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之溯行者·晓美焰

关于塞西莉亚x德丽莎的杂想

爱好wine的白鹿君:

  「全世界都在为他和她的婚礼献上祝福。只有德丽莎坐在某个不知名的教堂里吃着覆盆子蛋糕。
  她叉了一小块送进嘴里,然后轻轻地皱起眉头,小声嘀咕说:
  “好甜。”
  但最后还是全部吃干净了,一点没剩。」


最近沉迷塞西莉亚不能自拔,天天想着“哇这个女人好好看齐格飞德丽莎好福气啊”
可冷静下来又觉得悲伤,尤其是想到学园长
塞德这一对如果不架空重开一个新世界,要he基本上是不可能的
不谈西伯利亚的死别,从官方的二崩漫画看,塞西莉亚和齐格飞两情相悦,德丽莎只是路过的修女
并且我们了解塞西莉亚都是站在琪亚娜德丽莎齐格飞三个人的角度,无法正面去看。在总结塞西莉亚人设的时候,总有种迷迷糊糊的不确定感
这或许也是太太们不写这对的原因【站在北极圈里饥寒交迫】,因为怎么写都逃不开德丽莎→塞西莉亚,而塞西莉亚本人的反应难以把握,然后落入官方剧情
【塞德be定律】
可我还是希望那个已经四十好几却像个真正的孩子一样喊着“teriteri~”的学园长能拥抱自己的光,拥有一份自己的温暖
因为——
她本身几乎一无所有

评论

热度(33)

  1. 時之溯行者·晓美焰爱好wine的白鹿君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