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之溯行者·晓美焰

转载文章一律不会删除
毕竟已带作者带出处带原始链接且未改动未转出此网站范围
应用功能规划不全面不应由用户背锅
转载也是lofter的一部分,不爽不要玩

nephna:

莫德雷德的泪簌簌地落了,滴在阿尔托莉雅脸上,他呜呜咽咽的说其实我没有想你死,我只是想要你摸摸我的头,再温柔的对我笑笑就好了,像你对其他的圆桌骑士那样。亚瑟王,你以为我凭什么活到现在啊。


眼泪滴进阿尔托莉雅翠绿的眼睛里,又顺着他的眼角流出来。好安静啊。阿尔托莉雅想,我们的爱,太安静了。莫德雷德。他伸出手抚摸这张与他如此相似的脸,这张因悲伤而扭曲的脸。他的姐摩根使诡计生下的不贞的孩子,他的莫德雷德。得到父王认可,便会高兴至极的莫德雷德。“对不起啊,你。”阿尔托莉雅声嘶力竭,只得了这一句话。真的好对不起啊,我喜欢的莫德雷德。


阿尔托莉雅为他的父,摩根做他的母,他的人生太过残酷,追逐的泡影,走马灯一样的经过了。被生下、被作弄、被杀死,他还未曾吻过他父的嘴唇。在圣杯战争上再次相见,莫德雷德因为怨恨与爱意浑身发抖,他咬着指甲,发誓要亲手杀掉父王。可是阿尔托莉雅对圣杯明显比他熟多了,不打架的时候还邀请他一起吃过饭,偶遇的两人,剑拔弩张之时肚子同时发出了想要吃饭的声音,莫德雷德差点拿不稳剑,两眼一抹黑昏过去算了。而另一位声音制造者倒是脸不红心不跳的,想了想就拉着别别扭扭的莫德雷德,昂首阔步走进新世纪好文明自助餐厅。结果没一会儿就被工作人员双双请出门外,祖传食量那可不是闹着玩的。莫德雷德不知道他干嘛来这一出,跟在父王后面跟个炸了毛的小猫一样,凶巴巴地准备随时发起叛逆。可阿尔托莉雅什么都没说,只是在前面走着,脊背挺得笔直。莫德雷德想,死过一次真不一样,他都能跟父王好好相处了。他们把落叶踩的咯吱作响,总而言之分享着慵懒甜美的下午阳光。阿尔托莉雅的声音穿过糖浆般的空气,变得遥远而模糊了。他突然的转过身、像从未见过他那样,温柔地注视着他的子:


“莫德雷德卿,下次见面,我将会不留余力的击杀你。”

评论

热度(12)

  1. 時之溯行者·晓美焰nephna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