,随着杏子走路的摆动左右摇摆。从小不畏寒体质的杏子光溜溜的脖子上一年冬天也被套上了围巾,虽然提到这件事时一脸别扭,可是她一直都没摘掉围巾。


两人沿着公园里的长廊走着,长廊尽头的人工瀑布在夕阳下闪耀着光辉,水声依稀可辨。廊上缠绕的藤萝枯枝还未醒来,杏子在走过廊尾后停下了脚步。


盘虬缠绕的枝桠影子像是密密缠绕的心事,又像是一件荨麻外衣披在焰身上。稍稍靠后的焰也停下脚步,看着沐浴着夕阳余晖的杏子背影,等着她接下来的话。


"既然你会来,那为什么之前还要拒绝我呢?"
"习惯了回避别人的善意吗?好像从初中毕业开始你就这样。"


焰没有回答,提问者也没有再追问,只是歪了歪头叹着气:"你这样擅自从幸福里逃开,到底为了什么呢。"


焰咬住嘴唇,没有说什么。两人都没有接话,只能听到水声响亮。


末了,杏子回过身揽住老友的肩膀,大咧咧地挽回气氛:"算了别想那么多了,走吧走吧咱们在外面呆了这么久,还是去吃碗热腾腾的拉面暖暖身子吧,我快要等不及了!"


被拉着往前走的焰看着兴致高昂的杏子虽然有些莫名其妙,但最终还是无奈地笑了笑,加快步伐跟上几乎要跑起来的杏子。




3.
当两人在店中落座后,点完餐无所事事地等待时,焰就发现杏子不时看向门口,好像在等着谁。


"你还约了别人?"
杏子没有回答,但是有人替她回答了----


"哟,杏子,焰。好久不见啊!"
元气满满的蓝发少女裹着火红的围巾站在门口冲这边的二位招手,杏子的眼睛一下子被点亮了。杏子招呼着沙耶香,嘴上埋怨着,脸上几乎要笑开花:"你们好慢啊沙耶香----"


"你约了沙耶香居然不跟我提前讲....."焰声音有点低沉,看着笑得灿烂的杏子也没办法接着说下去,只能无奈地笑着回应了沙耶香。


杏子笑着看了焰一眼:"你不用着急啊,还有一位呢。"


圆从沙耶香背后走出来,梳着利落的单马尾,笑容有些拘束:"好久不见,小焰,杏子。"
焰的表情有一瞬表现出心底的惊喜,但她很快就压制住自己,稍稍咳了两声回答道:"好、好久不见,圆....."


沙耶香拉着圆走过来,自己主动坐到了杏子身边,示意圆坐到焰身边唯一剩下的空位上:"大家都是初中同学,才一年不见就这么见外了?嘛嘛,小圆你坐吧----"


杏子也在一边坏笑着调侃焰"像个坠入情网,特别羞涩的小姑娘",成功被焰冷冷地瞪了一眼。沙耶香一边嚷着"焰你不要欺负杏子啊"一边夸张地搂住了杏子的头,杏子在沙耶香怀里笑得像个傻子。


焰的嘴角有些抽搐:"喂沙耶香你看清到底是谁欺负谁啊....."
沙耶香趁机把圆拉进来:"小圆你看看焰,现在居然这么凶我,你好好劝劝她!......"


圆看着闹作一团的友人们,好像又回到曾经同窗共读的时光,之前的紧张和拘谨一扫而空,禁不住凑过去笑着伸手拍拍焰的肩膀:"好啦好啦,小焰不要和沙耶香一般见识啦....."
"什么叫'和沙耶香一般见识'啊小圆....!"


焰稍稍偏头,就可以看到笑得温柔的圆,她忍住没这么做。焰曾经在心里想象过无数遍她们重聚时的情形,可是没有想到这个时刻会这么快到来。


她还没有处理好很多事情,她甚至在心底开始埋怨之前犹豫不决的自己,抱怨自己连决意都拿不出来。


......


「想要邀请你一起去赏樱大会。」工整的字迹是这样写的,写在浅米色的信纸上,让人感觉很舒服。


"呐呐,我说你们打不打算去过几天的赏樱会?据说今年还有烟火表演哦!"
"如果要去的话要不要一起?"
"杏子你还是别去了,可别到时候第二天作业都完不成。初中那一套到高中可是糊弄不过去的。"
"沙耶香你不也特别想去吗还说我,你去了估计又要玩到很晚然后上课迟到了----"
疯狂互相揭底的两位估计要一直说到面端上桌来才能停了。圆有些尴尬地笑笑,然后歪头看向焰:"小焰有没有打算要去?打算和谁去?"


早已经忽略掉吵闹的某两位,正安稳地喝着水的焰差点被呛到:"还,还没考虑。"


"这样啊....."圆摸着私服袖口的扣子,笑意更浓,"那小焰愿不愿意和我一起去赏樱会呢?"


此刻表面风轻云淡的某人内心警铃大作。「她总是这样,轻而易举就让我慌乱起来。」


焰感觉到圆的视线停在自己脸上,然后她的脸颊开始升温。「她在等着你的回答。」


"诶,小圆你对焰做什么了吗?她怎么脸这么红啊?"沙耶香忽然停下和杏子的打闹,一脸茫然无知地说着很有问题的话,一下子让对面的两位都愣住了。


还好及时端上来的面拯救了已经没办法再继续的话题,大家终于在杏子的"不要浪费粮食,不然有你们好看"的"忠告"里开动了。




4.
焰坐在桌旁,拢着还有些湿的发尾,展开那封被她叠起来的信重新读了起来。


「如果你愿意答应我的请求,我会在樱花林等你。期待与你的相遇。」
樱花林是赏樱会的某个片区的名字,环境大况即如字面意思。焰翻阅着从同学那里借来的赏樱会指南,在地图上标记下位置。


焰垂下眼帘看着实际上只有寥寥数语的告白信,心情复杂地关掉台灯,躺倒在床上。合上眼好像圆的身影还在自己眼前不停闪现。温柔笑着的她,神情落寞的她,呼唤着自己的她,毕业时伤心落泪的她,再次相见时已然一副大人模样的她。短短一年未见,没想到变化居然这么大,原来矮自己半头的女孩子已经长得和自己差不多高。那晚聚餐结束时,她站在微冷的夜风里期待着自己的回答,眼睛里好像装着满天繁星。


"抱歉圆,我可能没办法再成为你的朋友。我不能和你一起去。"
面对圆的邀约,焰最终还是选择拒绝,落荒而逃。说出绝情的话时焰没有敢去看圆的眼睛,她担心那双藏着失望的眼睛会刺痛她。


晓美焰蜷缩起来,那双眼睛不知何时早被刻在她梦境的天空上,眼泪从那双粉眸里溢出,不停歇的暴雨一直在下。直到她们毕业分别的那一刻,焰才猛然从过去惊醒,明白像这样每天相守的日子结束了。


自己爱着的女孩注定会笑着牵起别人的手,穿着洁白的婚纱和另一个人在阳光和祝福下拥吻。那个人不会是她,她只不过是她的朋友而已。这条界线,就算焰越过,最终也没办法落到那个人心里。


我只是她曾经的最好的朋友,这是哪怕自己再犹豫都不会改变的事实。明确的认识又一次刺痛了焰的眼睛,于是它们无声地哭泣起来。


不如在自己被现实真正刺伤之前,逃离那个温柔的陷阱。这样不论对她还是对自己,都是有利的。缩进名为冷漠的外衣里,枯等着记忆和思念彻底风干,粉碎。


这是焰挣扎到最后,发现自己能为圆做的最后一件事。




5.
时间匆匆流逝,眨眼间赏樱会的那天就到来。傍晚放学后,焰和同班同行的女生们在繁华的路口分别,转向通往樱花林的方向。


日已渐沉,大部分人都前往河边准备观赏烟火表演。昏暗的小径不见人影,樱花像是飞行疲倦后落在枝头小憩的云一样簇拥着。焰拨开树枝,隐隐约约看到不远处有人影和灯火。焰某一刻甚至希望站在那里的是可以摄走人心神的妖怪,这样自己就不用再一直如此惦念着某个家伙。


那人选的是一棵尤低矮,但花开极盛的樱树,压枝的樱花热烈地欢笑着,完全遮住了等候在那边的人,只留下半身的和服和脚边的提灯。焰眨了眨眼,看着明显是女款的和服不知所措,但环视四周后也没有再发现其他人。


那位学长还真挺爱搞神秘的。这样各种拜托同班的女生帮忙打掩护遮遮掩掩,一点气势都没有。焰叹口气,轻轻拨开花枝,看着面带狐狸面具的女孩子愣住了。


"小焰,晚上好。"
轻轻把面具拨到耳边,面前人温驯地笑着,焰向后退了一步。


她本该逃掉,可是面前的妖怪总有办法捉到她。


"小焰在找人吧。不过我想告诉小焰,是我写的那封信哦。"
"很奇怪吧。居然对自己的好朋友抱着这样的心情。"
圆的视线避开了一直没有反应的焰,她有些慌乱地想要去摸自己的鬓角,却碰到了面具。


"但是.....我还是想要把这样的心情告诉小焰。我想了很久,也犹豫了很久,我觉得我是足够认真做出这样的决定的。"圆抬起头,用异常坚定的眼神看着好像完全游离在情况外的焰,"小焰如果想要离开,现在也可以的。我尊重小焰的选择。"


焰虽然一言不发,但脸颊早已通红。她露出溺水者一样慌乱无助的眼神。眼角跌落了惊喜的泪水,好像又有火焰在她眼中起舞,炙烤的热风吹散了紧裹的阴霾。这些都直白地回复着圆的问话。焰没有放下花枝转身离开。她犹豫了片刻,走向了圆,双手轻轻覆上一直紧张地交握在胸前的圆的双手,用只能让二人听到的声音嗫嚅道:"没办法做朋友的话,我想这样也不错。"


通红的脸颊热度还在不断上升,焰始终没有敢去看圆的脸,不知道该看向哪里,只能盯着侧曳旁出的花枝。圆看着眼前人害羞的样子禁不住笑出声,伸手圈住焰把她揽进自己怀里,二人颊面相贴:"小焰真是太可爱了。"


焰的手浮在半空中犹疑着,最终还是放下来,轻轻环住了圆的腰。


"不过没有看到小焰穿和服的样子真是遗憾啊。明天小焰穿给我看怎么样?我可以帮小焰穿哦。"
"......"
趴在圆肩头的焰没有回答表示默许,圆笑着揉了揉焰柔顺的长发:"那小焰可不许害羞哦。"


"我们去看烟花吧,大概已经要开始了。"
但是压根没有动弹的某人很明显并不想去,只想这样腻在圆怀里。


"那我只能在这里把礼物送给小焰了。"
圆有些无奈地把焰从自己肩头拉开,在昏暗的花影下轻轻凑近。


脚边的提灯火光幽微,暮色四合的花海寂静无声。远处天空中隐隐传来烟花炸裂的声音,烟火表演的序幕已经拉开了。河畔斜草地上三三两两散开席地而坐的人们正仰着头等待着更盛大的烟花绽放在头顶。沙耶香看着身边一口气吃掉一串团子的杏子,微微笑起来,伸手拿掉杏子头顶不知何时落上的樱花花瓣:"你吃慢点,又没人和你抢。"


"......我说,杏子。明年也一起来赏樱吧,如果可以的话。"
"你在废什么话啊,之后每一年我们都要一起来啊。"杏子撇了一眼身边仰头看天的沙耶香,从食盒里拿出一支团子串,"喏,吃一串吧。"


"也不知道小圆那边情况怎么样...."咬着团子的沙耶香模糊不清地嘟囔着,"那个笨蛋要是让小圆伤心,我第一个揍扁她。"


"明天我去问问焰,应该没什么问题。"杏子看起来一点都不担心,"全世界只有那俩个不知道对方的心意。咱们这些旁观的可是看得清清楚楚。真是傻透了。"


"切,搞得好像你当时有多精明一样。"




6.
"说到那年咱们聚餐的事情,你还有印象吗?"窝在被炉里的焰趴在桌面上,看着一边正在剥橘子的圆出神。


"那天啊......沙耶香把我约出来说要一起吃饭来着。那天好像是我偷偷把信送出去的第三天吧。我当时都不知道她们还把你叫出来了。"圆分了一半橘子给焰,放在她眼前。


"原来你也不知道吗?我还以为只有我一个人不知道情况呢。"焰剥下一瓣放进嘴里,拿起遥控打开电视,电视里正播报着接下来几天的天气情况。


"我想大概那是杏子从谁那里听到你收了信的传言,和沙耶香商量一起搞的交流会吧。"圆单手托腮,看着叼着橘子的焰回想着,"现在想想,你那时候还真的是有点傻。好好的交流会最后硬是弄成了告别会,当时真的吓到我了。要是没有赏樱会咱们估计就要这么错过了。"


"我当时又不知道你怎么想的。"焰耸耸肩,"这几天天气都不错,要不要一起去神社参拜?"


"好啊,我联系一下沙耶香看看她们有没有时间。"


正在手机上给沙耶香发送私信的圆忽然感觉到肩膀变沉,焰的一缕长发垂到了她胳膊上,弄得她有些发痒。圆看着靠着她肩上的焰微微一笑,继续在界面输入信息。


"等过了这几天,咱们去吃拉面吧。"焰盯着电视忽然冒出这么一句话。圆确认了显示出发送成功的界面后把手机放在桌上,本想要把焰拉进自己怀里,结果焰顺势躺在了自己的腿上。四目相汇,圆嘴角上扬,俯下身轻轻在焰额头落下一吻:"都可以,我听你的。"

评论

热度(37)

  1. 時之溯行者·晓美焰夜庸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