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之溯行者·晓美焰

转载文章一律不会删除
毕竟已带作者带出处带原始链接且未改动未转出此网站范围
应用功能规划不全面不应由用户背锅
转载也是lofter的一部分,不爽不要玩

红桃馅饼

谁与共旦:

共旦/文
无cp向


  “它叫什么名字?”


“咪咪。”


“所有的猫都叫这个名字。”


“全名是米拉尔沃斯•米都斯卡亚,简称咪咪。”





   穿着藏青色袍子的黑猫窝在柜台上,它有些懒散地看了眼正把红桃点心端给客人的拉玛,张嘴打了个哈欠。


   红桃馅饼很小,或许还不够那个女孩儿吃上两口,他该想到的,不过偶尔捉弄一下她——在他们还没再一次相识之前——也不失为一件有趣的事。他刚研制出这种点心的时候,她嫌弃地用食指戳了戳,然后伸手把盛着这个红桃点心的方碟推到拉玛面前:“米拉尔奇莲,说真的,10块钱,这么小,简直就是敲诈。”而现在她有些讪讪地看着他:“这个点心,嗯,有点小。”


   他简直快要忍不住笑出声来了,笑什么呢,笑她的始终如一,笑她今后也不会发生任何变化,不论记忆是否完整,她都依旧会做出与以往无数次相同的选择。还是笑他自己?至今都还未能改变她,让她停下,让她留下来。


   雪山包很大,很蓬松,像云,也像个梦。她终于满意了,开始吃了起来。她吃东西时像只小动物,他看着她,没说话。他已经忘记这是他们第几次相遇了,但没关系,这一次他也会倾其所能去保护她,保护这间小小的黑猫奶茶店。她今年十五岁了,高一,再过两三年就可以升入大学,她能够像个正常的女孩子一样成人、恋爱、生活,这就是他梦寐以求的了,至于过去,那便让它随着时间的河流漂下吧。毛豆就是毛豆,不是米拉尔多莉•米都斯卡亚。她不应该再像他那样去追寻那些本就无法再度获得的东西。


  鲜奶油、覆盆子和肉桂、云。


  拉玛有些想伸手去揉一揉毛豆的头顶,但现在还不可以。他觉得自己真的已经变老了,心态上的。昨天晚上他刚给毛豆过完十五岁的生日,咪咪还表演了节目,现在她又不认识他了,他们一次又一次的在这个时空里相识,说相似的话,因为相似的理由争论。啤酒瓶盖大小的红桃馅饼已经进了女孩的肚子里,她黑色的短发,独特的双眸,咬手指的小动作,她的一切不停地在他的脑海中重复闪现。最初的故事总是引出最后的结局,每当她抬眼看向他时,他总是想起最后一次她站在森林里回头看他,眼底决绝的色彩让他几乎无法抬步去阻止她,三月的春天,万物刚刚睁开眼来,那个与他相熟的毛豆却又一次闭上眼,纵身跳进了那白色的漩涡之中。


  我多么希望,他看着她耳畔垂下的一绺黑发,我多么希望你能够停止,不要再去召唤白色恶魔了。但这话他不能说出来,愿望一旦说出来就不灵了。黑猫奶茶店的灯光摇摇晃晃起来,他感到视线中的一切变得模糊不清,所有的色块融在了一起,变成了咪咪碧绿色的发光的眼睛,毛豆手里的布熊盯着他,他知道那里有什么:这世界上有兽,我去找你妈妈,和她一起回来。记得十二点前睡觉,少吃零食。


  银杯里的黑猫奶茶已经见底,他知道她要走了,但他也知道,不久之后她也会回来,回到他身边,回到她的家——黑猫奶茶店。穿着校服的女孩儿推开门,风铃响了响,叮叮咚咚,她回头看了眼店内,拉玛不知道她为什么要回头,但仍保持着低头收拾桌子的动作。但她只是又一次朝着前方,头也不回的离开了。


END


没写出想要的效果emmmmm

评论

热度(24)

  1. 侧耳倾听谁与共旦 转载了此文字
  2. 時之溯行者·晓美焰谁与共旦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