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之溯行者·晓美焰

光伦同人文 两人的星空

女神远山伦:

作者:女神远山伦
转载可,但请注明作者

前言:全篇分为四个章节“决意、彷徨、间隔、交汇”。其实本人性格和伦比较接近,所以对伦的心理把握更到位,但看很多光伦同人创作多是站在伦的角度描写,所以这次我尝试以光的立场描写,剧情基于动画第二季,因此有剧透请慎入! 最后高呼光伦赛高 你快去结婚吧www


两人的星空

【决意】
秒钟的跳动声在空旷的办公室里显得更加清晰,回过神来才发现时针已过九点,办公室里又只剩下我一人。看了看刚画好的人设草图,还是不满意,于是揉成一团扔进了垃圾桶。不记得这是第几张,只知道垃圾桶已经填满。我深深地叹了口气,然而内心的烦躁并没有丝毫驱散。我放下笔,拿着易拉罐走向窗边,八年来不记得多少次独自一人从这里俯视,熟悉的城市,熟悉的街景,为何最近却感觉异常的不和谐?街道为何失去了以往的活力,取而代之的是那一栋栋高不见顶的高楼带来压抑,或许周围的一切都不愿再接纳我。我想离开,然而离开又该何去何从?是逃避吗?哪里才是属于我的天空?我感到十分不安,深知最近状态不佳,也深知自己处理不好人际关系......说到人际关系,即使是在这里,也是因为一直以来有伦的帮助,否则或许我......越想越恐惧,觉得自己一无是处。我不想离开伦,没有她我会更加不安......。思绪纠结成一团乱麻,我咬了咬牙,也不知道脸上露出的是何种烦闷的表情。我正想再喝一口,然而空空的易拉罐再倒不出一滴饮料。真是可恶,偏偏在这种时候......。正当我烦躁地捏着易拉罐时,突然感觉脸上被一层冰掠过。
“我就知道光酱还在公司。”原来是伦,她一边说着,一边把冰镇的易拉罐贴在我脸上。
“哎!伦!这么晚了你怎么突然出现,一点声响也没有,吓我一跳。”
“是光酱太专注了吧,我进来之前明明有敲门呀。”她委屈地撅了撅嘴。
“唔,好吧。这么晚了伦怎么也没回家?”
“我担心光酱又在公司过夜,所以过来看一看。怎么了光酱,看起来心事重重的?”她还是一如既往地用她那温柔的声音和微笑关切地问道,可我却一时不知所措。
“没,没什么啦……”说着,我视线移向了下方,表情显得惆怅,这一切都逃不过伦的眼睛,她又顺势看了看我杂乱无章的工作桌和那满出垃圾桶的废纸团,我知道我是瞒不过伦的。
“其实...伦...那个...最近我有点找不到灵感......”
“是因为竞赛没选上吗?”
“嗯……确切地说是从那之后吧……”
“光酱很不甘心吧……?”不愧是伦,我在想什么她似乎都能看穿。
“我知道的,这次月姐没采纳你的方案,对你来说造成了不小的冲击。”
“是的,那之后我一直很迷茫,突然意识到自己一直满足于现状,我想突破却又找不到突破口,有时候甚至很怀疑自己的实力和价值......”
“光酱想太多了啦,其实我很理解你的心情,毕竟青叶那么年轻,你会很在意也是理所当然的。不过这次月姐也有她的想法,因为我们开发的是和精灵物语完全不同的新游戏,也是希望能够给玩家带来新鲜感,之所以会选择青叶,并不是因为她在技术上胜过光酱,而是正巧提出了不同的思路。而且这次月姐之所以这样做,也是希望光酱能有所突破哦。”
“嗯,道理我都懂啦,只是......一直找不到突破口……好郁闷......”我还是一脸沮丧。突然,伦的双手伸向我的脸,在我脸上揉了起来。
“不要愁眉苦脸的啦。”说着,她又牵着我的手,把我带到椅子边,让我坐下。
“光酱,还记得刚入职那会儿吗?不是所有人都质疑光酱吗?那会儿光酱不是也顶着巨大的心理压力最终完美地完成了任务嘛?那会儿我就相信光酱一定没问题的。”伦一边说着,一边站在我身后帮我捏肩。
是啊,八年前,我凭着那股不服输的念头坚持到了最后。可是伦你知道吗?那会儿所有人都质疑我、排斥我,我真的几乎被压垮,如果不是因为还有一个人一直支持我鼓励我,也许我早就放弃了......
“光酱,所以这次一定也没问题的,我相信你一定能行,因为在我眼里光酱一直是最棒的!嘿嘿。”她突然停止捏肩,双手从背后搭在我肩上,我也回过头望着她,她说完又紧接着冲我微微一笑。她的笑容像春天的新叶般清爽,像盛开的花海般芬芳。顿时,我干枯的心田仿佛流过一股清流,再次回想起八年前,在我最沮丧时,她用相同的话语和微笑来鼓励我,“光酱一直是最棒的!”这句话和她的笑容,是多年来一直支撑着我的理由。当这一幕再现,我却莫名其妙地脸红起来,并且不敢继续正视她,我下意识地把脸转了回来。
“光酱,今天回家休息好不好?我不想你累坏了……”她俯下身,双手交叉在我身前,靠着我的耳边说,我本来就不自在的身体变得僵硬起来。她总是像这样贴心地送来关怀,我无法抗拒,没有理由不顺从。
“嗯……好......好吧。”和伦单独在一起时,总会像这样变得害羞和不知所措,不过这种感觉很好,可以让我暂时把所有的烦恼忘掉,感觉很轻松。我希望伦能一直陪在我身边,不知从何时起养成了对她的依赖,嗯……或许不仅仅是依赖,我自己也琢磨不定,但能确信对伦的感情和其他所有人都不一样,她是特殊的,是那种超越了好朋友的感情。
“今天我送你回家吧。”
“嗯?为什么?”
“伦这么晚还特意来看我,就当作回礼吧。”
“嗯,那好吧,嘻嘻。”她继续露出那可爱的微笑,而我早已被这微笑紧紧束缚。
我们走出了公司。“光酱,那个......今天能牵手走吗?”她有些害羞地说。
“额!为什么?”面对着突如其来的提议,我下意识地表现出了抗拒,可其实我内心是接受的。很多时候我也搞不清自己,对伦明明有一种渴望,但却从不敢表达,甚至当她主动表示好意时,我也因为拘谨和害羞而表现出抗拒。
“嗯……就是突然有点想牵手嘛……和光酱一起回家的机会最近变得好少......”
是啊,自从伦当了企划就变得比以前更忙了,整天在外东奔西跑,我们能见面的机会也变少了。
“而且......我想把能量传给光酱......”伦好像也变得脸红起来,而我完全被她的话语惊呆了。她没有等我回答就把手牵了上来,一瞬间我感觉全身都在升温,脸更是像发烧了一样。她的手好温暖......
虽然我们并不是第一次牵手,但今天感觉比以往更加紧张,或许因为半年来我们几乎没有像这样独处的机会。但同时我又感到意外的安心,她温柔地握着我的手,不太紧也不太松,好像在传达她会守护着我,通过她的手心,我似乎获得了包容一切和突破困难的力量。
我们走在熟悉的街道上,伦一直牵着我的手,一路上说着以前我们在一起快乐的经历,我知道她是希望我能开心一点。
“哎,光酱你看,那不是上次我们一起去洗桑拿的那家店吗?”
“嗯,对啊,都是去年的事情了。说起来那家店真不错啊。”
“是呢,出来之后感觉全身轻松。不过......那次光酱真讨厌啊,说人家长胖了什么的,害我郁闷了好久......”她说完又撅着嘴,和当时生气的表情一模一样。好可爱,伦好可爱,无论是微笑的样子、温柔地鼓励我的样子,还是生气的样子和脸红的样子,无论是怎样的她都是那么迷人,深深地触动我的心弦。
“哎,对不起,上次是我不好啦。要不下次我请客一起去哪里玩吧?”
“光酱也知道哄人啦?”
我瞬间又害羞起来,用手挠了挠后脑勺,“是我不好啦,改天有空请你去温泉旅馆怎么样?”
“哎,说到温泉旅馆,光酱连我们第一次去旅游的事情都忘记了,哼。”她又嘟起了嘴。说起来,我们之间一直都是伦更加细心,关于我们在一起的回忆她似乎都记得很深刻,平时也总来家里照顾我,相比之下我却似乎总让她生气失望。我突然感到很惭愧,但此时此刻,我也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加珍视和她在一起的时光。
“都是我的错啦,都是我的错啦。我保证这次一定不会忘记的。”说着我也惭愧地笑了笑。
“唔,好吧,那就再相信光酱一次。”
“你刚才不是说一直都相信我的嘛?”
“额!那个......和这个......不一样啦。”伦突然有点慌张。
“哪里不一样了?”我不得其解地问道。
“反正,就是不一样啦!”伦好像有点脸红。我也不知道她是怎么了,只好傻傻地笑了笑。
不知不觉,我们走到了伦的公寓楼下。
“光酱,我自己上去吧,今天很晚了,你也早点回家,谢谢你特地送我。”
“我才是要谢谢伦,我感觉好多了,伦,真的谢谢你。”
“嘿嘿,能帮到光酱就好了。你回到家了就直接洗睡,不要想太多工作的事,今天好好休息一下,知道吗?”离别前她又再次关怀地嘱着。
“好的,知道了”
“路上小心,回到家记得给我个电话。”
“知道啦,伦你也早点休息吧。”
“嗯。”
“那......拜拜。”
“拜拜,明天见。”说完她又温柔地一笑,然后松开我的手,走向了公寓大堂。

目送伦上了楼,我也转身出发,手心还余留着她的温度和能量,于是我握紧拳头放进口袋,为了让这股能量不消散。每当我失落时,伦总会出现在我身边,在她的鼓励下心情会好很多。一路上我冷静地思考着,伦说得没错,我也不用太在意这次输给青叶,虽然青叶很有天赋,但下次再比赛我还是有能赢的信心。噢!这可不一定,青叶很努力,她有不服输的心,并且总是尝试突破自己,而我似乎被禁锢在自己设定的牢笼里,却因此满足,因此麻木。我不能再这样下去,我要战胜的人不是青叶,也不是别人,而是我自己。我必须要冲破牢笼,必须要发现新的自己,必须要变得更强,必须要......没错,我必须要这么做,因为我是最棒的!在伦的眼里我是最棒的!为了这个支撑着我走到现在的理由!一直以来无论我多么沮丧失落,伦都会接受我。我想要伦一直在我身边守护我,因此我必须一直做她认为是最棒的那个人。我不仅不能辜负自己,更不能辜负她的期待,我必须变得更强,这样才能一直和她在一起。所以,我决定了一件事——

【彷徨】
夜晚的办公室又只剩下了我一人,日富美和青叶的稿件必须得再仔细地检查一遍。
“我回来了。”从身后传来了伦的声音。
“额!伦!这么晚了你还回公司干嘛?直接回家不就好了。”
“因为刚拿到的策划公司的档案必须今天上传到服务器呢。而且,我就猜到光酱一定也还在。”
“这样呀,伦现在变得好忙啊。”
“嗯,不过感觉也挺充实的。对了光酱,你看我买了什么。”说完她把怀里的纸袋子打开。
“哇!烤番薯耶!好香啊!我正好饿了。”
“嘿嘿,那就一起吃吧。噢!对了还有这个,你看。”
“艺术蜡烛?”
“没错,我们把灯关了,今天来个烛光晚餐怎样?虽然只有烤番薯,嘿嘿。”她俏皮地说着,然而我却很无奈。伦有时候也会做些傻傻的事情。
“呵呵,伦真是心血来潮啊,嘛,你想点就点吧。”我无奈地说。
“哎,光酱别这样嘛,生活偶尔要有点情调对不对?”
“好吧。”我再次无奈地笑了笑。
“真好吃呀。”
“是的呢,入秋了果然热的东西最棒了。”我们边吃边聊着,在烛光的渲染下溢出了温馨的气氛。
“对了,光酱,最近工作进展还算顺利吗?”
“嗯,总的来说还算行吧。日富美和青叶交上来的东西完成度都很高,我只要最终检查就好。倒是感觉比以前清闲很多,不用天天在公司过夜。”
“那是当然了,因为光酱以前太拼了,所有事情都一手包办,还是现在这样比较好。”
“说起来,伦,这次我做AD算及格吗?”我不是很有信心地问。
“嗯……就目前来看,姑且算吧。”不知道伦是恶意调侃还是实话实说。
“唔?姑且啊......”我只好顺势撒个娇。
“没啦,开玩笑的啦,这次光酱很棒哦。那天月姐也称赞你的说,说没想到你会帮青叶一把,成果超过了她的期待呢。我当初就说了,光酱一定没问题的,没错吧?嘿嘿。”她又露出了那俘虏着我的笑容,这才让我反应过来,前段时间一直想找机会送她礼物并表达谢意,然而一直没有合适的时机,恰好今天就我们两人,索性就现在。
“那不是多亏了伦嘛。”说着我从抽屉里拿出了很早前就准备好的礼物。
“那个......伦......这个礼物......送给你。”面对微笑着的伦,我紧张得移开了视线,不敢直视她。
“哎!?光酱怎么突然想到送我礼物?”伦惊讶地问。
“那个......伦......一直以来......谢谢你......那个......”由于过于紧张和不善表达,之前构思了很久的台词迟迟无法说出口。明明想说伦很重要,明明想说没有你我不行,明明想祈求她今后也一直支持我,明明想确认在伦心里我是否也相同重要......
“伦快打开看看吧。”最终,我还是无法说出口……
“哇!是手表耶!正好我想换块新的。”伦很惊喜。
“你做企划整天在外东奔西跑,时间对你来说挺重要的吧,所以想着送你手表比较合适,其实老早之前就准备好了,应该早一点给你才对的。”
“我好开心!谢谢光酱。”她边说边带上手表。
“合适吗?”她笑着问我,表情在烛光的映衬下显得十分可爱。
“嗯,很合适哦。”
“不过,光酱怎么突然想到送我礼物呢?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事?”伦疑惑地问。
我突然犹豫了,其实一直想和伦倾述关于我想离职的事,但是我很怕被伦知道,我无法预想伦会怎样面对,我的离开会对她造成影响吗?会让她不安吗?会让她难过吗?如果真的是这样,我一定会不忍心,一定会动摇。明明已经下定决心要变得更强的,不仅为了自己,也是为了伦,为了能和她一直在一起。既然决定了就应该毫不犹豫,还是等我的去向明确后再告诉伦吧……
“没什么特别的事啦,就是表达一下对你的感谢。”
“真的没什么吗?”
“真的啦真的啦。”为了避开伦的追问,我转身走向窗边,此时天正开始下起了雨。
“哎,怎么下雨了,明明天气预报说不下雨的,真是的,算了,今天就在公司过夜吧。”
“哎?不行,回家休息啦。”
还没等伦说完我就脱掉了裤子,只剩下内裤。
“光酱真是的,这点上一点改观都没有!”
——

【间隔】
今天就是发布会了,我要去法国的事情即将公布于众,漫长的煎熬总算走到了尽头,我在日本的时间也所剩无几,以及......和伦在一起的时间也所剩无几,现在和她在一起的每一刻都显得尤其珍贵。化妆间里只有我和伦两人,和往年一样,伦正在帮我梳理,镜子上映射出她认真的表情,而我正在构思怎么和她说离职的事,以及上次想说却没能说的那些话。
“哎,伦把我打扮得太淑女啦,好害羞哦。”
“有什么好害羞的嘛。”
“就是害羞嘛。”
“没什么害羞的啦。”
八年来,我们总是为这个话题闹别扭,今年也是,然而明年伦就不在身边了,才发现被她打扮成不习惯的形象,却已经成为了习惯,我仰头望着她。
“伦,我们每年都会像小孩子一样地争吵呢。”
“还不是因为光酱一直都长不大。”
“那个...伦...有件事...我想第一个告诉你。”该面对的总归要面对,我打算鼓起勇气坦白一切。
“嗯?”而伦的表情很暗淡,像是预感到不祥似的。
“那个...我决定离开飞鹰跃动,去法国的游戏公司。”终于向伦说出了这个极其艰难的决定,以及害怕被她知道的决定。
“嗯……”伦并没有表现得很惊讶,而是面无表情,像是早就预料到一样。
“那个...伦...我这么做是因为......”我不是很利索地阐述了原因,以及想要突破自己的想法和决定。
“嗯……”伦依然不动声色,只是停止了打理的动作,呆呆地站在椅子后静静地听着。空气像是凝固住了,我突然感到很不自在。
“那个...伦...我会努力变得更强....所以...那个...”可恶,明明已经鼓起勇气了,然而这尴尬的气氛却像封条一样封住了我的嘴。
“嗯,我知道的呢,光酱说的我都懂,光酱一直都很努力,能去法国不是挺好的嘛,我支持你!要加油哦!”终于,伦开口了,并且再次露出了笑容,似乎在告诉我别犹豫,然而我却莫名地感到一丝失落。一直很担心伦知道这件事后的反应,一直害怕她会过于伤心难过,因为自我感觉在伦心里我应该是很重要的,就像她对我而言那么重要一样。然而,伦的反应让我很意外,我让我质疑自己在她心里的地位。好不容易才鼓起的勇气,却因为她那若不经心的表现而动摇。
“嗯…我会加油的…那个...伦...你怎么想?”为什么伦会那么淡定?为什么伦的脸上看不出伤心,取而代之还是那鼓励的微笑?或许我的离开对伦而言并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或许在伦心里我仅仅只是一个同事,一个朋友,和大家一样?我只好试探性地问一问。
“挺好的呀,在法国能有更大的发展空间和接受新理念的机会吧,我觉得这样更适合光酱哦。”伦依然冷静地说着。而我再次感到失落,伦似乎并没有不舍,或许我真的仅仅只是一个普通朋友吧?可是,我好不甘心。
“伦...你会...舍不得我吗?”我们在一起的八年间,共同经历风雨,共同成长,相互分享各种心事,过往的一幕幕在脑海里浮现……真的只是普通朋友那么简单吗?我还是想知道伦的真心。
“.........”
然而伦却沉默不语。我的失落也在她的沉默之下转变为心痛,果然在她心里我只是个普通朋友吧?我真的很不甘心!
“伦...其实我...”
“发布会时间到了,你们准备得怎么样了,快准备出场了。”月姐突然冲进来大声嚷嚷。
“哎,光酱没时间了,快准备准备,要上台了。”

怀着沉重的心情走出了化妆间,面对即将开始的发布会我只好强颜欢笑。又一次...又一次错失了坦白的机会,我好恨自己,明明伦就在眼前,明明自己无比渴望她,明明她是那么地不可取代,可是我却无法传达自己的心情,无法紧紧地抓住她,我讨厌懦弱的自己。伦是那么地优秀,即使我不在了,她应该也能很快交到其他知心朋友吧,而我呢?远在异乡,没有伦的支持我真的不敢想象。喂,伦,我真的真的好渴望你能一直陪伴我啊!我可以向天祈求将我的心声传达给你吗?你能答应我,即使在我离开后也对我不离不弃吗?你会愿意等我吗?伦,你能听到吗……
避开她俩的视线,我悄悄地拭去了眼角的泪水——

【交汇】
载着收获的喜悦,大家走在去餐厅的路上。今天的夜空很通透,星星比以往更加明亮,仿佛也在庆祝我们的新游戏成功发布。这是我在飞鹰跃动的最后一天,庆功的同时也是我的送别会。大家纷纷发表了自己对新作的感想以及对接下来工作的期待,我静静地注视着大家,在心底默默地感谢这些年来的关照。大家说说笑笑吃吃喝喝,结音时不时地会调侃坐在一旁的初,日富美和红叶则认真地分享着工作的感想,程序组那边海子和新人们也是有说有笑......大家沉浸在新作成功发布的喜悦之中,可用其乐融融一词来形容。可是有个人今天意外地很少发言,只是一个劲儿地喝着酒。没错,就是坐在我身旁的伦,或许她和大家一样高兴吧,这是伦第一次参与企划,新作能够顺利发布,伦可是功不可没。而我却还在因为之前的事情耿耿于怀,也在为临近的海外生活感到不安,如果没有伦的守候,很担心自己应付不来很多事。我怀着复杂的心情注视着她,伦近在眼前却感觉离我好远,好想和她说说话,却不知如何开口……
“今天就此解散吧。”月姐举着手大声地说,晚宴结束后众人走出了餐厅。
“辛苦了。”大家纷纷道别。
“辛苦了,咳...”伦用酒醉的语调说着,接着弯下了身子,似乎有些站不稳,我知道伦又喝醉了。
“伦你喝太多了,我送你回家吧。”我靠近伦的身边说。
“才不要...一直都是我操心光酱的...才不要光酱担心我。”伦甩了甩头,为了让自己保持清醒。
“光酱只要大胆地去做你想做的事就好,不用管我。”伦一边倔强地说着,一边跑到我身后,用双手推着我的腰向前走。
“嘿嘿嘿……”我尴尬地笑着。可是,伦,我怎么可能不管你,不在乎你?伦,我真的好舍不得离开你啊!
“今后我也会一直支持...光酱的...”伦边推着我向前走边说着,突然,她的手离开了我的背,语气也变得很低沉。
我回头望着她,她再次俯下身子,双手扶着腿,低着头,刘海也因此垂了下来,让我看不清她的眼睛,我只能看到她咬着牙,微微颤抖着。
“伦?”我有些惊讶,伦这是怎么了?难道是身体不舒服吗?我担心起来。
她向前走了两步,用手抓住我的衣袖,头靠在我的后肩。
“对不起,光酱。”我回过头用余光看着她,然而却无法看到她的脸,只能感受到她颤抖的声音,我无法预想她接下来会说什么。
“我还是...我还是不希望你走...”
“!!!”
当听到伦用越来越颤抖的声音说出这句话时,我震惊了!甚至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原来...原来这才是伦的真心!原来伦和我的心情是一样的!
“光酱我理解你...之前说支持你...都是真心话...”
我回过头,默默地听伦说着,并感受着她的气息,我突然感到好心酸。
“但其实...其实...我很不想你离开我...”
通过她抽搐的身体,和越来越颤抖、越来越激烈的声音,我感受到了伦所承受的压力。虽然我无法看见她的表情,但我能想象此时此刻眼泪正划过她的脸颊,接连不断地往下滴。
“光酱...一直...一直陪在我身边啊!”伦竭力地喊出了这句话,似乎用尽了全身力量。说完后又靠在我的后肩嘶声地痛哭着、强烈地抽搐着。
这一刻,我崩溃了!感觉心被一万跟针扎般地刺痛。原来伦为了不让我担心,一个人承受着所有的痛苦,即使这样也还是拼命地为我打气,而我却没有好好地向她表达真心。此时此刻我不能再犹豫!为了平复心情,我深深地呼吸了几口气,调整着气息。
“对不起,伦,我总是依赖你,这次的事情也没有考虑到你的感受...”
都是因为我的胆怯才让伦承受那么多,才让伦陷入苦海。伦为了我这么坚强,而我之前却怀疑我们的感情,我因为无尽地自责而握紧了拳头。现在我能明确,此时此刻靠在我身后哭泣的女孩,就是那个一直陪伴我、支持我、无论我多么失落都会接受、鼓励我的女孩,就是我一生都不愿错过的女孩!我不能再让她伤心!我很明确此刻我应该怎么做!
我猛地转过身,她的身体也因此向后倾斜,惯性之下她的泪水在空中飘零。为了不让她摔倒,我一把抓住他的手,紧紧地扣住她的十指,并用坚定地眼神注视着她。
“所以,今后也请让我继续依赖你吧!”
我拼尽了全身力量喊出了这句话,这句一直藏在心底的话,这句最希望她能听到的话。这是我人生中最大的挑战,第一次感觉心脏快跳出身体,为了眼前的女孩,我必须乘风破浪达,达到胜利的终点。
“!!!”伦似乎也为此感到惊讶。
“我不会说谢谢的,就算分离两地,我一定还是离不开对你的依赖的。”我依然注视着伦,没有移开视线,伦也用红肿的眼睛注视着我。看着她哭成泪人的样子,我真的好心疼。
“即使我是那么的不可救药...”我再次握紧了伦的双手,更加紧地,更加紧地握住她,也更加紧地握住幸福的曙光。
“...也希望伦能一直守护着我,如果你愿意,那我就能笑着离开了。”说着说着,我的眼睛也开始湿润起来,眼泪不听使唤地从眼角滑落。
我的视线渐渐模糊,只能看清眼前的伦。忽然意识到深夜的小巷行人熙攘,公司的大家也似乎消逝在街道的尽头。
“真是的...光酱总是让人操碎心...”伦的语气中还是带着哭腔,但是说完她又欣慰地笑着。听到伦的回答,仿佛一直搁在心里的石头终于放下了,我好开心,我知道我到达了胜利的彼岸,于是我也欣慰地笑了起来。
由于哭得太过激烈,伦还在微微地抽搐着,好让人怜惜。我这才松开她,把双手往上移,扶着她的脸,帮她拭去泪水。伦被松开的双手也顺势地扶在我腰上。
“伦...别哭了……”我温柔地说。
“呜...呜...呜...”然而我越是这么说,伦的眼泪越是源源不断地涌出眼眶。
“伦......”
“光酱...我好舍不得你...呜...呜...”她一边说着,眼泪一边不断地往下流。她用渴望的眼神看着我,仿佛在祈求我别走,仿佛在祈求让我永远陪在她身边。八年来,这是第一次看见伦这么伤心,于是我的眼泪也忍不住继续往外流。我再也克制不住,一把将她紧紧地抱在怀里。
“伦...我也舍不得你...呜...”
“呜...是真的吗...”
“嗯...其实...送你手表那天...就想把这些话告诉你...”
“光酱...”
“但是我怕你听了会反感...呜...”
“光酱这个笨蛋...根本就...根本就不了解人家的心情...呜...”
“啊...伦...”
“你知道人家有多难过吗...呜...知道光酱要走后...我真的要崩溃了...呜...”
“伦...?”
“对不起...伦...都是我不好...之前在化妆间我也想祈求伦今后能一直守护我的...”
“光酱...?”
“可是...可是...伦当时好冷静...我还以为你不重视我...我也好伤心...”
“唔...光酱真是大笨蛋...我怎么可能会不重视你...”
“啊?”
“明明人家那么舍不得你...明明那么担心你...可是我必须支持光酱...因为这是光酱的选择...如果我动摇的话......我不想因为自己让光酱犹豫...呜...”
“对不起...伦...我应该早一点注意到你的心情的...”我更加用力地抱紧她。
“我发誓一定会变得更强…所以伦不用担心...如果你想哭就尽情地哭吧...我在这里...没关系...”
“啊呜...呜...呜...呜......”伦靠在我肩上斯声竭力地痛哭着,仿佛把她所承受的所有痛苦都释放了出来。我继续紧紧地抱着她,和她分担着一切。
“没关系...我就在这里...”我一边抚摸着她的头,一边安慰着她。
“光酱...我好害怕...好害怕你永远不回来了…呜...”
“伦...”
“我好害怕...光酱不再喜欢我了…呜...”
“笨蛋……我是为了永远和伦在一起才决定离开的啊……”
“嗯...?”
“伦那么优秀...所以我才必须变得更强...否则会被伦嫌弃吧……”
“光酱...”
“伦...虽然我很笨...但是能不能别嫌弃我...”我用祈求的口吻说。
“光酱...真的是大笨蛋...怎么会嫌弃你呢...在人家眼里...光酱一直是最棒的啊...”还是那句话,那句至始至终支撑着我的话,所以,为了这句话我不需要任何犹豫。
“伦...谢谢你...一直以来对我不离不弃...所以我向你保证...我一定会回来的!”
“啊!”
“伦...你愿意等我吗?”我贴着她的侧脸,在她耳边轻轻地问。我的贪欲正在作祟,眼前的胜利还远远不够,我还想要更多...更多......
“嗯…呜呜...嗯…我会一直等着光酱的...”
她边哭边说着,双手也紧紧地搂着我......

我不再害怕和不安,此时此刻,已无需更多言语,只需紧紧地相拥,只需用心地感受着你的气息。泪水会化为爱的证明在彼此的肩上留下印记。深夜的小巷仿佛只为你我而宁静,浩瀚的星空仿佛也为你我而点缀星辰。今后的日子里,无论相距多么遥远,我们的心也能紧紧相连,无论前方的路多么险峻,只要手牵着手就能一起跨越。感谢有你陪伴,让我不再孤单。我会铭记今晚的星空,只属于我们两人的星空,当我疲惫时,只要抬头仰望,我知道,你就会陪在我身旁......




【光伦】生贺

大米昔饭:

*你们懂不会起名的痛吗
*是给 @光伦一生推-幸 的生贺
*BUG多
*注意ooc,慎入
*短小难看潦草注意
  
  
1.
  八神光误打误撞把远山伦带走了。
  
  
2.
  原因是八神光出去散步的时候,收到了公主的求助。
  远山伦被迫嫁给邻国的王子,虽然说她不是很讨厌那位王子,但是她不想嫁给一个不爱、不认识的人。于是她向路过的巨龙请求带走她。看着远山伦好看的紫色眼睛,八神光神使鬼差的答应了。
  
  
3.
  “巨龙小姐的家…都不收拾一下吗?”
  “啊、我自己不怎么在意这个的啦……”八神光挠挠脸,小声地为自己解释,“我觉得还好啊……”
  “那我帮您收拾一下吧,当做您救我的回报?”远山伦对八神光微微一笑。
  
  
4.
  八神光感觉自己的心被丘比特的箭给射中了。
  这个人…也太温柔了吧?!
  
  
5.
  “公主,你接下来要怎么办啊?”
  “……如果可以的话,巨龙小姐能不能收留我一阵子呢?我可以帮你洗衣做饭、照顾你的起居。”
  “诶、好啊!感谢公主殿下?”
  “叫我远山伦、伦就好了。”
  “好、那伦,叫我八神光就好了。”
  “可以叫小光吗?”
  “……可以。”
  
  
6.
  后来,巨龙带着公主去了很多地方、看了很多公主在皇宫里看不见、不知道的东西。
  公主很感激、也很喜欢巨龙。
  巨龙也很——喜欢公主。
  
  
7.
  远山伦的王国被邻国的国王消灭了。
  邻国的国王早就想干掉远山伦的王国了,他用婚姻夺取国王的信任,暗中观察。
  
  
8.
  “小光…我父皇、母后都离开我了……”
  “…伦……”
  八神光不知道该怎么安慰远山伦,她嘴笨,生怕一句口误伤到远山伦,所以干脆陪在她身边听她讲述。
  “我不知道这算不算幸运,因为我遇到了你,小光,你帮我躲过了死亡。”
  “我不常出门,所以不认识多少人,唯一的朋友只有你了。”
  “你会一直陪着我的,对吗?小光?”
  “当然了。我会、一直陪着伦的。”
  
  
9.
  人类的寿命还是太短了。
  八神光苦笑着把蝴蝶花放在墓碑上。

织织啊:

变成朋友以上的关系吧(八神光x远山伦)


我终于会用超链接了,哭泣。


这是我写的第一篇光伦,也是我第一次写完的故事。对我来说,意义有那么一点不一样,稍微比以前多出了那么一点点的信心,会有其实我也没那么差的想法。


虽然现在我还是很差,但以后我会努力再好一点点啦。

有声的牵挂,无声的思念

夜朔月寂:

   嗡嗡~~


  一条简讯浮现在光的手机屏幕上。窗外已是寂静的深夜,放下手中的笔,伸了个懒腰顺便拿起了手机。靠到座椅上看简讯,是伦的,嘟囔道:“真是的,我有那么不让你放心吗?”但面部放缓的表情却暴露了自己。


  打开简讯,和既往一般的细致。询问光有没有和同事处好关系,衣食住行方面有没有什么问题之类的,以及催促光早点休息。


  几乎每次的简讯都要问到那些问题,所以光准备像往常一样回复。


  “一切安好,有劳牵挂。”看着这条待发送的简讯,光有些迟疑。这样的回复虽然很符合自己的风格,但伦又可能会担心自己在逞强。如此一想,便又把打好的字清空。


  “又在催我睡觉,那日本那边已经是早晨了吗……”光思索着妥当的回应,不禁喃喃道。


  光起身走到窗台前,看着面前这片陌生的夜景,想到了一些往事。捋了捋自己束起的长发,不禁有所触动。于是,打开手机里的自拍相机,以身后的黑夜为景,拍了一张带有自己和以往一般的笑颜照片。


  看了看照片中的自己很有活力,满意的发给了伦。思索了片刻,便在照片后紧跟了一句话:法国,安好。日本,早上好?

心血來潮初次嘗試的光倫文

漓瀴楓:

自從FS3的製作順利地結束並且發售後,公司正準備製作下一個遊戲,而這次的遊戲監理者莫名地變成了我,美術指導者竟然變成了小光。葉月桑也真是的,這樣的話我不就要換位子了嗎這樣就不能繼續待在小光的身邊了…


                          事情發生在3禮拜前~~


葉月:遠山君,有事想拜託你


倫:?


葉月:就是這次所製作的新遊戲能否請你來擔任遊戲監理者呢?


倫:ㄟ????!!!可是…可是我不是美術指導者嗎?


葉月:因為你完善的安排使我們順利地發售FS3所以想請你用你的能力為下一個遊戲編排良好的日程表,希望這個新遊戲也能像FS3依樣順利發售


倫:那小光呢?


葉月:八神君的話我打算讓他擔任這次的美術指導者,至於美術組的組長的話就讓瀧本君來吧


光:倫~一起去吃午餐吧


倫:小光…


光:怎麼了嗎?


葉月:事實上我們正好在討論職位的事呢


光:職位?不打算跟之前一樣嗎?


葉月:我決定這次讓遠山君擔任遊戲監理者,你來擔任美術指導者,瀧本君來擔任美術組的組長


光:等等等等???!!!我來擔任美術指導者?!讓倫來當不就好了嗎,而且之前…


葉月:這點你不用擔心,畢竟現在的美術組有那孩子,而且我們真的很需要遠山君的幫助


倫:…


光:好吧…


倫:小光?


光:我知道了,就這樣吧…


葉月:那就這麼決定了,因為遠山君變成了遊戲監理者所以位子必須更換到企劃組,請盡速更換位子


                          回到位子


倫:小光…


光:怎麼了?


倫:我就要搬到企劃組的位子了,之後或許不能常見面了


光:恩…


倫:唉…好擔心小光會不會定時吃飯,反正我不再你一定又會讓生活作息變得不正常吧……


光:阿哈哈…


倫:對了!


光:?


倫:不如我們搬家吧,一起住一個房子,這樣子我就可以每天照顧小光了


光:ㄟ?這樣不好吧


倫:我倒是覺得很好啊


光:知道了…隨便你吧


倫:那今天晚上就去看房子吧


光:今天晚上???


倫:有什麼關係,反正FS3剛製作完成,新的遊戲的雛型也還沒出來,趁現在有空的時候趕快搬一搬吧


光:知道了,那等你收拾好座位之後就一起去看房子吧


                           美術組座位


青葉:ㄟ???遠山桑要變遊戲監理者了?好厲害啊


倫:呵呵謝謝你青葉醬,所以我之後要搬去企劃組了


青葉:ㄟ?真可惜


光:順便一提,我變成美術指導者,日富美變成美術組的組長


日富美:我…嗎…?


光:再來就是…倫搬走後,誰要坐我旁邊?


結音:八神桑的旁邊嗎??


初:總不可能讓我們年紀小的去坐八神桑旁邊吧,這樣感覺會很有壓力


光:初…你給我解釋清楚什麼叫有壓力(笑


初:哈哈…


青葉:日富美前輩的話怎麼樣?畢竟是同年,而且又都是組長以上的職位…之類的…


光:喔~這個主意不錯,那就這麼決定了,記得今天5.到了就可以準時下班了


美術4人組:好~~~


                    隔天早上


光:早阿青葉


青葉:八神桑早安,ㄟ?遠山桑?你不是搬去企劃組了嗎?


倫:事實上是因為我怕小光在我搬走後生活作息不正常所以我們昨天搬到一起住了


青葉:可以想像呢…沒有遠山桑的八神桑


光:青葉…你是什麼意思..


青葉:阿哈哈開玩笑的啦…ㄟ等等…昨天????那不就是下班後看完房子就直接搬了嗎?


倫:對阿


光:拜這個所賜讓我沒睡到幾個小時就起床了


青葉:難怪你今天看起來特別累呢


倫:那小光我先去工作了喔,如果要留宿公司記得跟我說一下喔


光:知道了


                        早上大家都來了之後


日富美:那個…小光


光:?


日富美:今天要做什麼


光:好像也沒什麼好做的,基本上就是等待人物設定出來後才會比較忙碌,假如說你沒有要參加人物設定的甄選的話,今天是沒什麼事可以做,頂多稍微複習一下3D模型別讓技巧生疏


日富美:話說這次甄選小光會參加嗎


光:那是當然的


日富美:這次青葉好像也會參加


光:那我可要好好畫了呢,不然會被認為是在瞧不起他


之後的一個禮拜,光為了參加甄選所以幾乎每天留宿公司,幾乎有整整一個禮拜沒看到倫了,而當倫每天經過美術組時都看到光和日富美和美術組的各位聊得很開心所以感到很忌妒。雖然日富美在發現倫的舉動之後有盡量不要太接近光,但是因為光每次都來找他搭話所以無法拒絕。


                     又過了一個禮拜


葉月找倫去他的辦公室,因為葉月想請倫去分公司出差3個禮拜去幫助他們編排日程表並監督進度,而這個分公司離現在的公司很遠所以如果要出差就要去那邊住3個禮拜,因為這件事很重要所以葉月給倫一個禮拜的時間思考。


                       回到家後


今天光難得的沒有住在公司所以倫打算找光商量出差的事,沒想到光的回應竟然是都可以啊,去了也沒差的感覺,所以令倫既傷心又生氣,於是倫決定要接受出差


 隔天早上,倫便去告訴葉月他願意接受這次的出差,雖然這讓葉月很驚訝,但是公司的事情優先,所以葉月馬上安排好行程讓倫出發去分公司。


倫出發去分公司的第一天大家都沒發現,因為他所屬的單位已經不是美術組了,而且光又留宿公司所以沒有任何人發現。又過了幾天,日富美感到很奇怪,平常幾乎常常會看到倫的視線從附近飛來,但是這幾天卻連一次都沒有,正當日富美覺得奇怪的時候,他剛好遇到了葉月,葉月告訴了日富美倫去出差的事,而且假如說倫做得很好的話,就會被調去那邊的公司工作,不會可能會被調職的事葉月並未告知倫,因為他怕當她一可能會被調過去時倫可能就不會接受出差了。


  得知這件事後的日富美因為很驚訝所以不知道要不要和光說這件事,糾結了好幾天,終於連青葉他們都覺得奇怪了,因為就算是不同組的不常見面雖然是很正常的,不過已經快一個禮拜了卻連一個影子都沒看到,況且新遊戲的雛型都還沒設計好,應該不會這麼忙才對啊。


                               分公司


倫:都已經過了一個禮拜了,他都還沒發現…小光這個笨蛋…


社員A:遠山小姐,不好意思打擾你了,這份文件能請你看一下嗎?


倫:我知道了


算了,現在先認真工作吧, 倫這麼想


                        美術組


青葉:ㄟ???這是真的嗎?那八神桑知道嗎


日富美:小光還不知道


青葉:快去告訴八神桑吧


日富美:走吧


青葉:恩


                       光的位子


青葉:那個…八神桑


光:怎麼了嗎?


日富美:小光你知道遠山桑去出差嗎


光:ㄟ???!!!真的假的?我還以為倫沒裡我是因為他再忙再加上我又沒空所以……就沒注意這麼多


青葉:而且日富美前輩從葉月姊口中得知如果遠山桑在那邊幫忙的不錯的話…


光:的話…?


青葉:就要永久調去那邊…


光:倫知道這件事嗎


日富美:她並不知道,她以為只是短期的出差


光:她去多久了


日富美:大概快2個禮拜了,小光太投入工作了,所以好像根本沒發現


光:嘖,那她原本預定出差時間是多長


日富美:大概3個禮拜


光:那不就只剩幾天了嗎,為甚麼她去出差都不跟我說


青葉:那個…八神桑…


光:?


青葉:我想遠山桑或許是因為調到其他單位後覺得和八神桑的關係疏遠了吧,再加上八神桑總是忙於工作所以可能沒注意到遠山桑的想法…之類的


光:日富美


日富美:?


光:幫我跟葉月說我今天和明天一整天都請帶薪假,我要去找倫,就這樣,我先走了


日富美:小光…等等…


青葉:哇…八神桑的行動力其實也蠻強的


                        車站


光:可惡…為什麼倫不告訴我這麼重要的事…


正當光這麼想的時候,剛好想起了剛剛青葉所說的那番話:遠山桑或許是因為調到其他單位後覺得和八神桑的關係疏遠了吧,再加上八神桑總是忙於工作所以可能沒注意到遠山桑的想法…之類的


當光想到青葉所說的話之後開始覺得或許自己真的有點遲鈍,在那之後日富美用訊息告訴光其實在倫調職後她每天都會故意找時間經過美術組,為的就是再多看光一眼,但沒想到光一次都沒發現,而且還很遲鈍的沒發現倫的心意


光:可惡,為什麼我沒能早點發現呢?如果我能早點發現的話倫就會來找我商談了,這樣她就不會接受出差了,如果我當時能在認真點聽她說話的話…


正當光這麼想的時候,車來了,光以最快的速度上車前往倫所在的地方


光:倫…等我


            過了大概2個小時,光抵達了倫所出差的地方附近的車站


光:原來這就是倫出差的地方啊…等等我應該先找公司


光下車後傳訊息問葉月倫現在出差的公司在哪,當光抵達倫所在的公司後卻遲遲不敢進去,只能一直站在門口排回,經過的人都看了一下光


光:..為什麼要一直盯著我…我有這麼奇怪嗎…?


過了大概10分多鐘,正當光準備去找尋附近的店家稍作休息時,背後突然傳來一陣熟悉的聲音


倫:小…光?是小光吧?為甚麼你會在這裡,今天不是要上班嗎


光:恩…我有好好請假拉,那是因為聽到日富美他們說如果在這樣的話,倫你可能會永久調到這


倫:可是葉月桑跟我說只有3個禮拜


光:那是因為葉月說如果跟你說的話你就不會答應了,所以才隱瞞你的


倫:這樣啊…


光:你不生我的氣了?


倫:畢竟你都來找我了,我怎麼忍心生氣呢?


光;那個阿,等倫你出差期結束回來後,我們在一起去泡溫泉吧


倫:小光...


光:有件事我一直忘記和你說,那就是...我喜歡你...請你留在我身邊吧


倫:好喔..我答應你,小光


 之後倫的出差期結束回去公司後,葉月私底下有跟倫說其實永久調職是騙人的,只是為了讓光坦白面對自己的心意所鋪的梗,不過沒想到效果如此顯著。


        一天夜晚,光倫家


倫:吶,小光


光:?


倫:我們要永遠在一起喔


光:這...這不是當然的嗎(臉紅)>///<

请你嫁给我

是莱恩啊:

new game同人
远山伦×八神光 百合
be预警 心疼我青山伦2333

“小光……”
“是伦啊!好久没见到你了!”八神光不好意思地挠挠头“最近工作比较忙,伦酱找我有什么事吗?”
“小光,我们认识有多久了?”
“这哪里记得住啊哈哈哈怎么突然问起这个”
“你到底有没有喜……”远山伦抬起头小声地问道,却被另一个声音打断。
“八神姐!过来帮我看看这里怎么回事”青叶突然喊道。
八神光一边应着一边走过去。
远山伦站在那里看着,八神光是个很好的前辈,摸摸这个的头理理那个的衣领。
远山伦忽地笑了起来,摇了摇头,或许一直就是自己想多了,或许一直都只是被当作朋友,很好的朋友。
可是啊,小光那么好的人,做朋友真是不甘心呢。
小光,你能不能说一句喜欢,或者说一句挽留,我还可以,可以等你啊。
“小光,你先忙吧,我走了。”
“啊好!路上小心。”
远山伦背过身,“我走了,真的走了……”
声音很小,八神光好像听到了又好像没有听到。
再后来的见面是在远山伦的婚礼上。
新郎是个海归,一直暗恋远山伦。虽然长相一般,但性格温柔又绅士。双方家庭是世交,好像是那么理所当然的在一起了。
八神光永远也不会知道,远山伦来找她的那天她赌上了什么。
一向温柔冷静的她和家里人大吵了一架,说着自己已经有爱人了,可是妈妈一句你喜欢别人别人可不一定喜欢你,你们俩可都是女孩子!给了远山伦一闷棍。
那天从公司出来,远山伦去赴了那个男人的约。
那个男人对她很好,他说他喜欢她,他说他想和她结婚,他说他想照顾她。
他说,远山,让我给你一个家吧。
伦委婉的拒绝了。
一天一周一个月一年,那个男人都没有放弃。
这一年,远山伦依然没有等到八神光的回应,八神光甚至忙到没有时间回消息,更别说见面了。
男人第三次向远山伦提出交往了,伦温柔的笑了笑,答应了。
男人高兴的像个孩子,但还是小心的问道,我可以抱你吗?
远山没有回答,轻轻的拥住了男人。
男人把她紧紧的抱住,以后,我会守护你的!
远山说,请你给我一个家吧。

“小光,还在忙吗?”
“小光,我买了你们新上的游戏!好棒!”
“小光,我头痛又犯了。”
“小光,我好想你……”
……
“小光,我要结婚了。”
八神光是在一个深夜整理邮箱时才看到远山伦的邮件。她拿出手机看着屏幕上两人的合照,用手指轻抚着远山伦的脸。
“伦酱……伦酱……”她要说什么,却好像再也说不出口。

婚礼,八神光如约而至。
她看见远山伦穿着以前她们俩一起看中的婚纱。
“小光,这件好看吗?”
“你没事看什么婚纱啊哈哈哈哈”
“你就说好不好看嘛!”
“好看,我们伦酱穿什么都好看!”
“那我穿这个嫁给你好不好啊?”
“别闹哈哈哈哈哈”

新郎亲吻了新娘,新娘看向了台下穿着西装的女人,一滴泪终究是滑了下来。

八神光忽然想起很久之前的某个夜晚,她与远山伦依偎着睡觉时,远山伦迷迷糊糊的念道:小光,我要是个男孩子就好了……
那时候自己只是笑了笑,如果可以回到那时候,我一定抱住她,对她说:你想嫁给我吗?请你嫁给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