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之溯行者·晓美焰

转载文章一律不会删除
毕竟已带作者带出处带原始链接且未改动未转出此网站范围
应用功能规划不全面不应由用户背锅
万年吃粮极少产粮,从不混任何圈子!!!
请不要关注我,不然又会有别有用心的人说我靠转发吸粉!!!

关于你发现武器变成了生物

礿:

私设.有.很大.


老套的题材.没有灵感.


有一点点的长.文笔消失.


----------------------------------


由于未知因素,一些武器出现化型的能力。


  第一个发现这种情况的,是主教大人。他恐怕永远都无法忘记自己一早醒来发现床边躺着一个男孩子——和他小时候一模一样。


 


天命总部·指挥室


  “所以...就这样喽,跟你说过好多次了。”男孩眨着绿汪汪的大眼睛,一脸无辜的盯着奥托,身上穿着几百年前款式的衣服。


  “依旧解释不通啊…连上个文明纪元都没有记载吗。”奥托背靠着巨大的显示屏,用手揉了揉眼睛。


  “我说...”男孩坐在控制台难得的空地处,一脸不满的插着手,“可不可以给我取个名字啊,好歹我也是第一神之键。现在变成你小时候,我总得有个[人]的名字吧?”


  “拒绝。当年想德丽莎的名字时,花了我一个晚上。”


  “我都听见有人喊我是你的私生子了好吗,”男孩故意在他面前拉扯着自己白皙的脸,“但我现在这个样子啊...你必须照顾到我恢复成意识体。”


  “啧...你是智力随着变低了吗?”


  “还有,提前跟你说一声,应该其他武器也出现了这样的问题,我能感应到...”


  “都过了一个星期你现在才告诉我?”


  “不止...一些普通武器也有可能...诶你去哪?”奥托没听完男孩说完便快步离开,男孩急忙跳下追上他。”你要去哪啊喂!”


  “找德丽莎!”


  “那你能照顾一下我的感受吗?“


 


  圣芙蕾雅·宿舍(之一)


  “德丽莎,快醒醒,就算是周末,你睡得也太久了点。”


  温柔的男声唤醒沉浸在美梦中的德丽莎,等她打完哈欠,伸完懒腰,才发现自己身边站着一位身着正装的...少年?


  “哇啊!”快速拉起被子抵在胸前,德丽莎语气中带了一丝慌乱,眼睛差点失去聚焦,“你你你...你谁啊你,在我房间想干什么?我我我...我告诉你,如果你对我干了什么,你的尸体就等着被犹大碾平吧!”


  “噗,那还真是抱歉啊,德丽莎女士。因为在下就你口中的,犹大——犹大的誓约。昨天是您亲自把我背回来的,不记得了么?”


  德丽莎看着少年,上下扫了一遍:犹大色的头发,精致的法式燕尾服,完美的比例...正面带微笑的看着她。”


  “你...真的是犹大?”


  “是的,约束神之键。需要我再解释一下吗?”


  “...那你可以等我换完衣服再解释吗?”


  “抱歉...是我的疏忽。”走的时候还不忘带上门。


  被鬼魂附体了?


  德丽莎这么想着。


 


  森林·神社


  “哎呀呀...唔...嗯...呀哈...”


  八重樱发现她的时候,她被挂在在刀架上。五六岁的模样,却只有两个绯玉丸那么高(请参考两个头的比例),粉红色的短发,被勾住的是卫衣的帽子,不停伸手却够不到勾子。似乎都快被急出眼泪来了。


  八重樱几乎是瞬移过去把她抱下来。


  “呼...得救了...”


  “可以告诉姐姐你是谁吗?”八重樱蹲下身,“以及,告诉姐姐你看见刀架上那把太刀去哪了吗?”原本供奉着灵刀的架子上如今空空如也。


  “啊...大姐姐。不,主人,吾亦是樱吹雪哦。”说罢还不忘晃晃腰间的一搓毛,见八重樱一脸不信,焦急地在她身边跳来跳去,“我真的是灵刀!只不过睁开眼睛就发现自己被挂在了架子上,我魂都快没了……”然后叽里呱啦的说了一大堆。


  “咳...停一下,我知道了。”


  “嗯嗯。”


  “现在姐姐想去见一个重要的人,可以陪姐姐去看看吗?”


  “啊...真的可以带上我吗!又可以陪在主人身边了...太好了呢...”然后吵了一路。


  八重樱第一次觉得卡莲这么安静。


 


  城市边缘·(小)洋房


  “渊花,帮我拿一下冰箱里的西兰花。”


  在厨房里的塞西莉娅,熟练的唤着一个少女,少女的眼睛被一白纱遮住,末端还带着复杂的纹路。长发及腰的美人。


  “太太,你要的西兰花。”


  “麻烦你啦。”


  递过西兰花,少女转身来到客厅,看着躺在沙发上的某男子,正磕着瓜子看着电影,茶几上还放着一杯大可。赤红色的头发配上休闲的运动装,少女二话不说快步上前,一把揪住男子的耳朵。


  “天火圣裁!”


  “疼啊!黑渊白花你个泼妇,说了多少次,你叫我全名很奇怪的!”


  “太太在做饭,先生在帮忙,你在这偷懒?你想缝在沙发上吗?亏你还是神之键之一。”


  “哎呀...”塞西莉娅从厨房出来,擦了擦手上的水,看着掐架的两人,“关系真好呢。”


  “谁跟她/他关系好!”


  异口同声.


  随后你一句我一句的吵了起来。


  走出厨房的齐格飞:


  “神...神仙吵架?”


 


  巷子·Wraith*的酒吧.


  “这位小姐,现在是白天…”


  “Wraith,放弃你那无用的伪装。”


 


  “呵…稀客啊。怎么想着来找我了呢?还带了...两男的呀?”伪装失败,重新露出真面目,一边擦拭着红酒杯,一边和符华打搭着话,Wraith露出了商业微笑。


  “一杯清水。”


  “知道了知道了...”转身倒了一杯清水,随后重重的扣在桌子上,甚至泼洒出不少。然后若无其事地继续擦酒杯。“说吧,什么事。”


  符华甩甩手上的水,也不在意,招手叫两个男子靠过来。


  其中一位略高一些,散发出“街头小混混”的气息,而另一位则显得稳重多了。


  “天命中央情报局,A级女武神,代号幽灵。对吧,Wraith?”略高的那位不停向前,眼中是嘲讽之意,在离Wraith的脸还有一个拳头的距离时,被符华和另一位男子拉了回来。


  “了解的挺详细,嗯?“Wraith眼中带了攻击意味。


  “无意冒犯,小姐。”另一位男子开口,“我是哈提*,这位是我的哥哥斯库尔*,是符华小姐要来找你。”


  “斯库尔与哈提?加上蓝色的瞳色,永...永暮双狼?”Wraith手一颤,酒杯滑落,符华一个眼疾手快起身用腰腹和左手撑在桌上,右手一把接住落下的酒杯。


  “你就不能冷静些吗,”推了推眼镜,“有什么情报?“ 


  “没事...”Wraith清了清嗓子,“目前只有少数武器出现了问题,总部还在寻找原因...嗯?”


  符华一把扯过Wraith的领带,凑到她耳边,“下次,就别耗费心思用变装术了,你化成灰我都认得出。”


  “我可以拒绝你这个诅咒吗…”


 


  城市·购物中心


  “芽衣!”姬子朝着不远处的芽衣拼命招手。


  “啊,是姬子少校。”芽衣回头,手上抱着一只猫,见她身边站着一名男士,歪了歪头,“姬子交了新男友吗?”


  “并不是,”那名男子先开口了。暗红色对于男孩子而言,并不是好搭配的颜色,却在这名男子身上得到了“美”的体现。“我是姬子的武器之一,鲜血之舞。”


  “不管你信不信,反正我一睁眼就看见他坐在我家门口。”


  “不…我信。”芽衣举高了怀中的猫,“这也是我的武器变成的,是雨后誓言…”


  “好可爱!”姬子抱过猫咪,“真羡慕你啊芽衣,照顾一只猫多好。而且是这么可爱的小猫。”


  “其实姬子,那个…家里多了个很烦的人。”


  “哈?”


 


  圣芙蕾雅·宿舍(之一)


  “希尔文你很烦欸!”


  “我再说一次我是妖精之弓而不是妖精剑!”


 


  琪亚娜正在拿着枕头一脸怒意的盯着一名少女,一名在空中飞行的,不带翅膀的少女。而琪亚娜的头发正随风凌乱着,家具也都摇摇欲坠。


  “你可以不要扇风了吗?“


  “这叫控制空气流动!”少女从空中稳稳地降落到地面,“我不飞翔就没有意义,没有意义是最可怕的一件事情。”


  “这就是你制造台风的原因?”


  “还能不能愉快的聊天了?”少女重新制造风的乱流。


  “你个小妖精想打架吗?” 


  “我好歹是诸神座之一,不要用妖精称呼我。”


  “妖精之弓希尔文!等芽衣回来你再这样我就不给你饭吃了!”


  “希尔文是妖精剑的名字!我是原型·妖精之弓!”


  “反正都是妖精,由我来审判你吧!”


  “我并不是妖精,说到底琪亚娜才是最烦的妖精吧。”


  “你才烦好不好,当初本小姐怎么会从武器库里选择了你呢。”


  “风之缚!”


  “希尔文你玩真的?那本小姐也不客气了!”


  随后两个人打了起来。


 


  圣芙蕾雅·宿舍二楼


  “笨蛋琪亚娜还真是烦啊。”布洛妮娅揉了揉太阳穴,重新把注意力集中回面前的屏幕上,“让我们继续吧,小兔。”


  “嗯。”


  一向待在布洛妮娅身边的机甲重装小兔此刻变成一名少年,规规矩矩的跪坐在沙发垫上陪着布洛妮娅打游戏。


  “完成战斗,布洛妮娅赢了。”少女面无表情的汇报着战斗情况,随后扭头,“小兔查到武器变化的原因没?”


  “并没有,但根据资料显示,这次变化的武器多是神之键和魂钢所造的武器。看起来我是个例外呢...”


  “那小兔你还有自主攻击能力吗。”


  “没有了,我依旧是个例外。其他武器还有利用崩坏的能力,比如楼下的妖精之弓。”


  “那芽衣姐姐的雨后誓言…”


  “看来也是个例外了。”


  “再打一盘吧。”


  “嗯。”


  相比楼下的两位,楼上是真安静。


 


  神社·房间(之一)


  还没走进去,八重樱就听见吵架声,便急忙推门。发现卡莲一副战斗姿态,而对手是一名女子,黑色的长发,尾端带着莹蓝,眼眶中是带着杀意的赤红色。


  “樱?”卡莲见八重樱一脸迷茫的站在门口,“你怎么过来了...”


  “再多一个人,也是没用的!”


  “她是谁?”八重樱看着那名女子,身边是崩坏结晶,八重樱最熟悉不过了。


  “北欧传说中女武神的死敌,死亡女神赫尔*。我的武器,赫尔之弓。”


  “女武神,尽管你可以认出我,但还记得你们最害怕的东西吗?”


  “死亡…”卡莲出现了犹豫,“不知道为什么,今天我出去买东西回来之后,原本放在桌子上的双枪变成了女神赫尔,然后就这么打起来了,樱,你不是女武神,这里的战斗不适合你。”


  “不…”


  “啊,这里好热闹啊!”


八重樱本想辩解一下,却被闯进来的樱吹雪打断了。


  “这位姐姐就是卡莲姐姐了吧,欸?这位大姐姐是谁,好生漂亮。”


  “你说我…漂亮?”赫尔周身的崩坏结晶开始消失。


  “是呀,姐姐很漂亮呢。”


  “这样啊,你也很可爱呢。你叫什么名字呀?”


  “是樱吹雪哦。”


  “我叫赫尔,可以和你交个朋友吗?”


  “当然啦,和这么漂亮的姐姐交朋友,是我的荣幸。”


  “小嘴真甜。”


 


  “樱,这里好像没我们什么事了。”


  “危机…解除了。”


  刚才还一脸凶相的赫尔此刻陪着樱吹雪聊天,脸上是藏不住的温柔。


 


  “赫尔姐姐明明那么温柔,为什么卡莲姐姐和主人都要怕你呢?”


  “因为我是死亡女神呀。”


  “不,哪有死神这么好看的。”


  “哎呀呀……”


 


  圣芙蕾雅·宿舍(之一)


  到了傍晚,主教才从天命赶到极东支部。


  “犹大,开个门。”


  “乐意效劳。”


  少年打开门之后,看见一名金发的先生。


  奥托打开门之后,看见一名他不认识的少年。


  “阁下是?”


  “德莉莎在哪?”


  “小姐正在…”


   奥托突然扯着少年的衣服拽到客厅里,然后死死的盯着他。


  “德莉莎在哪?“


  “正在做饭。”


 


  “爷爷?”德莉莎端着菜出来,自家爷爷和犹大双双坐在沙发上,还有一个,缩小版的奥托,“爷爷你带私生子来见我吗?”


  “……......”


  “小姐,这位应该是神之键之一。”


  “德莉莎酱,变成你爷爷小时候的模样可不是我的心愿。”


  


  “所以,现在究竟是什么一情况。”


   德莉莎觉得自己的大脑受到了冲击。


  “目前我们已经查清了一件事,是崩坏的影响使一些武器发生改变。目测半个月之后会恢复,但很明显,所有被发现的神之键都受了影响。所以我就过来看看你,和你的武器。”奥托耐心地解释着。


  “哦。”


  “这么冷漠的吗?”


  “因为我觉得我和犹大相处的还不错啊,比爷爷温柔多了。”


  “别这么说嘛,德莉莎酱。你爷爷还是很温柔的,拉着我从天命总部赶到这里,他还是很在意你的。”第一神之键看着一脸落寞的奥托,好心的解释了一番。


  德莉莎坐到了奥托的旁边。


  “那,谢谢爷爷?”


  


 


关于塞西莉娅一家的后续:


  “那个...夫人和先生...我和黑渊白花商量了一下哈。”


  “对...太太...还有先生...以后还是我和天火圣裁来做饭吧。”


  看着一桌黑暗料理的两名神之键,此刻达成了共识。


 


——————————


Wraith:官方漫画中月影篇出场的女武神.


哈提和斯库尔:在武器界面中,是传说中追逐日与月的双生狼。


赫尔:在武器界面中,是死亡女神赫尔。


--------------------------------------------


谢谢看到这的你.


现在有灵感的时候才会写一点自认为有意义的东西.


愿星辰与你相伴.



【崩坏3】德丽莎讨厌的东西

今天也是条咸鱼:

#文笔不好 表达不出感觉


#总之给策划寄刀片就对了 


#还我姬子阿姐!!








德丽莎其实有很多讨厌的东西




讨厌总是一身酒气的姬子




讨厌总是惹麻烦还屡教不改的琪亚娜


 


讨厌总是包庇这样的琪亚娜的芽衣


 


讨厌总是一言不发的布洛妮娅


 


讨厌总是故作沉稳的符华


 


 


讨厌


 


讨厌靠酒精掩饰的脆弱


 


讨厌靠大大咧咧掩饰的不安


 


讨厌靠微笑掩饰的患得患失


 


讨厌靠冷淡掩饰的渴望


 


讨厌靠稳重掩饰的悲伤


 


 


 


她最讨厌的是


又一次失去重要的人的


 


 


——弱小的自己

茶鶴:

有一天……我终于记起了自己的lof账号……………………………………

发个夏活皮肤预告 溜了

出镜/妆造:本人

摄影:紫阳

后勤:天使苇

(崩坏3rd) 琪亚娜的一天/符琪/琪芽

翡苑 元素:

*好像会有OOC

*幼儿园文笔

*词穷/沙雕

*最爱琪亚娜了喵(。・ω・)

*游戏pa?




-琪亚娜在下午1点起来了,反应过来了之后,她大喊了一句'喵喵喵?1点??'

-她火速穿好了衣服之后吃了芽衣给她留下的爱心早餐(午餐了),并满意地擦了擦嘴。

这时,她想要:




A找符华

B找芽衣




A(符琪)




琪亚娜找到了符华。

她发现她正在玩崩坏3,一个关于她们的游戏。

哇!全部都是SSS,可是为什么没有初始S呢?




A说出来

B憋住




A

琪亚娜说了出来。

琪亚娜被愤怒的班长大人揍了一顿,受了重伤。




BE 不该说出来啊!




B

琪亚娜憋住了,把话吞了回去。

符华发现她很认真地在看,并选择教她如何玩。

哇,666,神一样的走位,神一样的操作...

琪亚娜默默地给她点了个赞。

这时,班长想要试试自己的运气,'我就不信自己会永远这么非!'她说。




这时,琪亚娜想




A看

B帮她抽




A

琪亚娜就在一旁看。

过了一会儿,'呜呜呜...好的都没有...'

'汉娜别来啦!!!'

班长跪在地上,大喊着。

琪亚娜默默离开了...




NE-平凡的一天(?)




B

琪亚娜选择帮她抽。

哇!鬼铠!哇!勿忘!哇!...

琪亚娜都不相信自己的好运气了。

只见班长在一旁看着她,十分激动。

'欧皇,受我一拜'

接下来,符华把琪亚娜当成了神一样地伺候,琪亚娜很开心。




GE-欧皇之气!




B(琪芽)




琪亚娜找到了芽衣。

芽衣正在看书,好像是什么...«崩坏指南»?

琪亚娜轻轻地拍了拍芽衣,芽衣看了看她。

'怎么这么晚起来呀!早睡早起身体好哦!'

芽衣对她说,虽然不高兴,可是这说明了芽衣关心她呢!

接下来,琪亚娜要




A和芽衣一起看书

B叫芽衣一起去做别的事




A

琪亚娜想和芽衣一起看书。

芽衣很开心,认为琪亚娜终于有点上进心了。

琪亚娜和芽衣一直看一直看,看到了晚上。

虽然很累,可是获益不浅哦!还和芽衣度过了一天呢!




GE-知识和爱




B

琪亚娜叫芽衣和她去做别的事情。

'好啊,我看了很久呢,该休息一下了。'芽衣说。

这时,琪亚娜想和芽衣去




A去找别人

B看风景




A

琪亚娜想去找别人。

在路上,她们碰到了布洛妮娅。

芽衣和布洛妮娅开始交谈。

呜哇!怎么说这么多话啊!

当她们讲完了,芽衣发现琪亚娜已经变成了一摊白骨。




BE-女人说话(琪亚娜也是女的啊




B

琪亚娜想去看风景。

她们在学院里走了一趟后,便去外面看。

外面的树随风摇摆,就像人在跳舞一样。

芽衣似乎很喜欢哦。

琪亚娜其实不想看了,可是为了芽衣!

终于,看够了以后,她们回去了。

琪亚娜揉了揉眼睛,'唔,好多树啊'




NE-平凡的一天




(限于NE和GE)




过了这一天后,琪亚娜睡着了。




夜晚十分平静呢。



段阿离:

小学生文笔预警!

喜欢啊,是红着脸,嘴角上扬,想大声的告诉全世界,我最喜欢她啦。






大概中午会把樱莲的爱码出来。不过樱莲是大砍刀。


琪芽我虐不起来,甚至还想看氯化娜上芽衣(bushi)





请问,我可以吃你的储备粮吗?

圣代隐者:

表面符琪,实则符姬


准确的说是all符?


——————————开始:


半夜三更被饿醒的琪亚娜迷迷糊糊翻下床,裹着一层厚厚的被子,优哉游哉走向厨房。


“不知道有什么好吃的……”琪亚娜大大打了个哈欠,眼泪挂在眼角。


以防被发现,潜入厨房的琪亚娜没有开灯,摸着黑在地上爬行。


“哪儿来的小贼?”


伴随一个不可置疑的声音,厨房的灯光亮起。


计划刚开始实施,就宣告失败。


“谁啊?!打搅本小姐的计划!”


听见不是自己熟悉的人的声音,琪亚娜果断凶了起来,但转身面向门口的一刹那,琪亚娜霎时间手足无措。


这周围哪儿有什么人啊?!倒是有一只红白分明的鸟。


符华扑腾着翅膀,即便是鸟类,也有美观和健硕之分,琪亚娜眼前一亮。


“既然你打搅了我的好事,那么就拿你——”


当夜宵吧!


然而琪亚娜的话还没说完——


符华在琪亚娜头上盘旋一圈,不屑地鸣叫一声,清澈的嗓音哪里带有迟疑?响声久久回荡在厨房。


琪亚娜吃痛地捂住耳朵,身上的棉被落在地上。这声鸟鸣穿透力极强,深深震撼了琪亚娜的大脑,厨房里冰冷的空气好一会儿才把琪亚娜从恍惚中唤回来。


“可恶……”


符华飞出厨房。


“给本小姐回来!”琪亚娜恼羞成怒,一手裹起被子,一手拿着菜刀在空中胡乱挥舞。


刚出厨房转身迎面碰上姬子,其他赶来的人都吓得后退半步。


“琪亚娜?!”芽衣顿时生出一身冷汗,担忧地抬头看了眼赤鸟,发觉琪亚娜没有伤害到符华便安下心。


挥舞菜刀、面露凶残之色的琪亚娜也着实把急忙赶来的姬子吓了一跳,姬子虽没后退,但还是下意识缩了缩肩。


“大晚上的,你做什么?琪亚娜。”


面对姬子的质问,琪亚娜连忙把菜刀背在身后,不知为何,琪亚娜感觉赤鸟的从容不迫就是在得意,冰蓝的双眸狠狠瞪了一眼盘旋在姬子头上的鸟。


“嗯?”


姬子向前迈了一步,逼近琪亚娜。


琪亚娜支支吾吾地道:“我…我……”


琪亚娜完全不知道该说什么,再蠢的人都知道此刻说实话会面对很惨的未来,但她又找不到任何借口回答。


只见符华小声在姬子耳旁道出了事情的来龙去脉。


“好嘛——琪亚娜!”姬子的脸乌云密布,就差打雷了。


唔啊啊啊啊——!


琪亚娜在内心哀嚎。


姬子毫不留情的一记爆栗敲在琪亚娜头上,理直气壮地道——


“这是我的储备粮!”


全场寂静。


众人低头沉默,仅留一鸟惊愕。


“你也饿了吗?姬子。”


难得琪亚娜和符华说出同样的话,不知是琪亚娜智商变高了,还是符华受到震撼太大回不过神。


第二天女武神新闻头条:


《震惊!姬子与赤鸟不得不说的“塑料爱情”故事!》

糊某人:

做了琪亚娜的吐司披萨和芽衣的奶油炖菜
我居然是第一个打女武神的餐桌的tag的人啊

※最近我的大姨妈和她家主教可能有点问题※

酒十三:

很沙雕的对话体




看见最近都在玩这个然后也就下载了一个




我觉得还是沙雕小短篇适合我




伪全员向注意




正文走链接

http://t.cn/EyPKGs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