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之溯行者·晓美焰

御主是你,少女也是你

花祈:

fgo福尔摩斯×咕哒子♀(避雷注意)
大半夜发文我不睡觉啦!
——————————————
——我一定忽视了什么,原来她也是会哭的。


麻烦了,由于低估了敌人的实力,立香与随行从者福尔摩斯陷入了险境。
令咒仅剩一划,体力已经所剩无几,Ruler的魔力也快消耗殆尽。怎么办?立香握紧了拳头,一边与敌人周旋一边思索着如何全身而退。
兽人的爪子挥舞过来,福尔摩斯上前一步拉过自己的御主,躲开了袭击。
立香在他身后踉跄了几步,堪堪站稳。她抬头看向背对着自己的从者,他就站在自己的前方,把敌人和她相隔开来。
那是无论在何时都挺拔的背影。
我不能拖累他!
立香把最后的令咒也加持在福尔摩斯身上。
感觉到有充沛的魔力注入进来,福尔摩斯意识到自己那个有些乱来的小御主是把所有的资源都花费掉了。
还没有到山穷水尽的地步呢。这位解明者的心情有些复杂。
他微微侧首,可双眼还是紧盯着对面的兽人:“御主,你先走吧。”他伸出扶着手杖的手,巧妙又紧密地阻挡住敌人前进的道路。
“不行!”立香一口否决。失去御主的落单从者的处境是非常危险的,她不可能放着福尔摩斯一个人在这里面对强敌。
不听话……Ruler蹙起了眉头。
许是被两人对话的声音激怒了,那几个兽人突然冲上来,冲向了阻挡住它们的男人。
福尔摩斯的巴顿术十分优秀,他凭借这个躲开了第一只狼人的血盆大口,又将第二只狼人踹到一边。在他旋转了一下身子之后,另外一只兽人从背后冲过来了。
他好像没有注意到。立香惊恐的意识到这一点。然后大概是因为持久训练的缘故吧,大脑思考的速度没能跟上身体,她本能的飞奔过去,几步来到福尔摩斯的身边,准备对着那头野兽来一发gandr。
福尔摩斯在杂乱中发现自己那乱来的御主离开了自己的保护圈,擅自加入到战斗中去了,这大概是最恐怖的事情了。这个叫藤丸立香的少女,真是比什么都要让他觉得不省心。
快让开!他即将喊出这三个字。
是的,这位少女如他所想的那样不让人省心。在她发射出gandr之前,野兽尖利的爪子就已经划开了少女的战斗礼装。
他终究没能喊出那三个字,连一个音节都没能传达出去,就看到了喷涌而出的鲜红色。
立香朝后倒去,福尔摩斯很顺利地接住了她。看来结局已定,任务失败了。
去他的任务!
他把怀里的御主抱紧了。回去吧,这里已经没有什么好留恋的了。
福尔摩斯尝试着突破自己的极限,他冷静的大脑告诉自己,务必要以最快的速度带她回到迦勒底。
蜷缩在他怀里的立香能感觉到因为英灵的急速前进而带动起来的风,恍惚间她又想到了和他在新宿相遇的种种。
“福尔摩斯先生……”已经无法思考的少女喃喃自语。
被其呼唤的男人没有回应,他现在的目的只是带她回去。是的,只是这样,做到就好,除此之外没有其他。


消毒、清理、缝合。
每一步都让她感到痛苦不堪。
而当御主在医务室忍受疼痛的时候,他就倚靠在门外叹气。
作为从者,他有保护她的义务,可是御主固执的性格有时候真的让福尔摩斯感到有些困扰。
从大局考虑,他真怕哪一天立香把自己作死了。
看来是时候找个机会跟她谈一谈。
刚刚完成包扎的立香躺在床上动也不敢动,这次果然伤得不轻,看来晚上是别想睡好觉了。
门被推开了,等候多时的从者没有打招呼径直走到御主的床前,他发问道:“疼吗?”
这不是显而易见的吗?立香看着他没有说话。
“下次还听不听话?”福尔摩斯的语气像是在质问。
这让立香有些摸不着头脑,看他这样子像是来兴师问罪的,但是她想不通自己做错了什么。
“以后别擅自冲上来帮我了,简直就是在找麻烦。”福尔摩斯说这话的时候面无表情,看上去十分冷漠。
这冷漠的样子仿佛一道惊雷在立香的大脑中炸开。麻烦么,原来我是在帮倒忙啊。
“最后的结果就是我们完不成任务而且还害得你自己受伤。”
立香被训斥的大脑一片空白,唯一能想到的就是他那句“找麻烦。”
“我……以后不会了……”真是没想到原来自己这么没用啊。立香鼻子有些发酸,身体上的疼痛加上心理上的委屈让她难受至极。
眼睛有些发热,她赶忙把头歪到与他反方向那一侧,偷偷地将眼泪流到枕头上。
“唯独你害自己受伤这件事我不能忍受。”
立香听到他在自己背后叹了口气。
“你该知道自己身上背负了多少责任,所以为了未来,你也要好好的。”说到这里,福尔摩斯的语气总算放软下来。
“嗯。”立香消沉的应了一声。
“你怎么了?”细心的侦探听出来她语气里带着哭腔,结合她一直扭头不看自己的表现,他大概知道了什么。
于是没等到立香回答,他就伸手抚上了她的面颊,果不其然摸到了一些冰凉的水珠。
“你哭了啊。”侦探缩回了手。
被发现正在啜泣的少女羞愧难当,被训斥不说还被看到了最脆弱的一面,这让她无地适从,一回头看见福尔摩斯看着他自己的手陷入沉思。
这只手刚刚粘上了她的泪珠。他就这样看着。好像刚刚才突然想起来,她不过还是一个孩子啊。
一个还没有成熟起来的孩子,会犯错,会哭泣不是很正常吗。
一瞬间他发现,这个经历了诸多艰险的少女,看上去百折不挠,坚韧不拔的少女也是有她脆弱的一面的。
她毕竟还是个孩子……
福尔摩斯把手掌合上了,他有些突兀地笑了起来,然后凑近了自己的御主,像是长辈疼爱后辈那样的伸出手摸摸她的头。
立香被这突然的动作弄得茫然无措,一会儿要训斥自己一会儿又这么温柔,真是搞不懂这个男人都在想些什么。
接下来,他这么说:
“身为我的御主,还是好好的被我保护比较好。”

评论

热度(9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