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之溯行者·晓美焰

全员向/见泷原的情人节

阿尔比修斯:

魔圆同人,很OOC,私设有。





  去年的夏天,沙耶加只是一个人徘徊在空无一人的房间中踱步。


  而今年的夏天,这个蓝发少女右手的无名指系着一根纤细的红线,在这里和自己的挚友一起做心形巧克力。


  或许因为是五月二十日要到了的原因吧,镜湖旁边的柳树扬起柳枝的时候都是将烟幕击打成心的形状,风吹拂过湖面的时候将两颗心融在一起。而沙耶加背对着这样的景色缓慢地将黄油打进碗中搅动着。


  “啊啊啊…下一步要怎么做啊…”


  “沙耶加酱…这是你今天说的第四遍了…”


  “渚觉得加点奶酪进去会比较好的说…”


  因为错误动作而导致失败的沙耶加愁眉苦脸地对着制作说明书来回地翻阅着。最后直接认为无望了之后干脆直接用手背盖住自己的双眼躺在沙发上叹气。


  “不行啊…果然还是放弃好了…”蓝发少女瞥了一眼尚未完成的东西,转眼间眼瞳里的希望消失。


  无名指上的红线像是感应到了自己第二主人的失落那般稍微在太阳底下闪了闪光,似乎是在为她加油。


 ――另一边。


  这个世界上能被失去角的独角兽狩猎的东西很多,就算失去了角,独角兽还是独角兽,只是损失了一些力量而已。她完全可以去猎杀那些毫无反击之力的魔女,但是她并没有这样做。


  因为她觉得狩猎千年难遇的人鱼会成为她一生的回忆。所以那条世界上仅存的人鱼便成为了她唯一的猎物。


  那双蓝色的眼眸里倒映出的是一只迷茫的无角兽,还包括了海洋的温柔。她笑起来的时候,仿佛是将所有人推进海底深处的恶魔,然后,那个独角兽,掉进了温柔的陷阱。


  这个星期天,她难得的没有花钱到游戏厅去耗费时间。


  佐仓杏子两指拿起杯耳将杯中摇曳着的酒红色液体一饮而尽,不知道是因为烦恼还是红茶过于烫口,她的眉头下皱作出发愁的表情。


  “喂,不是说好去买礼物的吗?为什么你们又拉我来喝红茶?”杏子猛地拍桌将茶杯摔在托盘里,声音的大小能显现出它的主人有多么的不耐烦。


  这也难怪,因为这个特殊的日子,杏子想要给沙耶加表现一下所以才求助于焰和麻美。然而这俩人只是一笑而过便拉她来喝红茶了。原本以为是要一起去买礼物什么的,结果杏子刚刚才知道这两个人已经准备好礼物了。焰的盾中藏着一个橡皮大小的圆形彩虹宝石,以粉色为修饰,中间点缀着七种不同的颜色,在太阳底下很是显眼。


  “来拜托你们真是个错误。”杏子幽幽地说道,努力地抑制住了自己的怒火。


  “作为沙耶加喜欢的人你居然连沙耶加喜欢什么都不知道,还真是失败啊。”晓美焰泯了一口杯中的红茶,露出一副微笑看着面前这只凶狠的猛兽。


  “你是想打架吗!?”意料之中的,这只猛兽被她激怒了。她扯住焰的衣领往自己身边拉,红色眼瞳中满是愤怒的情绪。


  在那之后便是沉默,焰并没有想回答她的意思


  “…算了。”杏子放开了焰的衣领,斜视她一眼后整理着衣领。“我自己去。”她这么说着,召唤出那赤色的枪支离开了公寓楼。



――小圆她根本对520没有感觉!


  “话说起来,小圆啊,你就不对那个转学生有什么表示吗?”沙耶加问道,尽管语气中并没有表现出什么问题,但是金属和金属相互击打的碰撞声已经非常反映出她的不开心了。她一把将铁腕摔进碗柜中,手一甩将门关上,整个过程中制造的声音非常大,足够看出她有多么不耐烦。


  垃圾桶里失败的巧克力数量就是她生气的原因。


  “哎?表示…什么表示啊?…”面对沙耶加的问题,她有些显得不知所措,因为她并不是很明白面前挚友的话中想要表达一些什么。


  她的指缝中流露出些许金色的光芒,那是焰送给她的东西。就像是衬托着她的姿色一样,在这个只有冷色调装饰的房间里,这个金色显得那么高贵而优雅。


  很符合她的身份,一个神明,一个金色的神明。


  “那个千纸鹤的材质很贵吧?该说不愧是焰吗,居然能搞到这么贵重的东西。”


  说老实话,沙耶加有点羡慕圆了,羡慕她有为圆痴情的焰。其实也并不是说杏子不对她抱有这种心情,她也能跟焰一样为了自己去赴死。只是这种感情,仅仅只是挚友之间的羡慕,总感觉她并不完全是自己的一样的复杂感情。


  每个520,杏子送给沙耶加的东西几乎没什么变化,很单一,所以沙耶加老实说并不怎么祈祷520这一天的。仅仅只是由于杏子说“今年要给你一个惊喜”这一句话就足够让沙耶加提起百倍的精神。


  或许在外人面前看起来很傻,但是沙耶加却并不这么想。


  将圆交给焰或许是个不错的选择。


  推她一把吧。


  “那个转学生不是喜欢你吗?那小圆你也应该回敬一下别人的心意啊!”沙耶加猛地将双手搭在她的肩上。一股幽香顺着她的粉色发梢飘散在空气中。稍微有点像是薄荷的味道,其中混着一点点黑巧的浓郁。“比如说做个巧克力啥的。”沙耶加补充道。


  小圆的脸上露出一副想要去做但是却无能为力的表情,因为她并不知道送焰什么。


  “可是…沙耶加酱…”


  “可是什么?”


  “焰她每天都会送一个这样的东西给我啊…就算是这么说…我也…”


  “……”


  原来这两个家伙天天在过情人节。



――貌似渚就算520了也只钟爱奶酪。


  对于沙耶加痴迷在巧克力的制作中,渚并不是有太大的兴趣,尽管她喜欢甜食,但是她最喜欢的果然还是奶酪。


  她穿着一件单薄的衣服躺在沙发上闭目,白色的长发毫无征兆地落在地下,灰尘无法将这个纯净的白色染黑。


  是麻美将那一缕缕柔顺的发丝双手捧起物归原主的,她金色的眼瞳里倒映着无可撼动的温柔。


  “蓓蓓,怎么在这睡啊?会着凉的哦。”她勾起手指,轻轻刮了一下面前恋人的鼻尖,说出这句话的同时欣赏着她不可多得的稚嫩睡颜。


  “唔…麻美…?”因为她的声音而从梦乡中拉回现实,微睁的睡颜显得那么无力,激起人的保护欲。“已经早上了吗…?”她轻声问道,将双手拉向自己身后伸了个懒腰。“而且今天是520哦,有什么想要的吗?比如说巧克力什么的。”


  麻美将一只手放在她的腰部,而另一只手托起她的颈椎将白发少女打横抱起。未完全清醒的渚在她的怀中像是一个无害的孩子一般。


  “是沙耶加在做巧克力让麻美也想对渚送巧克力吗…可是渚不是很喜欢巧克力的说…”他将头埋在那人胸前,稍微降低了一下本身就很小的分贝。


  “是吗?那,蓓蓓喜欢什么呢?”


  “渚永远喜欢奶酪的说…”


――杏子她真的很喜欢沙耶加


  炽热的骄阳炙烤着地面本身就让杏子非常不爽了,强压着怒火的她还是来到了这条步行街上。


  街上都是一群群的情侣更加让杏子怒火倍增。


  她不是在憎恨别人有多么的幸福,她只是遗憾自己心爱之人不在自己身边。


  她漫无目的的走在街上,虽说是给沙耶加买礼物却并没有什么头绪。猛地一瞥路上的风景后,最终走入了一个花店里。


  入眼的是数不清的各色鲜花,杏子的表情却没有过多的惊讶和感慨。这种场面,以前在教堂的时候见得太多了。虽然那一段是不堪的回忆,不过…


  现在送人玫瑰这样或许也不错。


  “喂,你这家伙。”她转头对着店员吼道,将右腿踏上低矮的前台,这不符合身份的动作显得非常霸气。“给我520朵玫瑰花!”


  “5…520?!好的……!”


  店员慌张地跑进黑压压的仓库之中,脸上带着一个微笑。


  “哎,杏子酱,你也来买花吗?”


  随后走进来的是那个粉发少女,她的手里攥着一些纸币,那或许是用来买花的,或是来买其他东西的,杏子并不确定。


  “给沙耶加的。”杏子果断地说道,转瞬间将pocky吞入腹中。“那你呢,小圆?你的目的跟我一样吗?”


  “嗯…我想…买一些花送给小焰…”


  “送给那个家伙啊…”


  小圆像是在思考什么仰天闭目,思考结束之后便启齿向小圆说道。“520朵玫瑰都是送给沙耶加酱的吗?沙耶加酱还真是幸福啊~”


  “没,没什么大不了的吧?!还不是因为我喜、喜欢她,你又不是不知道…”杏子在听到小圆的话之后像是触电一般瞬间脸红,有些慌张着地解释这一切。


  “真好啊~”


  “才…才没什么好的呢…!”


  等店员拿着一大把玫瑰花走出来的时候,杏子已经丢下钱红着脸逃跑了,仅剩下的就只是看着她背影傻笑的小圆。


  是的,就是因为喜欢。


  杏子非常听沙耶加的话,就算她对外人再怎么桀骜不驯,在沙耶加的面前永远就只是一个听话的乖孩子,仅此而已。


――论五百二十朵玫瑰花的用途。


  “焰酱是国王啊,好厉害啊!”


  小圆对身旁黑发少女手中握着的牌感到惊讶,随后转化成祝贺。那张扑克上面印着的国王二字完全可以说明她的运气有多好,好到让人怀疑她是不是用了能力。


  而焰对于这张牌,似乎完全没有兴趣甚至眉梢下皱显得非常无奈。本来情人节被着四个拉来就让人很不爽了,又不知谁提议玩起了国王游戏。可以说,焰对于这个话题,完全没有兴趣,仅仅只是为了陪小圆来的而已。


  “啊啊啊啊啊――!为什么我不是国王啊――!”杏子扑倒在美树沙耶加的怀里大吼,沙耶加并没有躲开,她轻抚着面前绯红之女的头,任凭少女在自己的怀中肆意哭泣。如果这样就能平复她的心情的话,她的肩膀会是这位少女永远的依靠。“好了啦好了啦,下次吧,又不是没有机会啦。”


  声音中尽是宠溺的语气,她将这位少女当成了自己的家人。一位切切实实的家人。换句话说,美树沙耶加即是佐仓杏子永远的归宿与精神寄托。


“明明都已经是个大孩子了,为什么还像个长不大的笨蛋呢?”沙耶加轻揉她怀中的绯红少女,宠溺地笑着。或许这句话戳到了她的逆鳞。刚刚还在她怀中放声大吼的佐仓杏子立刻弹起,像是受到了什么刺激一般,脸上稍微有些变红。“要,要你管啊…”杏子红着脸反驳道。


  并没有理会两位后辈的喧闹,巴麻美对着焰笑着说道“所以晓美同学,你要下达的命令是什么呢?”


  “……”


  “……佐仓杏子向美树沙耶加表白吧。”


  她想也没想就说出了这个命令,因为她真的不喜欢给别人下达任务。


  “本来想藏的更久一点的,看来藏不住了啊。”杏子嗤笑一声之后,稍微叹了口气。随后起身向沙耶加走去。“沙耶加,你可以稍微闭着眼睛等我一下吗?”


  “哎?好…好啊。”沙耶加答应道,杏子摘下自己的头绳,披散的赤色秀发微笑着环住沙耶加的眼睛轻轻打了个结。


  “等我回来。”她抚摸着她的短发,亲吻着她的额头。


  时间似乎过去了三分钟。


  “沙耶加酱,可以睁开眼睛了哦。”


  徘徊在耳边的是小圆的声音,她扯下了束缚视线的封印。


  随后映入眼帘的,先是被一大束玫瑰花所染红的视野,她的身体掩映在花丛之中,只有单膝跪地的姿势被沙耶加所看见。似乎真的只是过去了三分钟,但是这五百二十朵玫瑰花却环绕在沙耶加的身边,而杏子手中的仅仅只有十四朵而已。


  ――杏子拜托了焰,帮自己铺设这样的环境。


  ――十四正好是沙耶加的年龄。


  “情人节快乐,沙耶加。”


  绯红少女向沙耶加露出一个仅仅只是对恋人才有的笑容,赤发散落在地与花的颜色融为一体,两个小虎牙暴露在空气中的时候更将她的容颜提升一级。


  沙耶加被这一副情景所感染,捂住自己的嘴不想让这一份心情流露出来,眼泪却将她的表情完美地传达到杏子的心里。


  “干什么啦…又不是求婚…为什么要单膝下跪啊…”随后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一头栽在杏子的怀里哭泣,泪水打湿了她的衣服。杏子知道,这并不是讨厌她的表现。顺着她的背部一路轻抚着。


  “那,就等到能结婚的那一天,我再娶你好了。”说罢,杏子对怀中人再次微笑。


  “…杏子,你别这样…”


  怀中的少女说话声音越来越小,双手用力地抱住她的腰部,不想让面前人听到自己的声音。


  “我并不觉得我做错了什么。”


  “……”


  “是因为巧克力的问题吧?”


  “哎?!”


  她的口中说出的那个词汇立刻让沙耶加抬起头来,脸上像是秘密被捅破一样的惊讶表情。随后害羞般地低下头。


  杏子又笑了,她望着害羞的沙耶加说道“你这个样子还挺好看的嘛,就放在门边,还写着我的名字,想都不用想就知道是你这个笨蛋做的吧?”


  说完,她从身后拿出一个包装精致的盒子,上面写着佐仓杏子四个大字,浓郁的巧克力味从中散发出来。


  “不尝一尝看吗?自己做的东西?”


  “不,不了…这是给你的…”


  “这怎么行。”


  包装盒被拆开,一个棕色的心形巧克力进入视野里,杏子将一整块巧克力掰下一小部分放进自己的嘴中,仅仅只有一秒甜腻的味道就充满了口腔里,杏子并不讨厌这个味道。


  随后喵,杏子一手拖住沙耶加的脑袋,亲上了她微闭的嘴唇,将自己口中的气味传递到沙耶加那里。


  她眼角含笑。仅剩下的是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沙耶加和她迟疑的脸色。


  “怎么样?好吃吧?”


  “……嗯…。”


  沙耶加不敢直视杏子,她静静地趴在她的怀中,轻轻地点了点头。



――论千纸鹤的正确用途


  “我说焰啊,你那么多千纸鹤什么时候才能送完啊?”


  “送完…应该是不太可能的。”焰转过头去看向杏子,双手托起下巴像是在思考着什么。


  说老实话,焰几乎从喜欢上圆开始就每天都在送圆一个贵重的金色千纸鹤,而且每只都能看得出她非常用心。何况她不知道小圆到底喜不喜欢这个。


  “小圆,你喜欢转学生送你的礼物吗?”沙耶加问道。


  “哎?喜、喜欢啊…?只要是焰酱送的东西,我都很喜欢呢…?”


  “果然…”


  焰轻轻抱起圆,她像是一只乖巧的小兽般往焰的怀里靠近。


  “但是貌似并没有什么实际用途的说。”渚这么说道,这句话像是刺到了焰的逆鳞一般,她回头瞥了一眼渚,目光中带着些许蔑视。


  “那也比佐仓杏子的520朵玫瑰要好的多。”


  “你这家伙是要打架吗?!”


  虽然焰时常在思考要送给圆什么礼物好,但是这个问题始终没有结果。因为焰知道圆并不喜欢华而不实的东西,所以才开始折那么多千纸鹤的。


  “而且,我今天已经把所有的千纸鹤拿去卖掉了。”


  “哎?!”


  这一声惊叹是除了焰的另外五人在同一时间声带一起振动造成的声音,这其中还包括了千纸鹤的所有者圆。


  “为、为什么啊?晓美同学你是不喜欢鹿目同学了吗?”


  “我看错你这家伙了,你果然是要打架吧?!”


  “焰酱这样一定是有苦衷的对吧?”


  “……”


  回答她们的是焰的沉默,因为焰并不想回答她们的问题。实际上对于焰来说,那么多只能用来摆设的东西还不如一个实用的。


  焰从盾中拿出了那一堆千纸鹤所换来的东西。那仅仅只是一堆纸币而已,但,似乎象征着什么。


  “小圆,我们去领证吧。”


  ――某人带头喝醉了。


  “我永远喜欢我家笨蛋沙耶加――!”


  “杏子你喝醉了你快从天台下来啊啊啊!!”


  “小圆!不论多少次,我都会为你战斗的(搭上麻美的肩膀)”


  “小焰,那个是麻美学姐,我在这边…”


  “麻美和渚要永远在一起哦!因为渚最喜欢奶酪了所以绝对不会抛弃麻美的哦!”


  “蓓蓓那个是酒你不能喝的…”


  “……。”


  见泷原的夜晚并没有风见野那么灯火通明,在深夜也仅仅只有几家灯是亮着的,这其中就包括麻美的家。麻美的家,亮了一夜。


  521的早晨,躺在麻美家地上的,是三对眼角含笑的恋人。


                                            ――End.

评论

热度(10)

  1. 時之溯行者·晓美焰阿尔比修斯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