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之溯行者·晓美焰

转载文章一律不会删除
毕竟已带作者带出处带原始链接且未改动未转出此网站范围
应用功能规划不全面不应由用户背锅
万年吃粮极少产粮,从不混任何圈子!!!
请不要关注我,不然又会有别有用心的人说我靠转发吸粉!!!

【莫剑】白玫瑰

华琅:

#现代paro
#甜饼
莫德雷德轻轻的哼着歌,手中拿着那束纯白的玫瑰花,轻巧的走在小道上,道路的尽头,亚瑟正微皱着眉,和贝狄威尔谈论着什么。

Just let go selfishly.

神父注意到了教堂里的孩子,礼拜已经结束了,只有他一个人空荡荡的礼堂里。
那孩子有着一双碧绿色的眼瞳,金色的长发有些杂乱的扎在脑后,他的双手紧握着一块残破的黑色十字架,衣服上有斑驳的血迹。
怎么了,我的孩子?他走上前询问。
神父,我犯了错。孩子低下了头,神父看不到他的表情。
我想我爱着我的父亲。孩子低声说道。
哪有孩子不喜爱他的父亲呢?神父微笑着。
不,神父,那不是亲情,是爱情。

You don't have to feel your guilt.

莫德雷德的双手背在身后,低下头,轻轻的数着步伐,一步,两步......他走在他的朝圣路上。亚瑟抬起头,看到了他,有些不解他的行为,只是示意让贝狄威尔先离开。

That you walk ahead of your hope.

神父沉默了,他们的灵魂一个坐着,一个站着;一个混沌无比,一个清醒无比。光透过教堂彩色的玻璃照射进来,映射出瑰丽华美的色彩,点缀在孩子的白衬衫上,点缀在神父的黑色衣服上。
过了很久,神父长叹了一口气,用手指在额头,左肩,右肩各点了一下,“阿门。”他念道,又神情肃穆的抬头望向耶稣的石像。
面对这样的深重罪行,主应当怎样宽恕?
又或者,主会原谅他迷途的孩子吗?

Don't be afraid.

终于,神父长叹了一声,并不看那孩子,轻声说道:“只要你的心是纯净的,那么无论你犯下什么罪,上帝都会原谅你的吧。”他把圣水洒在孩子的身边。“让它带走你所有的罪恶。”
孩子猛然抬起头,死死的盯着神父,手中的十字架掉了下来,他随即露出了一个美丽的笑容,轻快的跑了出去。

The daybreak has come out.

亚瑟一步步走到他面前,莫德雷德抬起头,能清晰地看到他柔和的轮廓。
“怎么了?”他用吟游诗人般悦耳的声音询问他。

There's no curtaim call.

神父拾起地上的十字架,它的边缘被磨的尖锐极了。
怪不得会有那么多血。他想到。
那孩子一直在这样约束自己么?
或者这是他在为了自己赎罪?
神父望向窗外,孩子的背影渐渐消失在视野里,他轻吻着十字架。
“愿主保佑你。你拥有世界上最清澈的灵魂,孩子。”
他最后为那孩子祈祷。

You know we had made every damn single mistake.

莫德雷德抬起头,两双相同的眸子深深对视着,他摘下几朵玫瑰花瓣,将剩余的花交给亚瑟,期待着他的回应。
给我回答,他想到。
接受也好,拒绝也罢,请不要再让我活在疯狂的期待和欲望之中。

No regrets are needed among the world of you and I.

亚瑟有些慌张的看着他,好像不知道怎么回答,他只是呆呆的望着莫德雷德,瞳孔微微收缩着,倒映着蓝色的天空和他的孩子。
我该接受么?他痛苦的想着,我能毁了他么?
他翕动着唇齿,不知道该如何表达。
听你的内心,一个声音说道。
他不由自主的点了点头。

No regrets are needed among the world of you and I

莫德雷德将那几片花瓣放入嘴中,期待着父亲的回答。
他看到他的痛苦和挣扎。
在亚瑟点头的一瞬间,只有狂喜在他心中冲撞翻滚。
他扣住亚瑟的后脑,吻上了面前人的唇。
玫瑰香在唇齿间流淌。
真甜。
他们同时想到。

Daybreak has come.

评论

热度(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