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之溯行者·晓美焰

【凛姬】背光

内田ルビ:

*@凛奈子 是给小天使的!一直说要写结果是自己太懒hh
(然而并没有人送毒啊hh)
*依然意识流









我盯着头顶旋圆的灯泡。
那是一盏普通的白炽灯,沉静,散发着纯白耀眼的灯光。她没有任何特别之处,但不知为何,那静谧的,有力的而热情的光将我吸引过去。
我的眼睛马上对这种光发出排斥的信号,然而机体已经无法接收任何信息,我只是一动不动,注视着。
眼角的余光尚能看见窗外漆黑的世界。
但很快,慢慢弥散开的光晕汹涌而来,黑暗逐渐被吞没,被那些朦胧的光所替代。
就算眨眼也无济于事,那些光如胶似漆地凝固在我眼中。
我的视线已经容不下任何黑暗。
突然,那个明亮的光点开始退缩,开始变小,直至淡出我的视线……
我一惊,但再仔细一看,它并没有远去。
一切只是我的错觉罢了,它一直停留在原地,我也没有后退。
周围的光晕随着心跳的节奏律动起来。
如果在那些黑暗的日子里也有这般体验……
我深吸一口气,闭上眼睛。






但闭上眼睛,也,只有光明一片。
我的世界已经被黑暗抛弃。
然而光也不属于我。
我站在光与暗的交界处,身后是无法回头的黑暗,眼前是遥不可及的光明。






人一旦无所事事,就会开始发呆。
我窝在临时摄影棚的沙发里有一句没一句地哼歌,其实是在发呆,对面的聚光大灯不知为何尤其刺眼,我极度反感地抬起手捂住眼睛,把头歪向旁边继续昏昏欲睡。
手肘好像打到了谁,一阵麻。
“喂喂喂大小姐你还好吧?不过是拍套写真而已,该不是要倒下了吧?”
“啰嗦啊。”
尖锐的声音在耳边响起,我咬着牙回应。似乎听到她的询问,不过也懒得回答。
光好耀眼。
然而闭起眼睛,困意便会席卷而来。




回程的路上突然下起大雨,我正在犹豫要不要叫司机来,刚拿出手机,就看到屏幕上电量耗尽的标识闪动。很好,正合我意。翻个白眼把手机扔回包里,打开伞,如同迎接老友一般,暴雨张开双手,狞笑着拥我入怀。
街边路灯的光像是要把我刺瞎一样。
就算低着头,也能看见地面积水中我的脸,被雨打击得四分五裂。
【小——真姬!】
耳边是朦胧的雨声,我知道那是幻觉。
抬起头,屋下有贩卖罐装饮料的机器,小小的标识灯一闪一闪。
希站在那里,一手扶着自行车一手端着甜牛奶,脖子上还挂着那台旧相机。



并排着喝饮料的人又多了一个,只不过我喝的是咖啡。
“今天的小真姬看起来很没精神呀。”
我瞥她一眼,默默地灌了一口。
“光很刺眼。”
“光很刺眼……咱觉得还有别的原因。”
雨势并无减小的迹象,三口两口喝完咖啡,把易拉罐扔进垃圾桶里。
“也许是光的范围不足?”
我默念着她的回答,走出很远又回头看。
她依然朝着我这个方向站着。


其实自己也知道这个事实,我甚至连光的痕迹都未窥见过。
只是没有勇气去面对罢了。
我思考了很久,最后还是伸出手,在大雨里和她道了别。






是什么时候开始有这种反应的来着?




我记得是上次新的演唱会服装设计那次?




“可爱风!”
“现代风!”
站在小鸟面前剑拔弩张的两人,是吵得不可开交难以分出胜负的矢泽前辈和星空同学。
“这次的主题是动物——兔子,猫咪,狐狸,当然是毛茸茸的可爱系!配上兽耳装饰,吸引新的粉丝还不是轻轻松松……”
“所以说妮可亲你只会一成不变啊喵!老是可爱风,然后小鸟就会考虑到成员的风格配置,把最可爱的服装给你再把center给你啊!再说了改变风格不好吗喵?现在很多校园偶像都有开拓视觉系路线噢喵!”
“……哈?!我矢泽妮可是这样的人?我可是为了全队着想啊!至今我们都是走的可爱清纯校园偶像路线,这次在大型活动上突然改变,万一发挥不当,可是会让μ's的口碑大受损失的啊!”
“说了这么多,你就是不想接受凛的提案而已嘛喵。我可是知道的噢,前几天你还专门去找小果,想要说服她一起支持可爱风的创作,还说凛是新手,提案什么的完全不行噢。”
“……唔!!!”
感觉像是被戳到痛处一般,突然僵住的矢泽视线一转,对上正在观战的穗乃果。
“难道穗乃果不这么想吗?”
“诶?!我,我……”
一脸无辜的穗乃果显然有点慌,紧张地看看左看看右再看看海未,在思考说什么才能同时安抚到两方。
“我觉得其实都可以……”
“不行穗乃果!你必须选出一个……”


“够了!!!”


吵吵嚷嚷的偶像研究部因为我这一声大吼而安静下来。
不是我想偏袒哪一方,实在是她们太吵,这样下去没完没了,还会弄得人神经衰弱。
能感觉到两人尴尬的目光。
绘里见状,连忙打破僵局。
“不要吵了,妮可,凛的方案也是有可取之处的嘛。不如这样,我们分成两组分别取材,今天暂且回去整修,明天外出,也算是这两天补偿大家辛苦工作了。等回来之后把灵感汇总交给小鸟,让她来决定这次的风格吧,毕竟她才是我们的服装总设计不是吗?这样如何?”
妮可和凛对视一眼,有点不好意思地同时开口。
“明白了。”
“嗯,这样就好。”
绘里笑笑,看向穗乃果和小鸟,露出一副“已经没事了”的表情。我偷偷看着她,不得不说,那样令人信服的姿态,是我在梦里都未曾成为的,遥不可及的“大人”。
那样的她,仿佛浑身都散发着万丈光芒,一举一动都是闪闪发光的,时刻吸引着周围人的注意力。


而我只是有意无意地背向着光。




最后的结果是我们一年生由希带队,朝着旭山动物园出发……
“哈?旭山动物园?这是什么东西?”
行程表上希手写的“旭山动物园”特意被凛拿记号笔标过圈。
“是动物园就好了嘛,你看小凛和花阳多开心,况且找灵感这事交给我就好,动物的灵魂是最纯洁的,就算没有雪山白狼这么神圣,但咱还是能感受到白狼神的神力蕴含在它的瞳孔里……”
“好了好了,你还是别逞强了,找灵感的事,我们会一起想办法的啦。”
我赶紧捂住她的嘴,再让她说下去可就没完没了了,神鬼之谈,信则灵不信则罢,我自然是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类型。希也没反抗,看着凛拉着花阳满园子飞奔,好像在偷偷笑。
“小凛,你们在看什么?”
“啊啊小希!看!是白天鹅!”
“啊,真的,因为是鸟禽馆的原因吧?”
希凑到两人身边,饶有兴致地张望着,还招手叫我。
“小真姬你也来看看嘛,白色的羽毛多像你上次演出穿的服装啊。”
“……我才不要。”
被挤在人群之外,我抱着手臂小声嘀咕。
同时又忍不住用怜悯的目光看向人工池塘里,看似高贵而不可方物的优雅的天之骄子,实则已经失去了飞翔能力的囚徒。
连追逐光的能力都已丧失,满身的羽翼只会是囚锁。
凛有模有样地学着天鹅起舞的动作,花阳则是以无限的温柔看着她,不用说我也知道又在夸凛了。啧,老听你不会腻的吗?
然而她在玻璃棚下起舞,那种姿态,被破碎的阳光反射得凄美无比。
为什么要说凄美呢?
大概是我看到了我的影子吧。
我的影子,在光中狂舞。




“明明用力扑腾两下,就可以飞向天空中那无限的光和热的,为什么不尝试呢?”
“连追逐光的‘勇气’都丧失了,为何怜悯?”




希微微笑着,仿佛什么都没说过。




“凛,要吃冰淇淋吗?”
“哇啊!谢谢小真姬!”
她兴奋地接过雪糕,感觉像音小附近还没长大的小学生一样,这么轻易就被食物给收买了,果然还是没长大吗。
花阳和希靠在一起拿着笔和本子,一边讨论还一边在本子上圈圈画画。之所以没喊我过去的原因,只是“小凛会没有人管的噢”。
“还有生那个家伙的气吗?”
“妮可亲?唔……其实也没有多生她的气啦,只是和她拌嘴很好玩,凛只是气气她喵。”
凛咽下嘴里的冰淇淋,朝我做了个鬼脸。
“这样啊……那就好。”
我突然不知道说什么好,只能低下头自己尝了一口香草冰淇淋。
“好吃。”
“凛推荐的没错吧?这个还是花阳亲告诉凛的喵。”
心脏突然紧了一下。
“小时候花阳亲经常和凛来这附近玩,所以有什么好吃的,凛和花阳亲都尝遍了噢。”
“啊……嗯。”
“不过还是想去银座!上次摄影采风,bibi是去的银座商业街吧?妮可亲还在博客上放了和小真姬一起吃可丽饼的照片……”
最后一句有点小声,我不自觉地扭过头,看到她一闪而逝的异样眼神。
“!!没事没事喵!”
凛突然跳起来,就像被踩到尾巴的猫。
“今天是找灵感的,所以应该多走点地方才对,去把她们拉过来继续走吧~”
“诶等等,她们在讨论……”
我伸出手想抓住凛。




不知为何她的手如此遥远。
她疑惑地转过头。
手向后伸,稍稍弯曲手指。
时间停滞了一秒。
我们中间隔着一道无法逾越的光。


“没事。”


“感谢你们!我觉得今天可能要加班做服装了,不过如果没有人手的话……”
不用下半句了,众人纷纷移开目光,只有穗乃果那个笨蛋毫不避让。
“好!小鸟,今晚我会和小海来帮你的!”
“为什么这么理直气壮……”
海未一脸无奈,嘴角却忍不住笑意。
“那就这样,小鸟你们辛苦点,各位也是,今天就好好放松吧,练习暂停。”
绘里一脸忍俊不禁,然而让人意外的是最先冲出去的不是凛,而是某位矢泽前辈。
太阳有些晃眼,我伸手捂住眼睛。
凛慢慢走到窗前,伸手去关窗户。
“啊啊——妮可我今天走了这么多地方,可要好好放松一下才行——”
其实她们这个小组去的地方是偶像卖场,要说走的路,恐怕是我们比较多吧?
“小凛,不去玩吗?”
有人率先问出我想问的问题。
我起身推开椅子,向房里的人致意然后离开。


果不其然,是花阳。




关上门的瞬间,鼻子有些发酸。
磅礴大雨被隔绝在外,屋子里是漆黑一片。




你太耀眼,我只是背向光而已,就因失去一切一般的痛楚泪流不止。
光也好,你也好。
我只是背向光,背向你,背向一切。






黑暗的偶像研究部,拉上百叶窗后所有的光便被隔绝在外。
凛站在一片黑暗之中,望向门后的光。






「终」

评论

热度(23)

  1. 時之溯行者·晓美焰内田ルビ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