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之溯行者·晓美焰

转载文章一律不会删除
毕竟已带作者带出处带原始链接且未改动未转出此网站范围
应用功能规划不全面不应由用户背锅
万年吃粮极少产粮,从不混任何圈子!!!
请不要关注我,不然又会有别有用心的人说我靠转发吸粉!!!

八层(?)蛋糕

白无:

第一次写崩崩崩的文,写的不好还请见谅。入坑这么久,今天终于写了,于是……我来交崩崩崩的党费了(=°ω°)ノ


PS:舰长是女的,16岁(划重点)可能ooc


1
“呼——果然一大早起来就是要泡个温泉啊——”琪亚娜把半个头探入水中,水面上咕噜咕噜地冒起泡。


如果有芽衣在就更好了,正当琪亚娜这么想着并发出了诡异的笑声时,不知道从哪飘来的舰长,突然出声“……有芽衣在就完美了。”


“嗯……唉……?!”似乎是意识到了什么,泡在水中的白发少女突然把头抬起来,“不对!芽衣是我的!”


“我的!”舰长反驳着,头上的塑胶鸭子差点掉下来。


“舰长?!!!芽衣是我的!!”琪亚娜回过头去,发现舰长的头上顶着一只塑胶鸭子,身边也有一圈小黄鸭。“噗……舰长,原来你这么喜欢鸭子啊——噗噗噗……”琪亚娜极力憋笑,用手指着舰长身边的鸭子。


“喜欢鸭子怎么了?啊?!”舰长拿起一只小小的鸭子,朝琪亚娜丢去。


“不不不,没什么……噗嗤。只是觉得舰长你啊,不像是喜欢这种东西的人呢”琪亚娜接住那只鸭子,放在手中把玩着。


“喂喂喂!……泡温泉不带小鸭子没有任何意义!不接受反驳!”舰长白了一眼琪亚娜,“鸭子!”


“大姨妈泡温泉都不带,”琪亚娜捏着鸭子,“不给——”


叽————


“噗——噗哈哈哈——舰长你这个鸭子还挺好玩唉,”琪亚娜将手中的鸭子晃了晃。


“No——!快把吾的子民还来!”舰长鼓起脸来,瞪着琪亚娜。


“哼,愚蠢的人类哟……汝的子民现在归吾了。是不可能还给汝的!”琪亚娜握紧手中的鸭子,朝舰长吐了吐舌头。


“……你这个恶魔!!”舰长快速接近琪亚娜,顺势掏出了一把水枪,“接受制裁吧!!”


“哇啊!——这是哪来的水枪啊喂?!……我躲!”


“咦?里面怎么……”


此时,芽衣正好走进来,舰长手中水枪的扳机刚好按下,琪亚娜侧身躲过。


啪——


芽衣:……(¬_¬)


琪亚娜:(╬◣д◢)


舰长:Σ(°Д°;
……


舰长她现在过得很好,躺在床上。


2
“卧槽你别过来!”舰长缩进被子里。


“咳……有必要这么大反应么……”琪亚娜站在床边,“我不就打了一下……”


“你那一下差点没把我杀了啊喂!”舰长往里缩了缩,通过一条细小的缝盯着琪亚娜。


“好了好了,对不起啊。”琪亚娜拍拍被子,“话说今天是芽衣生日……我有一个超级棒的计划要不要听听?”


“不听不听,王八念经——”


“信不信我把你的水晶全部花光?(*´_ゝ`)”


“在下洗耳恭听!”舰长突然从被窝里坐起。


“给本小姐好好听着,是这样的……”


3
夜晚,圣芙蕾雅学园内。
“芽衣,能不能麻烦你去图书馆清除那的崩坏兽?”舰长看着芽衣,心想,琪亚娜这家伙出的是什么破主意啊喂……


“图书馆啊……可是可以,不过……那为什么会有崩坏兽?”芽衣望着舰长,“琪亚娜她们呢?”


“啊……琪亚娜她们都出去了。这种时候出去还真是糟糕呢,哈哈……”舰长尴尬的笑着。


舰长那极其不自然的笑似乎引起了芽衣的注意,“嗯……是啊,有点……麻烦呢?”


似乎糊弄过去了……?舰长想着,用手捂着额头,“那么,就麻烦你了,芽衣。”


4
芽衣行走在圣芙蕾雅学园内,四处张望,连半个崩坏兽也没看见。


“芽衣你再往前走点。”


“嗯……可是这里并没有崩坏兽的痕迹啊?”芽衣又望了望,依旧没有崩坏兽的痕迹。


……


“嗯?这么晚了,舰长一个人带着耳机干嘛呢?”姬子走到舰长身后,敲敲舰长的脑袋。


“在做很重要的事呐……”舰长望了一眼屏幕,把耳机摘下。


姬子顺着舰长的视线望去,只见芽衣在不断的走动。“嗯……?是琪亚娜的那个计划么?”


“嗯嗯是的,所以呢……喂!”姬子用手环抱住舰长,靠在舰长的头上。


“让我也看看嘛~”带着调戏般的语气戳戳舰长的脸。


“那你不要出声啊,”舰长重新戴上耳机,“芽衣,再往前走那么一点点。”


“嗯……总感觉有些不对劲呢……”芽衣停下了脚步,叹了口气,“舰长,今天可不是愚人节哦。”


“我知道啊,咳咳……好了好了就是那里。”舰长又摘下耳机,从抽屉里拿出另一副耳机,“芽衣到了。”


“啧啧……”姬子看着屏幕,“果然还是觉得很恶趣味呢。”


5
“已经这么晚了……”芽衣依旧随意的走动,突然旁边的草丛里发出了簌簌的声音,“什么……?!”


一分钟前。


“琪亚娜,芽衣已经到了。”躲在草丛里的德莉莎小声的说。


“我突然有些后悔了大姨妈……”


“我又没让你做。”(*´_ゝ`)


“……待会芽衣把我砍死了怎么办”


“又不是我……只有一分钟啊……”德莉莎按下手中的按钮,“出去吧你!”


“卧槽?!!!”在德莉莎把琪亚娜踢出去的时候顺势按下了手中的按钮。


于是,变成崩坏兽的琪亚娜就这么出现在了芽衣面前。


“吼——”琪亚娜慢慢接近芽衣。


“终于来了么……等等……”正当芽衣拔出刀的时候,她似乎注意到眼前的崩坏兽有些不同。


芽衣:\(;¬_¬)琪亚娜你的装扮能好点吗?


琪亚娜:?!怎么看出来的


芽衣指指琪亚娜头上的那根呆毛和身后的白发。


“咳……还有。那边的学园长……你暴露了。”


此时正好一分钟过去。


“啊……啊哈哈,没想到被你看穿了,芽衣(゚⊿゚)ツ”琪亚娜揉了揉头,然后把旁边躲起来的德莉莎拽了出来。


“琪亚娜你是笨蛋吗。”德莉莎拍去头上的叶子。


“嗯哼,果然猜对了。”芽衣无奈的笑着,把刀收回去,“那么,舰长你也知道?”


“&$%*;#、?!”被姬子捂着嘴蒙着眼睛的舰长发出了不明的声音。


“果然还是小孩子么,庆生还弄得这么……结果还失败了啊,真是……噗。”姬子松开捂住舰长嘴的手,“庆生还是要直白点啊——生日快乐,芽衣。”


“生……日快乐”舰长支支吾吾的说着,斜着眼看着一脸和善的姬子。


“嗯,这就对了。”


“咦?所以说这个……???”芽衣一脸懵逼的看着眼前的两人。


“芽衣生日快乐——!”琪亚娜抱住芽衣并在她的怀中蹭了蹭。


德莉莎:(■~■)还好我带了战术护目镜


“真是的……还好我看清楚了,要不然就不妙了。”芽衣无奈的看着琪亚娜,揉揉她那一头糟乱的白发。


“嘿嘿~芽衣我饿了~”


“嗯……那我们回去吧,”芽衣看着琪亚娜,又看了看离她们足足有三米的德莉莎。


“好——!”琪亚娜拉着芽衣的手,“该回去了大姨妈——”


“真是的……”德莉莎摘下眼镜,慢慢的向前走。


“嗯……那么琪亚娜,有没有给我准备蛋糕呢?”


“有的有的!是八层蛋糕!”琪亚娜得意的回头望着芽衣,露出开心的笑容。

【德莉莎×塞西莉亚】缅怀

张佳乐为什么这么二:

【阅读需知】
重度ooc 重度ooc 重度ooc
重度ooc 重度ooc 重度ooc
重度ooc 重度ooc 重度ooc
特别重要的事情需要说九遍
包含作者的各种私设、ooc、以及意义不明的意淫
不喜欢的话也不要骂我
文中德莉莎偏黑 原因是漫画中有明确表示德莉莎实际上是爱着塞西莉亚的,所以我觉得对于齐格飞和塞西莉亚的婚姻以及琪亚娜,她不可能没有任何不满
【2】中“所有人都说他们天生一对,我也觉得般配极了”这句话参照剑网3的歌曲《我的一个道姑朋友》的文案,以及文中部分用词来源于崩坏系列的百度百科
大概就是这样


【正文】


【0】


        我出生于1972年的3月28日。


        不,不不不,不能说是出生。


        是『制成』。


【1】


        1984年,我和塞西莉亚·沙尼亚特相遇在一个春光烂漫的时节。


        她不在意我的实验体的身份,我好高兴。


        她陪我玩,给我好多好多好吃的、好玩的。


        每次训练结束,她就会来找我。


        春天,我们会并肩前往实验室南边的那块草地。那里总是盛开着一簇簇的野花,在初春的阳光下五色缤纷。不远处的池塘波光粼粼,池水清澈见底,有时候我们走累了,就在那里捉鱼玩水。


        夏天,太阳火辣辣的,不宜外出。于是她就陪我整日整日地待在博物馆或是电影院,去学那些在天命的数据库中学不到的东西。或是陪我去看花卉展,用她纤长的手指指着每一种花,轻声细语的告诉我它们的名字。


        秋天,当漫山遍野都染上金黄时,我们就漫步在实验室北边的树林中。稀碎的秋日阳光从树荫中星星点点的洒下,照入她那比天空还干净的湛蓝色眼眸中,澈净明通。她总是紧紧地牵着我的手,好像怕我会走丢似的。


        冬天,大雪纷飞。我们就待在炉火边,共同裹着一条羊毛毯子。她笑着闭上双眼,给我讲她在训练中所发生的种种故事。有一次,故事讲到一半,她突然睁开眼睛,问我,『你有没有喜欢的人?』我老老实实地点点头,说,『有,我最喜欢的人就是你啊。』然后她开始笑,说我傻。我不明所以,但也跟着笑。


        ……


        如果可以,我真希望那样的日子可以成为永恒。


【2】


        可是,一切的一切,终于1997年冬天的一场政治联姻。


        她是代表『圣女』的沙尼亚特家族中最出色的战士,所以,理所应当的,对方是代表『骑士』的卡斯兰娜家族中最出色的战士——齐格飞·卡斯兰娜。


        圣女和骑士。真好啊。所有人都说他们天生一对,我也觉得般配极了。可是我……我真的……好不甘心啊。


        他们的婚礼订在来年的初春。


        婚礼当天早晨,我很早就醒了。趁着所有人不注意,我偷偷地潜入了她的卧室。她看到我,惊了惊。然后取而代之的是那依旧暖若春风的笑容。她问我,『你怎么了?有什么事情吗?』。


        我点点头,然后又摇摇头。『也……也不是什么重要的事情……我只想问问你,你真的喜欢他吗?』


        她没想到我会问这样的问题。『应该是喜欢的吧,』她回答说,『虽然这场婚姻是家族安排,但是我和他之间的确互相倾慕,这是在几年前到现在为止一直都有的事情。我不是跟你经常提起他吗?』


        我感觉自己的脑袋“嗡”了一声,然后之后我说了什么、她说了什么、又发生了什么,我都不记得了。


        我只是记得,那天的天气很好,春光烂漫,就连空气中都飘荡着甜蜜的味道。


        就像我多年前遇到她的时候那样。


【3】


        同年的12月,她的孩子出生了。她躺在床上,因虚弱而苍白的脸上有着一种幸福的笑容。那样的笑容,是我不曾见过的。


        她轻声细语地邀请我做她孩子的教母,为她的孩子取名。


        我不想接受也得接受。


        那天晚上皓月当空,蟾光如雪。于是我给她的孩子取名为『琪亚娜』,寓意月光女神。


【4】


        此后,我时时刻刻都在提醒自己,我是实验体,她是人类。我们不会有未来的。绝对不会有。


        从那以后,我活跃于抗击崩坏的第一战场。凭着足够显赫的战功,天命上层已经有了将我评定为〖S级〗女武神的打算。


        至于她……我们始终是最好的朋友。


        真好。两不相欠,天各一方。


【5】


        2000年2月7日。许多人一生的噩梦。


        彼时西伯利亚白雪皑皑,她作为本次计划的主力,身在与第二律者『西琳』正面对抗的第一战场。但是西琳所制造的『虚数空间』几乎轻而易举地使天命总部派去支援的女武神部队全部牺牲。


        最后,只剩下她一人还在艰苦地支撑着。


        她和第二律者的实力在伯仲之间,难分胜负,但由于她体力不支,处于劣势。


        『很抱歉,德莉莎。你不能去。』这是将我制造出来的人,我的爷爷——奥托·阿波卡利斯的命令。


        我震惊、愤怒、悲伤,却也无可奈何。


        我其实很清楚他这样做的原因。毕竟在某种意义上来说,我们是同一类人。


        只是因为我是卡莲·卡斯兰娜的复制人,他在我身上找到了500年前的卡莲的影子。


        卡莲于他,塞西莉亚于我,都是同样的存在。


        那是一生的白月光。


        我只能默默地在后方为她祈祷,希望她能顺利地结束作战,向以前很多很多次那样,沐浴着圣光,凯旋而归。


        但是这一次,她没有。


        伴随着12颗导弹的发射升空,在天空中略过一道道白烟,我知道一切都完了。


        彻底的完了。


【6】


        说不上悲伤,说不上愤怒。


        我能理解奥托的做法,确始终无法原谅他。


        我拒绝了天命授予我的『S级』女武神的称号,并向奥托请缨,去到天命最远的极东支部,创立了一所专门培养女武神的学园——圣芙蕾雅学园。


        我要培养出重视自己的生命、不会沦为棋子的女武神。


【7】


        或许,这就是命吧。


        2014年,我遇到了她的女儿——琪亚娜·卡斯兰娜。


        小姑娘长得可真像她,也确实很有天赋,就是有点恃才傲物。


        罢了,良缘也好孽缘也罢,我一定会照顾好她的孩子。


        就当是对我们一去不复返的青春年少时光,最好的缅怀吧。


【8】


        我的名字是德莉莎·阿波卡利斯。


【9】


        我喜欢了整整30年的人的名字很好听。


【10】


        叫做塞西莉亚·沙尼亚特。