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之溯行者·晓美焰

转载文章一律不会删除
毕竟已带作者带出处带原始链接且未改动未转出此网站范围
应用功能规划不全面不应由用户背锅
万年吃粮极少产粮,从不混任何圈子!!!
请不要关注我,不然又会有别有用心的人说我靠转发吸粉!!!

【绘希x妮可】NANA

合辙:

*cp洁癖到看到两个名字联系在一起就会炸毛的就算了。
*我刚睡醒也可能没睡醒。
*没写完。
*题目是我很喜欢动漫。
*你我山前没相见 山后别相逢。






她又有了新女朋友。
黑色的头发铺在沙发上便和黑色的沙发融为了一体。如果那双眸子不是长在她的身上,西木野真姬一定会夸赞那如同红宝石一样的光泽。
“妮可。”头都没有抬,懒散的回话像是无心逗猫的主人随手拿着了毛球。
询问似的眼光看向了靠着窗台的前辈。
“嗯,我的新女友。”微微点头算是回应。
“希走了之后你的眼光越来越差了。”金发的前辈不置可否的耸耸肩。
“她不一样。”


抱着自家的马桶疯狂的干呕,和金发前辈同款的香水在狭小的空间里显得格外的刺鼻。
那一头金发的前辈是高中的前辈,学生会的前辈,音乐上的前辈,工作上的前辈,仰慕的前辈,永远追逐却永远追逐不到的前辈。
“叮—”房间灯被粗鲁的摁下。
火烧似得头发在灯光下闪出了金发的光泽。
夜啊,快点到来吧。



悬在墙上的吉他,放在角落的钢琴,堆在桌上的一摞乐谱和诸多音乐奖杯无一不告诉来访者这座房子主人的职业。
即使现在已经是下午两点遮光布也很好的把阳光挡在外面,还在熟睡的红发女子眉头微皱仿佛梦境中有嗜人的怪兽。在几番微颤中缓缓睁开了眼。
“2:28”
“时间还早,喝一杯吧。”侧过身对着床头的圣诞老人说。



艺术家都是疯子,矢泽妮可靠着门框看着桌前疾书的绘里嘴角轻轻挑起。
殷红的眼睛轻轻向上滚了一圈,不如说这世界上所有人都是疯子。
“抱歉…站了很久吗?”思绪被温柔的声音打断“因为太专注了所以没有注意到…等了很久吗?”
“是啊,妮可的腿都站麻了呢”半是撒娇的口气。
这是她和眼前的这个人认识的第二个金曜日。
“抱歉…明天就要交词了。妮可可以先去睡吗?我可能今晚要工作很晚。”
“那妮可只好一个人忍受寂寞的房间咯~”嘴上说着寂寞,可是却还是奔向了属于自己的大床。
今天的夜会很平静呢。



“滴———”音乐人西木野平时的生活是很自律的,早上八点的时候闹铃会准时响起催她起床练琴,可是因为宿醉的原因。月曜日的西木野竟然迟迟无法爬起。
“好痛…”身体里每一个细胞都在叫嚣着,红发的音乐人想要爬到钢琴前挣扎一番却在走出房间后发现自己最后一点力量也被抽空。
“咚——”
黑夜降临了。



再睁开眼是一片雪白。
转头和雪白鲜明对比的黑刺了一下西木野真姬的眼睛。低头削着苹果的人仿佛没有注意到病床上的人,却在最后一条苹果皮落入垃圾袋的时候开了口“睡了一整天,因为好几天没吃饭所以被风邪占据了身体主导权。”将手里的苹果放在盘中,黑发少女打了个哈欠“真的是,你们这些做音乐的都是疯子吗?”半嘲弄半无奈的口气让西木野真姬身体不由自主的起了排斥反应。
“先说好哦,妮可可不是主动来照顾你的。毕竟你是死是活和妮可也没什么关系呢~都是绘里让我来照顾你的哦。”
“毕竟妮可不喜欢你呢。”过度的坦白让真姬一时哑火。火红的眸子里仿佛有一条毒蛇吐着信子。
“那…那可真巧呢。我也不喜欢你。”
“呵…”
真是嘴硬的人啊。黑发的人低下头开始玩当下火热的音乐游戏。
太纯真的人,在感受到恶意的第一反应果然是不知所措的反抗。



“真姬你真的是…”抱怨中还带着关心,不用睁开眼也知道是那金发的前辈。
“抱歉…”
“噗…”旁边的的嘲笑声让真姬睁开眼然后狠狠的瞪了一眼。可是对上的那双眸子却是像一团低于零度的火焰。
看上去是炙热的红,摸上去却是骇人的冰。
她病了。
病在这个火曜日的深红里。



东条希接到曲子的时候已经是深夜了。可是当红的歌手为了工作拼命劳累说出去却仿如美谈一般,所以熟睡中的希被经纪人催命一般的门铃声吵醒。
“啊啊…海未酱…你真的是工作上的恶魔…”白皙的肌肤上还有睡觉不老实造成的红痕。
“咱可是刚刚拥抱不到10分钟咱的床!”虽然嘴上碎碎念着,但是还是乖乖地穿好了衣服。
不需要任何人提醒,她知道走到现在有多难。



“もしもからきっと…?”拿着歌词的样稿,往下随意地翻着“这歌词写的很棒诶…”手指却凝固在署名的尾页。
“绘里亲…”
青葱似的手指在纸面上轻轻抚摸,仿佛碰触的是自己恋人的脸。
“如果说…我们没有相遇么…(もしも私たち出会ってなくて)”



一开门便是每夜如梦的红。
看到西木野给自己开了门,矢泽妮可便继续低头玩手机。“绘里让来的。”
“怕你再昏倒。”
一屁股坐在了柔软的人沙发上飞快的手指打着音符。不得不承认这个人的手速及音乐感都异常的好。



“可是你不走么?????”灵感衰竭让知名音乐人一个小时都没有画出一个音符,带着抑制不住的暴躁转头却看黑色头发的人依然带着她的粉红色耳机打着游戏。
“妮可也想走呢。”
“可是绘里要求妮可留下来陪你哦。”
“…”
在连续揉皱三页五线谱之后红发音乐人终于放弃。
她无法进入创作的状态,她不得不承认沙发上的人给她造成了影响。
“你要吃什么。”自顾自走到冰箱前。
“怪不得会饿昏到感冒呢。”看着空空如也的冰箱矢泽妮可忍不住翻了个白眼。
自然的拿起了西木野的钥匙“这次算是特别服务哦,妮可。”



评论

热度(32)

  1. 時之溯行者·晓美焰合辙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