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之溯行者·晓美焰

转载文章一律不会删除
毕竟已带作者带出处带原始链接且未改动未转出此网站范围
应用功能规划不全面不应由用户背锅
万年吃粮极少产粮,从不混任何圈子!!!
请不要关注我,不然又会有别有用心的人说我靠转发吸粉!!!

月下初擁[姬德]

Hyaline:

那是德麗莎•阿波卡利斯第一次擁抱無量塔姬子。
那晚的月亮缺了一角,十分明亮、卻又紅得令人絕望。飄在那裡的第十四律者——琪亞娜•卡斯蘭娜,她的全身透露出女王的氣息,她俯視著、睥睨著人類,高傲的臉龐與冷漠的金瞳,都已經不再是昔日她親愛的侄女了。
德麗莎把無量塔姬子摟入懷中,她坐在地上,抱著那個瀕死的女武神...姬子虛弱得幾乎無法說話,嘴裡時不時還會吐出鮮血,而那些鮮血就吐在了德麗莎那件潔淨的修女服上,將布料逐漸染紅。
德麗莎現在最在乎的,就是無量塔姬子。
她所剩的時間已經不多了,到底該怎麼辦是好?
「姬子...」德麗莎抬起愛人的臉龐,輕輕撫摸著。姬子微微睜開眼睛,稍微看清了德麗莎的臉...她的眼神裡充滿了憐愛與悲傷。
「呵...」姬子苦笑了幾聲,「放開我,德麗莎...崩壞獸就要侵入這裡了。」
「不。」德麗莎拒絕了她的要求。她抱著姬子緊緊不放,「我不會放開你的,姬子!你別想就這樣死掉...」
姬子無力地推了推她,她現在沒有任何能力推開德麗莎,她只能待在她懷裡、等待著自己的死亡。
無量塔姬子並不想讓德麗莎看著自己死去。
她知道,最難過的人會是她。德麗莎會怨恨自己為甚麼沒能找到聖痕給她的。
她會內疚到死為止,就如她對於塞西莉亞•沙尼亞特的死一直自責著那樣。
「嘖......」
姬子又咳出了血,她握不住劍了,血紅色大劍哐當地掉在了地上。
「姬子...姬子!」
她的意識開始變得模糊了。
無量塔姬子的臉龐如同死樣。
「...德麗莎...對...不起......」
「你道甚麼歉啊這時候...!可惡,如果現在把你送到休伯利安上的話...可惡!可惡!姬子...別死、你不會死的!你不會這麼輕易就死在這裡...!」德麗莎忍不住哭了起來,就像個小孩子那樣,她哭著,放聲大哭。
姬子覺得她的哭聲有點煩人,她虛弱地打了打德麗莎,「...我們的學園長,哭起來可和小孩子沒甚麼兩樣呢......」
「無量塔姬子...你這個混蛋......」
「別哭,德麗莎...自信的笑容才適合你啊......」
無量塔姬子會帶著微笑直到最後一刻的。
她溫柔地笑了笑,德麗莎哭得一塌糊塗,她可從來沒有見過她那樣哭泣。
「安心,德麗莎...我即使死了,也不會離開你的...相信我...」姬子試圖安撫她,雖然她說的話有些沒有邏輯,但她還是相信自己死後也不會離開她的。
德麗莎值得她愛。即使無量塔姬子從未想過自己會愛上一個女人。
德麗莎•阿波卡利斯...大概是特別的吧。
無量塔姬子終究還是永遠睡去了,她帶著微笑離開了世界。
德麗莎把懷中的姬子輕輕放置在地上。她仍在流淚。
「姬子......」
姬子,別走...
她痛苦地揪了揪胸口,這種痛楚,她明明已經有十幾年沒有再感受過了...她記得,塞西莉亞死去的那一天,她內心的痛苦也是像如今那般難受,當年德麗莎第一次那麼撕心裂肺地哭泣,她哭到眼睛乾澀、連眼淚也流不出來了。
最後,德麗莎生命裡最愛的那兩個女人,終究還是比她早一步離去了。
她們再也不會回來。


德麗莎聽見背後傳來了崩壞獸的聲音。
怪物的叫聲衝入她耳中,震耳欲聾,讓她不得不從失去姬子的痛中清醒過來。她往後退了幾步,想也沒想便拿起了姬子的大劍,那是很重的一把劍,但德麗莎不在乎它的重量。她緊緊握著劍柄,大喊一聲,用盡全力劈向崩壞獸。
「哈...哈...!」
才剛殺死一隻崩壞獸,德麗莎便已經感覺累壞了。姬子原來每一次攻擊都會如此疲憊嗎,這對她的身體究竟造成了多少次傷害?
更多的崩壞獸在朝她撲來。德麗莎看了眼背後的無量塔姬子,她不能讓任何東西傷害到她的遺體。
德麗莎把猶大收起來。今天她要用這把劍殺死任何前來的敵人...代表姬子,她與崩壞抗爭到底的精神,這絕不該被忘記...!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德麗莎舉著重劍,直直朝那一群崩壞獸砍去。
她猛砍著,將崩壞獸撕碎,她會把所有敵人撕碎的!
德麗莎的內心咆哮著。
手臂上被撕開的傷口源源不斷地湧出血來,她的手臂已經達到極限,身體告訴她不能繼續使用大劍了。
但這是德麗莎•阿波卡利斯的執著。
她直到耗盡體力、也絕不會鬆開這把劍...!


————
『德麗莎...你可真是個活了很久的女人啊。』
『是活了很久的怪物哦。』
『那你是怪物,我這透支生命的女武神又是甚麼了呢?』
『哼...我說不過你了。』德麗莎推給姬子一杯苦瓜汁,『喝喝這個,姬子,很健康的哦!』對你的身體一定有好處。
『你明知道我不喜歡苦瓜汁,德麗莎。』無量塔姬子苦笑著,『除了你,休伯利安上不會再有一個人喜歡喝這個的。』
雖然嘴上這麼說,姬子還是拿起那杯苦瓜汁喝了起來,德麗莎剛剛沖好這杯,就在她們聊天的時候。
德麗莎說了很多她過去的事情,說起了她是如何誕生的、又如何被塞西莉亞拯救、並最後失去了她。那些隱藏在德麗莎心中的悲傷回憶,她今天全都對姬子說了。至於她為甚麼願意說,德麗莎卻只是說她害怕哪天就再也無法對姬子說出口。
『德麗莎啊,你知道我不會那麼容易死的。』
『我知道,但我還是害怕。』德麗莎看著姬子喝乾淨那杯苦瓜汁,『我不想要你走,姬子。我一定會找到聖痕救你的!』
『你有這份心意就足夠了,德麗莎。』姬子笑了笑,『就算哪天我要是真的死了,在戰場上死去也會是一種幸福吧...』
『別滿腦子尋死啊,笨蛋...』
『好啦,我喝完你充滿愛意的苦瓜汁了,可真不錯。』姬子擦擦嘴巴,雖然那的確又苦又難喝,但既然是德麗莎沖的,她也沒有理由不喝嘛。
無量塔姬子披好外套,準備離去。
『你去哪裡,姬子?』
『你想一起來嗎?』
『當然...!』
『那就一起去散步吧。』姬子看著德麗莎,把她從高腳椅上抱了下來。


————
「...哈啊...!體力已經、不行了...!」德麗莎全身沐浴在血中,她搖搖晃晃地拿著姬子的大劍,最後噗通一聲癱倒在她的屍體旁。
「琪亞娜,這些就是你召喚來的崩壞獸嗎...」
是何等絕望的場面啊。德麗莎疲憊地鬆開了劍,她實在沒有力氣再戰鬥了。
就這樣死在姬子身邊的話,也是種幸福吧。
德麗莎笑了。
遠處,她看見特斯拉博士回來了。她帶著一大群逆熵機甲,開始處理侵入天命的崩壞獸。
「德麗莎女士,您還活著吧?」特斯拉跑到德麗莎身邊,「這傢伙,她......」
「她走了。」德麗莎平靜地回答她。
「不要命的傢伙,我最討厭了...」特斯拉咕噥了幾句,咬了咬牙,「要把她的遺體帶走嗎?」
「帶走。我要好好安葬她。」德麗莎勉強地坐了起來,她的樣子在特斯拉眼裡看來一定十分狼狽不堪吧。
「...我知道了。但德麗莎女士,我想你應該已經沒有能力戰鬥了...」
「是啊...」她累了,「讓我和姬子一起回到休伯利安,我們要制定下一步計劃...琪亞娜已經律者化了,而芽衣還在危險中...」
德麗莎終究還是不經意說成了『我們』。
姬子的離去,在她的意料之內,但真正來的時候卻又是如此痛苦悲傷。
德麗莎被泰坦放在手心上,姬子躺在她旁邊,看起來就像只是睡著了而已。
她的遺容實在是太平靜了,就連臉上也是帶著微笑。
德麗莎對她莞爾一笑。
「如你所說,你即使死了,也不會離開我的,姬子...」


*BE,腦洞來自德麗莎的新裝甲名字...德麗莎使著紅色的雙劍真的不停想到姬子了...x

评论

热度(34)

  1. 時之溯行者·晓美焰Hyaline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