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之溯行者·晓美焰

【柏拉图的蔷薇】

ECHO:

※极短篇/第三人称焰视角/孵化者私设(具有些许的感性/作者自认为哒)


连本人也不太清楚在写啥的小短


背景银庭后,大量私设注意﹗ ﹗


另,文笔非优良,看文捉虫请自带滤镜片~


紫色蔷薇花语:禁锢的幸福,神秘和奉献




 ※※※




“你什么也做不到。”


命运如此低语


“一切都是因为你的无能…所以她才会一次又一次的牺牲…”




接下来你打算去哪里?


…嗯…大概会去四处逛逛吧…毕竟不知道还剩多少时间…


…几小时,几天,或是几个月…嘛…谁知道呢?


举起掌心挡住太阳,她无谓的笑着,那双深邃的紫目一如既往地看不清任何情绪


脚下悬空的坐在高楼的围栏上,俯瞰着整座城市的少女笑的迷人


在这隐藏的世界线里,没有与少女相遇的女孩度过了平安的一生,而那不知何时消逝的少女直到最后依然默默守候在女孩不远处


记录着一切的观测者,平静的阖上眼。




有一天,柏拉图问苏格拉底:什么是爱情?


苏格拉底说:我请你穿越这片稻田,去摘一株最大最金黄的麦穗回来,但是有个规则:你不能走回头路,而且你只能摘一次。


于是柏拉图去做了。许久之后,他却空着双手回来。


苏格拉底问他怎么空手回来了?


柏拉图说:当我走在田间的时候,曾看到过几株特别大特别灿烂的麦穗,可是,我总想着前面也许会有更大更好的,于是就没有摘;但是,我继续走的时候,看到的麦穗,总觉得还不如先前看到的好,所以我最后什么都没有摘到。


苏格拉底意味深长地说:这,就是爱情。




柏拉图问苏格拉底:什么是幸福?


苏格拉底说:我请你穿越这片田野,去摘一朵最美丽的花,但是有个规则:你不能走回头路,而且你只能摘一次。


于是柏拉图去做了。许久之后,他捧着一朵比较美丽的花回来。


苏格拉底问他:这就是最美丽的花了?


柏拉图说:当我穿越田野的时候,我看到了这朵美丽的花,我就摘下了它,并认定了它是最美丽的,而且,当我后来又看见很多很美丽的花的时候,我依然坚持着我这朵最美的信念而不再动摇。所以我把最美丽的花摘来了。


这时,苏格拉底意味深长地说:这,就是幸福。




行踪不定的少女,短暂停留后再次消失的背影


只余下片片飘落下的黑羽和那停留的白色身影




少女离开的身影,如同盛开的紫色蔷薇


即使逃离不了枯竭,却仍竭尽的绽放。




柏拉图式的爱情


是只站在爱人的身边


静静的付出,默默的守候


不奢望走近,也不祈求拥有


即便知道根本不会有结果


却仍然执迷不悔,也就是这种不求回报的原因


注定了它悲剧的结局。


最后,也只能是一条在远处守候的平行线


只留下回忆中,美好的片段


当作永恒。




安静注视着的白色观测者,不可听闻的叹息。


眼下的城市依旧不变,喧闹着,安静着


沉默的纪录者,背对着那片落的黑羽


踏着轻浅的步伐,转身向着暗处走去




连着落下的黑羽一样消失的白影,独留下那声困惑而清脆的轻语




“果然…人类的感情什么的,无法理解呢。”




end




作者唠叨:


由于是在整理文件档时偶然翻到的过去短篇旧文


打开后稍微修了下的,最初码的时间点距今有些(非常)久远,以本人堪比金鱼的记忆力实在无法完全的回想起当时的脑动,所以也不是粉清楚内里铺的坑(搔头搔头)所以最后就当作随笔一类的完成啦


 


背景解释:


※圆与焰重头到尾不认识也没相见


再次倒转的时间,再次更改了规则的焰这次连着自己的存在也一并移除


为保护这银色庭院的延续,焰与孵化者达成某种协议合作


魔法少女们将不在存于现世,而是以梦境方式呈现,孵化者们也穿梭在少女梦境里找寻合适的目标订契约,梦境里的时间与现世是分开流动的,收集着现世诅咒的焰将它们(魔兽)放置在与银庭分开的结界深处(世界的背面),少女们以梦为连结在世界的背面战斗,直到脱离少女身分便会停止作梦,连着魔法少女的身分一同落幕,回归于正常人的世界。而以自己作为现世与背面两个世界连结通道的焰,最终将如氧气般溶解消散于这世界之中彻底成为连接的通道。


嗯…剩下的详情就忘的差不多啦,反正最后焰独自消失了就是了,嗯嗯。


焰整个计画的过程详情孵化者皆有参予,所以本篇性质可说是在往后许久某次孵化者突然的回忆这样。


如往的感谢阅读到此的你/妳,下次见啦~

评论

热度(14)

  1. 時之溯行者·晓美焰ECHO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