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之溯行者·晓美焰

【符琪】现在,是补习时间!

咸鱼某晓:

我,某晓,诈尸


入符琪n久了粮全是白啃的,眉头一皱发现该交党费了。


这次可能会ooc


文言文部分稍微采用了一下课本上的


(其实就是文言文要测验了码文当温习一下xxx)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符华自从在宿舍里被芽衣委托了要给琪亚娜补习文言文和历史后,就开始着手准备调节自己的时间表,准备两个小时来补习文言文,历史第二次补习的时候再补。


周六上午9点整,符华从武术室回到宿舍,一开门就看到琪亚娜已经坐在沙发上,拿出课本等着她来了。


“班长你到了哇!”琪亚娜看到自己,好像很开心的打招呼,“虽然班长来了很开心,但补习什么的真的很讨厌啊。”


符华推了推鼻梁上的红框眼镜:“没事的,琪亚娜,文言文就是多背重点字词、思想感情和修辞手法。你的头脑其实不算差,就是不用心的问题,我好好帮你补补应该就可以过关的。”


“那我就信班长一回啦。琪亚娜打开课本,翻到陋室铭和爱莲说两篇文言文组成的那一课。


“我先看看你的笔记情况。”符华拿起琪亚娜的课本看了一秒后表情瞬间变得极为复杂,想必导致这个结果的原因是上面一大堆乱七八糟的涂鸦,不过还好是用铅笔画的。


“嘿嘿嘿。”琪亚娜尴尬的笑了,毕竟这种东西也不是能拿出来吹的啊。


符华从琪亚娜的笔盒内掏出橡皮擦说:“琪亚娜,我觉得你应该先端正你的学习态度。”话毕,符华快速的将课本上的涂鸦擦干净,宛如曾经什么也没有一般。


琪亚娜其实不太想擦掉的,但是还是选择听班长的,默认她把涂鸦擦了。


“那我们现在来重新学习一下它吧,首先,‘铭’是一种古代文体,用来刻在器物上警戒自己或称述功德的文字。这也是‘座右铭’的由来。”班长拿着自己带来的课本,从文体开始讲起。可抬头一看琪亚娜,只是点着头“嗯”了声。完全没有记笔记的迹象。


“诶,班长你怎么不讲了?”一直死盯着“铭”这段注释的琪亚娜疑惑的抬起头。


符华从琪亚娜的笔盒里拿出钢笔,放到她手里,自己也从外面握住琪亚娜的手:“琪亚娜,文言文不记笔记可是很难学的,如果你不愿意那我就和你一起记。”


符华与琪亚娜握着笔,将注释中关于“铭”的那一段画下。


“开头这一句是类比手法,将山水与陋室对比。”符华与琪亚娜讲解着并写下来。


“‘苔痕上阶绿’这一句运用了拟人和对比的手法,可能会考到。”


“‘何陋之有’的陋字无实意,是宾语前置的标志,不要与其他的之字弄混了。”


符华一字一句耐心的讲解,几乎所有课本上没有注释的字词和句子的一些手法她都握着琪亚娜的手一一记下来,神情依旧如平时做事般无比认真。其他学生看到,估计很容易被气场感染也开始努力学习了。


表面上琪亚娜十分认真的在听,不时点点头像是懂了的样子,其实她一直在趁机从侧面偷瞄符华的脸。不得不承认,班长认真的样子真的超级好看啊。她的内心如此想着。


符华很快就发现琪亚娜走神了,还是看着自己的方向。“琪亚娜?”她轻声唤着眼前不知在思考什么的白毛少女。


“啊?”在自己的思绪中突然被叫了的琪亚娜像是被什么东西砸了下一样,并没有很快的清醒过来。


“你在想什么呢。”符华无奈的叹了口气,“这样子补习效率会很低的啊。”


“诶……那个……就是在想作者为什么这么自恋!还和自己拿仙人和龙来比,也真是服了。”琪亚娜只好找了个借口搪塞过去,可她没注意到自己的脸已经红得要爆炸了。


“噗。”符华看得出来,这个白色毛团是在瞎掰,目的只是为了隐藏自己在瞎想的事情,不过她这样倒是很可爱呢。


“班……班长你笑什么了啦!”白色毛团的脸更红了,几乎要滴出血那种。


“抱歉,是我失礼了。”符华调节好了自己脸上的表情,“只不过是我上过很多次文言文,能问出这种问题的好像也就琪亚娜你一个了呢。”


琪亚娜此时的表情已经变成了:生气了!哄不好的那种!


“我这是夸你思考问题会从多个方面啊。”符华笑着揉了揉琪亚娜的白毛,琪亚娜的表情才好了点,只是看起来还是气鼓鼓的样子,特别可爱。


“那班长你就直说嘛,为啥一定要绕着说勒?”琪亚娜不解的歪了歪头。


“每个人都风格各异,不一定所有人都一样。啊,时间到了,两个小时才补习一篇文言文,效率较低。”班长看了眼时钟后表情又恢复到了平时冷静的样子。琪亚娜因为紧张忍不住咽下口水。


“不过给你补习,我不介意呢。”班长最后留给她一个温和的笑容,收拾课本放好,离开宿舍。


啊,刚刚班长的笑容太好看了。此时琪亚娜脑子里没有一点补习内容,而都是班长最后的那个笑容。


真的好喜欢班长呢。琪亚娜在心中暗自说道。



评论

热度(23)

  1. 時之溯行者·晓美焰咸鱼某晓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