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之溯行者·晓美焰

刀使巫女 隐世之梦(狮童真希×此花寿寿花)

照井春佳厨:

个人人生第一篇同人文,献丑了。


这是个和平常没区别的周五下午,由于郊区出现了大型荒魂,收到出动请求的狮童带队前去讨伐。在判断自己一个人就能收拾掉之后,她果断让其他刀使保持距离警戒,自己一个人解决了。


回到管理局宿舍时已经9点,寿寿花已经睡了。简单洗漱完的真希衣服没脱就倒在床上呼呼睡去。可能是由于讨伐荒魂的疲劳,今天几乎一躺下就进入了梦乡。


醒过来时才发现自己似乎是在梦中。周围充满着雾气,唯一能辨识出来的就是前方宫殿一样的巨大别墅。走过去看看吧,狮童向别墅走了过去。


“有人在吗?”


没人回应。大门是开着的。里面富丽堂皇,但似乎一个人都没有,所有门都是打开的。


果然是梦境啊,就我一个人,狮童心想。我还没见识过这种别墅呢,正好梦里有机会见识一下。想到这她开始逐屋参观。


这别墅实在是大的惊人,狮童逛了很久也没逛完所有的房间,直到一个小卧室门前。令人好奇的是这个屋子的门是关着的。


有点不对劲,反正是梦,也不用太在乎礼仪。随后她没敲门直接扭开了门。


小卧室一看就是女孩子的房间,从墙壁颜色和屋里的装饰就能看出来。巨大的床旁边的衣架上挂满了是自己叫不出品牌的华丽服装。好像看谁穿过其中几件?一抬头,她和床上人的目光对上了。


“真希桑?”


“寿寿花?”


“你怎么在这?”这话被寿寿花先说出口了,真希只能解释这是梦境以及自己刚才探索到这里,


“寿寿花你为何在这啊?”


“...这里是我家啊。”


这个梦境好厉害,居然能还原寿寿花家外带女主人。真希在心里默默吐槽。


至于为什么出现的是寿寿花以及为什么会出现自己没去过的地方,真希没想到这些。


“寿寿花你家的房子是真的够大,我现在能理解你之前说的话了。”


“几千万日元的衣服很普通那句还是坐鹞式上学那句?”


“住在这宫殿一样的家里,这些都是很正常的了。这个家庭状况和你每次中午吃便利店便当的情况对比起来就特别有意思呢。”真希补充道:“知道你家境好得很之后我以为你是家里的山珍海味吃烦了才会喜欢吃便利店便当。”


“有这方面的原因,不过罗森的便当是真的非常好吃。”大小姐一边从床上下来一边回答。“等明早醒过来和我一起逛超市去怎么样?这周末没什么安排。”


“没问题。”明天的活动安排好了,不过现在该干嘛呢。“按照早上通常6点醒来的情况看的话,我们还需要在这梦里过8个小时啊。”


从床上下来的寿寿花有了主意,“对了,真希桑要喝点红茶吗?喝茶聊天,等会顺带和我比试吧,想再挑战你试试呢。”


“好啊。在梦里练习真够神奇的了。”因为最近比较忙,上一次和寿寿花的比试已经是1个多月前的事了。


有趣的事发生了,厨房的柜子里有大吉岭,和现实中自己家里茶叶放置的位置一模一样。


平时真希出完任务回来的时候,不管有多忙她总是会放下手头的工作给真希泡茶,不过由于刀剑管理局是国家机关,经费有限,所以茶叶不是大吉岭这样的高级货。


“真希桑对于以后是怎么打算的呢,等讨伐了湍津姬之后?”既然是梦,醒来就不一定能记得了吧,问一下这木头的真实想法好了。寿寿花打定了主意。


“讨伐荒魂,保卫紫大人和亲卫队的大家...啊,就剩你我二人了。”结芽已经不在了,夜见也已经成了敌人,几个月前谁也想不到会变成这样。


“挺好,不过以后呢?再过10年估计就会出现更适合薄绿的刀使,到时候你就得隐退把刀交给她了吧,那你接下来干嘛去呢?”


“我还真没想那么多,可能会隐退去当剑道老师或回老家找份工作当上班族吧。”


“意外的普通呢,这几个选项也太平凡了吧。”


“但毕竟没了刀使的身份之后我们就只是普通人啊,没上大学也没法找太好的工作。”对于普通人是这样的。


可寿寿花我不是普通人啊。


“寿寿花之后是怎么打算的啊?”


“继承家里的族长之位,担任家里企业的总裁。以后估计会很忙了。”一直以来自己高效处理刀剑管理局的工作也是在为之后做准备。到时候就不用请人来从头教自己如何处理企业事物了。


“什么?寿寿花你家还有家族企业的吗?”这真是让人吃惊,之前仅仅知道她家是华族,没想到还有企业。


“你从来没问过我啊。说完事业,对于以后的感情生活真希你怎么想的啊?”铺垫了这么多终于到了关键的话题,寿寿花集中精力准备听这个木头的回答,同时右手手指高速地玩头发。如果对面不是真希估计就会发现自己的下意识小动作吧。


“我没想过这个问题。”


果然是个木头啊,想听她亲口表达对自己的感情怕是很难了。


“寿寿花你这既然是大家族,之后是不是就要...和家里安排的其他公子见面成家了?”不知道为什么,寿寿花对于自己是好朋友,好对手,以及家人一样的存在,想到之后就会分开,看她和别人在一起结婚,心里很难受。


“不会哦。我是不会和其他家族的公子结婚的。因为,我喜欢的是女孩子啊。”说这些话的时候表面很淡定,实际上心跳特快,平时都是隐藏自己的感情,在梦里大胆点也是可以的吧。


“什么???”
狮童目瞪口呆,刚才寿寿花的发言冲击性太大。


“真希桑,如果你我隐退之后,你到我的身边来辅佐我的工作怎么样啊?”


“啊...我很乐意。不过你刚才提到你喜欢女生?方便和我说说是什么样的人吗?”不甘心,好奇,惊讶,几种情绪混杂在狮童心头。


“她也和你我一样是个刀使,实力很强,人也可靠,较量多次我都没能打败她,为了打败她我一直在努力追赶。她这人特别有意思,个子比我高很多呢。”忍住笑说完这段话不容易,寿寿花控制着自己的脸部肌肉来保持平静。


这说的是....不就是我吗?!意识到这之后看向寿寿花,目光相对的时候确定了这个事实。


对上目光之后,狮童的表情变化让她放心了,“那么,真希桑愿意和我这么一个女孩子在一起度过之后的人生吗?”


“如果是寿寿花你的话,我愿意。”
不需要更多的话语,两人都已明白对方的感情了。


“如果不是在这梦里,我估计不会这么委婉表达出我的想法吧。”
“说起来上次在船上寿寿花你的话中意思我就没理解。”
“这样木头的真希桑才是正常的真希桑啊。”
还真的是无法反驳。


再次对上对方的目光,特别有了想要亲吻寿寿花嘴唇的想法。
寿寿花看着狮童走过来然后抱住自己。“寿寿花,我可以...”后半段话被寿寿花的嘴唇堵在了嘴里。


双方都很青涩的一个吻,却似乎使得房间的温度上升了,两人的心跳也跟着加快了。


寿寿花先离开了对方嘴唇,看着狮童仍然留恋着嘴唇的样子让她很开心。她说出了差点让狮童理智断弦的话:“我想和真希桑做更多。”


狮童转身去关门,被她拉住了。“梦里又没有别人啊。”
说的是啊,顺便梦里和寿寿花做这种事也不涉及日本的法律吧?


亲吻继续,寿寿花退着来到床前。狮童的手解开了她的衣服扣子,把她的上衣脱了下来。似乎感觉有点凉,但是身体已经变得更火热了。
解胸罩的时候遇到了麻烦,能感觉出狮童的紧张,因为她半天都没成功。寿寿花只好自己动手解决问题。


两个半球完全暴露在了空气中,虽然没有这个木头的大但是形状大小已经很令人满意了。真希的手抓住了其中一个,这真是从未有过的体验,对方是自己喜欢的人这一点让人既兴奋又愉悦。真希的手指由于长期用刀而长的茧摩擦着她的半球顶端,让她感觉到丝丝快感,两个尖端也硬了起来。


终于吻够了的狮童拉开了距离,用舌头舔上了没有被抓住的那个半球尖端。一边是手指,一边是舌头。这刺激让寿寿花发出了羞人的声音。这声音使得狮童更加兴奋了,持续不断的进攻这两点,在达到最高点之前,寿寿花叫停了她。


狮童才意识到可以做正戏了,把寿寿花抱到床上,看着她把自己的内裤脱下来。狮童也脱去了自己的衣服,开始埋头在寿寿花身上亲吻起来,留下一个个印记。与此同时她的手找到了寿寿花的秘密通道,感觉到已经够湿润之后一根手指经过反复试探润滑完毕慢慢的进入了对方的身体。随着手指的运动,寿寿花发出了诱人的声音,这是从没有过的体验,自己喜欢的女生的手指进入自己的身体,肉壁的神经非常敏感使得每次进出都让她发出声音。但是一股空虚感使得她想要更多。


“真希桑,能不能用2根?”


被充满的感觉真好,对方的大拇指也开始磨蹭上面的小核,这多重刺激之下,下面开始大量分泌体液,就要到达最高点了。


感觉到了寿寿花身体的变化,狮童加快了手指进出速度和力度,一次次的撞击使得她的娇声越来越大声。寿寿花感觉一瞬间仿佛下面有电流流过,然后全身都放松了。


“真希桑,这真的太舒服了,还有几个小时呢,再来几次?”
“没问题。”


两人翻云覆雨了一晚上。最后同时达到了最高点。狮童醒来的时候才发现这个梦异常真实以至于自己内裤已经湿透了,而且整个梦的过程自己都完全记住了。


看向对床寿寿花才发现她也醒了,脸很红,怎么了?


“真希桑,我做了一个特别清晰的梦”
“啊?”她也做了同样的梦???狮童有点懵。
“真希桑,昨晚还真是激烈呢。”

“以后的人生也请多关照呢,真希桑。”

评论

热度(16)

  1. 時之溯行者·晓美焰照井春佳厨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