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之溯行者·晓美焰

【凛姬】雪路燎原

内田ルビ:

*总觉得有点ooc
*大概是以浅间神社为原型,然而人家根本不在山脚下
*有些术语用错了的话非常抱歉










这是我第一次站在富士山脚下,是真真正正的山脚下。
平时只是坐在新干线上,就能远远地眺望到那座神山雄伟的影子,自然不以为意。然而只有真正和它面对面的时候,才能了解到自己有多么渺小。
庄严之山,承载着大和的魂,连接着天穹顶端神明所在之处,峰顶的雪恒古不化,是仁慈的神明大人献给现世的宝物,尽管只是深秋,但我还是能感到山上在刮着凛冽的风,飘着大雪。
深深吸一口气,感觉五脏六腑间都回荡着神明的气息,嘿嘿,虽然不知道是不是这么说的,但总觉得这是个庄严的地方,不能说奇怪的话。
“小凛,愣着干什么,快进来啊。”
是希在喊我。
海未站在她的旁边,她们都穿着比较正式的服装,我又看看我自己的运动套装,糟糕,神明大人会保佑这样毛毛躁躁的孩子吗?
“是!~我来了喵!”
欢快地跑出去之前,忍不住又朝山顶看了一眼。
神明大人一直住在那片白茫茫的雪原上,会孤独吗?




神社是在富士山脚下,所以在参拜的时候,很容易就能感到庄严的气息。
我照着希的指示,缓缓踏过鸟居。
从这里开始,就是神明的居住之所,可不能胡思乱想——记得希是这样告诉我的,想到这些,缓缓踏出的第一步似乎又变得沉重几分。


然而那一瞬间,想起的不是神明的面孔,而是……另外的什么。


糟糕,胡思乱想了!
立刻像做贼一样地四下望望,希望神明大人饶恕啊。
看着周围的人好像都没有注意到,那就放心了,因为听说神明会化成人形来到人间,大概是来尝尝豚骨拉面的美味吧?
抱着这样轻松的想法,在手水舍清洁完毕。
在等待的时候,我偷偷瞄瞄身边的两人,希自然是怀抱着对神明的无限憧憬遥望着正殿,海未则低着头,脸上微微泛起红晕,大概是在想小果吧?
想到这里,我立马把视线移开了,啧啧啧。
该怎么说呢……是感情太好吗……


在那个瞬间,有异样的情绪涌上来。


很快,人潮把我们推向神明的身边。我们把纸包好的香火钱轻轻投到功德箱里,相视一笑。
“凛,这次就由你来拉响神铃吧。”
“嗯!”
我笑着点点头,伸手摇动神铃。
据说摇得越大声越能得到神的注意,所以有点放肆地用力一拉。
突然响起的铃声,在嘈杂的人群中显得空无。
她们俩轻轻笑着,我却愣住了。
倒不是因为害怕神明会惩罚我这样的孩子。




而是想起了一些无关的东西。




ちいさなシグナル Rin Rin Rin a bell
微小的信号 Rin Rin Rin a bell


聞こえたらうなずいてお返事ください
倘若听见了 就请点点头 给我个回复吧




此刻,我拉响和神明的信号铃。
那样的,从心底自然而发的震荡,一定是神明听到了我的声音,感知到了我的存在。




“凛……为什么老是要唱这句呢?”




合起掌,两拍,闭上眼睛。
我似乎可以听见我们三人的愿望。




希望我们大家,在您的护佑下,都是快乐的。


神明大人……请赐予我……那份保护她的勇气……






“凛,为什么总是要唱呢?”






她对着我,无奈而宠溺地笑着。
“因为想唱给小真姬听!”
我突然笑起来,开口轻松地唱出那几句再熟悉不过的歌词。
“倘若听见了,就给凛一个信号吧~”
“听见什么?”
她微微眯起眼睛,像是在听我唱一样。
我不停地唱,不停地唱。
“微小的信号……”
“倘若……能听到……”




再睁眼却仅有一片宵暗。
她们两人惊讶地看着我,看着我的眼泪顺着脸颊流到雪地上,发出细微的吱吱声。
“凛……?”




神明大人啊。




直视着雪山之巅,锋利的痛感开始袭来。
天上突然飘起了大雪,落到脸上,感觉很冷。放眼望去,天地之间被苍茫覆盖,分不清何处是地平线,现世与混沌的交界线。有孤鸟自大雪中翻飞而上,我想,那大概是传说中神明的使者了吧。
白鹤飘摇,大雪是它的羽翼。
那样的神明,将它的仁慈洒向人世间,洒向每一个信仰它,向它拉响神铃的虔诚信徒。
向神明拉响的信号,完完全全传达到了。






传达到了吗?






【お返事ください…!】






有些东西,是传达不到的。
住在苍茫之上的神明,也许,是孤独的。






「终」

评论

热度(11)

  1. 時之溯行者·晓美焰内田ルビ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