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之溯行者·晓美焰

转载文章一律不会删除
毕竟已带作者带出处带原始链接且未改动未转出此网站范围
应用功能规划不全面不应由用户背锅
万年吃粮极少产粮,从不混任何圈子!!!
请不要关注我,不然又会有别有用心的人说我靠转发吸粉!!!

【崩坏3】那个大伟哥X吼姆X泰坦

粉丝渺:

…………


就是我终于氪出律化娜了。就。


瞎几把写吧。


……………………谁知道我还真氪了呢。


报应啊我日




==================================


上海。


一座巍峨的大楼前,人海川流不息。头发稀疏的男子仿佛已经苍老了十岁,蹒跚走进了这座大楼。阳光意欲在他的脑壳上反射起光芒,又被他倔强的几颗头发挡住。刘伟觉得阳光有些刺眼,掏出了墨镜,径直戴上。


他走进大楼,按了电梯。出电梯时深呼吸几口,走出去,凝视着平时熟悉的前台。


那里空空如也,正等着他来上班。


 


这是布洛妮娅收购米哈游的第三天,刘伟总算调整好了心态,来米哈游公司当前台。按理说他只需要做前台该做的事,其实想想也不需要,布洛妮娅把他扔这儿,只是想让他当个靶子。有多少对米哈游不满的人,现如今都可以来此,奚落一番从前的老板。


熙熙攘攘的上班人群终于来临,打着哈欠的熬夜员工也注意到了刘伟。有人于心不忍,看了他一眼,匆匆撇过目光;有人面带讥诮,对身边人耳语,陈述内心痛快;有人视若无睹,想着没加班完的草案,径直走进办公室。


刘伟没做什么,只是呆呆坐着,等着会不会来一个电话,拯救他的窘态。


 


电话终究没有来,员工陆陆续续走去该去的位置,而他该开始百无聊赖。他的手指敲着桌面,一下又一下,有节律地,仿佛在敲打脑子里某款音游。那个14岁的天才CEO来了没?不知道,兴许在办公室就睡着了,所以见不到。所以她如此刻苦,小小年纪就可以把米哈游收购了。


然而让大伟哥真正提振精神的,并不是某个人类。在这个刚刚成为前台的中午,米哈游的玻璃门分开两侧,一身金黄的东西走了进来。


他身形巍峨,头戴皇冠,表情嘲讽,四肢僵硬。可是又显得那样的憨态可掬,让所有人见到都忍不住抱在怀里。那是如今世界上人气最高的吉祥物,是所有少女的梦中情姆,它有个别致的名字,叫做吼姆;这一只——


布洛妮娅向大伟哥说:“这是布洛妮娅最喜欢的吼姆王。我把他带到米哈游了,以后你照顾他。”


 


刘伟:“?”


布洛妮娅的眼神里流露出看智障的目光:“他是吼姆王,你要照顾他,记住这十个字很难吗。”


刘伟愣愣地点了点头。


他目光挪向吼姆,这东西比自己大了不少,少说也有个两米。身体不知道是什么做的,看起来软又软,总让人想捏一捏、戳一戳。刘伟没忍住,看着布洛妮娅已经晃进了办公室,他对吼姆招招手:“你……过来一下?”


吼姆如他所言。


刘伟轻轻戳了一下吼姆的肚皮:“你还真软……你从哪儿来的?”


 


吼姆没说话,好像并不会说。刘伟在一边戳着吼姆毛茸茸的肚皮的时候一边想,一个吉祥物,可能确实不会说话。


此时吼姆正好开口,反而把刘伟吓了一大跳:“我也不知道。不过我得来米哈游,陪着布洛妮娅。”


刘伟挠了挠自己的头,想想觉得也是。便自嘲道:“那我们真是相反,我从米哈游来,不知道该去哪儿。我姑且找不到你的座位,你坐地上行吗?”


吼姆点点头:“行。”


这可一点都没有王的架子。不过也是,也许来之前,这个吼姆王早就被八重樱教训过了。


 


从此刘伟多了个说话的人。


米哈游如常运行,布洛妮娅决定做一款新游戏。吼姆摆在前台似乎成了理所应当的事,他就是吉祥物,是这个公司最受宠的招财宝,是布洛妮娅心头挚爱。吼姆却总只喜欢呆在前台,听刘伟讲以前的事。


“我读大学的时候只有四个人,就我们四个关系好。我们说想做游戏,没人看好。”


刘伟这个开头讲了很多次,吼姆都背的下去接下来的剧情——是他的同学拿了全国的奖,有了第一笔做游戏的资金。


 


吼姆没做声,他抱着刘伟。刘伟觉得这大约是个两米多的抱枕,屁股底下垫个坐垫,靠在吼姆软软的身上,很舒服。刘伟闭目,怀念以前的事:“那时候真难。上海物价房价又高,没人看好我们。我父母劝我找个安稳的工作,不要鬼混,创业没几个能成的。我不听,非要做游戏……”


然而这次刘伟没能说完,打了个哈欠,躺在吼姆怀里睡过去了。吼姆转过头,望着太阳,觉得太亮。它于是伸手,搭在了刘伟的眼睛上,给他遮遮光。


吼姆心里说:“我最初也没想做什么吉祥物。”


 


吼姆想起了一些往事,但是按理说他这种存在——不算生物,不算机械,不算被崩坏感染的东西,并不会有什么感觉和智慧。他卖卖萌就会有无数人给他投喂,这些东西会全部化作能量,一点残渣也不剩;他呼吸的气体会谜之排放,人类说那玩意叫做屁,鬼知道呢,好像还能让人眩晕;他活得很高兴,因为人们喜欢他,他有很多朋友。


他遇到了一个同类,都是很久以后的事了。


 


如今很好。他有刘伟,在一个把他奉为吉祥物而不会奉为挚爱的地方,被一个说吼姆是心中挚爱却心中却另有他人的少女养着,很好。他这种不知道从何而来的玩意,的确不该被别的玩意当什么挚爱。那种东西太珍贵,人类都未必会有,他们更不会。


吼姆觉得,也许他可以试试把刘伟当个念想,或者寄托,或者别的,都好。他们很相反,也许有助于让吼姆自己理解人类。


 


这天阳光很好,刘伟躺在吼姆怀里安稳睡了个午觉。他没告诉吼姆,前一天他也通宵,试图做出另一款吼姆题材的游戏——这次吼姆王是自机,挑战天命的女武神。


他想给吼姆一个惊喜。


 


刘伟躺在吼姆怀里的日子也没有多久。大概这样的安稳在某一天被截止,始于泰坦砸开了米哈游的大门。


天命的女武神部队自然有防备,但来来回回检查,发现这群泰坦并没有什么逆熵的人在控制。仿佛是一场……自发行动。


直到一具普普通通的泰坦停在了吼姆和刘伟的面前。


泰坦的铁臂刚刚砸碎米哈游的大门,泰坦的头抬起看着刘伟和吼姆,泰坦身后是更大一群普通的泰坦,努力阻止女武神。


 


泰坦想说话,发出的是机器的呜呜声。有上有下,起起伏伏,却没人听得懂。


泰坦伸出拳,指了指吼姆,试图弯过来指指自己,失败了。刘伟好像看得明白。


吼姆没说话,就看着泰坦。他悄悄用自己软软的黄色的手,把刘伟扒在自己身后,当做保护。


泰坦歪头,不命所以。


吼姆说:“你怎么来找我了?逆熵女武神没来,就你和你的……军团?”


 


泰坦点点头,发出一串机械音,仿佛很高兴。


吼姆说:“只有教父才能带军团。”


泰坦好像是笑了,模仿者人类的一串颤音,刘伟听着不舒服,想捂耳朵的时候泰坦声音停了。


吼姆伸手,摸了摸泰坦的头:“从美洲过来,很辛苦吧。”


泰坦点头。


 


“那你回去吧。”吼姆说。


泰坦不太懂这句话什么意思,背后是炮火对冲的声音,大约是哪个泰坦和重装小兔打起来了。此时米哈游的落地窗前,是厚厚的层云与遮蔽的阳光,太阳能的泰坦一定很难受。


泰坦开始担心自己的兄弟,却无法表达。这群兄弟不远万里陪自己来找吼姆,其实都是做好了报废的准备,甚至想好了,也许此次前来,零件会被拆下,再也修复不好。


他们无非是知道,有了意识的泰坦,不管怎么样都会被拆除。既然这样,还不如陪个泰坦兄弟,追一追自己所爱。


 


泰坦很想解释这些,自己解释不了。他急于挥手,发现自己的挥手毫无用处。


吼姆却读懂了他的意思:“你兄弟不容易,愿意陪你,一定也回不去了。但是泰坦,我过的很高兴,不可能和你到处走。我是吉祥物,人人都认得我,我跟你在一起,你马上就会被逆熵打爆拆除。你现在开溜,来得及,或者你就放在天命,我让老板开个后门,不动你。”


泰坦有点想流泪,无奈泰坦的装置没安排这个功能。他伸出机械臂,吼姆也伸出手。一黄一蓝,一硬一软,触碰一起,时隔多年。


 


刘伟大概明白会讲话的吼姆和这个泰坦什么关系了,是旧相识。他们情深义重,也没什么用——毕竟一个是不知所来不知所去的吉祥物,一个是人造的机器人,别说结果,连开始都不该有。


他忽然想到他自己。


是不是太依赖吼姆了?


刘伟抬起头,看了吼姆一眼。


 


吼姆注意到刘伟的目光,也对视过去。无奈吼姆的眼睛与嘴巴,总是那么滑稽,那么引人大笑与喜爱,什么也看不出。空空荡荡,漆黑一片,什么都没有。


吼姆最终转移了视线,看着面前的泰坦。泰坦其实不大,对比他而言。不过此时,吼姆有点想抱一下泰坦。


他于是真的这么做了,背后的泰坦军团已然四散,破碎的玻璃门外,是天命的女武神。


 


刘伟想,自己好像目睹和经历了一些,不该经历的东西。


他手里捏着一个U盘,本来想今天交给吼姆的。是个视频,介绍了一下他新做的游戏。


 


看来没有必要了。


 


Fin


 



评论

热度(90)

  1. 银烛冷月粉丝渺 转载了此文字
    窒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