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之溯行者·晓美焰

【女主盾】Starlight

游丝漾晴空:

#if假设
#安定的普通人日常


玛修和兰斯洛特先生去乡下避暑了。


藤丸立香躺在黄绿色的榻榻米上,风扇冲着她的头部不停转动,过长的刘海屡屡戳进眼睛。


啊——她曲起双腿,翻身侧卧,盯着正在播放无趣综艺的电视发呆,手机从手中滑落,黑屏镜面反射出刺眼的灯光。


无聊。


玛修和兰斯洛特先生动身时藤丸立香还在假期补课,因此没能跟着一起去。没有玛修在身边的藤丸立香宛如失去了大脑的行动中枢,只能和和玉藻前一样在看了一天电视后洗澡睡觉。虽然她并没有看进去节目内容。


乡下信号极差,玛修的信息电话一概瘫痪,藤丸立香甚至怀疑兰斯洛特先生把玛修带到了某个无人区。说到底,现在的科技社会中究竟是怎样落后偏僻的地方才会没有信号与网络。


藤丸立香并不担心玛修会无聊。玛修喜欢阅读,热爱绿色植物,听说幼时还在6000米的雪山上住了两年,总之是个安静稳重不依赖现代科技的好孩子。虽然藤丸立香并不知道为什么玛修会住在雪山那种奇怪的地方,或许等这次奇妙的避暑旅行结束后有必要好好问问兰斯洛特先生。


而藤丸立香自己就不同了,没有什么实际具体的爱好,不像合唱部的尼禄和伊丽莎白,或是料理部的阿尔托莉雅,再者就是沉迷消毒灭菌的校医南丁格尔。她只是一个偶尔打打手游看看动画经常和邻居学妹兼幼驯染的玛修·基列莱特在一起玩的普通女子高中生而已。


换而言之,玛修是藤丸立香日常中的最大乐趣。


玛修不在家啊…


藤丸立香伸出右手,眯着眼观察自己的手背。被蚊子叮了。要不要去拿肥皂洗一洗。出去买冰吃好了。要不要再氪一单石头。还是看漫画吧。校服的利润有多少。苍蝇搓的到底是手还是脚。


无聊。


藤丸立香对着空气做出口型。


我想玛修了。


她说。


她回忆起往年和玛修在一起度过的暑假。两人一起坐在电视前玩游戏,一起吃galigali君,一起坐在走廊上吃西瓜,一起把风铃挂在窗前,一起带芙芙散步,一起穿着浴衣去夏日祭上玩闹。


和任何朋友都能一起去做的事,却全部都是和玛修一起经历的。


藤丸立香开始思考自己作为年长的一方是不是太过依赖玛修了。


也就一岁而已啊。她这样说服了自己,然后继续心安理得地依赖(还在度假的)玛修。


呜…玛修究竟什么时候回来。


父母日常出差在外,朋友们都是游戏废人,芙芙寄养在高文先生家,就连本应该持续困扰自己的暑假作业也在不知不觉中做完了。


藤丸立香现在可以说是个真·空巢少女了。


她关掉了电视,再次翻身,平躺着凝视天花板。我为什么没有女神的视线呢。她再次开始胡思乱想。


她听到院子里隐匿于树荫中的蝉鸣,风扇扇叶转动的嗡嗡声,枕头边腕表咔咔地转动指针。时间在一点点地流逝。


于是她拿起了手机,点开加密相册,一张张地翻看她和玛修的照片。玛修的眼睛颜色果然很漂亮。啊,笑起来好可爱。她还是适合穿这件裙子。手指在屏幕上慢慢划过,一张张地仔细回忆。翻到了一起在夏日祭上吃刨冰的照片了。藤丸立香看着照片中自己手里的抹茶刨冰,与玛修灿烂的笑脸,咽了口口水。


还是出去买冰吃吧。


她缓慢地从榻榻米上爬起来,想起来自己之前还对玛修说过不是榻榻米的话就睡不好。走到门口蹲下系上鞋带,想起来这双鞋是和玛修一起买的成对的。从鞋柜上拿起钥匙,余光瞥到刻着玛修名字缩写的十字盾挂件。


她无奈地叹了口气,推开房门。


去便利店买了蓝色的苏打冰棒,一边吃一边慢慢往家走。夏天白昼长的出奇,已经晚上七点,天空只是将将泛红,夕阳微微隐于云中。藤丸立香低头看着自己的鞋带随着步伐在如白鸟般展开双翅在空气中划出奇妙的弧度,而后无精打采地贴在鞋面上一动不动。


嘀——嘀——


藤丸立香懒散地拿出手机查看消息,心想不过是斯卡哈叫自己一起出去遛狗或是贞德拉自己去拉拉队充数耍旗子而已。


她点开消息页面,映入眼帘的首先是玛修的备注,而后——


“前辈,爸爸和我还有五分钟就到家了。”


她蓦地睁大眼睛,随后漾出了琥珀色的笑意。三两口吞下还有大半的冰棒,根本不顾会突然而来的头痛,攥着包装袋和木棍迈开腿大步开跑。风在耳边呼啸而过,藤丸立香觉得自己心中充满了真实的喜悦,并且觉得自己的速度能够追上德雷克的赛艇。


啊,看到兰斯洛特先生的车了。


她渐渐放慢速度,向前跨越两步后停了下来。


车门开了。


兰斯洛特从驾驶座出来,看到弯腰双手撑在膝盖上尚在喘气的藤丸立香,惊讶地开口:“立香?你刚刚跑完马拉松回来吗?”


藤丸立香艰难地使呼吸平稳下来,向兰斯洛特扯出一个微笑,回答道:“只是稍微运动了一下。”


“这个脸红程度可不能只算上‘稍微’啊。”兰斯洛特笑着说,打开了后座的车门。


然后藤丸立香看到穿着白色连衣裙的玛修抱着芙芙从车上下来。


糟糕,大概脸更红了吧。藤丸立香只觉得热度迅速上升。


玛修冲着面红耳赤的藤丸立香露出了开心的笑容。藤丸立香觉得玛修的笑是足以匹敌阿芙罗狄忒之美,阿尔忒弥斯之圣洁,雅典娜之智慧的世间珍宝。


“前辈,”玛修的声音一如既往的温柔,“我回来了。”


刹那间,藤丸立香觉得宇宙间所有星辰的光芒全部汇集于自己面前。

评论

热度(26)

  1. 時之溯行者·晓美焰游丝漾晴空 转载了此文字
  2. 時之溯行者·晓美焰游丝漾晴空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