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之溯行者·晓美焰

一个无意义摸鱼片段

弧°莫若泽:

红色羽毛飘过的时候,琪亚娜正努力把符华摁在墙上,然后那个看起来像是用尽勇气的吻被手掌挡住,她一口咬上去,毫无疑问的这咬也是用尽了力气的,血在两个人中间顺着淌下来,因为距离不过咫尺,便滴在冰冷的天命勋章上,琪亚娜舔过伤口把血咽下去,反观符华还是一副严肃的样子,琪亚娜怒极反笑,问符华:你到底还有多少事情没说?


她说:以同学的角度来看,你已经逾越了。你不该知道这些事。


琪亚娜的眼睛刹那变成金色眼瞳,问她:那如果我要强行用恋人的身份来问呢?


羽毛飘落在二人中间,她说:我现在就可以杀了你。


她在同学两个字上咬的很重,几乎是在提醒琪亚娜她们的关系,但是任性又高傲的卡斯兰娜大小姐远不想这么停下,血的味道像是一种冲击,琪亚娜的眼睛亮的瘆人,与白天那种看着恋人般的温柔像是两个人,唯一的共同点是那双眼睛里还是同一个人同样冷漠的表情,羽毛若是正式炸响,那么不论是寻找父亲也好,拯救世界也好,都成了空谈,任何一个成熟的人都不会这么做,就算是她的先祖在此,也会放弃逼问。


但琪亚娜身为17岁还未脱离叛逆期的孩子,她认为她仍有任性的资格,她连眼睛都没有眨一下,舌头还掠过了符华手上被自己咬开的伤口,齿痕清晰,卡斯兰娜的唾液也没有加快治疗的方式,她只察觉到一片血腥气,带着孩子气的倔强,坚持的赌了一把符华肯定不敢杀她。
她不敢说这是感情,只是利益所关,她又突然泄了气,却还不愿意离开,直直的盯着古井无波的蓝瞳,好像要把这个人用眼神杀死。


那双眼睛无论是红是蓝,都有灼烧闯入者的效用,那并非是简单的火焰,那是自心脏漫起的火,告诫着爱情的不该存在,一边燃烧着因她而起的爱,一边让那感情蔓延在骨血的每一个角落,以至于心脏造出的新鲜血液,在知晓自己姓甚名谁之前,就已经懂得自己爱她了。


而这感情、事实上可是不该存在的啊。


有些赤裸裸的黑色事物是不適合給年輕人看的,但這年輕人肯定不包括符華,琪亞娜對於這樣的差別待遇是不高興的,在她眼裡自己早就有資格拯救世界了,符華不會浪費時間去安慰這個過於自信的同學,她只會在琪亞娜網圖了解什麼的時候嚴詞拒絕,這一次也是一樣的。


殺了她當然是假話,但成熟的仙人也不會就此吃一個啞巴虧,她想著,等明天就親自在武術課上教訓這傢伙,她想的是好的,可是琪亞娜沒想放她回去,她的眼睛瞪的過於用力,又是那種看待拋棄自己的人渣的眼神,那雙湛藍的眼睛印著血絲,和迷一樣的、符華這種腳踏實地不相信奇跡的人不喜歡的一些東西,符華從不覺得自己和她有這麼熟,她難得的手心出了點汗,眨了眨眼又想,明天還是不要在武術課見到她比較好。

评论

热度(19)

  1. 時之溯行者·晓美焰弧°莫若泽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