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之溯行者·晓美焰

转载文章一律不会删除
毕竟已带作者带出处带原始链接且未改动未转出此网站范围
应用功能规划不全面不应由用户背锅
转载也是lofter的一部分,不爽不要玩

【点文】坏孩子要接受惩罚

耀君小心腰:

点文 @slydom
☆小姑娘咕哒x大姐姐玛修(大概)
☆吸血梗
☆全员ooc,注意避雷
☆求小红心,小蓝手和评论(重点)


虽然说是盾女主,但感觉也有点女主盾来着_(:з」∠)_
顺便文名是乱取的,大佬们有什么更好的建议吗?


————————————


藤丸立香是玛修在迦勒底的走廊上捡到的。


“欸,芙芙你要去哪?”


白色的小兽突然挣脱出玛修的怀抱向另一个地方跑去,等她追上时便看到一位扎着斜马尾的小女孩趴卧在了迦勒底冰冷的地板上,似乎是陷入了昏迷。


玛修想上前查看对方的状态,毕竟让这么小的孩子趴在地上总是不好的,但却被芙芙咬住了裤脚阻止她靠近那个人。安抚了不知为何警惕起来的芙芙,玛修稍微靠近后听见了对方口中的低喃。


“好渴……饿……”她的声音微弱到像是蚊子的嗡鸣,不仔细听还真听不清。


这个孩子是因为饥饿才昏迷的吗?玛修想道,摸了摸自己口袋里罗马尼医生给她的两条巧克力,决定先把人叫醒。


“那个……快醒醒,你还好吗?”玛修轻晃着橘发的小姑娘,说道。


“呜……”被摇晃着的小姑娘发出不适的声音,眼皮动了一下,缓缓地睁开了亮金色的眼眸,口中依旧喃喃:“好饿……”


“饿的话,要吃巧克力吗?”玛修从口袋里拿出一条巧克力,尝试性地问道。


而对方只是缓慢地爬起身后看了看她手里的巧克力,没有多大兴趣的样子,皱了皱小鼻子将视线上移到她从衣袖中露出的肌肤。


是…血液流动过的声音……好诱人……看起来真美味……


小姑娘咽了一口口水。


就在玛修疑惑的时候,橘发的小女孩动了。只见小姑娘慢吞吞地伸手向靠近她拿着巧克力的手,然后猛地抓住了她的手腕,张开的小口里面似乎是闪过了一点银光,对准了她的手臂就要咬下去——


紧接着就被一旁虎视眈眈的芙芙给一记飞踢击中头部,重新躺倒在了迦勒底的地板上。


这一次她可再没有爬起来的力气了。


“芙!”突然将人飞踢出去的芙芙抖了抖身上的毛,高叫了一声。


与成功护主的高昂芙芙相对的,被踢到在地的橘发小姑娘“嘤嘤嘤”地哭出了声。


被饿的。


那种美食当前却吃不到的痛苦,以及一阵一阵的极度干渴和饥饿感在不停地刺激着神经,种种原因让几乎丧失了理智的小姑娘遵循着本能哭了出来。


若不是正好迦勒底的副负责人达芬奇正好经过,不然玛修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了。



藤丸立香是玛修在迦勒底走廊上捡到的。刚一见面就想咬她一口。


☆☆☆


“说出来玛修你可能不信,立香她就是我之前和你说的新加入迦勒底的成员。”在达芬奇的私人工坊里,达芬奇笑眯眯地向玛修介绍,“别看立香这样,论资质的话她可是你的前辈呢。”


“欸?!”


玛修受到了惊吓。她看看微笑着的达芬奇,再看看一旁缩在椅子上抱着血袋吸食的藤丸立香,突然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嘛,立香她因为体质的原因,需要不定期地汲取血液才能维持身体机能呢。”以为玛修是在疑惑藤丸立香的行为的达芬奇解释道:“简单来讲的话,立香她是吸血鬼。啊不过立香并不害怕阳光和十字架什么的哦?只是需要血液而已。”


玛修:……不不不我关注的不是这个。


她还以为达芬奇说的前辈会是比她年长一点的人呢,没想到居然会是这么小的一个小姑娘。不过吸血鬼的话,其实外表这么幼才是正常的?玛修陷入了沉思。


像是在喝番茄汁的藤丸立香珍惜地将血袋中最后一滴血液倒入口中,舔舔有些殷红的嘴唇,在椅子上以土下座的姿势面对着玛修:“那个……在走廊上的时候实在是对不起,我陷入饥饿的时候容易丧失理性……”


藤丸立香感到非常愧疚,幸好当时并没有成功咬到对方。


她也知道丧失了理性的自己是有多恐怖,要是按照之前那种从未感受过的极度饥饿来说的话,直接咬下玛修手臂一块肉来吸血都是有可能的。


“不不不,没事的,前辈并没有攻击到我。倒不如说是芙芙突然攻击了前辈你的我才要对前辈说声对不起呢。”


看着只有七八岁的小姑娘几乎是要愧疚成了个球,一直很喜欢可爱的人和物的玛修感觉自己是被对方戳到了萌点。


一直托腮微笑着的达芬奇突然发声:“因为立香来迦勒底的时间比预定的早了很多……所以玛修你就负责照顾立香吧。”


???


停一下,达芬奇亲你话里那个省略号是省略了多少东西!怎么突然就要她照顾前辈了呢!


玛修:不知所措且突然在风中凌乱.jpg


而立香倒是感觉良好,比起被达芬奇拉去当什么研究材料,还是看起来香香软软的可爱后辈更好一点。更何况她一个七八岁的小姑娘(看起来),被人照顾不是什么很正常的事情么!


实际年龄成迷的藤丸立香理直气壮。


立香:叉腰.jpg


于是小小的藤丸立香和玛修同居的事情就这么定下来了。


☆☆☆


其实说要照顾也没什么好照顾的,毕竟藤丸立香只是看起来小,又不是真的只有七八岁,很多事情也是能够亲力亲为,达芬奇的意思也只是让玛修给她提供个住所而已。


但就藤丸立香那七八岁的外表是很容易欺骗人的眼睛,至少玛修就是真的在照顾立香。


各种意义上的。


看着碗里自己最讨厌吃的花生,小姑娘皱了皱眉,将碗里的碎花生一粒一粒地挑出碗外,然后被玛修发现了。


“前辈,挑食可是长不大的。”玛修严肃地说道,把立香挑出来的花生又倒回了她的碗里。


小姑娘模样的藤丸立香看着自己碗里又多起来的花生粒委屈巴巴,她又不是真的小孩子,吃这些也长不大啊。


玛修继续着说教:“花生拥有很丰富的不饱和脂肪酸,有利于身体的造血,这样也可以减少前辈想要吸血的欲望不是吗?”


“……是。”


万分痛苦的藤丸立香在玛修的注视下挖了一勺碎花生拌饭放入口中,艰难地咀嚼着。


呜呜呜花生真的好难吃qaqqq
玛修是大坏蛋,逼她吃讨厌的花生的大坏蛋噫呜呜噫。


见前辈乖乖把碗里的花生碎吃完后玛修露出了老母亲般欣慰地笑容,忍不住伸手揉了揉立香顺滑的橘发。


被突然摸头的立香惊了,脸一红把筷子一放说了一句“我吃饱了”就连滚带爬地逃离了玛修的视线范围。


可恶……她又不是真的小孩子,为什么被玛修摸头的时候会感到开心呢……


啊啊,感觉好害羞……


缩进被窝里的藤丸立香拿被子包裹住了自己,假装自己是一只鸵鸟。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玛修最近一直在给她投喂健康养生食谱的关系,一连几天都没有想要吸血的欲望的藤丸立香表示非常高兴。


然而越不想遇到什么就肯定会遇到什么,在某一天深夜里藤丸立香又感受到了久违的干渴和饥饿感。


突如其来的干渴与饥饿感刺激了藤丸立香的神经,让她从深度的睡眠中醒来,一睁眼看到的便是玛修洁白的大腿。


由于两人一直都是睡在同一张床上,玛修一入睡便很难被吵醒,而藤丸立香又是那种睡觉非常不老实的人。


睡前明明头是放在枕头上的,但睡醒以后是什么姿势躺在哪里就不得而知了。所以藤丸立香斜躺在床的下半部分也算正常,但现在被饥饿折磨着的她只想尽快吸取眼前人的血液。


亮金色的眼眸在黑暗中闪着诡异的光芒,凭借着本能行动的橘发小姑娘寻找着玛修大腿上血管最多的地方,最后停留在大腿的根部。


咕…好渴……好饿……


藤丸立香深吸了一口气,鼻腔内充满了玛修身上带着的香味,有点像被火焰烘烤过后糯糯的棉花糖,甜甜腻腻的。这一丝香气更加勾起了她的食欲,口中的尖牙若隐若现。


尖利的犬齿轻易地刺破了玛修柔软的大腿肌肤,温热的血液迅速流出却又被覆上的小口尽数截留。感受到了异样的玛修颤抖了一下,但并没有因此醒过来。


新鲜的血液往往带着一股铁锈味,腥甜而又湿热,因为玛修良好的生活和饮食习惯,藤丸立香能从中尝出与自己以前喝过的血液的不同。玛修的血液有点像是浸泡在牛奶中的棉花糖,带着一股奶香,可谓是她至今喝过最极品,最喜爱的血液。还保留着一点点理性的吸血鬼小姑娘按住了玛修大腿上的重要血管,防止血液的过快流出,又为了能让她最大限度地细细品尝。


感受着口中的腥甜以及干渴和饥饿感的慢慢消退,橘发的小姑娘幸福地眯起了眼,结果因为太过舒适而不小心动作过大,玛修被她弄醒了。


玛修醒了以后惊恐地发现自己的前辈在吸着让人感到不知所措的地方的血液。


“前、前辈……停下…快住口,那里不可以……”


玛修感觉自己就快要哭出来了,被吸取血液时的酥麻感和被吸取血液的地点的害羞让她无所适从,再说的少儿不宜一些的话,那就是——


她觉得自己就快高潮了。


等到干渴和饥饿感尽数消退后,藤丸立香的理性也完全恢复了。清醒后的小姑娘发现自己头靠在玛修大腿上,离对方的某个部位非常近,一抬头便看到玛修满脸通红的用谴责的眼神看着她。


……我可能是药丸。


小姑娘咽了一口口水,像是即将面对暴风雨那样瑟瑟发抖的小雏鸟将自己缩成了一团,企图假装自己不存在。


“前辈,坏孩子是要接受惩罚的。”


这么说着的玛修压在了藤丸立香身上。


之后她们干了个爽。(并没有)

评论

热度(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