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之溯行者·晓美焰

【觉草】成为爱抖露吧少女!

一条很咸的咸鱼:

偶像觉x制作人草
最近工作忙摸起沙雕的东西就是有效率
附一篇番外

————————正文分割线————————
“女……女孩子不可以这么暴力……”看上去年纪不大的制作人绞紧了衣角,一脸要哭出来的表情。
“身……身为偶像的你更要注重自己的言行,不……不然会吓到别人的。小觉……是那么好的一个女孩子,我……我想让更多人看到你的优点和温柔的一面。呜哇……”说到这里,制作人再也憋不住了,自顾自地哭了出来。
“切……有个麻烦的家伙来找我了,下次再打吧。”名为觉的女子慌忙放下拳击手套跳下了拳击台,一把搂住了口中那个麻烦鬼。
“不了不了,这是我最后一天当拳击教练,青山不改绿水长流,女侠饶命我再也不打拳了。”被打趴在地上动弹不得的教练慌忙摆手,一脸送瘟神的庄重感目送觉和制作人走向了休息区。
 
“我说过我不适合当偶像的,你别劝我了。”觉用随身带着的毛巾擦了把汗,拿过一瓶水扭开了瓶盖递给了哭哭啼啼的制作人。
“唔……公司这次说可以给你改路线的,只要你回来。”制作人接过水终于停止了哭泣。“毕竟这是我们的梦想。”
“梦……想啊。”觉也喝了口水。
 
觉从小就觉得自己和平常女孩子不太一样,在别的女孩子玩过家家跳皮筋的时候自己可以大气不喘地跑下1000米,在别的女孩子发愁如何逃掉体育课的时候她可以做50个单手俯卧撑,在别的女孩子沉迷言情小说探讨哪个男孩子更帅的时候,她已经获得了全省散打冠军。
她觉得自己和大部分女孩子唯一有交集的地方可能只有将来做个演员,但是得做个武打演员。她对着墙上挂着的施瓦辛格海报深深一拜。
转眼就到了高中。这是市里拔尖的学校,无数人梦寐以求的地方,觉凭借优异的体育成绩作为体育特长生顺利入学。
对于上学这种事觉是非常冷漠的,虽然每天都来学校,但是心思却在体育场上,上了一个学期学对于班上有哪些同学都不太能分清。
终于又到了放学的时候,觉拎起书包就往体育场跑,在路过体育室的仓库的时候听到了一阵呜咽声。
“你……你们不要过来,呜哇好可怕,谁能来救救我!”
竟然遇到了校园凌霸?正义感上头的觉一脚踹开了仓库的门,正好看到一堆不良少年正围着一个抱着书包瑟瑟发抖的少女,少女已经退到了墙角无路可逃,眼泪顺着脸颊一颗一颗的砸在书包上。
“欺负女孩子算什么好汉,有本事冲着我来啊!”觉把书包和外套丢到了一边,进入到了战斗的状态。
“你不也是女孩子?”有一个不良少年回应道。
“额……欺负弱小的女孩子算什么好汉,有本事冲着我来啊!”觉稍微改了一下出场台词。
“哈?哪里有弱小的女孩子?你指她?”不良少年一脸不可思议地指向了蹲在墙角的少女。“她才不弱……唔。”
觉不等不良少年说完就挥动了拳头。
“没想到你竟然有同盟!上啊兄弟们,解决完这个我们再解决另外一个!”
一阵打斗过后觉气喘吁吁地看着地上横七竖八的不良少年,满意地拍了拍手。
切!一个能打的都没有。不知道是不是她错觉,她觉得自己下手应该没那么重的,但是不知道为什么不良少年们叫的那么惨。嘛算了事情已经圆满的解决了,觉捡起来了丢在一旁的外套和书包,准备深藏功与名地离开。
“你……你救了我,真的好厉害,我能和你做朋友吗?”
被遗忘在角落的少女惬生生地拉住了觉的衣角。
觉对于交朋友这件事一直觉得麻烦,不过看到少女充满崇拜的水汪汪的大眼睛……算了。
 
后来觉才意识到救了的女孩子是和自己同班的保健委员萤草,就坐在自己右前方的位子上,但是之前根本没有留意到这个问题。
自从救了她以后萤草总是远远地跟在自己后面,每次觉一回头她就像受惊的小鹿一样跳着躲到墙角处,然后一副快哭出来的表情看着觉。
我有那么可怕吗……觉下意识地捏了捏脸。
在无数次卧底盯梢般的跟随后觉忍不住了,转身大步走到了萤草旁边。
“哈!这里还藏着一头!”觉像捉住了猎物般把萤草围在了墙壁和手臂中间,丝毫没有意识到做了个壁咚的标准动作。
“我才不是一头呢!唔……”感觉到处在小小空间的女孩子又要哭了,觉立马松了手。
“你别哭啊……只要你不哭我什么都答应你。”
“真……真的?”萤草抬起了头,面带红晕的看着觉,不知道是被吓的还是兴奋的。
“唔……只要我能做到。”
“那么我们做朋友吧!”
秋天到了,觉收获了一枚茁壮生长着的小迷妹。
 
后来觉听说了一个校园传说,传说在这所学校中有个非常神秘的人物,非常有力量,只要谁能战胜他他就是这所学校的霸主。
才开始觉也没多心,直到围绕在自己身旁的不良少年越来越多才觉得事情不太简单。难不成那个传说说的是自己?
觉扭头看向洋溢着幸福微笑的小跟班。原来世界上确实存在这么柔弱的女孩子啊,那天她单手把萤草拎了起来发现对方轻飘飘的,仿佛一折就会断。
一定要保护好她不能让她受伤。觉下定了决心。
 
萤草也有个梦想,就是想把温暖送给大家,等她磕磕绊绊地把想法告诉正在举铁的觉的时候觉反应过来,原来她想当演员。作为一个成长环境不太一样的人觉的脑袋里觉得偶像=演员,她俩竟然有着相同的梦想,顿时热泪盈眶地握住了萤草的手。那么大家就一起出道成为偶像吧!
后来真的碰到了有公司来找素人签约当偶像的事,萤草一脸兴奋地把报名表递给了觉,觉看到萤草的表情也不忍心拒绝,同意和她一起试一试。
“但是小觉你得稍微改变一下形象。”萤草一脸严肃地对她说道。
觉摸了摸自己过于奔放的发型,勉强点头让萤草帮自己打整一下。
觉的底子非常不错,经过萤草一番打整之后竟然亭亭玉立,觉不可置信地盯着镜子里的自己看了很久。
到了面试那天,周围一群bulingbuling的小仙女正各种互吹,上台就嘤嘤嘤,好像和自己画风不太一样。觉上场后评委期待地问觉要唱什么歌,觉一脸懵逼地掏出双截棍穿着小裙子耍了一遍,台下的评委候场的妹子通通惊呆了。
觉像逃难一般溜出了舞台,碰上了正捧着冰阔落等着她的萤草,突然眼眶一红。
“对不起,我搞砸了。”
 
本来觉觉得自己没有希望了,没想到竟然收到了录取通知,通知她将作为练习生进行训练,一旦时机成熟就能出道。觉一脸见了鬼的表情捧着录取通知。
“这明明是你的东西,你那么可爱,一定会走得更远。”觉握住了萤草的手。萤草仿佛受了什么刺激,吃痛地皱了一下眉头。
“啊对不起弄疼你了。”觉慌忙放开了手。
“小觉没关系,那天是我主动放弃不去面试的,我只想看到你追求梦想的那种表情,真的很令人向往。”
“不过……”萤草狡黠一笑,从怀里掏出了另一份录取通知书。“我将作为你的制作人入职,以后请多多指教啦。”
 
觉本来就不是那种柔美的女孩子,但是练习生的训练科目非常流水线,无非就是形体歌舞和化妆,这些是觉十分不能接受的。她最不能接受的就是必须得站直身板细着嗓子唱一些无厘头的卖萌歌曲,还得露出像是中了头等大奖般的傻气微笑。在压抑了很久后终于忍不住了,甩下一份辞职申请走了。
萤草是最了解觉的人了,所以立马收了她的申请跑向了拳馆,果真看到正在打拳的觉。
“小觉你再信我一次,我已经和公司协商好了不给你上那些课了,以后按照我的方式给你培训。”
觉看到坐在自己对面女孩子水汪汪的大眼睛,暗自感叹为什么在她面前立场不能再坚定一点。
 
没想到自己竟然能真的出道,站在舞台上的觉掐了掐自己的脸,发现不是梦。
仔细看了一眼台下疯狂打call的粉丝,似乎有点眼熟。
深吸一口气,拿起了麦克风。
“接下来,请大家欣赏歌曲《挥着狼牙棒的女孩》,献给喜欢我的大家。哟,请多指教。”
说完后觉放下了麦克风,拿起了放在一旁的狼牙棒。
作为偶像其实还不错?


★番外★
 
萤草不明白自己作为一个那么弱小可怜又无助的女孩子,为什么同龄的小朋友一直躲着她。
上幼儿园的时候有男孩子欺负她,她真的感觉很害怕就稍微还了一下手。萤草发誓自己真的没用力,只不过轻轻推了几下对方就倒地不起,然后在医院里躺了好几天,哭着求父母办了转学手续。
萤草很难过,觉得是自己哪里做得不对。
 
后来萤草努力学习,积极参加班级活动,气氛才稍微得到了缓和。有一次正赶上运动会,老师找到了萤草问她能不能代替训练受伤的同学参加运动会,毕竟这是给班级争荣誉的大事。萤草同意了,然后参加了铅球比赛,从没参加过训练的她一不小心破了校级记录,甚至赶平了省级记录。
站在全市最好的高中面前,萤草看着自己手中的录取通知书心情复杂,录取通知书上用大写加粗的字体写着“体育特长生”几个字实在是刺眼。萤草决定要改变自己,所以在入学的时候就积极参与班委竞选,当上了听上去特别柔弱的保健委员。
但是自从入学以后不断有不良少年来找自己麻烦,据说他们当中流传着只要战胜她就能当上这所学校霸主的传说,萤草真的很委屈,她不想打架只想好好读书。
但是有一次放学不小心落了单,一群不自量力的不良少年把她围在了体育室仓库里要求单挑,她真的不想打,抱着书包感觉很无助。
这时候一个少女突然闯了进来,二话不说就帮她解决掉了麻烦的事,萤草惊呆了,当场就决定要和她做一辈子的好朋友。
 
她得知觉的梦想是当一名武打演员,虽然不是很懂,但是萤草连忙点头说自己也是,然后她从对方眼里看到了如星星般闪耀的神采,萤草很喜欢。
后来正好有一场选秀活动, 萤草看到那里的女孩是也是需要体力蹦蹦跳跳的,以为就是觉所说的武打演员,所以特别开心的怂恿觉报了名。
然而看到觉面试完的表情萤草觉得很难受,一直受到他的保护自己是不是也要做点什么,所以等散场后萤草偷偷找到了当时的评委,拉住他希望能给觉一个机会。
由于评委本身也是位有身份的人,所以出门都带上八个保镖,萤草根本没法靠近他。眼看着评委马上就要上车走了,情急之下她推开了挡着自己的保镖,人挡杀人佛挡杀佛地到了目瞪口呆的评委面前,泪眼汪汪地问评委能不能通融一下给觉一个机会。评委颤抖着拿出手机打了个电话,表示自己从没见过那么……特别的偶像,所以可以给觉一个机会。
萤草一脸感激地看着评委,评委以为她又动了杀心,连忙问她要不要一起加入,由于她没参加选拔所以无法作为偶像,不过作为制作人是没问题的,萤草开心的答应了。
然而偶像训练和觉草想象中的都不一样,萤草看着提不起精神的觉觉得自己好像又做错事了,于是准备找主管谈一谈,才打开主管的门主管就一脸惊恐的表示萤草想怎么定计划就怎么定计划全部都ojbk,萤草正准备告诉觉这个消息的时候发现觉已经丢下辞职申请走了,在别人都没看到这份申请的时候萤草立马把它藏了起来。
 
终于到了觉出道演唱会的那天,萤草先伪装成小迷妹在网上发布了一圈觉即将出道的消息,发现大家的反应都特别冷淡,似乎没多少人知道觉,导致到现场的人也不多。萤草难过地握住鼠标,不能让觉第一场演唱会就办砸了。
突然她想到了什么,拿起电话拨通了一个号码。
“喂请问是不良少年A吗?啊你竟然还记得我,我想求你帮个忙。不不我不要钱,就是过几天有个演唱会想让兄弟们捧个场……”
于是在演唱会当天,全市的不良少年都一个不落地来到了现场,人数比萤草想象中的还多。由于大家都视死如归,打起call来仿佛在传递遗言,显得十分卖力。
萤草看着聚光灯下讲话的觉,由衷的有种幸福的感觉。
 

评论

热度(18)

  1. 時之溯行者·晓美焰一条很咸的咸鱼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