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之溯行者·晓美焰

[知樱]无题

呱不羁:

*过头的OOC
(把握不好的人物性格)
*并不存在的文笔
*只是想要吃糖


樱其实没想太多。只是凭着感觉,意外的轻车熟路,顺手攀上知世纤细的腰肢。拉近了与知世间的距离,转而结结实实的搂住了她。
假装不曾察觉在那一瞬知世的轻颤。
樱挑衅的对眼前羞怯的男生开口道:“抱歉哦,这家伙有约了。”
男生向旁微微撇开头,声音大了点儿,声调也稍稍向上翘了点儿,却仍是没能掩饰那份紧张和隐隐的期待:“大道寺同学!我……会等你到有空的时间。我想单独和你……”知世她男生选择性的无视了樱,他直视着他喜欢着的女孩漂亮的眼眸,语气间满是坚定,“我会等的。”
知世试着轻轻推了推樱,示意她将自己放开。樱冲着她笑了下,顺从的松开了手。
“对不起……”知世温柔委婉的拒绝了男孩,就像她平常做的那样,就像个普通的大家闺秀那般优雅柔和。表白的男生们大都都很吃这一套。也心甘情愿收下那张十有八九会得来的好人卡,毕竟都做好了被拒绝的准备。
樱淡漠的看着这一切,静静听着知世绵柔的语调,即使是拒绝,打在心上却是柔软的带着暖意。
她不在意他们间对话的内容,她在意的只是知世罢了。
“啊,今天第几个了?”樱冲着处理完麻烦事长舒一气的知世打趣道,“十个指头都算不过来呢,知世。”
“今天最后一个了吧。”知世不可置否的笑了笑,随意扫了几眼熙熙攘攘放学的学生们,内心却底空落落的。
她有点怀念刚刚樱突如其来的怀抱。
樱将知世细微的表情尽收眼底,十分笃定的说道:“你看起来,有点失望。”
“只是有点冷。”
“嗯?哦。”这算答非所问吗?樱想。
不过,冬天的尾巴倒也确实难熬。徬晚,纵然有斜阳的余光,照耀在身上所带来的那一点点的余温,那作用却实在微不足道。
处于关心,樱很是自然的再度伸出手,揽过知世的肩头,向她这边靠了靠:“是挺冷的。”
“晚上来我家坐坐?”樱轻声问道,“如果你有空的话。”
不知怎么的,樱不怎么合理的请求,就顺着此时此刻暧昧的气氛滑出嘴边。
樱说话时不经意的挨近知世的耳畔,温热的吐息轻轻扑打在知世敏感的耳上。
其实她是有意的。跟她哥学的。
“好。”知世恍然觉得有点热过头了。
樱愉悦的勾起嘴角,饶有趣味的打量着正在害羞的知世。
她们从小学一直相伴到如今的高中,不折不扣的幼驯染。知世从一开始就十分成熟,处处照顾着那是尚且青涩的樱。
却也不知从何时起,樱的性格变得捉摸不透,不似曾经的那样干净通透,一眼便可望到底。不是说樱变得世故了,而是她更善于控制自己的情绪。在某方面的性格上,到变得恶劣。像是爱戏弄知世。
当知世真正察觉到变化时,已经到了上高二的今天。
但不可否认的是,知世心里依旧喜欢着樱。
知世不曾改变。
倒也不是,樱想,知世愈发变得容易害羞,仅仅对她而言。
这个平安夜,她们在一起。

樱其实记得小学时知世对她说的喜欢。但那时候她喜欢所有对她好的人,她以为知世的喜欢也是那样的。
所以,那时候她会不假思索的对知世说:“我也喜欢知世。”
樱每每想起来就觉得当时的自己有够多迟钝。但,若是现在再回答,是来不及的了。这番年纪的她们不会再将喜欢轻易说出口。
说出来的话,或许就像那些告白的男生。


“早上好,樱。”
“知世,早。”


略略扫过知世身后的那部黑色透着尊贵气质的私家车,一股莫名的情绪涌上樱的心头。
最近几天总是这样,莫名其妙。
她们俩儿踏在质感十足的皑皑白雪上,并排留下深深浅浅的脚印子。
樱突然感到有点儿庆幸,圣诞节总算过去了,荷尔蒙薄发的节日。
这两天看着陆续前来表白的人,在她们面前说那么些——没什么用的话。特别是当着她这个当电灯泡的面,那日子可不好受。
不是她不想走,是知世不让走。明明平时那么好说话的人。


“知世真是优秀。”樱揉了揉知世的头发,顿了顿,“无论从哪个方面来说。”樱恬淡的笑着。
“樱,你把我想得太好了……”
我在对你感情上的纠缠不清……
知世低着头,樱看不清她此时的神情。
知世仰起头,脸上挂着如往常柔和平淡的笑,戏谑道:“最近樱你越来越喜欢用‘肢体语言’了。”
樱闻言一滞,确实如此。
樱迟疑道:“你……不喜欢?”
话一出口,樱就后悔了,这要怎么答?这不是为难人家吗?
“不,不是——”
“我喜欢。”
……
在踏进教室前,知世先一步打断了她的话。
樱觉得脸上有些烫。


薄薄的白雪从天上不急不慢的飘下。一片雪花落在樱的鼻尖,凉凉的,很舒服。
樱偷偷瞄了一眼身旁的友人。她真的想抱抱她。
渴望她的温暖。
要是我伸手的话,她必然不会拒绝的……吧?一想起今早的对话,那么些小情绪总会缠上樱。小小的欢欣,小小的愧疚,还有那一丝丝的期待,夹杂在一起,说不清究竟是怎样的。
可爱。知世。为什么以前不曾觉得?
知世她,明明没什么变化。


“稍微抱一下,好吗?”在分别的路口樱如是说道,她最终还是忍不住把憋了一路之久的念头说了出来。她第一次不敢直视知世的眼。
有点羞耻,像个撒娇要糖的孩子。
只是抱一下,没有别的意思,真的!
当知世真的抱住她时,樱的想法动摇了。
“那,明天见,樱。”
“啊,好的。”


肯定是冬天的错。这个季节,人们理所当然的需要相互依偎彼此依靠,以汲取彼此间的温暖。
冬天这个混蛋。樱这么想着。
但其实她并不讨厌它,甚至有点喜欢。
长大后,像搂搂抱抱这种事情,是需要找点理由才能够做的啊。
冬天是个好借口。


情人节。
看着在她家秀她一脸的桃矢和雪兔,她感到无比的悲凉。
爸爸倒是习以为常,该做什么就做什么,完全没有被影响到。
“喂喂,樱,别那样看我,今天可是情人节。”桃矢懊恼的将巧克力递给樱,“雪兔也做了的。这个给你。”
樱接过巧克力,顺手递了一份出去:“我知道的啊,但差的也太多了吧?”
“我哪像你,只能做义理巧克力。”桃矢得意的看着樱,指了指一旁的巧克力,“我还给你加了料的。比那些还大点。”
“还有,谢谢啦,樱。”
“啧,行吧,臭老哥。”樱低声嘟囔着。


“樱,今年会做本命巧克力吗?”雪兔问。
“就比如给李小狼那小鬼。”桃矢说。
“不会的。莓玲喜欢他。”樱说。
“为了友情放弃爱情?”桃矢深深看了一眼自己的妹妹,“真不知道该说你什么。”
“樱,还是主动点好。”雪兔惋惜道。
樱默默的听着这两个人“夫唱夫随”。良久才开口道:“我喜欢他只是朋友的那种喜欢。”
“真的?”
“真的。”


我不否认曾经那段稚嫩而又美好的感情,他是我回忆中浓墨重彩的一笔。他出现了,我不可否认他的存在。我喜欢过他,现在也是喜欢着他。但,这是两种完全不同的感觉。
过去的,我不再留念。


“知世,你在家吗?”
“在的。”
“好的。”


“其实我是要去你家的。或者你说一声,我可以去接你的。樱。”
“嗯,我知道的。给你的。”
“谢谢。谢谢你,樱……”她踌躇道,“我也有做的,给樱的。我去拿。樱。”
她抓住了知世的手腕,硬生生将转身要走的知世拉了回来:“下个月,下个月再给我。好吗?下个月的今天。”
“樱——”
“麻烦你了。”
“那,我可以当它不是义理巧克力咯?”
“它确实比我做的其它的要大一点。”


3月14日
“上个月的话,还算数吗?”
“算的啊,知世。”
桃矢与雪兔在与她们打完招呼后,注视着她们的一举一动。在她们上楼后,他与雪兔对视一眼,低声道:“不会吧。”
雪兔宽慰似的拍了拍他:“知世是个好孩子,樱幸福就好了,不是吗?”
虽然木之本的香火可能要断在这一代了。
雪兔轻声笑着:“是跟你学的啊,你可不能怪她。”
“你也有份,雪兔。”


“樱的表白真的不能算是坦率啊。”
“结果是好的就行。”
“如果当时我不懂你的意思,或者拒绝你呢?你会怎么办?”
“不,你不会不懂,你也不会拒绝。”
“如果你接受不了我,我会像你当年守护我那样,守护你。你的幸福就是我的幸福。”
“你知道的啊,樱。”
“没你想得那么迟钝啦,知世。 ”


END


谢谢看到此处的你。


我只是想吃口糖
大约排版有点问题,毕竟我不会分段
并不会用乐乎,可能发文要有点仪式感
但是,我不会
并没有标题,因为似乎没个主题
有bug,大概
我并不想把我的文章说的一无是处
所以就当它有点优点咯


主要图个开心


      


      

评论

热度(9)

  1. 時之溯行者·晓美焰呱不羁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