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之溯行者·晓美焰

转载文章一律不会删除
毕竟已带作者带出处带原始链接且未改动未转出此网站范围
应用功能规划不全面不应由用户背锅
万年吃粮极少产粮,从不混任何圈子!!!
请不要关注我,不然又会有别有用心的人说我靠转发吸粉!!!

【羽蛇神x咕哒子】藤丸立香是个骗子

时噩Twelve:

*重度ooc
*文笔渣
*虐
*大概很难看懂,请配合作者的课下注释(?)一同食用
————————————
          1.
  世界上“最后”一名御主是个骗子,魁札尔科亚特尔敢用她的神格担保,这句话一点儿都没错。
  她的骗术高超极了,哪怕是否定了战斗不等于愉悦,哪怕是否定了她生存的最大乐趣,少女御主依然骗走了她的心。
  “姐姐,我在迦勒底等你哦。”
  她有着蛋糕般柔软甜美的声音,用温吞而依赖的语气说出这话,没有任何一个英灵能抵抗住她的蛊惑,没有任何一个英灵能够拒绝响应她的召唤。
  少女本身,就是最好的圣遗物。
  羽蛇神 魁札尔·科亚特尔深深明白这一点,
  无论是现在,还是未来
          2.
  她依稀记得迦勒底的某个假日,有一个有拥有耀眼橙发的少女约她出去玩。
  “姐姐,我们去吃蛋糕吧!”
  她琥珀色的眸子亮晶晶的,像蜂蜜一样,用甘甜的视线将人包裹。
  那涂着糖果香味唇膏的嘴唇像是东洋国家漫山遍野的樱花,她不自觉俯下身在少女的唇上印下了柔软的一吻。
  “诶——?!”
          3.  
  她惊讶地看着自己,
  “很甜。”
  “我”笑道。
          4.
  她透过窗子,看着窗外的茫茫暴风雪。除了风霜,什么都看不见。
  “我”伸手遮住了她的眼睛。
  “看太久会得雪盲症的,■■■要小心哟~”
  我听见“我”怎么说。
  名字,她叫什么?
  我听不见少女的名字。
  “姐姐。”
  她的声音轻的像下一秒就会被风吹散。
  “你见过寿命最长的人类,活了多久?”
  她问“我”。
  “是你。”
  “我”回答,她则用惊讶的眼神看着我。
  “因为其他人对于我来说,从出生到死亡,其实也只是一瞬间的事情。”
  她笑了,但我看到了忧郁。
  她在担心死亡?
  你是我认定的人,等到你死亡之时,姐姐我当然会去和艾蕾什基伽勒抢人。
  不……等等,艾蕾什基伽勒?那个冥界之神和我不在一个神话体系吧?
  这个“我”,很奇怪。
          5.
  我想送她天竺葵,红色的那种。
          6.
  这个拥有甜美笑容的女孩子在“我”面前哭的上气不接下气,让我有点心疼。
  “别哭了……我抱不到你……”
  我喃喃自语。
  “对、对不起。”
  她用袖子胡乱地抹着眼泪,还不停的道歉。
  “但是……我一定要这样做。”
  她通红的眼睛写着坚定。
  “以三划令咒下令,我的全部从者,回到英灵座!”
  “我”的身体在消失,甚至来不及说什么,就返回了本体。
  我很生气,非常生气。
  怎么会有这样卑劣的骗子!
  许诺了永恒却背信弃义,欺诈走了别人的心后又离我而去!
  她逃不掉的。
  本体虽然已经无法再到下界去了,但分灵依旧可以。
  拥有着我全部记忆的分灵,去吧。
  去找到那个骗子,带着我的怒火去问一问那个欺骗了神的人。
  为什么,要让我离开你。
          7.
  “我”来到了迦勒底。
  这个机构正常运作着,除了所有英灵被遣返回英灵座以外和平时没有区别,几乎没有。
  “我”能感觉到一股熟悉的气息在其中跃动。
  “我”闯入这里问工作人员,
  “御主呢?”
  “御主?”
  他看了看“我”
  “你是谁!”
  “我再问你一遍,我的御主呢。”
  “您是……Rider?”
  “我”点了点头。
  他并没有用真名称呼“我”,想来是有原因的。
  “您是来找……■■?”
  他说什么?“我”听不到。
  但是“我”能猜到,他是问我是不是来找那个阳光气息的少女。
  “嗯,我是来找她的。”
  “……请听我说,冷静下来。御主■■她,已经死了。”
  死……?
  我没有死亡的概念,神明是不会死的。哪怕见证了无数死亡,哪怕去过冥界,我也没有真正的理解过死亡。
  但是在那一瞬间,我突然明白了什么叫做死亡。
  你与你所爱之人终生不复相见,便叫做死亡
  “或许我能带你去看看她的墓……愿意和我来吗?”
  “我”机械性的点了点头。
  我本以为拯救了人理的人类再怎么说也会得到感激,我以为她至少会成为英灵,但没有,于是“我”向他询问。
  “是啊,她拯救了人理,是个了不起的孩子。”
  他温柔地笑着。
  “可她也……是个普通的孩子啊。”
  “没有人知道,没有人铭记,哪怕是新生的人理,也不曾记住她的功劳。”
  他的眼神很悲伤。
  “你是拥有上亿信徒的神,所以可以作为从者出现,等同甚至高于英灵。而在正史上出场的人,都有着被人理所熟知的功绩。”
  “换言之,人理烧却期间的一切都是空白,那段时间是「不会出现英灵」的。”
  “而且,■■她没有死。”
  他把“我”带到离迦勒底很远的地方,跟“我”说出了与之前矛盾的话。
  他哭了。
  “求求你……救救她……”
  我想起了在我眼前哭泣道歉的少女,不自觉与眼前的身影重合。
  “她被魔术协会囚禁,作为英灵召唤实验的圣遗物使用,那帮禽|兽,根本不把她当做人类看待!”
  他怒吼着。
  这便是你要拯救的人理吗?
  我对人类,对这一世代的人类感到很失望。
  “我明白了,我会救她的。”
  这个世代的人类是不被需要的劣等品,我们需要新的人类。
  当然,不是母亲的新人类。
  有缺点,有优点,生生不息,而且需要添加一个要素。
  「必须」添加一个要素。
  他们必须崇敬该崇敬的人,比如我的御主。
  虽然我想不起来她的名字,但,她拯救了世界。
  这个男人还有“我”所在的迦勒底的二十余名人类,是我需要的新人类模板。
  他们喜欢那个阳光的孩子,也许尊敬她,也许不,但他们一定是爱着她的。
  对于这个一直奋斗着的普通孩子,一定是喜爱的。
  而对于即将被“我”所毁灭的,我不需要的人类,我没有怜悯。
          8.
  “谢谢你来救我,姐姐。”
  她笑着跟“我”说。
  只提供了最低限度的营养,瘦弱的少女只被允许“活着”。
  她可是我们所有英灵的至宝。
  这连神明都能焚烧的火焰,现在只为复仇而燃烧。
  “姐姐。”
  她笑着对我说出残忍的话,
  “把我也一起杀了吧。”
  “为什么?我可以让你继续活下来!”
  我愿意为她提供魔力,我愿意为她付出一切!只要……她能活下去。
  她只是摇了摇头。
  “我的魔术回路已经腐败了,不是因为魔术学院。记得我问过你的问题吗?”
  我知道她是指问“我”见过的寿命最长的人类。
  “从那时候我就知道自己不行了,拯救世界啊,对于我来说果然有点难度呢。”
  她依旧灿烂的笑着,但和平时不一样,本该闪烁的眼眸十分浑浊,本该璀璨的橙色发丝颜色暗淡。
  “谢谢你来救我,姐姐。请连我,一起杀死吧。”
  
  我知道,我不会拒绝她的请求,永远不会。
  我忘了“我”是来找这个小骗子兴师问罪,“我”用最温柔的方式杀死了她,我确定她不会感到一分一毫的痛苦。
  她笑得很开心,直到死也很耀眼。
  在她死之前“我”问过她一个问题,她究竟叫什么。
  她没有回答“我”。
          9.
  现在,我想送她昙花。
          10.
  “姐姐,是立香,藤丸立香。”
  “抱歉了,世界上最后的一个御主,藤丸立香是个骗子。”
  
  
  
  
  
  
  
  
          0.
  姐姐,等到拯救完人理之后。
  
  
  我们结婚吧。
  
  
  “好。”
  ——————END——————
  1,是说第七特异点的事情,是本体魁札尔姐姐的视角,因为七章有说魁札尔姐姐是本体显界,换言之是“有七章记忆”的魁札尔姐姐。加粗的字体配合背锅协会剧情食用也能看出来是暗示后面咕哒会被作为圣遗物使用。
  2,发了个糖,用“拥有耀眼橙发的少女”这一称呼是在暗示这里是魁札尔姐姐(英灵座上)的回忆,而且是失忆的那个。
  3.视角转换,瞬间掉B格,顺便这里的“我”是说魁札尔姐姐的分灵,我是说魁札尔姐姐的本体
  4.比较正面的揭示了失忆梗,三个黑方块是说立香酱,后文的两个方块是直接说立香。提到艾蕾是为了揭示失忆梗以及表达了当时的姐姐“只对七章剧情有出于身体本能的印象”,奇怪就是说她对这个身体的本能感到奇怪
  5.红色天竺葵的花语是“你在我脑海里挥之不去”
  6.姐姐好暖啊【捂脸】注意那个再字,揭示的是她在逐渐恢复七章记忆,这里以及再之后的我是本体(意识),“我”是指姐姐用的分灵壳子。
  7.叫姐姐Rider以及用看咕哒子的墓作为借口光明正大的把她带走是怕被背锅协会的听到,母亲当然是指提妈,七章姐姐这么叫过,这里的姐姐已经恢复了很多关于七章的回忆了,所以越来越气(?)
  8.没有回答“我”,但是回答我了,没有对着眼前的分灵做出回答,少女的声音传达到了英灵座。
  9.昙花的花语是刹那的美丽(连带着我写的南丁咕哒一起看的同学可能会发现我喜欢用花语233,因为我很喜欢养花)
  10.是咕哒子回答姐姐(本体)的话
  0.算是解释了一下为什么姐姐和咕哒子都说自己是骗子,发了个糖糖里有刀刀上带毒的感觉。

评论

热度(8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