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之溯行者·晓美焰

转载文章一律不会删除
毕竟已带作者带出处带原始链接且未改动未转出此网站范围
应用功能规划不全面不应由用户背锅
万年吃粮极少产粮,从不混任何圈子!!!
请不要关注我,不然又会有别有用心的人说我靠转发吸粉!!!

雾雨的绣球

鹤野:

*鹤丸国永x女审神者


*R18、(我觉得的)过激肉注意


*认清了自己没有写肉的才华并打算放弃挣扎(。)觉得难吃也别吐槽我


*作业bgm:米津玄师 - 恋と病熱




















一直一直,只是看着,静静地看着。


周围开满的绣球般簇拥在一起的花朵随着风轻轻晃了起来。


 


六月份的时候,进入了梅雨季节,庭院中始终弥漫着雾气一般过剩的水汽,门檐系上了孩子气的晴天娃娃,虽然应景,但对驱散雨雾丝毫不起作用。


不下雨的时候湿热难受,不过走一会儿路背上就出了一层黏糊糊的汗;下雨的时候却又活动不便,雨声成了最佳的催眠曲,在房间里静静听了片刻,睁开眼睛才发现自己已经睡了一两个小时。


对于梅雨的厌烦在纸式神都被湿气浸得软趴趴无法驱动的时候达到了顶峰,审神者气呼呼地捋了捋符纸,终于发觉抢救它们是无用功之后丢回抽屉,接着发愁地看了一眼放在床上的和服——这次会议必须要正装出席,审神者爱臭美,从没有买过老气的西装制服,余下的选择便只有正式场合穿的和服了。


虽然压根不想动手,但现在看来只能这么做了!


“主人啊,还没好吗?”正艰苦卓绝地自力更生,冷不丁在门外响起的声音令审神者险些一个趔趄,“再磨磨蹭蹭可要赶不上了哦——”


“还不行……”她应了一声,听见推拉门的声响猛地反应过来,“等等啊啊啊,你不要进来!”


话虽这么说,物理书上可是明明白白写着光速远高于音速的——结果当然是完全来不及了。鹤丸在她迟钝的尖叫声中推门而入,入目而来的画面便是少女微弯着腰,气喘吁吁地背着手弄腰带,裹在身上的精致衣物因为不熟练而乱糟糟地叠在一起。


像是对被近侍看见的这幅场景深感羞耻,审神者慌乱得脚踩自己的衣摆,一头栽进柔软的床垫。


面对这混乱而又令人惊异的画面啊,鹤丸微睁起金色的眼睛搔了搔头,不知不觉摆出了微妙而又竭力遏住笑容的神情。


“……这可真是,吓到我了啊。”


 


“真是的,自己穿不了的话就叫我啊。”鹤丸啧啧地摇头感叹,把她的腰带解下来,捋平抚顺,再放在一旁,“知道我的心情有多复杂吗?”


“……所以叫你不要看啊!”


审神者鼓着面颊拧过脸,双手还是乖乖地举平方便鹤丸整理她粗暴对待过的和服,由着他捏了捏露在袖子外的指尖。鹤丸掀开她的衣襟,余下只有一层襦肌绊紧贴着少女线条柔美如春山的身体,白得近乎透明的衣料下肌肤若隐若现,透出的胸罩轮廓叫人生出一丝绮念。


今天是白色的啊……他想都不想就伸手进去,低声问道:“怎么里面还穿着?”


“呃,”审神者轻推了推他的胸膛,不知是推拒还是害羞地嘟囔着,“不然感觉很奇怪啊。”睡觉穿的浴衣倒是无所谓,出门的话还是不太习惯啊。


鹤丸笑了一声,鼻子亲昵地凑近她的头发嗅了嗅,说出口的话却直接得吓人。


“脱掉吧。”


以此作为开端,发展却比平时的小打小闹要激烈得多,果然还是太纵容这家伙了——这样的念头只在少女的脑海里闪过了一瞬,就像细针落在地上,很快找不着了。




(中略)






总而言之,在近侍大人的协助下好歹踩着点进了会议室,好好地从头到尾参与了下一季度制敌任务的讨论。到结束时也没有出现什么差错,审神者在座位上伸了个懒腰,总算觉得可以松一口气。


鹤丸在外面等到她落在人流后慢吞吞地走出来,牵过她的手问了几句,忽然拍了拍她的脑袋:“是不是累了?”


“有点……屁股都坐扁啦。”谢绝了对方开玩笑的“帮你揉揉”的“好意”,审神者挨到鹤丸身上扁了扁嘴,“想散步缓缓。”


头顶传来了鹤丸带笑的声音:“那就走走吧。”


由他带着回到本丸,终年雾雨的庭院之中,带着萎靡气息的降雨歇息下来,总是被乌云遮住的天边破了一角,混沌的天光泻下来。空气中夹带着少有的、使人神清的气息,原本还有些昏沉的审神者顿时觉得开心一点,她放开鹤丸的手,在院子里一边踢着石子一边乱转。


因梅雨季节而显得沉郁的池塘边上开满了一丛丛挂满花球的紫阳花,淡紫浅蓝的颜色,虽然不比春天时漫山遍野的樱花绚烂,但下过雨后水滴流过的模样尤其讨喜可爱。


许久才感到一些不对,她有点迟钝地回过头去。


白鸟一般的青年还立在原地,手里备着遮雨的那柄红纸伞已经被他搭在走廊上,孤零零的样子。他的目光全然不在她身上,而是与几秒钟前的她一样,远远地望着当季绽放的花团,十分专注、专注得像是在发呆的神情,然而看起来似乎有点没精神。


风一吹过,花球就随之晃动起来,可微小的变动完全无法撼动那样微冷、甚至带有一点悲伤的表情。


总觉得……非常的……


嘴巴张合了几下却不知该发出什么声音来,审神者想都没有想,小跑几步回去扑到他的背上。


好像完全没有意识到自己的恍神,鹤丸只是顺势接住她环过来的手臂,回头看向自己的小姑娘时脸上的表情又变回了平时的笑容:“呀,这是怎么了?”


“突然觉得鹤丸……看起来好寂寞啊。”审神者抱紧了他的后背,摇了摇头小声说着,“感觉你随时都会飞走呢。”


“哈哈,是这样吗?”稍微露出了一点惊诧的表情,鹤丸想了一想,慢悠悠地说着,“那你可以放心了,现在我可飞不起来啦。”


理解到他的言外之意,审神者几乎怒喝出来:“——我有那么重吗?!”


免不了一番呲牙扑打的威胁,鹤丸一一安抚过,笑着把炸了毛的小姑娘搂到正面来,接着之前的话题:“刚才啊……想起了以前的事情呢。”


审神者在他怀里转了转眼珠子,再往外看庭院的景色,紫阳花……以前的事情,是指在藤森神社吗?


身为他的主人和恋人,虽然他不大提起,但审神者自然还是清楚得很——千年旅程中显得尤为平静的在神社受供奉的日子,到最后也因为人类的贪婪而断掉了。


甚至还没能像这样获得人身,只有因为名物身份和经历而产生的些微神识,那时的鹤丸,面对每一年每一年,到了夏季便会盛开于周遭的紫阳花丛,会想些什么呢?


闭上眼睛短暂地想象,到最后也只浮现出他方才的神情。——风轻轻地摇晃花球而过,然而什么都没有改变。


啊啊……是寂寞啊。


总觉得气氛有些恬淡地哀愁了,以往此时扭转氛围的大多是鹤丸,然而这次,审神者比他更早想到对策。她拉了拉鹤丸的袖子,沿着被雨水浸湿的碎石小径,将他扯到一丛紫阳花前。


迎向他有些不明所以的眼睛,审神者笑眯眯地指着其中一朵,饱满的花球并没有因为雨打而残缺,一声轻微的“啪嚓”后,她小心翼翼地将那被折下来的花枝捧在手里。


“我把这个送给你啦。”说着还解下了自己的发带,在花茎上系了个蝴蝶结,“你要好好珍惜哦。”


“呀,是好东西呢。”接过那花凑到眼前细嗅,鹤丸不知道为什么笑得尤其开怀,连眼睛都眯起来,“我说主人啊,你知道紫阳花的别名是什么吧?”


“啊……?”突然意识到了什么,她的脸红起来,却还是硬撑着四处望天,“别名?不知道耶。”


“这样啊。”亲昵地蹭了蹭她的鼻尖,呼吸似乎沾染上了雨露的清冽气息,鹤丸拍了拍她的脑袋,“话说回来,刚才有只蜗牛爬过去了哦?”


审神者浑身一个激灵,身体比大脑反应更快,猛钻到他怀里去瑟瑟发抖:“什么,什么啊?在哪里?啊啊啊快帮我弄走!”


“嘛啊,乖啊乖啊,没事喽。”鹤丸好整以暇地接住她安抚,不经意间从嘴角逃逸了一声轻笑,顿时令审神者了悟自己被捏着弱点戏弄的事实。


简直恨不得在他霜雪一般白的面皮一口咬出牙印:“可恶,你是在骗小孩子吗!”


正想笑着开口,忽然感到顶上有什么“啪嗒啪嗒”地掉下,抬起头就看见阴云又浓重地聚到一起,梅雨时节的天气总是阴晴不定,总打得人措手不及,就连鹤丸也不欣赏这种惊吓。


低声啧了声“糟了”,青年连忙牵起少女的手向最近的遮掩物跑去,匆忙的脚步声踢踏踢踏地混在一起。








——————————————————————————


下文链接点我


要是链接挂了,就……随缘吧(怕麻烦)刚刚发了po问到了就删掉了那篇,谢谢告诉我石墨和ao3的姑娘~


——————————————————————————


















一点觉得需要解释的话


①和服里面穿不穿内衣的问题……没有发明内衣之前当然是不穿的,现代人大多有穿的习惯(来自百度)。鹤丸让审神者脱掉当然是为了情趣而已咳


②旦那さん是妻子称呼丈夫的一种方式?(依然来自百度)虽然想了下要不要用あなた,但感觉前者比较好理解所以没用。


③里面提到的关于第一次的事情是《風物詩》里的《熟夏》这篇,我没有发出过,看这糊墙程度大概也没有机会完售发出来了(……)不过时隔一年,这两个人都变成老司机了(


④不会写肉,以后也不写了(……)


⑤有错别字麻烦告诉我啦,被错字搞怕了。




文章篇数刚好是130就不删之前发的废话了,等以后用产出填回来~



评论

热度(19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