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之溯行者·晓美焰

转载文章一律不会删除
毕竟已带作者带出处带原始链接且未改动未转出此网站范围
应用功能规划不全面不应由用户背锅
转载也是lofter的一部分,不爽不要玩

【全员】说三次名字,紧接着是我爱你

内田ルビ:

*果海,凛姬,绘希,花鸟,关爱空巢老妮(题目太长打不下)(标签也很长)
*绘希开了个童车,但是我好兴奋hh
*本来是剧场搞笑脑洞的,结果写着写着就去找墨镜了(不)
*总之!今天的偶像部也很和谐!(笑)












“第一次喊的时候,要让她感觉自己找她有事,吸引她的注意力。”
“第二次喊的时候,要用最甜最乖的声音喊她,让她感觉像是把她的本子泡在水里捞不起来了想认错的撒娇。”
“第三次喊的时候,咬着耳朵小声地,小声地。”




说到这里,三个人不约而同地爆发出一阵猖狂的笑声,这让站在门口的小鸟浑身一颤。
“小……果?”
“噫!!!!”
穗乃果手一抖,惊得差点把桌子掀翻,吓得凛和希连忙把她按回椅子里。小鸟一呆,捂着嘴轻轻笑起来。
“所以你们到底在聊什么呢,我也想听~”
“啊,啊……这个嘛……”
三人迅速交换了一下眼神和脑电波。
“其实……咱只是和小果小凛她们探讨一下在家里怎么和小海未小真姬那两个工作狂交流啦,花阳这么乖,没有用这个方法的必要噢。”
感觉像是主谋的希一脸严肃地挺身而出,而身后的两个一边绷着脸一边忙不迭点头附和,看这样子,大概也能猜到七八分。
“是吗……既然这样,那我只好看你们玩啦~”
小鸟露出遗憾的表情,把做衣服的边角料塞进桌上的盒子里,三人紧张地盯着她,正当她们认为小鸟要离开而喘口气的时候,小鸟那故意拉长尾音的软绵绵声音从偶像部门口响起。
“不过这样的话,我就得去请那三个人一起吃顿饭了~”
不用说都知道她指的是哪三个人。
这还了得!




七手八脚把小鸟请回来后,做贼心虚的三人只好把刚刚的话又重复了一遍。
“就这么多?”
“真的这么多!刚要开展下一步计划的时候,小鸟就进来了喵。”
“是啊是啊,后面的我们也不知道。”
离自己最近的凛显得非常恳切,翡翠色的瞳孔闪闪发亮,看起来不像是假话。
“为什么一开始不肯说呢?”
“这个嘛喵……”
不仅是凛,另两个人也犹豫了一下。
“这是不能说的秘密喵!”
“不可以告诉小鸟!”
“说出来了,会被上天惩罚的嗯。”
扭捏着的三人,看起来特别可爱,那三个人真是有福气啊。
这样想着,先前故意躲着自己而产生的报复心早就被抛到九霄云外了。
“那好吧,只是万一玩得过火了,可能会被教训得很惨哟。”
三人顿时感觉背后一凉。
“搞不好……是比生气的小海还可怕的存在……”




“等……等等等等,还有最后一步忘记告诉你了!”
“诶?是?”
正要走的小鸟疑惑地转头。
希搭上穗乃果和凛的肩膀,狡黠地眨眨眼。




【最後わ、愛してる。】






“う——みちゃん!!”
“嗯?”
能感觉到穗乃果站在身后,我头也不回地应了一声,大概又是看到什么新鲜东西了吧?
入夏以后的风,稍稍湿热一点,但却比春天那种缠缠绵绵之感来得又更干脆。在这样的风中,大有“想到什么就去做什么”的冲动。
但是不管是春天还是夏天都很喜欢。
想到这里,身体不由自主地放松下来,正巧轻轻擦到身后的孩子。话说回来,很久没给她买过甜点了,待会干脆带上她一起出门,让她自己挑好了。
“穗乃果,一直在我后面做什么呢……”
“うみちゃん。”
我身体一僵,回过头去。
怎么回事……这个声音……
穗乃果抓着弓道服的袖子,轻轻挠我的手臂,低着头温柔地笑着。
……一时间不知道说什么好,是心血来潮吗?……无聊了?还是只是想喊我的名字?不,那再怎么说也不像是她这种性格的孩子会做的事情……
脑子有些混乱的我放松身姿,伸出手想揽过她的头,她一笑,顺从地靠上肩头。
越来越搞不懂了。
“穗乃果……想要什么东西就说出来……”




“うみちゃん。”




她贴着耳朵,无比妩媚地低声呢喃。
不知何时被禁锢住的双手已经僵硬了,能感觉到浑身骨头里传来的燥热之感。
当然脸也是红的不行。
“小海,刚刚,在想什么啊?”
唔……咦?刚刚?
险些被烧坏的大脑开始缓慢地运转起来。仅有的些许记忆是拉满弓弦后放手全部命中的快感,拿起毛巾擦汗,紧贴着肌肤的舒适长袍透过凉风,啊,还有待会出门的时候顺便给穗乃果带蛋糕吧?之前老是抱怨草莓味吃腻了,这次会喜欢怎样的蛋糕呢?不对!练习弓道应当心无杂念,不,也不对,我现在……没有在练习……
对,我,我应该回答穗乃果的问题。从哪里开始说起呢?嗯,嗯,所以还是直接把给她买蛋糕的事说出去会比较好?所以……
“ほのか。”
自己在说完之后都愣住了。
身体已经背叛了思维。
满满的挫败感,令人垂头丧气。
“不……那个,穗乃果,我是想说今天天气很好来着,我没有在练习的时候分心,我……”
话还没说完,穗乃果就一个熊抱扑上来,直接被压倒在地板上喘不过气来。




【うみちゃん大好き!大好き~】




看着她满脸幸福的样子,感觉就像要缴械投降了啊。
不对,应该趁现在跟她说明一下的,被认为分心就不好了啊。
……
……




然而,现在再怎么努力思考,脑子里真的也只有你了。




【私もそよ】






“ま————きちゃん!!”
连关门的空隙都没有,直接冲上来就是抱。真是的,万一不是我怎么办?你抱上别人了怎么办?搞不好是和木小姐也说不定啊!
“好好好,我知道了,我回来了。”
用手指推开有点失望的她,我换好鞋关上门,走向书房的同时把客厅里的电玩手柄带上,凛这家伙一直跟在后面,一副人畜无害的样子,但是鬼知道她又有什么把戏。
没理她,自顾自地坐下摊开书,今天的任务是病历整理,虽然看起来很轻松,然而真要干起来没有三四个小时是搞不定的。
完全都是凛啊!要是之前空闲的时候能腾时间提前做就好了,结果被她缠着打电玩,什么星之卡比,一玩就是一下午……
“まきちゃん。”
虽然有点不耐烦,但是鉴于她模仿小猫蹲着的动作太过滑稽,还是原谅她了。
“星之卡比对吧,但是今天搞不定这些可是连觉都没得睡的噢,所以凛还是自己一个人先玩着吧?”
本以为这样她就会乖乖走开的,结果反倒是一跃而上扑到自己怀里了。我大为不解,只好一头雾水地看着她努力蹭着自己的手。
不妙,脸好烫。
“凛……你这样子,我没法工作了啊。”
“呜喵……”
因为听不清,我微微弯下腰凑近她的脸。
“刚刚在说什么?”




“まきちゃん。”




她突然凑上来,用从未有过的柔软的声音呼唤着自己。
太过于震惊,以至于脸被她抚摸着都没有察觉。话说她的手好冷……不对!是我的脸……太烫?
尽力不去看她的脸,然而那眼睛里的光太过闪耀,完全没有办法移开视线啊。
……不,别老是看着我啊蠢猫!也别凑我这么近!脑袋好混乱……唔……
她的身姿占据了全部,已经容不下别的东西了。
“凛……凛……”
“嗯嗯?小真姬?”
给我下去!要不我可就生气了!
这是我想对你说的!蠢猫!
然而话到嘴边却怎么也说不出口,看着她无邪的笑容,感觉浑身都没力气了。
“……你好可爱。”
“……诶!!!真的吗喵!”
“假的!才怪!!”
这副“我居然会夸你”的表情是几个意思啊!要不是你每天奇奇怪怪的我也不会教训你啊!
还想反驳的时候,凛已经晃动起她不存在的猫耳朵,在怀里打滚了。




【ま——きちゃん——大好き——】




啧,好吵啊你。
耳后根都在发烫了,但是不知道为什么突然开心了起来。
如同认命一般抬起头,伸出手去把她抱得更紧。
真是孽缘。




【私もそお……】






“希?”
看着她对着手机偷笑的样子,自己也忍不住笑了。
她抬头看着自己。
“エリチ~”
“嗯。”
“エリチ~”
越贴越近了,果然啊。
“大概又教了穗乃果她们什么奇怪的东西吧?然后在查看战果?”
“狡猾!不公平!肯定是小海未她们给你透露风声了……”




好可爱啊。
口腔里迷人的香气,舌头快要融化了呢。
那么急着贴过来是怎么了吗?
腰以下的部位很烫噢。
似乎到了危险的临界点……哼哼。




“真是的!突然就亲上来,咱……”
“还没有准备好献身?”
“……别闹!”
她笑着拢好头发,很自然地躺下来,头枕在我的膝盖上。




【まあ……大好き】




她像是自言自语,然而脸有点微微泛红。
那样的表情,真是看多少次都不会腻。




【私も……大好きだよ】






“……我说你们几个,打起精神啊。”
矢泽看着面前安静过度的海未绚濑西木野,又头疼地瞄瞄一旁安静得诡异的星空东条穗乃果。
“怎么搞的!小鸟你上!”
结果自己索性当起了甩手掌柜,跑去更新博客了,也好,反正我也没有制服她们的能力~
一旁的花阳悄悄凑过来,脸上的表情有些担心。
“她们这样……是怎么回事吗?还是在玩游戏?”
“没事的噢,只是她们之间的游,戏,噢。”
单纯的小花阳看起来没有理解我的意思呢,那就凑到她耳朵旁边轻轻的……
“はなよちゃん。”
“えええええ?!”
除了某位没事干的前辈回过头满脸黑线地瞟了一眼之外,其他人好像都在思考之中呢。
“小,小鸟……”
“嘛,就是这样的游戏。”
“诶?……什么游戏?”




【愛してるのゲームよ】




“这,这样啊。”
“诶诶诶,小鸟你……”
“怎么了吗~”
“……没事。”
矢泽一翻白眼,转回头去了。小鸟捂着嘴,轻轻笑着。
“小鸟……”
耳边是花阳软软的声音。




两只手十指相扣着。




【大好き……】






有点炸毛的矢泽两眼一黑,敲下回车。
“所以,今天的偶像部!也是欢乐而和谐的偶像部!”






「终」

评论

热度(50)

  1. 時之溯行者·晓美焰内田ルビ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