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之溯行者·晓美焰

转载文章一律不会删除
毕竟已带作者带出处带原始链接且未改动未转出此网站范围
应用功能规划不全面不应由用户背锅
万年吃粮极少产粮,从不混任何圈子!!!
请不要关注我,不然又会有别有用心的人说我靠转发吸粉!!!

红蓝/佐仓杏子的忠犬三十题

阿尔比修斯:

各位好这里萌新写手.jpg


【低亮】私设:忠犬杏x傲娇沙耶加。杏子性格对恋人很温柔,对外很强势。较忠犬又带一丝霸道。


  当照耀大地的那一缕金色的光芒从窗台悄悄溜进来的时候,唤醒了一个蓝发的女子。她悄悄的在光芒的笼罩下起身。


  然而她似乎并没有为刚刚的苏醒感觉到一丝开心,因为她几乎是强撑着脑袋爬起来的,面部表情几乎可以被称为狰狞。


   ……


  头好痛。


  昨晚到底是……?


  沙耶加看着陌生的天花板,并没有起到什么作用的白色日光灯此时依然亮着,这似乎说明了一些什么。她对这里的一切都感觉到陌生。试着回忆一些什么的时候,仅仅只感觉到阵阵刺痛。嘴边仍然残留着的酒精气息,像是催化剂一般加剧了进程。


  对了,我昨晚,是喝醉在酒吧了吧…


  因为…恭介…还有仁美的事情…


  根本不靠谱的记忆在这个时候简直是雪上加霜。现在想起来却并没有给沙耶加一点点释怀的空间,反而像是刺激了沙耶加一般,眼角渐渐流出的温热泪水差点控制不住。


  …恭介…为什么要这样…


  因为自己没有勇气敢去跟他说“我喜欢你”这四个字,而被仁美抢先一步么。为什么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心里会像是被锋利的东西划破的感觉呢…


  直到这里,沙耶加再也控制不住泪水。双手抓紧浅蓝色的被子,屈膝将双瞳埋在被子里任凭泪水打湿也不在乎。


  过了一会儿,沙耶加猛地抬起头来,似乎是想起了一件很重要的事情。


  …这里,是哪里?!


  比起被无形拒绝之后让沙耶加感到悲伤的心情,现在名为“恐惧”的名词才让沙耶加感觉到更加难受。既然是昨晚在酒吧喝醉了,那么是谁带自己回来的?!


   沙耶加立刻掀开被子将自己的半个身体扫视一遍。之前的见泷原校服不知道被谁脱下,换上了一件并没有完全拉上拉链的绿色卫衣和超短裤。


  空气中没有弥漫着血腥味。


  沙耶加放松似的叹了一口气。


  不过这身衣服…似乎是在哪里见过的样子…


  “醒了吗?”


  “噫!!”


  突然从门扉后面传来的声音让沙耶加吓了一跳导致身体不由自主地弹起,咕咚一声掉下床去摔在了木地板上。幸运的是,头并没有撞到墙壁。


  “你没事吧?!”


  这一声似乎是惊动了门外的那个人,她用力推开门冲了进来,面带着担心和惊恐的眼神从门后面窜出来,视线正好对上沙耶加半闭起的衣服。


  还有…少女仍然在成长的…


  “……”


  “咳咳,好疼…”


  当沙耶加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站在她面前的就是一个红发的少女了,半闭的眼瞳并没有看清面前人的脸庞。沙耶加象征性的晃了两下头,面前的迷雾完全消失的时候,沙耶加终于完全看清了她的脸。而红发少女正在以一种无以言喻的眼神盯着自己的身体,又时不时的避开自己像是有些害羞。


  “……”


  沙耶加低下头去。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终于意识到发生了什么事情的沙耶加,立刻从床上扯下被子捂住自己的身体,向少女丢过去一个枕头却被她轻易接住。


  “杏子你怎么会在这里!!”她向面前人大吼。


  “唔,沙耶加……”杏子放下枕头,似乎还没从刚才的冲击中缓解过来脸上还有些许泛红。她踱步走向坐在地上的蓝发少女,指尖温柔地抚过她的下巴。“摔到哪里没有?”她以关心的口吻问她。


  沙耶加对于面前的人,第一反应居然是诧异。


  这真的是杏子吗?印象里面的杏子不该是不服管教的小霸王吗?不是那个谁说话基本都不听的小无赖吗?为什么会对自己那么好?这中间到底发生了什么?


  无数的疑问在沙耶加打脑袋里盘旋着,但是实际上能问出口的却一个都没有。因为这家伙在一个月前还想杀了自己啊。


  对于她的问题,沙耶加只是摇了摇头,并没有做过多的回答。


  “没事就好。”杏子微微一笑,将沙耶加连人带被子一起抱住,头靠在她的肩膀上肆意夺取着她的气味。


  ……?!


  比起发愣,这个动作更让沙耶加心中一颤。


  些许时间过后,杏子放开了沙耶加。撩起落在她额头上的发丝,轻轻吻上她的额头,然而并没有过多的停留便离开了。


  看来这只是一个普通的吻而已。


  “早饭已经给你做好了,来吃饭吧。”杏子留下这一句话后便离开了,仍然在原地有些发愣的沙耶加,手似有似无的触碰着刚才被亲吻的地方。


  刚才的触感,是真的…。


  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为什么那个佐仓杏子会对自己那么好……?


  想也没用,还不如去问问她本人…。


  沙耶加起身,向房间外面走去。


  这只是一间普通的房子而已,并没有过多华丽的装饰,倒是附近的一切都显得有一些老旧而褪色。在一些即将失去作用的家具中,只有一个灵魂宝石立在那里熠熠生辉。


  “沙耶加,这边。”从左边传来的,那个人的声音让沙耶加转过头去。她说的没错,早餐已经做好了,而且是两人份的。映入眼帘的是不与那些家具成正比的,较为豪华的早餐还有一个正在向她微笑的红发少女。


  沙耶加踱步过去坐下,“谢谢。”她这么说道,向杏子道谢。


  “应该的~应该道歉的是我才对。”杏子用双手托住下巴,就这样看着沙耶加慢慢进食。“这家酒店只有一件单人房了,我看你昨天喝醉了就带你来酒店了,怕你吐,我一整晚都守在你身边…”


  再抬头仔细端详的时候,才注意到的是,她的眼瞳旁边确实围了一层黑色的弧线。杏子的笑,让沙耶加有一点心疼。


  “那个,杏子…”


  “嗯?”


  “我昨晚…怎么了?”


  “昨晚吗…”杏子稍微皱了下眉头,思考着沙耶加的问题。“你喝醉了。”


  “这我知道。”


  “唔…我是在酒吧发现你的啦,当时你好像已经喝醉了而且还说着梦话。我就试图把你摇醒了,你睁开眼睛的时候抓起我就是一顿乱亲,我想推开你的时候你就哭了…看到我的时候你还一直抱着我说你喜欢我…还说了一串我听不懂的英语…是什么…Love...Me…Do…?我不太清楚是什么意思啦,不过我当时的回答是‘Yes,I do.’……”


  ……。


  杏子的这一些话听的沙耶加有点头疼。她确实喜欢着杏子没错,但是那绝对是后辈对前辈处于力量庞大的憧憬而已,绝对没有成为恋人的那种想法。


  “所以现在你是我女朋友啦。”杏子笑道。这回是一个纯真无邪的微笑。


  “你开什么玩…”


  沙耶加想继续说下去的时候,声带却突然不发出振动,是理智制止了她。因为她看到了一个不可思议的一幕。


  ――那个家伙的,失落的表情。


  “不可以么…果然梦话就是梦话么…”她似乎是真的被打击到了,声音都显得非常低沉而没有一点活力,完全就不像平常的她。


  “也…也不是啦…”沙耶加想辩驳一些什么,却发现似乎解释已经并没有什么太大用处了。“我沙耶加大人说过的话,怎么可能会反悔呢。”


  其实她心里根本没底。


  “今天还要上学吧,你也快吃吧。吃完好去学校。”


  “啊,那个…”杏子像是察觉到了什么一样,突然从沙耶加的对立面起身下来走到她的身边,仔细的打量着她。“你的蝴蝶结歪了,我给你扶正。”杏子屈膝,将头与她的身体的距离缩短,双手并不是很灵活地在她的胸前游走。


  唔……。


  这一刻,沙耶加收获的,除了她身上淡淡的香气,就只有感觉到自己的脸庞渐渐升高的温度。


  近看,杏子的头发真的好漂亮啊,火红色的…


  “杏子…”沙耶加不由自主地叫出了声。不知为何,有一丝悲伤的气息。


  听到恋人的呼唤,杏子立刻抬起头来。“你叫我?”她问。


  “啊?没,没有…”沙耶加立刻撇过头去不敢看她的眼睛。她已经察觉到了,或许自己现在正处于害羞状态吧。


  “唔…”


  杏子渐渐靠近沙耶加的脸庞,再次皱起眉头,目不转睛地盯着沙耶加海蓝色的眼瞳。此时她距离沙耶加只有不到二十分米的距离。随后,沙耶加感觉到有什么温热的小东西从她的下巴上划过,又消失在眼角。她看不见,但是她清楚的知道发生了什么。


  ――杏子,舔掉了自己的泪痕。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杏子你干嘛啊!!!”才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的沙耶加,立刻羞红了脸。


  “我不想看到你哭。”杏子回答。


  仅仅这一句话就能让沙耶加喘不过气来。这并不是一种胁迫,而是一种无形的关心,是只属于沙耶加的,自家小恋人的关心。


  “好了,你快吃吧,不是说要去学校吗。”


  “唔…”


  根本吃不下去嘛。


  脑海里仍然在倒放着刚才的事情,只是这样而已就能让沙耶加感觉到一阵莫名其妙的安心。但是这或许并不是什么坏事。


  因为在杏子的身边,或许能让人安心呢。


  沙耶加的嘴角轻轻扬起,却被杏子敏锐的眼睛捕捉到。


  “你笑什么?”她问。


  “没什么。”沙耶加笑着回答。


  “啊,糟了…”


  沙耶加瞥头看了看时间,时针已经不知何时走到了六的位置。“已经七点半了?!”她大喊着,意识已经比身体先更近一步想离开这个地方。毕竟,她可不想因为这一点点小事就迟到。


  “杏子,我先去学校了!”


  “等等…”


  她拉起书包就立刻向学校跑去。然而沙耶加半路才意识到一件事情…她没写作业。


  不,还有比这个更悲惨的…。


  她是饿着肚子来的,那份早餐,她根本就没有动多少。


  尽管是这样,但是沙耶加还是完美的错过了上课时间。


  “报,报告!”


  她气喘吁吁的扶着门框,弯着腰喘粗气向早乙女老师打报告。些许时间缓过来之后,她才抬起头来去看早乙女。


  “美树同学…”早乙女老师向她微笑,手中的教鞭时不时敲打着另一只手的手心。从讲台中央开始,他缓缓向沙耶加走来。


  看来今天早乙女老师心情不错?沙耶加这么想着。然后下一秒就被现实世界击垮了这美好的幻想。


  “你给我去外面罚站。”


  幻灭。


  “我就知道…”沙耶加将书包放在墙角拿出书走到门外去,背靠着墙欣赏着面前的风景。稍有些褶皱的英语书在她的手里静静地呆着。


  但这对沙耶加来说何尝不是一种好事?毕竟她可以不受干扰的,好好理一理昨天晚上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除了自己在酒吧喝醉了,其他什么事情都不记得了…包括杏子说的那些也没有印象…


  话说杏子怎么样了呢?有好好吃早餐吗?有好好来上学吗?


  好像…也没有来着…


  回头看了一眼班上,小圆正在半神游式的听着英语课,距离她大概半米远的那一组,空了两张桌子。一张是沙耶加的,而另一个…已经空了很久了,已经看不出原本是什么颜色了。


  哦,对了,那家伙还是我后桌来着…。


  沙耶加伸出手来,像是要抓住什么一般握了握。仰望这所学校的天花板,除了一些偏僻的角落,视野盲区之外有一些零星的蛛网以外,其余地方几乎可以用一尘不染来形容,而且也并没有什么用来装饰的花纹。也难怪,像这种半封闭式的学校,如果不知道为什么就突然全部熄灯的话,绝对会被认作是鬼屋的吧……


  等等,那个是?


  沙耶加似乎感觉到了什么异样,她定睛一看的时候,一道鲜红的颜色在她眼前展现出一道漂亮的弧线,随后落在她的身边。


  是她,佐仓杏子。


  “哟,沙耶加。这里还真是个不错的会面场所啊。”她手中握着一盒刚刚开封的pocky,随后便递给沙耶加“要吃吗?”她问。


  “杏子?你怎么在这里?你也被罚站了吗?”


  说出这句话的下一秒,沙耶加似乎意识到了什么事情,刚才那句话完全就是没有经过脑子思考的脱口而出。这个家伙怎么可能会不逃课,按时来上学呢……


  “啊,我…”杏子稍微顿了顿,似乎实在组织语言,又或者是没想好还怎么跟她说。最后只得说了一句,“我是来陪你的。”


  “陪我?陪我罚站?”


  “嗯。”


  ……


  不知道该说感谢,还是这个家伙很傻啊…


  等一下,这还是在教室外面呢…


  那就是说…


  “美树同学…”


  一股仿佛能镇压一切的气场萦绕在早乙女老师的身边,教鞭似乎是渲染了一层怒气一样此时看起来是那么充满威力,她的笑容不怒自威。


  “是不是打情骂俏到教室来了?罚站都不安宁,是不是根本不把我这个老师不放在眼里?”


  “……等一下老师,你看我像那种人吗?”


  沙耶加可不想在这种情况下被罚,尽管她的解释是那么的苍白无力。


  “……”


  最后的结果,是沙耶加被放学留下来打扫整个教室。


  下课后,沙耶加放松似的趴在自己的桌子上,头埋在双手之间叹着长气。不确定那是放松还是有一种一言难尽的心情。坐在自己后面的佐仓杏子擦去书桌上的灰尘后,就那样坐着,也不说话。


  “啊,为什么我要摊上这样的麻烦啊…”


  “沙耶加酱,你还好吧?”


  沙耶加身旁不知道什么时候站了一个粉发少女,持着朋友之间关心的神情问着沙耶加。


  “我没事,不过…”沙耶加抬起头来快速扫视了一遍通透的教室,再次叹气。“今天下午放学我可有的忙了…”她将手中的笔用笔盖盖起,发出些许轻小的响声。


  “你知道吗?沙耶加酱。”


  “什么?”


  “你刚才在外面站着的时候,杏子酱一直在你旁边看着你呢。”


  “什么?!”


  沙耶加颇有震惊,她双手猛地拍桌发出巨大声响,原来这个家伙早就来学校了吗?!这一下似乎把小圆吓到了,她小小后退了一步。


  “啊,抱歉,太失礼了……”


  回头的时候,不知道为什么杏子那家伙又不见了。那盒还没吃完的零食就那样躺在那里一动也不动。


  说的也是,这个家伙怎么可能会乖乖待在教室。


  “杏子酱在外面看了好久了呢。你一直望天,估计都没看见她吧。”


  “啊…”


  好像是的呢…刚才在外面站着的时候自己一直在看天,完全没有察觉到自己身边有人。


  “沙耶加。”


  听到身后有人在喊自己的名字,那熟悉的音色一听便知。沙耶加转过头去,正是刚才在她口中消失的红发少女。她气喘吁吁地跑回来,额头上还挂着些许汗珠。手中握着的汽水仍然结着水气。杏子将这瓶汽水放在了沙耶加的桌子上。


  “给我的?”沙耶加问。


  杏子笑着点了点头。


  “……谢谢。”


  “杏子酱和沙耶加酱的关系真好啊。”


  “那是当然,小圆你不知道,昨天晚上…”话还没说完的时候,杏子被沙耶加捂住了嘴。看来是并不想把事情闹大的沙耶加慌忙解释道“哪有,小圆你别乱说!”


  “诶,可是看起来真的很像小两口一样呢…”


  沙耶加嘴唇微张似乎是想解释一些什么。但是好像印象是改不了的…只会越描越黑…


  都是杏子的错。


  天啊,今天快点过去好不好…


  躺在沙耶加怀里的杏子并没有挣扎,反而笑了起来。


 “小圆,我们要走了,你快点跟上来吧。”站在门口的晓美焰向鹿目圆招手示意她过去,今天可是她和小圆约好一起去玩的日子,决不能给美树沙耶加搅黄了。


  “来了。”小圆轻轻答应一声便转身向晓美焰那边走去。


  “呼…”


  察觉到危机解除的沙耶加放开了捂着杏子的嘴,但是解开束缚的只有右手。低下头去看的时候,发现不知道什么时候另一只手上已经有了另一个人的印记——这两人不知道在什么时候就十指相握了。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笨蛋杏子你干什么!”


  “我就是想握着你的手…”


  “给我放开!”


  沙耶加向杏子吼道,手猛地向上抬试图挣脱束缚。手心残留着的余温告诉她,刚才那些事情是真实发生过的。怎么可以给这家伙占了便宜,自己可是喜欢恭介的啊!


  但是其实根本没有必要,因为杏子根本就没有想要将她的手紧紧攥在手里的意思。


  “你不喜欢吗…果然之前跟我说的那些话其实就是醉后随便说的么…”


  “啊…”


  从她的声音可以听出来,她有点想哭,转看别处的眼瞳黯淡无光。


  这还是沙耶加第一次见到她这样。


  “不…也不是啦…我的意思是我们不…”


  最后两个字被沙耶加活生生的咽了回去,不知道为什么,沙耶加不想看到她哭泣的样子。现在不想,以后也绝对不会想。而那句话对杏子而言无疑就是最大的打击,而她还不想看到她这样。毕竟在那个时候,她义无反顾的和自己一起堕入深渊什么的…怎么可能会忘记啊…而且…恭介也有喜欢的人了。


  “我们…不能在这里牵手啊,我可不想被早已女老师再惩罚一次,要牵回家给你牵个够行吗?”沙耶加红着脸转过头去,愈发变小的声音似乎说明了一些什么。


  大概是得到了认可的杏子重新抬起头来看着她,眼瞳里再次亮起光芒。“你是说真的吗!?意思就是我可以牵你了吗!?”


  “当…当然了,我沙耶加大人说过的话怎么可能会反悔。”


  “我就知道沙耶加最好了!”


  杏子抱住沙耶加的身体蹭来蹭去,这让沙耶加稍微有一些不好意思,更加羞红的脸,绝对不能让杏子看到。毕竟…喜欢这个词,可不是随便能说出口的名词啊。


  说起来,挺不好意思的,沙耶加。如果人类有尾巴的话,只要和你在一起我就会止不住地摇起来,不然我也不会因为牵一个手就高兴成这样了。


  这是杏子现在心里的想法。


  “你看我干嘛?”


  “没什么~”


  回家路上的时候,杏子一直在盯着沙耶加看,眼睛里充满了爱意。这也难怪,毕竟沙耶加已经在无形之中默认了这一点了。每次沙耶加问她的时候,她都只会是这一个回答。杏子一个人拿着两个人的书包,但是她并没有过多的言语,只是就这样一直盯着沙耶加看。反倒是让沙耶加稍微有些不自在了。


  “呐,沙耶加。”杏子一个转身走到沙耶加的面前接而倒着走,她继续这样笑着。“今天我们去外面吃吧,好不好,我可以让你吃个饱的,当然是拿我打工赚来的钱。”


  “原来你这几天不在教室就是去打工了?”


  “对呀~”


  杏子从那条超短裤中拿出一沓并不是很厚但是数目比较大的万元纸币,她像是炫耀似的方在沙耶加的面前,这是她这几天以来的战果。她早就估摸好了找一份工作然后去一个比较高级一点的地方请沙耶加好好吃上一顿。


  沙耶加有些对她改观了。


  “可,可以啊,既然是你的心意,那我就不客气了…”


  满脸惊讶的杏子,忍不住笑了起来。


“你认真的,真的是认真的?”


  “笨蛋杏子,你再这样说的话我就真的不去了。”脸上蓦地泛起红晕的沙耶加想要推开杏子,但是她并没有做到。


  ——因为杏子已经牵起她的手往另一个方向跑去了。


  现在有点晚了,好在居酒屋是二十四小时开放的,但是就是这个时候也没什么人。倒不如说是刻意没有人的,就是为了她们俩的到来做个铺垫。美树沙耶加推开门扉,风铃的声音进入耳中,夹杂着一些渐渐变冷的空气。


  她和杏子两个人面对面坐在沙发前。


  “你喜欢就好啦,随便点,不用考虑我的,我带的钱可是比你刚才看见的还多。”杏子对面前的少女说道,她双肘架在桌子上托住自己的下巴,笑吟吟地望着自己的小恋人。


  她事先已经观察了沙耶加很久,观察结果证明沙耶加的食量并不是很大,几万块钱完全够她吃上一大餐。但是事实好像并没有她想的那么好,因为沙耶加正在发愁,不是不知道吃什么而发愁,而是不知道从菜单里面去掉哪几样然后全部点完而发愁。


  “那个,沙耶加…”


  “啊,要是你付不起我会付的。”


  “不,我不是说这个啦。”


  虽然沙耶加的食量确实是有些大的过分,但是杏子怎么也没有到让她付不起的地步。真正让她惊讶的是,即使是自己,也吃不完四个人的饭量吧?!这满桌子的食物,她真的吃的完么?!


  “那个,别喝酒…”杏子拿过菜单,随手点了一杯冰红茶。


  “我知道。”沙耶加回答。“我可不像再让你背我回家。”


  “你不喜欢?”


  “我不喜欢你受累,如果可以的话当然还是两个人一起回家好了。”


  “你这个笨蛋…”


  杏子面对沙耶加依旧保持微笑,手里还不忘时不时切动一下盘子中的杏仁豆腐送入嘴中。然而这个好像是沙耶加点错了的,尝了一口便推给杏子,她似乎并不是怎么喜欢杏仁的味道。


  这算是间接接吻么?杏子心想。


  “我去结账。”


  “啊,那个,杏子…”刚起身的时候,沙耶加突然停下手中的动作,喝了一口冰红茶呼唤着杏子的名字。“在,怎么了吗?”杏子回答。


  沙耶加扯住杏子的衣角,红着脸说了一句。


  “别离开我…”


  杏子稍微愣了一下,随后再次化为微笑,他轻抚着沙耶加的头,像是在安慰一个受伤的小兽。她撩起她海蓝色的头发随后轻吻。


  “我怎么可能会离开你呢。”


  总共是20391日元,对于杏子来说还不算太贵,她包里得那些钱完全可以付得起,杏子莞尔一笑。


  杏子坐到沙耶加身边。但是,比起刚才仍然开心的她,现在的她似乎有一些让人心疼,因为,她的眼角挂着泪珠。“怎么了?”杏子问道,轻轻将身旁人抱在怀中。


  沙耶加没有回应,只是一个劲在她怀里哭着。杏子也没有再问什么,或许此时的她只是需要大哭一场。


  “恭介也好,仁美也好,全都离我而去了…杏子…杏子…我现在就只剩下你了…”她在杏子的怀里瑟瑟发抖,像是无处可去的孩子一般。


  “我这不是在呢吗…”


  或许,这个回答,沙耶加也没有听见。比起言语,现在杏子只想好好将她捧在手心。


  “抱歉,杏子,我…”过了一会儿 沙耶加擦拭掉自己眼角边的眼泪,重新整顿了一下情绪后抬起头来和她火红的眼瞳相对上。“我稍微有些失态了。”


  “没事。”


  “明明是应该早就放下的事情,明明早就应该确认自己的心情…可是在杏子你的身边太安心了,让我没办法平静心情啊…为什么你要这样对我这么好…让我真的有些怀疑我是不是醉酒还没醒…”重新从心口涌出来的黑色情绪让沙耶加的眼角再次变的温热,说出这出这句话的时候,已经满是哭腔。


  对啊,为什么呢,为什么杏子要这么杏子要这样呢。明明自己是个笨蛋的,放任自己不管不就好了吗…。


  “笨蛋。”


  话音落下去的时候,沙耶加明显感觉到额头被什么东西撞了一下。“哎,杏子你干什么?!”突然来的刺激让她没有反应过来,抬起头看她的时候,她的眼瞳里已经多了一种名为“训斥”的词语。


  “我说你这个家伙怎么总是喜欢乱想啊,我对你这么好你还看不出来我喜欢你是吗。”


  果然是因为喜欢啊。


  因为杏子喜欢自己所以对自己百般包容啊,包括自己的任性…。


  沙耶加又想哭了,但是理智制止了她。


  接下来感觉到自己的双唇贴合在了某处,是温热的,是让人安心的。睁眼的时候,那个家伙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把她的唇贴在了自己的唇边。沙耶加并不打算抵抗,因为她被杏子的这一份温柔所征服。


  ――两人就在这个时候初次接吻了。


  “现在你相信了吧?我就在这里啊,不管你去哪里,我都会跟着你的。”


  “嗯……”


  像是发誓似的,杏子摆出严肃的神情。


  “所以放心吧,我会一直跟着你的。”


   “笨蛋杏子…”


  感觉有一些吃亏,这可是我沙耶加大人的初吻,怎么就可以这样让你占了便宜。沙耶加靠近杏子的身边。“呐,杏子,我告诉你一个秘密。”


  “什么?”


  想要猛地冲上去亲她的时候,却被那个家伙用手挡住拽进怀中。


  “我怎么可能会被你这样的笨蛋偷袭。”她笑着说道。


  ……淡淡的,太阳的味道。


  “你这个笨蛋…”


  “所以,秘密是什么?”


  “大概,可能,也许吧…”沙耶加顿了顿,似乎是还没有做好说这些话的准备。“我也不确定是不是…但是…我喜欢你的程度,比你喜欢我多那么一点吧…”


  “到底谁才是笨蛋啦…”


  外边雷声大震,接踵而至的是之前根本没有预测到的瓢泼大雨。再看被吞入黑暗之中的街道,两人有一种恍如隔世的感觉。


  “下雨了啊。”


  “下雨了呢。”


  “那要怎么回宾馆啊。”


  “放心吧,我有办法。”


  杏子放开了沙耶加,脱下自己的绿色卫衣,露出里面的黑色衬衫,她将尚带余温的卫衣套在沙耶加的身上。“你跑回去吧,宾馆就在不远处。”她指了指东边的方向,示意沙耶加要往那儿跑。


  “想一个人待着?没有我沙耶加大人的允许怎么可以。”沙耶加嗤笑一声,同样将卫衣的一半罩在她的头上。“你还希望离开我身边吗?我可不允许。”


  “你这个笨蛋…”


  回到宾馆的时候,两人的身体无一例外的都湿透了,要是以前的话沙耶加肯定会大吼着抱怨吧。但是这次似乎不一样了,因为这回有人陪着她一起经历雨水的洗礼,这或许对沙耶加来说是一件好事吧。


  “那个,沙耶加”杏子放下那件被雨水侵湿的衣服。转而对沙耶加说。“怎么样都好,但是,请不要否定我这份心意啊。”


  “我哪有否定你的心意啊。”


  “因为我之前觉得你好像很讨厌我…”


  “噗。”沙耶加忍不住笑了一下。“那些都是过去了,你还在紧张一些什么啊。”


  沙耶加刚洗完澡,身上换了一件杏子的衣服。她从背后抱住杏子的时候,一阵阵温热提醒着杏子,这确实是真实存在的。现在的这一些都不是梦,包括那个时候的沙耶加。


  还是…深埋在心里好了。


  “现在你和我就在这里,这不就好了吗,你还需要一些什么呢?…”


  “还需要…”杏子打断了她说的话,如乳燕归巢一般扑进沙耶加的怀里肆意地掠夺着她的气息。“一个永远不会放弃你的家伙。”


  “杏子,你变得这么会说话可不像是你了啊。”沙耶加调侃道。


  “拜你所赐。”


  沙耶加睡了,因为今天没有休息好,所以比杏子更加早的进入睡眠状态。没有警戒的她完全放松着,睡颜令人想入非非。


  当然这一切只有杏子一个人看见,因为这个笨蛋就这样靠在她的肩膀上睡着了。那样的她是那么的让人沉醉在其中。因为这副场景,现在只属于杏子。


  杏子轻轻将那人抱在怀里,头靠在自己胸前。


  “睡吧,沙耶加。等你醒来之后,就该是只属于你和我的二人世界了。”

评论

热度(20)

  1. 時之溯行者·晓美焰阿尔比修斯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