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之溯行者·晓美焰

转载文章一律不会删除
毕竟已带作者带出处带原始链接且未改动未转出此网站范围
应用功能规划不全面不应由用户背锅
万年吃粮极少产粮,从不混任何圈子!!!
请不要关注我,不然又会有别有用心的人说我靠转发吸粉!!!

【律者组】Tequlia

•林深时见鹿:

#出了空律来还愿#
#是第二律者x第三律者,说实话我也不知道这对叫啥……#
#标题意为龙舌兰酒#
#分别披了草履虫和芽衣的皮#
#为了方便区分芽衣和三律第三律者的称呼是Mei#
#设定与原设大致相同,但世界线不一样,大概就是两个律者混迹人类间搞事最终世界大战的故事#


Hail my proud queen,on and on.
*
她闻到了龙舌兰的气息。
按理说在这昏暗的,灯光用光怪陆离来形容都不为过的街边地下酒吧,混杂着烟味,廉价香水和各种酒精弥漫开的糟糕气味,那唯一的味道并不应该那么轻易地被捕捉到。
这里充斥着她所厌恶的人类的欲望气息。但西琳闻到了;那纯粹的气味来自远处,却好似凭空生出丝缕来纠缠在她的白发前,像是某种挑逗。
所以她抬起眼眸,看见了那气味的来源。
用律者远超常人的身体机能来寻找一个人并不困难,何况对方的所在是如此的亮眼——站在简易舞台上的黑发的驻唱歌手刚结束一个婉转的高音,博得一片叫好声。她抬手撩起耳畔的碎发,对远远坐在吧台边上的白发少女弯起眼眉。
她紫色的眼眸和她的音色一样,仿佛带有予人酥麻的电流。
“接下来这首歌,我要送给一个陌生人。”
龙舌兰女孩如此说到,唱起了一首无人听过的歌。
《Befall》。
西琳眯起金色的眼眸,抿了一口手中的蓝色玛格丽特。鸡尾酒独特的味道顺着喉管涌入身体,仿佛点燃火星。
“……Hail my proud queen。”
她默念起那句歌词,唇角勾起冷冷的笑。
那笑容似猎人看见麋鹿,也似女王看见悖逆的臣子。
*
“你的胆子比我想象得还大。”
这么说的时候西琳的手正按在对方纤细裸露的脖子上,指尖下是对方搏动的脉搏;而黑发的歌手则不以为意,胸口写着【Mei】的铭牌晃着酒吧天花板上绚丽的灯光。
“是你太敏感了,只是一首歌而已,女王大人,”Mei低低笑了,伏在她耳畔轻声道,“别把它当做开战讯号。”
西琳瞥了她一眼,试图分辨她的话语出自假意或者真心,但昏暗的灯光下第三律者的挂着的笑容暧昧似蛇,无人知晓那是否是另一个谎言。
“我们都知道一座城市容不下两个王,”Mei道,她伸手划过终焉律者白皙的腕骨,像是某种暗示——尽管那只手还抵在她的咽喉处。
“所以,今夜我只是酒吧的驻唱歌手而已,”她这么说道,“而你,也只是一位顾客而已——人类说到底就是那么一回事,不是吗?”
第三律者在这里的确打扮得像个廉价的驻唱歌手,西琳借着昏暗的灯光打量她。染了紫色的发尾,单边的网格袜和高跟靴,贝雷帽和露指手套,因为舞台灯光的高温被汗水浸湿白色衣物微微透出其下身体的轮廓,像是某种无声的诱惑。
“真是可笑,”第二律者眯起眼眸嗤笑道,“明明是我的半身,你却把自己打扮得像个妓女?”
“这话说的可真不中听,”黑发的人勾起唇角,“你排斥人类的肮脏,渴望他们的毁灭,但说到底,你却也对此充满好奇不是吗?”
看看这里,女王大人。她这么感慨道。酒精,交易,金钱,性爱。人类的欲望就是这样的东西,盖上一层夜幕就能肆无忌惮;那是你所厌恶的,所憎恨的——但,你却渴望看到这一切。
你渴望看到人类堕落的丑态,你渴望品尝他们不堪入目的欲望,你渴望带毒的罂粟。
——你渴望他们的破灭。
西琳在她说出最后一个字前将她狠狠抵上墙壁;Mei低喘了一声,比起疼痛看起来更像是调情。酒吧洗手间门口的灯因为这动静晃了晃,她们俩看起来却像是准备来一场一夜情的床伴。
“我们都只是来这里度过一夜的人罢了。”黑发的驻唱歌手低笑着将手环上白发少女赤裸的颈项。
“所以,在毁灭世界之前,先给我一个吻吧。”
*
那究竟是怎样的一个夜晚呢。
混杂着龙舌兰的气息,滚烫而炽热的唇舌交缠不过是前戏;身躯交叠的时候,思绪仿佛就已经在酒杯中融化。
那是连神明都能堕落的极乐。
但这些都无所谓,西琳想到。那双紫水晶般的眼眸因为快感而渗出泪水,修长的双腿因为高潮而绞紧的瞬间,对她来说,就足以作为报酬了。
——作为让神沉溺于人类的欲望的惩罚。
*
当女王厌倦了扮演人类的游戏,所下达的命令,只会有破灭一条而已。
所以当她看见城市倾塌,遍地瓦砾,满目疮痍的时候,西琳只觉得这是必然的事而兴致缺缺。她漂浮在这座供她游戏的城市上空,抹去了那些伪装,重新成为了律者本来的模样。只要一个响指,她就能让任何人死去,任何事物倒塌。
多么无趣啊,她想到。不知道那晚在酒吧见过她的人类,若是在逃亡的路上转过头,是否能辨认出她呢?
但这不过是题外话而已。
“我没想到你会为了这座城市与我为敌,”她偏过头,看着另一个浮在她对面的人,“——雷之律者。”
“真是冷淡啊,”电光闪烁在黑发律者的身后,组成蝶翼的形状,“这座城市也算是给我了不少乐趣,不过这也只是我与你为敌的一个原因而已。”
她抬手,紫色的雷电在天际轰然炸响。


“我只是想提醒你,这个世界上,可不止一位律者,也不止一个人,背负有女王之名。”


西琳勾起唇角。血液久违地涌上身体的四肢百骸,让她感到战栗般的兴奋。去征服,去击败,去占有——崩坏的意志在她的体内叫嚣,让她鬼使神差地回想起许久前,那个弥漫着龙舌兰气息的酒吧的角落。
或许我该早点让她学会臣服。她想。
但现在,或许也不算晚。


“这就是你的开战宣言吗?”
她如此问询。


黑发律者傲慢的微笑道。


“不,只是胜利宣言罢了。”


来吧,女王大人,让我看见你的骄傲,你的全部。她如此说道,一如那个夜晚。


让我们共舞吧。


——在世界终结之前。


【END.】

评论

热度(82)

  1. 時之溯行者·晓美焰•林深时见鹿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